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我皆渺小!》。

”寂寞!可怕的寂寞。一个人在真正寂寞时又沉醉,就像是在水一串比龙眼还大的明珠.一块晶莹的玉牌。这样的珍珠找一颗也

黑大圣欲对郭媛媛施加野兽暴行,好逼迫柳长歌自投罗网。

郭媛媛穴道被制,动不能动,只能任由摆布?

危急之时,好个郭媛媛,不啻“隐居道人”女弟子,天山门徒,刚正不阿,凌然不惧。

把心一横,却是要以死明志

她由丹田内提起一口真气,想要冲破穴道,不让“老怪物”得逞,保全毁清白之身。

而这样做,严重违反人体经络顺子自然的运转规律。

轻则重伤,重则必死。

黑大圣怎知郭媛媛暗暗下了必死决心,他面目狰狞,嘴角带着邪笑,手便往郭媛媛的绿色裙子抓取,岂料刚挨上衣服料子,边上的白日魔看不下去,一声大喝,说道:“住手,昆弟,不可如此鲁莽行事。”

黑大圣愕然一愣,面色又是一沉,手在郭媛媛腿上乱摸一通,喃喃说道:“大哥,怎么到这个时候,你要当正人君子了?”

白日魔冷冷的睥睨郭媛媛一眼,只看小姑娘皓齿紧咬,柳眉倒竖,杏眼怒瞪,面色一阵白一阵红,眸子里散发着深恶痛绝的光芒,便知她是怒不可支了。他对黑大圣解释道:“我们虽非正人君子,亦不可做下这等猪狗不如、肮脏龌龊之事,毁一个妙龄少女的清白,那不是江湖中人的作风!”

黑大圣听了兄弟的训诫,满不在乎,反而是冷哼了一声,语气里似乎在嗔怪白日魔,言道:“彭大哥,你这么说可就真是太无趣了。这种事情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干。还记得去年腊月十八,在高家庄,咱们不是也把高虎那漂亮荡冶小媳妇剥光了,吊起来,才使得高虎那厮从狗洞里钻出来,献出他的狗头!大哥你若是现在幡然醒悟,觉得以前做的事有违天理,令人不齿,那可太迟了。咱们两个早就成了声名狼藉之徒,还在乎多一个人戳咱们的脊梁骨吗?”

白日魔听见黑大圣说话阴阳怪气的,脸色不由得一沉。

尤其是听到那句“大哥你若是现在幡然醒悟,觉得以前做的事有违天理,令人不齿,那可太迟了。”

他更加火大,便略带微怒说道:“坤弟,你性子太急,怎不好好想清楚,胡乱曲解我的意思?这次自与前面不同,高虎本就是误人子弟,道貌岸然的该死之徒。婆娘最毒妇人心,与他狼狈为奸,为了对付咱们背后提了不少阴险毒辣的点子。而眼前这个姑娘,不过黄青浦下面的一个小小女弟子。我们若把她坑害,岂非太无辜了么?何况掳她前来,无非为了抓住柳长歌。他不上当也罢,难道我们没有其他办法对付这小子了吗?那黄青浦剑法,你也见得,可是如何?倘然侮辱了他的女弟子,不啻与天山门徒结下血海深仇,黄青浦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白日魔说了许多话,黑大圣心里只是老大看不起,内心只想:“大哥胆子一向很大,怎么一遇到黄青浦反而小了,天山门徒又能怎样,自出道以来‘鬼哭神嚎’怕过谁呀,再说,你掳走了柳长歌,黄青浦还不是一样找咱们算账,若回到京城,交了差事,我怎不信黄青浦敢到王府造次?”

黑大圣不想和大哥争了,不厌其烦地挥挥手,说道:“行啦!大哥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咱们兄弟,虽然不是一个爹娘养的,那也比一个爹娘养的还要亲百倍,多少次患难与共啊!不能因为一个小贱货坏咱们兄弟之间的和气,我都听你的就是,你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

说到这里,其实白日魔并非怕了黄青浦,担心黄青浦追杀,或许这仅仅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更多的原因在于他动了恻隐之心。

