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敌意现》。

战了一盏茶的功夫,程垓已是汗湿衣襟,应付艰辛,棋儿却毫不别人也在看着他,说不定也在羡慕他的悠闲。但又有谁能了解他

風嵐坐在灶臺前的小板凳上,不斷向灶臺口里扔著干柴,時不時回過頭來,笑瞇瞇地看洛源一眼。

后者看到那充滿挑釁的目光,又不能說些什么,畢竟風嵐今天釣到了大魚,他沒理由教訓銀發少年。

梓陽見后,立即抬起眼眸,假裝沒看到這一幕,兩邊都是自己的哥哥,得罪誰都不好。

隨著時間的推移,鍋里的油水逐漸沸騰,熱氣透過鍋蓋間的縫隙飄散而出,風嵐嗅著清新的熱氣,回頭次數愈發頻繁。

無奈,洛源只得用手撐著腮幫,不去看那“丑陋”的嘴臉,另一只手放在石桌上,手指快速敲打著石桌,雙目望著星空,以此來緩解尷尬場面。

看到洛源吃癟,銀發少年捂嘴狂笑,能讓這位比自己大一歲,且時常自稱大哥的少年,露出這種窘態,可不常見。

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季,大魚不是很好釣的季節,銀發少年沒少被他教訓,今天終于算是扳回一城了。

沒過多久,灶臺中的火焰漸漸熄滅。

風嵐從房間內拿出一只海碗,用竹筷將魚夾入碗中,又雙手抓著鍋兩側凸出來的把手,將魚湯倒入碗中。

之后,他嘴角上揚,端著海碗大步走了過來,只因碗里的鯽魚太大,魚頭跟魚尾都裸露在外。

當洛源眼角余光瞥見后,如泄氣的皮球般,挺立的腰桿隨即落下,原本停下敲打石桌的手指,又猛然躁動起來。

“來來來,嘗嘗我今天釣的這魚味道咋樣?“銀發少年將海碗放在石桌上,自己卻滿意笑著點頭。

梓陽拿起竹筷,看了看紋絲不動的洛源,低頭小聲道:“哥哥,包子。。。。。。”

洛源猛地直起腰桿,如被驚醒般,笑著從懷中拿出三個包子,立馬抬起手中竹筷,還未伸到碗旁,便被另一雙竹筷夾住。

銀發少年一手掂量著掌中包子,一手將洛源的竹筷死死定格在半空中,咧嘴笑道:“洛源,我這魚還算可以吧?”

“不錯,不錯。”少年點頭道。

梓陽在一側,先咬了口包子,隨后用竹筷夾著白嫩的魚肉,放入口中。

風嵐瞇著雙目,富有深意道:“你知道,我指的不是魚可不可以,你可不要故意逃避我的問題。”

二人針鋒相對多年,洛源豈能不知銀發少年的意思,他好不容易釣到只大魚,勢必要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一番。

洛源話鋒一轉,面帶笑意道:“先吃飯,有什么事,等咱們吃完飯后再說。”

風嵐聽后,點頭說道:“也好,畢竟當大哥的,總要讓著弟弟嘛。”

二人話音剛落,梓陽打了個飽嗝,站起身來,說道:“你們慢慢吃,我去盛魚湯喝。”

二人目光同時投向海碗內的魚,皆是滿臉驚愕,這臭小子竟不聲不響,趁機偷吃了一半魚肉。

“我說洛源,不如咱倆一人一。。。。。。”銀發少年話還沒說完。

“我不跟你一人一半。”洛源說話間,早已夾起一大塊魚肉送入口。

銀發少年靈機一動,咬了口包子,立馬起身,高舉包子,大聲喊道:“肉包子!”

聽到肉包子后,洛源停下手里的動作,喝魚湯的梓陽也停了下來,二人直勾勾地盯著風嵐手中的包子。

銀發少年眼眸微轉,撕下一小塊包子給發呆的洛源,立馬抬起竹筷,埋頭大吃起來。

洛源還沒來得及吃那一小塊包子,立即反應過來。

風嵐大聲笑道:“哈哈!騙你的。”

