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定要逃出去(八)》。

不会再畏惧伤害,因为早已明白,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付出这是人类的愚昧?还是聪明?阿飞没有剑。但是这不重要,因为

  老妈听完连忙道:“好好好,我去。”

  楚怀沙也不拦着,因为一般情况下回家之后都是这个待遇,然而超不过三天,自己的地位就会变成一个碍眼的石头,父母怎么看也不顺眼的那种。

  拉着诗召南坐下来,老爹先给二人倒了两杯热水。

  你们先喝口水,我去烧烧锅炉。

  随后便一溜小跑的跑出去了。

  诗召南有些尴尬道:“其实不用这么忙的。”

  “呃,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慌成这样。”

  二人一时无言,诗召南便开始左右看起了屋子里的摆设。

  客厅很大,大概有七八十平的样子,地面上是普通的地板砖,普通的大理石茶几以及配套的电视柜,东南角上的空调已经打开正呼呼的吹着热风。

  二人坐北朝南的沙发上方放着一副工笔画,画很精致,角落的落款处写着“谷敬敏赠楚怀修同学。”

  旁边两侧则是九月姐的奖状,当然也有楚怀沙的只不过比较少罢了。

  楚怀沙指着这面墙道:“这上面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我老姐挣来的。”

  “九月姐好厉害。”

  楚怀沙道:“还好啦,也就是中考县级状元,高考省级状元而已。”

  “这么厉害?”

  楚怀沙笑道:“当年我记得我姐高考之后,我家来的人就没断过,各种送礼想要让我姐去他们学校上学的,单奖学金就比我现在挣的钱还要多,我爹都拿不定主意,后来我姐自己挑的国外的一个大学出去了。”

  二人正说着,老妈已经端了两碗热腾腾的汤面走了过来。

  “来来来,吃点东西暖暖身子。”

  老爹也穿着军大衣从锅炉房回来了。

  “好了。”

  这时本来睡得挺香的陆琳琅突然哭了起来,诗召南连忙将其抱了起来。

  “哦哦……”

  楚怀沙熟练的冲了一些奶粉,递给了诗召南,后者用嘴尝了尝温度,然后塞进了陆琳琅的嘴里。

  然而,陆琳琅却不吃这一套,扭了扭头随后开始蹬腿。

  这时老妈忙道:“应该是尿了给我吧。”

  说罢便将孩子抱了过来放到了里屋的床上,诗召南忙跟了过去。

  然而老妈已经熟练的将尿不湿解了下来并垫上了一块干净的布。

  “好了。”

  换了个尿布,陆琳琅立马不哭了,而是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开始观察自己的新居所。

  这时老爹招呼了一声楚怀沙,随后二人从杂物间里面推出来一个老旧的木质婴儿车。

  接上气泵猛吹了一阵之后,老爹又给上面铺上小被子。

  二人将车抬进来,老妈随即将孩子放了进去。

  躺在老旧的婴儿车里面,陆琳琅随即露出了一口洁白的小乳牙笑了起来。

  “好了,自己在这玩会吧。”

  “呀呀!”陆琳琅呀呀了几声随后便蹬开了裹在身上的被子,开始在婴儿车里面爬。

  这车是楚怀沙小时候坐过的车子,据说是他姥爷给他做的。

  安顿好陆琳琅,老妈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道。

  “怀沙啊,还不给我介绍現在改變主意了,玻璃自然還是要在鈔紙局燒制,但是他卻不準備把配方告訴別人了,玻璃的配方只能夠他一個人知道。

韓度現在想要老朱服軟,手里的籌碼,自然是越多越好。

兩人來到石炭礦。

韓度看著腳下的路,不過一米來寬,和旁邊的那條直通京城的那三十里路,不管是在長度上,還是在寬度上,都完全不能相比。

但是韓度對于這條路的期待,一點都不比那條少。

沿著路基仔仔細細的查看了一遍,韓度才點頭。“鋼軌和其他東西都準備好了沒有?”

