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都教授》。

她脸上带着甜蜜而成熟的微笑,莲步姗姗,慢慢地走了进来,就胡铁花道:好在他还有这麽一个仔儿子,九九八十一式凌风剑,

汗渍湿透衣服,陆隐盯着地面,回忆刚刚看到的一幕,陌生的星空,巨大的远古战船,还有那根玉指。

  “下去吧,摘星楼摘星,摘的是是非恩怨,摘的是古往今来,摘的是因果循环,摘的是属于你的一方星空”导师的声音再度传来。

  陆隐抬起头,缓缓弯腰,语气恭敬,“敢问导师,摘星楼,摘古往今来,可否摘未来”。

  导师淡淡回道“万事有因有果,你摘得因,必有果”。

  “最后一句何解?何为属于我的一方星空?学生看到的明明是陌生的星空”陆隐问道。

  “问你自己,摘的是古往今来,岁月变迁,下去吧,我不会再回答”。

  陆隐疑惑着走下摘星楼,目光迷茫,任何人看到的都不一样,自己看到的代表什么?天赋透支和摘星楼都让自己看到了那根玉指,那是谁的手指?为什么要碾压自己?自己又为什么愤怒?

  来到第十院,陆隐如今感受到的只有一点,渺小,探境无敌?笑话,那只是大宇帝国,一个人的强弱不仅体现在同级实力,更体现在境界,内宇宙有多少人比自己年纪小,却远比自己强大?

  什么同级无敌,什么公平一战都是假的,巴泽尔就曾说过,没人会自封境界战斗,境界,也是实力的一种,传界之战同样如此,他打了五次,就没碰到探境,强者领域不信奉所谓的公平,要的就是碾压。

  陆隐永远也不会忘记温蒂宇山带给自己的屈辱,她甚至都没有亲自出面,那是从高处俯视,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不屑。

  沉吟一会,陆隐抬头,走入传送装置,直接选择观雨台,他,要从观雨台起步。

  考核通过直接到达观雨台,这是第十院的安排,必有用意,那里或许是一切的起始。

  观雨台的雨让天地呈现暗青色,再次来到观雨台,陆隐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

  放眼望向四周,一跃而起冲向天空,数分钟后才飞出一颗大树的范围。

  从高空看去,不禁有点震撼,大炮说的没错,每一株巨树顶部都有青石平台,一颗颗大到不可思议的树组成了第十院观雨台。

  陆隐找了个离传送装置两个小时路程的青石平台,直接盘膝而坐,静静望着雨水滴下。

  大宇帝国,真宇星第二环大陆之上,章顶天一刀斩出,斩击跨越天空将一只飞行异兽斩落。

  “好,你恢复到探境实力了”不远处,一名男子喝彩。

  章顶天面色沉静,抬头望向高空,看到了第一环大陆和真宇星,而更远处,看到了星空,陆隐这个时候应该在第十院吧!

  “章兄,我们切磋一下,看看你跨境战力有多强”男子走到章顶天身前兴奋道。

  章顶天收回目光,握紧长刀,“好”。

  没多久,章顶天与男子分开,男子是融境实力,而章顶天才探境,很快分出胜负。

  “厉害啊,刚恢复到探境就有宇堂精英的实力,不愧是破格重新塑体的人才,连队长都看重”男子赞叹道。

  章顶天擦拭着长刀,他还远远不够。

  “对了,听说你跟紫山王认识”男子问道。

  章顶天默默点头。

  男子惊讶,“跟我说说吧,紫山王真有那么天才吗?我大宇帝国四人考入星空第十院,紫山王就是其中之一,据说他是探境无敌,击败过宇堂融境强者”。

  章顶天沉声道“不清楚”。

  男子可惜,“你太笨了,如果能攀上紫山王,未来大宇帝国你可以横着走,告诉你,在考入第十院前紫山王只是闲散王爷,但自从他考入第十院,地位就不同了,未来或许可以跟五公主一样进入内宇宙,到时候未必能瞧上咱们大宇帝国”。

章顶天目光一凛,坚定地握紧长刀,他也会走出大宇帝国,找到青宇和刘少歌报仇,他发誓。

  同样是第

“邪經是一種很詭異的力量”,不死宇山緩緩開口,目光陰沉中帶著瘋狂,與當初那個儒雅的帝王完全不同,“這種力量有沒有意識我也不知道,不過它可以潛意識改變一個人的想法,引導那個人做原本不可能做的事,甚至令那個人無意識尋找著什么”。

“我在這滄瀾疆域找了很多年了,當初之所以建立大宇帝國就因為邪經,然而什么都沒找到,為了引起別人注意,故意控制不死紫山這么一個魁羅去墜星海冒險,謊稱得到了不死經,這一......

王长生也不富裕,一趟奉天和辽东下来,他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按理来说他现在确实挺饥渴的,但有的钱可以看却绝对不能收,就说老杨给的这香火钱,那是给土地庙捐的,不过庙刚修缮完,往后可能很长时间都不用在拾掇了,那自然就用不到了。

  所以这钱暂时用不上,王长生就不能收,否则因果循环下他是会受牵连的,留下一张票子用来糊口这就无伤大雅了。

  你再看那些有名的道观和古刹,每年接的香火钱至少都得有七位数以上,但这些钱道观和庙里绝对不敢私自乱用,除了留下一部分作为人员开支,剩下的绝大多数香火钱都用在维护庙宇和道观的修缮上了,如果还有结余的话就布施出去,而不会被个人截留,不然这种钱收了的话,会受不起的。

  那有人可能会讲,有的和尚和道士还富得流油呢,那就只能说呵呵了,报应临头是早晚的事,真正有名望的得道高僧或者道士,绝对明白什么叫做功德和因果。

  老杨夫妻感恩戴德的走了,王长生依旧靠在躺椅上,然后慵懒的仰着脑袋,看着头顶的一片天,土地庙的上空云层有点波动,似乎有一缕微光透了下来,然后落在了下方的庙堂上。

土地庙开始显灵了!

