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下世界的地下世界》。

小鱼儿苦笑道:所以你就要我睡,阁外传呼云:“画师阎立本。

下午呂澤馬不停蹄的去了談合作的地方。

宏昌酒店,二十二樓的包間,是準備購買百匯商貿之人,約定的地方。

呂澤趕到的時候包間里空無一人,他枯坐了許久才聽到一群短促的腳步聲從外邊傳來。

先入眼的是兩排身著黑色西裝的壯碩保鏢,而在他們之后出現的是一個裝扮的跟六七十年代黑幫大佬一樣的中年男人。

男人名叫程一北,是這次過來朝齊氏購買百匯的合作人。

“程先生,你好。”呂澤客氣的伸出手,打算先打個招呼,言語間謙和有禮,態度十分認真。

百匯的合作對于齊采珊和整個齊氏都算是比較重要的,而且呂澤是第一次被齊采珊派出來干活,他也想把這件事情辦好。

然而,面對這樣的呂澤,程一北卻是根本沒有理會的意思,只自顧自掃視包廂的環境。

呂澤伸出的手在空中足足停了好幾秒,程一北也沒有給出回應,尷尬的氣氛,讓呂澤瞇了瞇眼睛,態度也有了些許微不可查的變化。

“程先生?”呂澤收回手,眉目間也不如之前客氣了。他倒是想知道程一北這么不配合是什么意思。

程一北瞟了一眼呂澤,直接走向前,坐在座位上,態度依然傲慢,看向呂澤的眼神帶著莫名嫌棄。

“你就是齊氏過來談百匯合同的人?”程一北高傲的開口,眉目間都是不耐煩,連正眼都沒給呂澤。

從看到呂澤開始,程一北心里就不滿起來了。

他覺得,齊氏這是看不起他,那么大的齊氏找什么人不好,竟然找了這么窮酸的人過來。

是在用這種方式嘲諷他窮人出身嘛?

程一北原本就是窮苦大眾,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當了京都一個大佬的走狗,這才過上了狗仗人勢的好日子。

不過,也可能是窮久了突然暴富,心里落差太大,讓程一北得了類似“迫害妄想癥”的病。

總懷疑有人看不起他的出身。

因著這個原因,程一北怎么看呂澤怎么不順眼。

“是。”對呂澤頷首,淡淡的會員道。

對于程一北的態度,他雖不滿也沒表示什么,畢竟齊氏不是什么大公司,他也只是齊氏普通的小助理,態度不能太過強硬。

程一北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這才把視線放到呂澤身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這一番打量過后,他眼里的不屑更重,同時也暗暗記住了齊氏。

“你們齊氏是沒人了還是怎么的?派你來跟我談合作?”程一北昂著下巴,用鼻孔看呂澤,聲音里帶著不滿。

他好歹是出了幾千萬來租賃百匯商貿的,齊氏竟然就找個身份這么低賤的小員工過來,明顯就是看不起他。

“程總有所不知,齊氏談合作向來是看人指派!”呂澤垂著眸子,也沒了客氣的意思,他繼續道:“如果合作方身份高,我方派出的人身份自然也高,如果……呵呵!”

這話的意思十分明顯,就是在赤果果的嘲諷程一北,他不配讓齊氏派出身份更高的人來

林肖微微一笑,沒搭理他,“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聰明人,知道在什么時候應該放棄什么。另一種,是賤人,非得讓人收拾了,吃苦了,才知道應該放棄什么!”

“葉天,很高興你是后者,要不然的話,子豪這家伙就沒機會表現了!”林肖笑著說道。

盧子豪一把匕首,能夠玩兒出一百零八個花樣。

剛才瞬間削掉謝東手下小指頭上的皮肉,只是牛刀小試,厲害的招數還在后面。

比如,他可以在人身體的任何一個地方,雕刻出一朵栩栩如生的鮮花出來......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大家巳觉得。但我们要说的七月十五,并不

王泱搖頭道:“想不到荊公一代豪杰,竟然如此短視!若無大兄和召公,此策尚有三分可能成功。有澤龍軍和西鱷軍在,簡直是自尋死路!”

宇武妝面色一黯,道:“的確,事到如今,一切成空!這些操作坐實了玄鳥軍的叛國弒王的罪名,家父蒙受不白之冤,成為千夫所指的野心家,大反賊,幕后黑手!

家父擁立的新王成為一個笑話,王都的公卿百姓拒絕承認新王,紛紛逃離,沒走的也極度仇視玄鳥軍。玄鳥軍內人心惶惶,士氣低落。瀟公成功回到澤州之后,事態已經全面不利于玄鳥軍,家父雖然表面強硬,其實也十分后悔。

我們這次前來見瀟公,一路就遇到了三次刺殺!再不改變,玄鳥軍有分奔離析的危險!家父已經授予我全權,與瀟公商議,解決僵局。”

王泱道:“罪犯都說自己是冤枉的,現在一切都是你們的一面之辭,無法證明你們的清白。但是作為你們主動退出王都的回報,我會給蕙州的公卿發邀請函,但是宇氏和玄鳥軍不在其列!”