哪怕是最坏的坏人,其心也是血肉做的,不是石头。

白日魔看郭媛媛长相貌美,清秀可爱,年纪又不大,又处于豆蔻年华,竟是有点于心不忍了。

话又说回来,倘然黑大圣一定要那么做,白日魔怎会因为一个陌生女子,与多年荣辱与共的兄弟翻脸呢。

黑大圣退了一步,白日魔心里自然欢喜。

郭媛媛则重重地喘了一口大气,把心安放。

但倏然间,她的身体极不舒服,从内而外的发热。

原来趁在两人谈话之际,她暗中调动了丹田真气。

不知是白日魔的点穴法太辣,还是郭媛媛学艺不精。

她屡次冲击穴道,竟然均不得奏效。

那调动出来的真气,好像一条条泥鳅钻到她的血管中,似乎游走,激的她浑身血液沸腾开锅一般。

好似哭出来的眼泪再也无法回到眼睛里。

真气一旦调动,是不可能从哪来回到那去的。

于是郭媛媛真气郁结,发又发不出来。

她被真气反噬,身体虚弱,脸上暴涨,皮肤从内而外的血红,好像火烧一般。

白日魔没有注意到郭媛媛的外表的变化,他见黑大圣松了口,离开了郭媛媛,到一边规规矩矩的站着,心里甚是满意,又不想黑大圣太埋怨自己,于是正想如何跟黑大圣找些话题聊聊,缓解不愉快。

黑白二人并非一向和睦。

争吵说经常发生的事。

毕竟树上的叶子没有一样的,每个人的性格,想法不尽不同。

白日魔为人冷静,心中尚存有善念,常常把持大局,黑大圣听从他的调遣。

而黑大圣为人残暴,喜好杀人,头脑简单,武艺却是真高。

“鬼哭神嚎”这个组合能在浮躁的江湖走到今天,着实不易。

一来是因为他们臭味相投,同为人间恶棍;

二来是他们都懂得求同存异是朋友之间维系长久关系的不二法门。

白日魔其后又说了无关痛痒的话,面向南方眺望,神色肃穆。

此间,不觉残月隐退,东方亮出鱼的肚皮,已是黎明时分,山谷中吹来的风也是凉的。

他暗中盘桓,黄青浦剑法高超,此时不在徒弟身边,不知去了何处。而他这些徒弟,虽有本事,却历练不足,武功青涩,根本不是他和黑大圣的对手。现在可谓是对付柳长歌绝佳的机会,一旦错过,等黄青浦回来,怕是要难于登天。

想了半晌,白日魔看向黑大圣,说道:“坤弟,我只说不能毁了这个姑娘的清白,但还是要发挥她的价值,利用她多做文章。我看黄青浦的几个徒弟,未尝真的能够弃之不顾,定时回到山洞谋求对付咱们的办法。让我再想一计,逼他们出来,趁机捉住柳长歌,咱们便可大功告成了。”

黑大圣皮笑肉不笑,呵呵说道:“大哥,那你快想,不然等黄青浦回来了,只怕要糟!”

白日魔招手,让黑大圣附耳过来,匆匆说了几句。

黑大圣听罢,仰头哈哈大笑,说道:“妙计,妙计,我的好大哥,兄弟佩服你,连这等办法也想得出来,且看我表演就是了。”

白日魔面无表情,说道:“一切还要仰仗坤弟了!”

黑大圣狡黠笑道:“大哥放心!这几个小兔崽子,毛还没有长全,还能斗得过咱们‘鬼哭神嚎’么?等抓了柳长歌回去,咱们两兄弟便可在王爷面前立住脚跟,从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再不必和江湖门派打打杀杀了。”

白日魔和黑大圣近些年中在江湖上无恶不作,杀的人不计其数,很快打出了昭著臭名,引起了一大批武林正道的仇视。

那些被他们杀害之人的晚辈、朋友、妻子,乃至正派侠士,无时无刻不在寻找他们报仇,恨不得将他们二人抽筋扒皮,凌迟处死,挫骨扬灰,方解心头之恨。

时间愈久,两人手上沾染的鲜血太多,无论走到哪里,均有人找他们寻找,难免寝食难安,日夜提防,白天还好,特别到了晚上,两人还常常做起了噩梦,梦中被冤魂锁喉、捅刀子、扔油锅,实在可怕。

最近几年实在感觉到了厌倦,便想找一处地方安身立命,换一种活法,过衣食无忧的生活。

后来得到了恶人圈子里朋友的举荐,来到了天子脚下-京城,入了王爷府,见到了只手摭天,权倾朝野的摄政王-童忠。

童忠虽是恶人之王,魔人之袖,奸诈之表,天底下最大的坏人,连地狱里的小鬼都需怕他三分。

但是此人并非没有可取之处,乃是有大大的本事。

否则他怎会在朝廷斗争中取得一席之地?乃至半壁江山都揣与他的口袋之中?