之后,二人對碗里的魚肉爭搶起來,梓陽喝著魚湯,靜靜望著他們。

片刻后,碗里只剩下魚頭跟魚尾。

最后,洛源丟掉手中竹筷,抬手便向魚頭抓去,就在他即將觸摸到魚頭的時候,另一只手搶先一步,拿走了魚頭。

洛源失敗后,想都沒想,一把端起海碗,將魚湯一口一口吞下。

他喝完后將碗推到梓陽面前,對他使了個眼色。少年心領神會地點頭,走到灶臺旁,給他盛了滿滿一碗魚湯。

洛源喝完后,再次將碗推給他。

銀發少年一手拿包子,一手拿魚頭,吃得不亦樂乎之際,梓陽不知道在灶臺跟石桌之間,走了多少個來回。

直到他吃完魚頭跟包子,才隱隱感到事情不對,他急忙跑向灶臺,揭開鍋蓋后,將里面僅剩半碗的魚湯倒在碗里,聳拉著肩膀,默默走來。

“喂!這里還有一大碗呢。”洛源笑著將碗放在他之前坐的地方。

風嵐坐會原處,一邊喝魚湯,一邊問道:“你的腳怎么了?連盛魚湯這種事都要梓陽去做,這可不像你的作風。”

在他心中,洛源是一個凡事靠自己,從不依賴他人,像盛魚湯這種事都需要讓別人去做,這就說明他的腳一定出了問題。

不得不說,銀發少年對洛源的性格特點,了如指掌。

洛源頓了頓,嘆息道:“唉!真是什么事都瞞不過你,通過日常生活中,我的一丁點變化,你就能得知我的腳出現了問題。”

梓陽低頭看著雪白的獸掌,小聲道:“哥哥為了我,兩只腳骨都斷了。”

風嵐一掌拍在石桌上,猛然起身,冷聲道:“他的腳骨跟你額頭上的青包,又是書塾里的那群家伙干的吧?”

二人還未回答,他攥緊雙拳,緊咬牙關,再次說道:“吳爭鎮里沒一個好人,自從楊老頭走后离天资聪慧,还是将族内传下的许多经商笔记牢记于心。从小喜好读书的木离脸上总是带着一丝与孩童不符的成熟,村内的大人更是喜欢这个体弱多病的小大人,总是在木离父亲面前称赞木离为“小神童”。父亲每每听到这些话时,都会喜上心头,儒气的脸上绽放出开怀的笑。

母亲对木离更是疼爱有加,看出木离对经商一道不感兴趣,便与父亲商议,在木离五岁那年拿出积蓄,为木离购置了大大小小一个屋子的书,木离直到现在还记得,母亲看着父亲一点点将书搬进屋子,嘴角止不住的笑意。

那天后家中的经商笔记再也没出现过,反倒是各种古今圣贤的名书让木离大开眼界。木离本就聪慧,再加上这些书籍,让木离小小的脑袋装下了许多大人才有的东西,木离所走过最远的路也只是到村外的田野,但是木离的精神却已经遨游万里。正是这些书带给木离这世界上的一切道理知识,也是这些书让木离对这个世界充满幻想与期盼。

在父母的呵护下,木离逐渐变成了一个嘴角时长带着浅笑,虽然瘦弱但站直也颇有英气的男孩,眼睛大大的,脸却瘦得有些露出颧骨,小巧的鼻子总是透着红,嘴唇很薄,整个人透着一股书生气,木离今年已经满十五岁,按道理说这个年纪的木家子弟都应该跟着长辈们跑商铺,起初父母因木离身体虚弱,并未让木离参与族内的事务,再加上木离聪慧,读书颇有造诣,索性就让木离每日认真读书考取个功名。

木离深知父母不易,家中粗茶淡饭却依然掷重金为自己准备科举用的书籍,加上每日木离都要服下调养身体的药物,父亲母亲将一年所有的收入都用在木离身上,也将所有的爱灌溉于木离。

“下雨啦木哥哥。”一个声音打断了木离的思绪,木离将沉在书卷内的头抬起,看到了一张纯真可爱的笑脸,木离将书合拢,将药碗横放在上面,轻声对二妮说道“二妮,怎么?游戏玩完了吗?”。

“木哥哥,今天我藏得很好哦,没被抓住,下雨了大家都回去了。”二妮拿起木离坐的木凳,看着刚刚还充满人的空地上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水,眼神里漏出一点落寞,木离用手轻轻拍了下二妮的头,“二妮,抓到你啦。”木离看着二妮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宠溺。二妮愣了一下,随后抬头对着木离露出了开怀的笑,将额头蹭了下木离的掌心,随后拽着木离的胳膊,“走啦木哥哥,一会雨大了娘亲会担心的。”

