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掠夺》。

云纹虎的速度在妖兽中本就首屈一指,何况云无影即将突破到七阶,速度比之寻常的玉花境修者还要快上一丝。当李衍斩杀掉张陵之时,一人三兽早已远遁,远远望去可以见到那漫天的尘土,过了许久才听到轰响声传来。

苏灵儿拽着云无影继续飞驰着,头发散乱地飘拂在面庞之上,紧咬牙关。这一剑的声势可不算小,至少九成的元婴期后期修者做好万全准备也会被这一剑斩落。

“出山第一战就是逃命,真他娘的晦气。要不我们五个回去?妈的,我不信杀不出去。”云无影狠声道。

“小心点,别误了事,继续走吧。”苏灵儿并没有意气用事,摇了摇头。

云无影不再多言,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在长空之上疾驰。行踪暴露是早晚的事,还不如拼尽全力尽快离开韩国。

李衍不断用言语激怒张陵,再故作不敌借助沐白霜保命,就是为了动摇张陵的理性。切断张陵心脉的那一剑已经注定了他的结局,最后那声势浩大的一剑也只是为了替苏灵儿他们引开追兵而已。

用最小的消耗、最快的速度阴死了张陵,李衍尽展修为,身边激起一阵又一阵的玄气涡流,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行踪,迅速朝着韩国的东面飞掠。

韩国不比楚国,共计六名供奉,刚刚被斩杀的张陵应该是其中实力最弱的一位。还有一位玉花境中期的供奉不久前在战场上激战孙明诚和另外一名郑国供奉,不敌身亡。不过郑国这边也没讨到好处,孙明诚重伤,另一名供奉被拉去垫背。

算下来韩国现在还剩下四名供奉,其中实力最强的何雪昭修为在金花境初期,随沐白珏亲征,应该不会出现在韩国境内。剩下一个玉花境后期,两个玉花境中期,都是夏伊墨的人。不同时碰上两个或者以上,李衍自认为有十成把握可以脱身。

韩国只手可数的供奉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到,反而是数量庞大的元婴期修者自四面八方涌来,让李衍无处可逃。虽说人为财死,但能不死的话这些人当然也不会自找死路,并没有人敢第一个对李衍动手。

于是乎一大串元婴期修者浩浩荡荡跟在李衍身后,不断有人掉队,不断有迎面而来的修者补充加入这个队伍。双方似乎达成了默契,你追你的,我跑我的,大家相安无事。

……

沐白珏仅得到两位供奉支持便能和皇后一派分权,便是因为其一是金花境初期的何雪昭。而另一个供奉不久前身陨让沐白珏元气大伤,加上郑瀚洋一方穷追猛打,这段日子以伤换伤的打法实在是耗不过兵强马壮的郑瀚洋,沐白珏不得不向皇后低了头。

“什么!”沐白珏脑袋一阵眩晕,趔趄着倒退几步瘫倒在了座上。

如今韩国高层尽皆心惊胆战,没有一人睡得安稳。谁都害怕被那神出鬼没的转轮王不知不觉偷去了脑袋,何况最近传闻转轮王那边又多了两个强大的刺客相助。

夏伊墨不敢贸然答应沐白珏,仍想作壁上观。沐白珏派去的说客费尽唇舌,讲了无数遍唇亡齿寒的道理,这才说动夏伊墨接受沐白珏的投诚。而夏伊墨给出的条件,则是让沐白珏几个儿子当作诱饵,试图骗出转轮王和其他两个刺客。

哪知转轮王几人没骗出来,反而骗出了不久前在战场上通过一系列残忍杀伐立下赫赫凶名的截天道邪王。而自己的大儿子沐白霜,此番还真是弄巧成拙栽在了他的手里。

沐白珏答应这个条件的时>“姚哥,你還跳得起來嗎?今天沒記者在場,等下次有記者在場,我要騎扣你!”聶磐站起身來,回頭指了指姚明,“大言不慚”道。

“哈哈哈,我可等著那一天!”姚明也樂了,笑出了經典表情包。

休息片刻后,球館內要開始隊內對抗賽了,聶磐沒意外地被分在了替補那一組,并且還是替補的替補,先發出場的十人里沒有他,他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在場邊等著他的名字被教練叫到。