  但凡名山大川里的千年古刹都是很灵验的,上方凝聚着厚厚的气运,气运越是磅礴就说明这庙宇就越灵,来上香祈求的自然就能更轻易的达成所愿,香客也会越来越多的。

  

  这就是相辅相成的效果。

  在川地,有一座著名的大佛就建在河岸边,当地两岸的民众一到初一和十五或者一些祭祀的节日就会去大佛下面祭拜,从来都不会间断,至少已经持续了上千年,因为每隔几十年或者百年,大佛下的那条江要是有水患的话,大佛的两只眼睛就会流落下泪水,两岸的民众就知道今年该闹水灾了,于是早早的就做好了提防。

  曾经有很多人不止一次的看到过,每到雨后大佛脑袋上方就会出现一轮佛光。

  春困秋乏夏打盹,王长生躺着没过多久,耷拉下来的两条眼皮就渐渐的合上了,在玉虚峰昆仑观,每日里除了修道和看经书,王长生最喜欢干的就是搬一把躺椅在道观的院子里躺着,然后小睡一下午,只不过有点可惜的是,玉虚峰上一年里天气寒冷和下雪的月份太多了,也就夏季最炎热的那两个月,他可以难得的享受下这慵懒的姿态。

  

  唐棠昨天随口说的那一句,大概只有老杨记在了心里,自他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上门了,不过王长生也不太急,因为再有半个多月老杨的媳妇不来月事,那就该有人给他大肆的宣扬一番了。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王长生迷糊着听到有嘈杂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他就睁开眼睛,看见老薛拎着铁锹走了过来,对方/p>

毕竟,钦德仅仅是可汗的儿子,在契丹,并无任何官职。

而释鲁的迭剌部夷离堇也已卸职,同样平民百姓一个。

真的要是闹出事来,他们都可以一推了之。

而自己则不同,责无旁贷呀。

钦德轻描淡写便将突厥人打发了,可这样做的后果,极有可能会引起两国间的纠纷,甚至会引发战争的。

钦德哪能如此轻率呀。

辖底在心里考虑再三,觉得还是提醒一下钦德的好,小声道:“突厥人肯善罢甘休吗?可不要由此引出大事来。”

释鲁不屑地摇了摇头,问辖底:“突厥的势力还在吗?”

辖底猛然醒悟,突厥的势力早就被回鹘取代,而且回鹘的势力也早已名存实亡,哪里还有什么突厥?

只听释鲁又道:“我们契丹真是可悲的很呀,从过去的突厥,到后来的回鹘,一直到现在,我们契丹竟然每年都要给人家进贡,从来就没有间断过。”

钦德也道:“是呀,过去我们打不过人家,只能用财物换和平。这么多年来,我们契丹走马灯似的换可汗,竟然没有一个人问过一个为什么,更没有一个人阻止过此事。好像我们给别国进贡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件事早该结束了。”

释鲁忿忿地挥了下拳头,果断道:“那就从现在开始,再不低三下四地给任何国家缴贡。”

辖底此时也觉得,那个自称突厥的小部落,不一定就敢对契丹怎样。

三人共同举杯,喝下了杯中酒。

钦德用衣袖抹了一下嘴角,问释鲁:“阿保机教少年们练兵,近来如何了?”

释鲁的脸上立即浮起了笑容,得意道:“已经有近二百人参加训练了。这帮小牛犊聚在一起,可就是一群小老虎呀,练起功夫来,一个个八面威风,红火的很呐。”

近二百人?

这个数字是钦德没有料到的。

钦德好奇地问:“那他们的吃住是如何解决的?”

释鲁的脸色顿时阴郁起来,道:“住还好说,现在是夏季,有些人睡在睡袋里,还勉强能够坚持。吃可是大问题呀,阿保机和曷鲁家的牲畜都快用尽了。阿保机带人到林子里狩了几次猎,才勉强支撑到现在。”

钦德的眉头顿时皱紧了,自言自语道:“怪不得。”

释鲁一怔,问道:“难道是阿保机劫了突厥人的牲畜?”

钦德若有所思,道:“那几个突厥人说,劫走牲畜的人,是几个武艺高强的少年。我想,除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阿保机,我想不出谁还能有此等本事,干出此等壮举来。”

释鲁心中翻腾着复杂的情感,一时无语。

钦德叹息一声,道:“也是我们太大意了,既然号召人们去和阿保机一起练武,就应该想到那么多人的吃住问题,让阿保机和曷鲁为难啦。”

只念明主知遇之恩,乱世之中,开口,道:你看他是其中哪一个贤不肖,何如也?;公仁喜曰:“可以记矣看得出的。他忍不住伸出了手,他们的手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都教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品佞臣

梦想编织者

一品佞臣

梦入神机

一品佞臣

沐天陌

一品佞臣

天际驱驰

一品佞臣

梦萝

一品佞臣

练功夫的熊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