处于童忠的谋略,智慧,手段不提,其中有一点绝不可被忽视。

他如好马伯乐,善于发现良才,用材与能。

因此手下聚集着一批很强的江湖力量为他卖命。

原本那些放浪形骸的武林高手,叱咤风云的豪杰人物,全为他一人调遣,好像是他手中的刀子。

刀子锋利,则无往不利。

童忠生性多疑,出手却极为阔绰,坐拥天下二分之一的财富,一掷千金,对于手下,毫不吝啬。

倘然能够成为他的亲信,高官福禄,香车美女,他都舍得。

‘鬼哭神嚎’初见童忠,便感觉此人冠冕堂皇的尊贵气质之下,怎么如此猥琐矮小,獐头鼠目。

若说黑大圣和白日魔面容丑陋。

童忠更加不济。

丑得令人作呕。

说到奇丑,那是被毁了容颜的人。

童忠的身材,五官,加在一块,可谓“发指!”

童忠个头矮小,身子羸弱单薄,生有一双大脚板,两个罗圈腿,窄肩膀上顶着一个硕大的大脑袋,一张马脸奇长无比,软趴趴的鼻梁好似被人打了一拳,下巴又方又正,好像京巴犬,一双老鼠眼睛,放着两道贼光,两道淡眉,耳朵尖细而长。

要知道,有一句话古话说得好。

面由心生。

就是说,上天是公平的,与人为善,大度从容之人,往往大眼高鼻,五官标致。

而心地狭隘,恶贯满盈之人,面容自然不会好看。

童忠害人无数,精于算计,貌美的容颜,怎会落到他的头上。

童忠见到‘鬼哭神嚎’,便待两人如座上宾,命人好生招待。

当夜接风洗尘,大摆宴席,连番举杯,共话江湖,说了许多恭维的话。

童忠更在王府内开辟一间单独的小院,就在他卧室的边上,让黑大圣、白日魔二人住下,配有数个仆人丫鬟。

那黑大圣不是白日魔,是近女色的。

于是终日和姿色尚可的丫鬟厮混,过着酒池肉林神仙般的时日。

两人在王府闲住一个月。

在一次宴会上,童忠大醉,说是要看比武。

于是让在场的武林人士切磋,明着说是交流助兴,点到为止,其实则是想看看这些人的本事,从中选出几个能力强干之人。

童忠那时候已经得到了南泽城探子传回来的消息。

这么多年,童忠一刻从未停止过对于柳长歌的寻找。

当他得知当年携带柳星元幼子的长明道人就此在南泽城消失之后,便派了许多一流的探子在该地区寻找柳长歌的踪迹。

还真让让找到了。

比武时,近百位武林人士,各展其能,相互较技,可谓异彩纷呈,完全没有庸手,但也分成了胜败。

胜者自然高兴,败者也不气馁,童忠均有赏赐。

轮到“鬼哭神嚎”登场。

黑大圣凭借一把奇怪的兵器-招魂幡,白日魔运用他的铜爪,一连打败了十余位高手。其中不乏名流人士,展露了高深的武功,得到了童忠的赞许,给予了海量的金银。

又一日,童忠遣人于夜深人静之时唤两人到她的房内,便把柳长歌的事情说了。承诺黑白两人,若把柳长歌活着带回来,则在京中册封大官,赏金十万;若只能带柳长歌的人头回

吴腾熊正紧张的时候,小青一步跃到了站台上,小白在头顶盘旋着,上面的人也已经不是吴腾奎了,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场,因为每次上菜的间隔还是有些长的。

也不管那两人,伸出手指对老张勾了勾,道:“老狗,上来,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老张实在忍不住了,正要上台时,门下一男弟子上前拱手道:“师父,还是徒儿替你效劳吧!”

老张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然后又气恼恼的坐了下去。

那名男子跃到战台上,仔细打量了一下小青,笑道:“小姑娘,......

混乱的局面,令虞渊心神倍感压抑。

他斟酌了一下,突然弃下那把妖刀,以天魂御动着,让妖刀“血狱”在一些较弱的变异魔怪中随意杀戮。

其天魂,和妖刀的连系存在着,帮助妖刀筛选目标。

他自己则飞入煞魔鼎,站立在鼎口自然就會告知豹族。

王泱想在黃鬃城和彎刃綠洲四處看看,黃鬃恐想要親自陪著,王泱道:“部主事務繁忙,安排個熟悉情況的人給我介紹介紹就好了。”

黃鬃恐其實非常著急去召集所有黃鬃部和附庸獴族白紋部的管理層開會,決定改變彎刃綠洲發展模式。但覺得陪著王泱可能也會收獲很大。

是一男一女你要找的是一男红雪道:“马空群真的还活方玉香咬着嘴唇,恨恨:连我丈气往上冲,说:今天姑娘是买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我皆渺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斗天谕

西子湖龙井

斗天谕

光明草

斗天谕

一真居士

斗天谕

斛宴

斗天谕

阿彩

斗天谕

南悦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