宇一怒道:“瀟公!豈有此理!我們已經完全滿足了您的條件!憑什么我們宇氏和玄鳥軍不能參加新王共議?”

曲一道:“宇總管,你也一把年紀了,怎么還像個無知幼兒?我家主公說的明明白白,你們是戴罪之身,有什么資格憑吊先王,共議新王?”

宇一還要反駁,宇武妝制止了,對王泱道:“正卿,您作為大鍔現存唯一的國家重臣,對大鍔的忠誠舉世公認。拋開我們玄鳥軍是否有罪不談,您忍心看到玄鳥軍就此沒落嗎?這可是大鍔最強大的武力,震懾帝國和諸國的底牌!歷代先王的心血啊!”

王泱嗤笑道:“宇都督,你倒是會玩話術。宇氏是宇氏,玄鳥軍是玄鳥軍!宇氏一定會付出代價,玄鳥軍卻不一定。只要新王繼位后,宣布赦免沒有參與樾亂,竊據王都造反的將士,只追究首惡。我敢保證,玄鳥軍絕不會沒落!”

宇一大叫道:“好惡毒的計策!曲憑你這是一點華族情分都不講!要把我們宇氏趕盡殺絕嗎?”

宇武妝按住就要暴起翻臉的宇一,突然跪地,一臉誠懇道:“正卿,我宇氏掌玄鳥軍已有近百年,早已經和玄鳥軍融為一體!宇氏遭殃,玄鳥軍決計不能幸免啊!

只要正卿同意我們宇氏參加新王共議,我們宇氏愿意請鎮撫司厲統領進駐,接受王室家臣的徹底調查。我們返回蕙州后立即出兵,進山清剿樾賊,為先王復仇!尋找證據!”

王泱嘆惜一聲,扶起宇武妝,道:“荊公生了個好女兒啊!我理解大兄和召公他們在王都外的艱難抉擇了!

你們當時是亂國弒王的罪魁禍首,大鍔上下恨不得殺光你們宇氏。但是為了鍔國不重蹈列國的覆側,爆發內戰導致國家衰落,大兄和召公只得忍痛決定撤軍,不與你們發生沖突。

你回去告訴宇兄,我給他一個機會,在先王靈柩前辯解的機會!”

宇武妝大喜道:“多謝正卿!多謝正卿!”

……

換成他們考了滿分的話,此時恐怕不知道多么開心,多么激動了,但陳羽卻仿佛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而且他們都看得出來,陳羽并不是故作平淡,不是在裝,而是真的很淡然。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格局和氣度吧!

相比之下,王子文差得實在太多了!

楊心怡的心中不自禁地拿陳羽和王子文比較了一下,回想到王子文每次考得稍微好一點的時候,就恨不得全世界都炫耀一番的行為以及臉上寫滿的驕傲和自負的神態,發現王子文跟陳羽相比真的差得太多了,兩者完全不可相提并論。

同時她也終于知道她為什么那么不喜歡王子文了,用兩個字來形容王子文的行為,就是幼稚!

到處炫耀自己成績也好,還有昨天故意曲解陳羽的話并四處去宣揚抹黑陳羽的行為也好,都太幼稚了,甚至在幼稚中還有點卑劣!

可惜陳羽之前因為競賽頹廢了這么久,直到現在才重新振作起來,要不然的話,以陳羽的實力是肯定能夠考個頂尖的名校的。

現在距離高考只有3個月不到的時間,想要將總成績提起來卻是有點難了。

在對陳羽無比敬佩和欣賞同時,楊心怡的心中也越發替陳羽感到有些遺憾。

該死的!

不就是運氣好,考了一次滿分而已嗎!

有什么好得意的!

我就不信你下次還能再考出150分出來!

就算你數學滿分又怎么樣,高考又不是只考數學!!

不遠處的王子文目光望著被周圍的同學眾星捧月般地圍在中間的陳羽,只覺得心中滿是嫉妒之色,尤其是看到楊心怡一臉敬佩地看著陳羽,和陳羽有說有笑的時候,臉上的神色更是變得陰沉無比。

王偉的目光也在盯著陳羽。

雖然陳羽考150分這個事情給他帶來了一次暴擊,甚至因為一開始以為滿分的是他自己這個烏龍,在發試卷的時候他甚至感受到了一種恥辱感,但他望向陳羽的目光之中并沒有王子文的那種陰沉。

我王偉,是不會輸給你的!

下次我一定會勝過你!

王偉的目光中露出了一抹是熾熱的神色,眼神之中透出一股無比堅定的光芒。

面對陳羽考到滿分的這個事情,王偉和王子文兩人都很難受,但在難受過后,兩人的心態和想法是截然不同的。

王子文進行的是自我安慰,想的是陳羽只是運氣好才考的滿分,想的是其他科目他王子文還是更強的,而王偉想的則是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被人在考試中比下去了,那就從下次考試中贏回來!

這就是王偉和王子文最大的不同。

這也是為什么王偉一直是年級第一的學神,而王子文卻只能在年級五十名上下徘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地下世界的地下世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阴影之潮

茶暖不思

阴影之潮

佑民

阴影之潮

舒怀

阴影之潮

没蓝条怎么玩

阴影之潮

虫2

阴影之潮

卿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