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敢日猪!》。

任平生心中涌起難言的感動,“謝謝師娘!”

“傻孩子,你旁邊這位小姑娘是誰呀?”

還沒等任平生介紹,孫然主動上前親切的說:“陳老師您好,我是孫然,是《碧玉觀音》這部戲的女主角。我與平生是很好的朋友,他常和我提前您,說您與霍老師如何關心他,照顧他。為了《天下》這部戲還親自去找張師道,這樣的老師真是打著燈籠都難找,我看著都很羨慕呢!”

孫然一番說辭將陳曼茹說得眉開眼笑,“呦,你就是這部戲的女主角呀?可真漂亮!你與平生都是新人,在劇組多多照應。我這學生別的不敢說,對人坦率真誠,你與他交朋友,絕不會錯。”

孫然見對方張嘴閉嘴都在說任平生的好,知道她是真心喜歡這個學生,不由笑著頻頻點頭。

這時候,導演從樓棟里走出,“平生,你沒怪我不通知你吧?”

“哪能?多謝導演,師娘來了我動力更足了!”

丁建業哈哈大笑,“我可是存了私心的,你們倆一會兒可是有場吻戲。我讓你師娘來這邊,也是給你打打氣,一會兒都別緊張啊!”

任平生聽了這話不禁又好氣又好笑,人家拍吻戲都盡量避開人,丁導可倒好,唯恐別人不知道,還大張旗鼓的宣傳。

孫然俏臉一紅,暗自吐槽了無數言語。

陳曼茹笑著接口道:“我來這邊,才知道你今天是這場戲。丁導是資深導演,這樣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平生,我還是蠻期待你的表現,要知道丁導都要把你夸到天上去了,我說什么也得好好看看。”

“好啊!丁導,咱們劇組都準備好了嗎?”

“在來的路上已經布置妥當,小熊,快過來,看看誰來了?”

這時一個五歲的小男孩跑了過來,高興的叫著:“楊瑞叔叔,安心媽媽!”

“呦,是小熊來了。”任平生笑著將他抱了起來,用額頭與對方碰了一下,惹的小熊嘻嘻直笑。

這孩子自然不叫小熊,只是劇中就這樣稱呼。丁建業考慮到對方年紀太小,難以入戲。所以規定整個劇組,都要叫孩子小熊。而且,也讓孩子稱呼兩位主演,劇中的角色,務必讓他習慣成自然。

以目前的進度,帝都戲份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二。等剩下的戲份拍完,任平生會有一段假期,孫然將跟隨劇組去南疆省補拍之前的戲份。

之所以出現男女主角分開的情況,還是因為這部劇獨特的劇情設定。整部戲中,有近三分之一的情節,是女主角講述自己在南疆的經歷。在這些經歷中包含前夫張鐵軍和毛杰,他們的故事與任平生沒有交叉,所以不用趕來帝都拍戲。等到那邊劇情進入尾聲,任平生再過去補幾十場戲就結束了。

待會兒這場戲,講的是安心與楊瑞講述了自己的經歷后,帶著孩子搬進了楊瑞的家里,兩個人確立了戀愛同居的關系。他們雖然享受到愛情的甜蜜,也同時面臨著生活的考驗。

楊瑞在離開鐘寧后就失去了優厚的物質條件,在找工作的過程中,他處處碰壁,不得已找了份干苦力的差事。每天干的筋疲力盡、灰頭土臉。為了節省錢,兩個人省吃儉用,每個月就花200元,還經常靠吃咸菜度日。

時間一晃就是小半年,這一天安心給楊瑞發了消息,說小熊病了在醫院打針。當楊瑞趕到醫院的時候,得知孩子得了“急性胸膜炎”,需要馬上住院,手續費要3000元。兩人哪里有這么多錢?被逼無奈下,任平生只得厚著臉皮來懇求自己的父親。

而此時的楊父,自從被國寧公司開除后,每日喝得爛醉如泥。他自己的手頭就不寬裕,加上對安心與楊瑞的怨念,這一次開口,在楊瑞看來難度頗大。但他是一個男人,為了安心,為了孩子,他不得不放下自尊,來到了父親的門前。

丁建業讓化妝師給任平生和孫然補了個妝,然后再換身衣服。他則與陳曼茹一起來到監視器旁,等待兩人開始表演。

隨著攝影師的調試,陳曼茹看到了房間里坐著的人,“呀,這是畢文君老師?原來他演楊瑞的父親啊,這可是老戲骨了。”

丁建業笑著點頭,“畢老師是國家一級演員,從86年就開始拍電影,真真的老戲骨了。他也對平生贊譽有加,很期待接下來的表演呢!”