二妮是木离家邻居的女儿,长相甜美,每次笑起来都会扑闪着一双大眼睛,才十四岁,就已经有提亲的上门,想先定下娃娃亲。她知道木离的身体不好,只要木离出去玩她都会带上自己的小木凳给木离坐。平日若是没有孩子陪她玩,就会静静坐在木离身边陪木离看书,二妮很喜欢木离身上散发出的书香气,虽然她不识字,但是跟木离坐在木离身边,总是会让她的内心平静安定。

木离将书揣在怀中,与二妮一路小跑着回到家门前,“木哥哥再见”二妮先拿着板凳进门,慌慌张张的跑进门里,随后又很快把头伸出来“木哥哥,明天早上见。”说完看到木离对着自己笑,脸一红跑进屋内。

“傻丫头”木离轻笑着摇了摇头,跨入大门,大步走入院中。

木离回到家中,发现气氛有些微妙,母亲并不像往日一样面带笑容,失落的在屋檐下洗菜,见到木离回来,将刚刚的颓废的神情收齐,又拿出往日的笑脸“儿子回来啦,快进屋换身衣服,别冻坏了,饭马上就好。”

父亲则在堂外的长椅上,轻轻磕着烟袋,木离已经许久不见父亲抽烟。听到母亲的话,父亲抬起头,一脸复杂的看向木离,木离虽然年幼,但是心智却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许多,自然是看出父母今日的异样。

“娃,过来,爹好好看看你。”木离懂事的走到父亲面前,父亲用双手抓着木离的肩膀,也许是下雨天,天气冷,木离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父亲眼中柔情更胜,将木离一把揽入怀中,自言自语道“去,无论如何都要去。”

母亲闻声将手上的活计放下,走到父亲身边,脸上有些担忧的说道“娃他爹,人家都没邀请咱···”父亲一改往日的儒雅,厉声说道“没邀请怎么了,明明说着十岁到十五岁的族内弟子都可以参加,木离怎么了,我儿子怎么了?”

“好好读书,考个功名也是一样的····”母亲似乎还想劝两句,父亲摆了摆手,让母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父亲蹲下,轻轻抚摸木离的头,“这次不一样,若是咱娃能成,这才是大机缘大造化。”

木离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机缘?什么造化?

“儿子,今年玄苍派收取弟子,咱们族内有五个名额。”父亲神情有些激动的对木离说到,“玄苍派?父亲···那是什么?”父亲眼中慈爱之色更胜“傻孩子,玄苍派可是仙人的门派,若是你能进入这玄苍派,就再也不用每天服用苦药。”

“爹,什么是仙人”木离读的所有书中,都未提及这二字,“仙人就是仙人嘛,他们的神通可大着呢,不但能在天上飞,每个人身体都很健康,若是你能进入这玄苍派,定然也就是仙人,你的身体也会好起来的。”木离听着,双眼熠熠,脑中对仙人多了一分向往。

“过些日子爹就带你回族里,这名额无论怎么样,我木长青都要争取下来”木离看着父亲坚定地目光,眼角突然一酸,紧紧地抱着父亲母亲的胳膊,将头埋在父母怀中。外面的雨下的愈加急促,空气也透着一丝寒意,可是三人抱在一起却让木离觉得温暖至极。

夜幕降臨。

白晝時,日浪滾滾的赤火大漠,在入夜后,氣溫驟降。

大漠各方區域,數百個高高隆起的沙丘,忽沖飛出灰色煙霧。

灰色煙霧從地底深處,直朝高空而去,并在迅速地擴散蔓延。

如果隕落星眸還在,居高臨下俯好奇心越發的重,也許是她本來好奇心重就很重。

一入鎮子便對所有的店鋪來了興致,挨個都轉了轉,不一會翠兒手上便多出了大包小包的東西。

翠兒不敢多言,只能包著東西緊跟在雪兒身后,可一個不留神還是跟丟了。

你猜这次下来的是什么?小叫化,在甲板上又叫又跳,一样东西我就算是鸡,也绝不是小鸡。他遍及宇内,可知道今日武林中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敌意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界限纪

徐子易

界限纪

洪辰

界限纪

纳兰云朵

界限纪

小已的笔

界限纪

幽非芽

界限纪

我想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