場上身穿主力背心的五人除開球隊核心姚麥組合,其余三人分別是有著詭異的二段式罰球姿勢的查克·海耶斯,能讓隊友和教練無比放心與信任的肖恩·巴蒂爾,以及有著“skip to my lou“之稱的街球王阿爾斯通。

而替補這邊的先發五人分別是:已經不知道多少歲的穆大叔,迪坎貝·穆托姆博;夏天剛剛重回火箭的邁克·詹姆斯;實力不俗,但是有著“刺頭”屬性的邦奇·威爾斯;曾經與德隆·威廉姆斯并稱“伊利諾斯雙子星”的盧瑟·海德,以及已經征服了歐洲,自掏買斷費來到美國逐夢的阿根廷大齡新秀,路易斯·斯科拉。

聶磐看著這些自己少年時期和老爸一起看球時最熟悉的面孔,恍若隔世,但是轉念一想,自己現在這處境,不就tm是呆在另一個世界嗎?

對抗賽只分上下半場,每個半場十二分鐘,目的也就是讓休賽季結束歸隊的球員進行恢復性訓練,找找比賽感覺,并且起到一定考察新人的作用。

對于現在的身穿主力背心的球員來說是進行恢復性訓練,因為除開海耶斯,其他四人就本身實力以及過往表現而言,可以說是賽季開始階段的鐵打的主力了,而對于其他人來說,如何在新上任的教練里克·阿德爾曼面前贏得足夠的上場時間尤為重要,而對尚沒有正式合同的聶磐而言,如何先保證留在訓練營是當務之急。

比賽開始,火柴盒彈跳的姚明贏得了與老邁的穆大叔之間的跳球。

阿爾斯通接過球,運至三分線的左側四十五度,示意大伙落位,高舉拳頭做出戰術手勢,見狀姚明從籃下向罰球線的左側牛角處跑去,而處在兩側底角的麥迪與巴蒂爾同時沿底線向另一側跑去。

姚明死死地將穆大叔卡在身后,伸手向阿爾斯通要球,而當麥迪跑到油漆區時,姚明果斷改變朝向,做出擋拆姿勢,而麥迪朝著姚明的左側跑去,看來是要借姚明的擋拆完成一次接球空位出手。

空手追著麥迪跑的威爾斯眼看要失位,果斷“抄近道”,想從姚明的右側繞出去干擾麥迪,于此同時穆大叔也搶前,想干擾麥迪接球。

但是在這時,麥迪突然一個急剎車,轉身反跑,阿爾斯通隨即將球向籃筐拋去,此時籃下已是空空如也,麥迪接球輕松完成一記空接劈扣,直教籃筐發出清脆的“呻吟”。

場邊的阿德爾曼不禁鼓掌,因為剛才主力這邊所打出的東西正是他畢生絕學的普林斯頓戰術中的經典配合之一,接過杰夫·范甘迪教鞭的他,已經開始了對這支球隊的改造。

而另一邊的聶磐生平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觀看NBA級別的對抗,無論是速度還是對抗的激烈程度都與他從電視轉播視角看到的完全不同,簡直是天差地別。

此時的聶磐好似《灌籃高手》中湘北與山王一戰中替換櫻木花道短暫上場,頂防野邊將廣的角田吾,親身體會后深刻認識到,原來場上這些家伙真tm是一些牲畜,猛得不行,至此聶磐的內心越發慌張了。

龙城璧没有杀沈青鹤,这一挣扎着坐起来,眼睛一直盯

秦辉也就是一瞬间就已经来到了这个天水城所在的位置,当看到这地面上所存在这种情况之后,只见他整个人也是眉头紧皱。

而后身子一闪,顿时的就朝着这天水城地面所在的位置落了下来,站在这广场之上的时候,顿时开口询问自己身旁的那伟,兄弟,救命!”

这一次求救,又耗费了他2%的电量,而且维持无线电待机随时接收信息,每分每秒也在消耗着所剩不多的能源。

他倚在驾驶座上,焦急却安静地等待,在他周围是真空一般的安静。

不,是死一般的孤寂!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掠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长哀记

微漫

长哀记

维和粽子

长哀记

倾思慕宇

长哀记

富婆抱抱我

长哀记

陌莉凄语

长哀记

博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