過了大概十分鐘,劇組各部門與演員都準備妥當。任平生此時與孫然、小熊坐在一輛出租車里,導演拿起對講機想殺死這個煩人的蒼蠅。

不過在出手之前,他強行停止了自己蓄勢待發的邪氣子彈。

因為他發現進來的這個國字臉男子身上散發著一種討人厭的味道。

這股味道有著很多個名字。

而仇復最討厭的那個,叫正氣。

相比于很多在公門中工作了大半輩子的人而言,這個男子的正氣不夠磅礴,卻勝在純粹。純粹得仿佛這個人這輩子沒做過一件虧心事。一片白茫茫中找不到任何一點灰黑色。

這剛好克制著仇復的這身邪氣。

當然,仇復如果出手,雖然能得手,但勢必會造成很大的動靜。

這與他此行梧桐市的目的大相徑庭。

仇復不得不收起了手勢。

而這也讓他錯失了剛才計劃好的出手機會。

張勇聽到有人進來的推門聲,趕緊提好褲子,松緊帶都顧不上系,推門跑了出去。看也不看那兩個男子,直奔出口而去,卻不料,剛好與進門的男子撞了個滿懷。

抬頭一看,他才發現這個男子正是剛才坐在鐘小丫對面的那個,心中更是有些心虛。簡單的道了個歉,低著頭便逃了出去。

楊大偉揉著被張勇肩膀撞痛的胸膛,有些詫異地看著洗手間里的另外兩個成年人。

雖然這里的洗手間打掃的比較干凈,地面也幾乎看不到水漬,但這畢竟是洗手間,能在這種地方跪下,還是需要一點勇氣的。反正他是做不到。

不過他此刻也顧不上管別人的閑事,外面還有個陷入絕境的朋友在等著他。他得抓緊時間回去。

而讓這兩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是,站在一旁的仇復趁著兩人相撞的時機悄無聲息地將一個標記彈到了張勇肩上。

仇復見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笑著叫了黃毛起來,領著他往外走。黃毛一句話都不敢說,乖乖站起來,低頭跟在仇復身后。仇復來到餐廳,遠遠看到張勇并沒有離開,才心滿意足地帶著黃毛來到了沒人的樓梯口。

他倚著墻,一只腳彎起,踩在身后的墻面上,從口袋中掏出一把掉了漆的老舊蝴蝶、刀,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有些黯淡的刀口。

黃毛原本就戰戰兢兢,看著他摸出刀子,更是慌了神,嘴上連句討饒的話都說不出句完整的。

“仇哥……別……別殺……我。”

仇復將刀片按在黃毛的肩膀上。

那刀子不知是什么材質制成,冰冷刺骨。

黃毛只覺得仿佛整個人被塞進了冰庫,兩腿一軟,癱倒在了地上。他顧不上其他,一遍又一遍地磕著響頭。

仇復冷冷看著抖若篩糠的黃毛。

如果不是看中了對方的某些能力,他才不愿意和這樣的人打交道。要是放在十幾年前,他的手底下出現這樣的人,不用警察動手,他自己就先清理門戶了。

用黃毛的衣服擦凈了刀片,他才將刀子遠離了黃毛的身體,放在手上把玩起來。

隨著他手指的靈活轉動,老舊的蝴蝶、刀迅速在幾根手指間飛舞起來,就像一只真的蝴蝶一樣。

等到黃毛的頭上磕出了血跡,沾染到了大理石地面。他才用空著的一只手從褲子口袋中掏出一只方寸大小的塑料袋丟在了黃毛面前。

塑料袋中裝著半袋鮮紅色的粉末狀物體。

原本還在一個勁磕頭的黃毛,一看到那包鮮紅色的粉末,頓時停了下來,惡狗撲食一樣撲在了地上,拿起塑料袋,顫顫巍巍到處一小點在掌心,送到鼻孔處,猛地一嗅。粉末便被他盡數吸入鼻中。之后,他還伸出舌頭仔細地舔舐了一遍手掌心殘留的粉末,生怕浪費了一絲一毫。

做完這一切,他才躺倒在地面上,也不嫌涼,臉上露出醉生夢死一般的陶醉感受。

仇復就站在一邊,安靜玩著蝴蝶、刀,腦中則思考要如何處置那位故人之后。

恢復了冷靜的他已經不再生那只攪局蒼蠅的氣,反而有些感謝對方。要不是楊大偉出來攪局,他剛才可能就已經將那位故人之后簡單的殺掉了。

而那樣,未免也太過便宜對方了。

片刻之后,仇復嘴角微微彎起。

他忽然想到了一個更刺激的玩法,一個能夠讓他盡情宣泄這十多年仇恨的玩法。

他看著手中這把旋轉的蝴蝶、刀,嘴角的彎度更大了。

“弟弟,你且耐心等著。我很快,就會送這位故人之后下去見你。這樣的話,你應該不會太過寂寞了。”

轩辕三光面色却微微一变,似乎肉却仍然显得结实而年青,你有

宋金刚的声音出现在通讯器里,语气很沉重:“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赵盘急切地恳求他:“我没法动弹,你快帮我看看叶紫,她怎么了?”

“她死了……”

“我不信!”赵盘歇斯底里地喊着,声音带着哭腔:“你让难度更高,是根本没可能!”这时一个清冷的女声突然在门口响起:“铁血战士的飞船从不让异族踏入,但是我知道这里还有一艘飞船,虽然古老,但是足够让我们逃离这里了。”

  “雷普利是你吗?”肖申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闻声对着门口高兴的大喊起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敢日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新一纪元

玻璃烧杯

新一纪元

大道青天

新一纪元

小火花开火

新一纪元

颍禾嵩

新一纪元

轻墨羽

新一纪元

于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