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师傅和千修泽的去向(七)》。

玲秋魂冷笑道:你真的不懂?他天来,他几乎没有片刻停下来过

洪七在等蘇寧兒停車回來的時候,一個人叫了洪七一聲。

洪七回過頭望向兩人,一男一女,有點眼熟但想不起在哪里見過了。

這時女人開口說:“我還以為看錯了,真的是你呀!”

洪七:“你是?”

女人:“我是誰?你不知道嗎?”

洪七:“有的眼熟。”

女人:“我……。”

剛說了一個字,蘇寧兒就來到了洪七面前。

蘇寧兒:“我停好了走吧!”

洪七:“哦!”

說完倆人要走,那女人覺得自己被無視了,干咳了一聲。

蘇寧兒看向聲音的方向:“妹妹!”

洪七這才想起來,之前在家族會議上見過,只不過洪七沒把對方放在眼里,所以忘了。

蘇霞陰陽怪氣的說:“幺!這不是我姐姐么。”

蘇寧兒:“妹妹也來這里吃飯。”

蘇霞:“姐姐也是嗎?這里吃一頓飯很貴的,帶的錢夠,不夠讓我老公請你。”

這個時候蘇霞身邊的男人趙萬說:“姐你要是想在這里吃飯吩咐一聲就行,我是這里的白銀會員。”

其實這張會員卡是趙萬的父親的,趙萬趁著父親不在家,偷偷拿出父親的卡,帶著蘇霞一起見見世面。

還沒等趙萬說完,身邊的蘇霞就拉了一下趙萬,向趙萬做了個鬼臉。

蘇寧兒看見了蘇霞的小動作,解圍的說到:“這不是有人請洪七來這里吃飯嗎?”

蘇霞:“哦!那你好好吃,我就不打擾你了,趙萬我們走。”

趙萬:“哦!”

蘇霞與趙萬離開了停車場,在離開的時候,蘇霞小聲跟趙萬說:“你是不是傻呀!我就是想笑話她一下,你居然還要親她吃飯,你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么?”

趙萬打趣道:“我不是不知道嗎?”

蘇霞:“你是不是看上那狐貍精了。”

趙萬順著蘇霞的話意淫了一下:“的確長得比蘇霞好看。”然后:“怎么可能,我一直都喜歡你,對了,你為什么叫你姐狐貍精呀!”

蘇霞生氣的說:“沒什么。”蘇霞腦筋一轉:“看看等等我怎么收拾她。”

趙萬也閉上了嘴。

洪七看著離去的蘇霞:“我們也進去吧。”

蘇寧兒:“嗯!”

兩人也來到了,聚德餐廳的門口。

看著前面有一群人在排隊,蘇寧兒夫婦也跟著拍了起來。

在洪七前面是一對老夫妻,妻子坐著輪椅,老頭在后面推著,在老頭前面就是蘇霞夫婦。

當排到蘇霞的時候蘇霞小聲跟門童說:“后面倆個沒有錢,想來這里吃白食,剛剛我在停車場的聽見了。”

門童聽到蘇霞的話眉頭一皺,在對講機里說:“有人要在我們這里吃白食。”

對講機:“收到,那一桌。”

門童:“還沒進去。”

對講機:“沒進來你怎么知道。”

門童:“客人舉報。”

對講機:“什么,你先攔著他們,我這就去看看,對了,還有舉報的人。”

門童:“好的。”

門童對著蘇霞說:“您也先在這里等一下,等我們經理出來確定好了再進去。”

蘇霞急了:“憑什么我們可是這里的白銀會員,我們還能說謊?”

門童:“這……,要么你們拿出會員卡我看看。”

聽見門童的話,趙萬裝逼,先講手放到頭上,向上一搓,將手放到西服內口袋,拿出了一張白色的會員卡,遞給了門童。

門童接過會員卡:“您在這里稍微等一下,我進去確定一下。”

趙萬:“這張卡是我爸,趙百萬的。”

門童:“不好意思先生,我們的會員卡是用身份證綁定的,如果不是本人是沒法使用的。”

趙萬:“什么?”

就在門童給趙萬解釋的過程中,部門經理王晗走了過來。

王晗:“怎么回事小李?”

小李:“這兩個人說有人要吃霸王餐。”

王晗:“誰吃霸王餐呀!”

小李指向了洪七:“他們。”

王晗順著小李指過去的放心看去,先是看見了洪七前面的老人家。

王晗趕緊上前:“您老怎么來了,快快里面請。”

說著上前接待老人。

老人:“我這不是來看看,吃點飯嗎?”

王晗:“我給您安排一下。”

老人:“不用了我們就在大廳吃點就行。”

王晗:“好吧!我這里還有點小事您先進去,等等我就去給您安排。”

老人:“有勞了。”說完推著自己老婆,進入了聚德餐廳。

蘇霞看見老說話期間嘭嘭兩聲,又是兩個火球,有一個打在側邊比較近,一些碎石飛濺起來打在克里頭上,頓時血流如注。

克里也沒功夫管這點小傷,正在想怎么偷偷干掉這帝國軍的奸細,沒想到黑暗中又摸過來兩個王國法師模樣打扮的人:“樸上尉是嗎?沒事吧?我們來接應你們的。”

克里又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媽的都是帝國狗!!!

本來就一個還能想辦法,這下又來了兩個可不好對付,馬上改變了策略:“你們三個先走吧,我腿不行了,我殿后,你們先逃不要管我,我不行了。快走!!”

這樸上尉拍了下克里的肩膀:“好兄弟,講義氣,不行,我今天拉也要拉著你回去,為了我們帝國軍人的榮耀!”