黃老點頭回道:“其他需要的都準備好了,就是還有一點鋼軌還沒有運過來,大概明天天黑才可以全部運到。畢竟這一根鋼軌就五百斤,還是太重了一點,哪怕是有著新修的水泥道路,也不太好運輸,要是以前的話,更是連想都不敢想能夠把鋼軌運過來。”

韓度聽了,無所謂的說道:“沒事,不好運輸就慢慢運。反正鋪這個東西也要時間,不急。最重要的是,千萬不能夠被磕磕碰碰了。”

鋼軌最緊要的就是軌面上的平整度,要是被磕碰的變形了,那這一根鋼軌就算是廢了。

黃老點頭,表示都記下了。

接下來,韓度便開始指揮匠人鋪設軌道。

韓度廢寢忘食的忙活了幾天,才指揮著匠人把軌道給鋪設好。好在這幾天老天爺給面子,每日都是晴空萬里,才讓韓度一切進展順利,要是遇到下雨的話,恐怕還要耽誤他不少時間。

不過這樣也有一個壞處,那就是幾天下來,韓度忽然發覺他好似被太陽給曬黑了。

軌道鋪設完工,兩條因為刷上桐油,而有些發黃的軌道,在一眾匠人的眼睛里面有種別樣的美感。

這就是憑著他們的雙手,一點一點搭建起來的東西。站在這軌道旁邊,不知道為什么,胸膛里面充斥著一股和這軌道有著奇異聯系的感受。

眾人紛紛圍在韓度身邊,其中黃老搓著布滿老繭的手掌,問道:“大人,接下來要做什么?”

“接下來?”韓度臉帶笑意的掃視了一圈,才回過頭看著眼前的軌道,若有所指的說道:“接下來,自然是試試能不能成。”

“能成!一定能成。”這些匠人比韓度還有激動,不等韓度嘗試,便齊聲肯定的說道。

黃老聽了,更是打手一揮,“快,把東西拉上來。”

得到黃老命的匠人,趕緊去對面。

韓度將這軌道設計成了一個環形,從山腰上一直鋪設到水泥道路旁邊,然后繼續又從另外一邊延伸回到山腰上,形成了一個閉環。礦車在山腰上裝滿石炭礦之后,可以直接放下去,等到在水泥路旁邊將石炭礦卸下,又可以通過另外一邊的軌道回到山腰上。

為此,韓度還在另外一邊設計了一個帶滑輪的絞盤,用來牽引空礦車。

隨著絞盤的攪動,一輛空礦車很快就被牽引上來。

匠人們開始飛快的將石炭礦稱量,然后倒入礦車里面,礦車很快便被裝了大概三分之二的樣子。

黃老便示意匠人停下來,不要再裝了。

韓度見此,想了想,吩咐道:“第一次嘗試,要多裝一點,把礦車完全裝滿。”

聞言,黃老有些遲疑,問道:“大人,第一次嘗試,是不是要少裝一點合適?等成了,再多裝一點嘛。”

這就是這時候人們的通病,因為物資缺乏的原因,比較愛惜東西。

女軍官在泳池里的泳姿非常優美,3點式游泳衣讓女軍官的身材顯得更加嫵媚迷人,并且她似乎不在意李斯特那么色瞇瞇的看著自己。

蠢蠢欲動的里斯特干脆也跳入了水中,只不過下場是悲慘的最終女軍官拖著肚子里灌滿了的水了,这个天,你放外面不跟放冰箱里一样吗?”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外面,树林子里黑.漆.漆的,一阵一阵的冷风.吹.了进.来。

  “算了,我还是放冰箱里吧。”她有些受不了他这个脾.气。

陆小凤也不否认。方会变得如此模样!郭"铁心兰轻轻一笑,虽在州南安人。少笃学,文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定要逃出去(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为了道侣去修仙

一世执白

为了道侣去修仙

纯洁的神豪

为了道侣去修仙

禹岩

为了道侣去修仙

六十刹那

为了道侣去修仙

繁朵

为了道侣去修仙

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