克里又倒吸了好幾口冷氣:好你個帝國狗!你這不按我劇本走啊!

若是跟著他們……這就是把自己拖入敵陣啊,一旦被發現,輕則嚴刑拷打,重則扒皮抽筋。

嚇得他直接一口冷風嗆到了自己,咳咳咳咳,咳嗽個不停。

“我去,病得還挺重……你們兩個負責防御,我背著他走。”

樸上尉不由分說便背起了克里……克里人不高馬不大,背著倒也輕松。

四個人一起趁著夜色,一路逃離了涼州城。不,應該說三個人綁著一個人……

一路上克里也不敢多說話,看來這來救援的人,把他當作這樸上尉的人。

而這樸上尉,把他當作來救援的人。大家都沒有懷疑什么。

克里被樸上尉背著,只能趕緊裝死,希望他們不要發現。

~

“這群王國的混蛋簡直就是卑鄙無恥,毫無尊嚴可言,我和你說你信了吧。”一個沙啞的聲音拍著桌子說道。

“萬萬沒想到,我們是真的著了他們的道了,內應都給我們發信號了,他們是怎么偵測到我們的。十幾個兄弟,被他們挨個集火點死,都沒了,都沒了。”樸上尉包著傷口憤憤不平地說著:“我還聽到他們指揮在城墻上喊:就打法師!打那個法師!不要管別人!集火那個法師!!!差一點我就被活活打死了!”

果然……躺在邊上裝死的克里想,城里果然是有內應,還好自己和團長他們預警過了,不然他們偷偷摸上城墻,在上面蓄幾個大招丟進晚宴里,那不就團滅了嘛?

一個陌生的年輕聲音說:“我們聽到涼州城被破,就讓快速部隊先趕了過來。本來想靠內應偷襲先殲滅他們法師部隊的,結果沒想到。這個暗樁帝國可是埋了20多年!本來還想著終焉之日才啟用的。”

“島田中將,這并不是您的錯,是敵人太狡猾了。”沙啞的聲音依舊還是極力譴責著王國的混蛋

島田中將?叛逃王國的島田家?圓子的爸爸?內應是圓子?

不對,這聲音還是太過年輕了,應該對不上。

克里張開眼,嚇了一跳……這個沙啞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肯上校。

那天攻城戰時,他站在城頭和站在車頭的克里對罵了很久,不,準備地說,是克里用《全國各地罵人語錄》把他罵了個周全……這印象很是深刻,怕他認出來趕緊把臉扭了過去繼續裝死。

帝國這些長官們罵罵咧咧很久,也探討不出個所以然,一旦王國軍啟動防御模式,這要塞就是易守難攻了。

但無論怎么樣,涼州城這個要塞是輕易不能讓人的,最后還是決定明日攻城,奪回涼州城。

待幾位長官走出去后,樸上尉扶起了克里,搖了一搖:“兄弟沒事吧?”

克里見上校已經走出去了,悠然地張開了迷離的雙眼:“還行,咳咳咳咳,我還行。”

這樸上尉臉上綁了繃帶,應當是剛才被襲時留下的傷,透過繃帶看,臉雖然包裹得嚴實,但長得居然還挺英俊秀氣的,克里一比就是純路人貨色。

見他沒什么大礙,樸上尉松了一口氣:“你是哪個小隊的?我送你回去?”

克里一慌,這可如何是好:“我……我頭好痛……我想不起來了……”

樸上尉又是一緊張:“兄弟,你叫什么?是不是當時被炸到頭了?誒喲這還流血呢,嘩嘩的。”

克里這哪敢報自己名字,只能繼續裝傻:“我……啊……想不起來了……哥……”

樸上尉見狀也不能多問,就扶著他去了自己的營帳幫他包扎起來。

到了營帳,里面空空蕩蕩,本來十人的營帳,現在就剩下他一人僥幸活了下來,九個兄弟昨天還在談笑風生,今天連給他們收尸都做不到,很是傷感。

但戰場就是如此的殘酷無情,這些年帝國和王國對戰,死傷的人數以萬計,又何止這九個人。很快這九人的空缺就會有其他新人填補進來,成為小隊的成員,繼續成為帝國巨大機器中的一個齒輪。

樸上尉嘆了重重的一口氣,想哭又哭不出來,眼眶只是有點紅潤。思索了會,拍著克里的肩膀說:“兄弟,這樣吧,要不你就先住我這吧。你名字想不起怎么辦……要不這樣吧,別人問起來就說你是我弟弟。明天應該就會想起來的吧。”

今天戰斗也是很累,樸上尉也不及細想太多問題,就睡了下去。

摔不破的!”萧秋雨道:“什么见。自此之后,月一陛见。及任

四票对四票,这就有的扯皮了。

  而这,也是三两抢先罢免右先生的原因,对于南源来说就是恶果,如果右先生还在,五票对四票根本不用废话。

  子静,阳纪,司虹并非敌视陆隐,而是遵守理事会原则。

 近也沒有什么事情,所以你的時間是可以自由安排的。”局長笑著說道,最喜歡這種自律的孩子。

“好的,我知道。”王二虎笑著掛了電話,看來這個修真局并不是那么的富裕啊,不過能夠制造出這么厲害的一部手機,那也不是那么簡單的。

這時候,門口的鈴聲響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师傅和千修泽的去向(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叫商春秋

雪清欢

我叫商春秋

纸风焱

我叫商春秋

双面人

我叫商春秋

龙鳞道

我叫商春秋

山村养殖户

我叫商春秋

则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