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心虚了》。

傅红雪已抱起卓玉贞,卓玉贞抱着孩子,两大两小四个人抢上板但当时他却绝没有选择的余地。为什么?只为了这柄刀,这柄他

又过了十几日,桃云青自认法术已有一定水准便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行装就出门了

  驾驭清风,如同世俗武林高手一般,在草木之上疾驰飞奔,沐浴清风,桃云青一时感觉心旷神怡,好不潇洒随意

  这御风术经过十几日不分昼夜的练习,终于是能随心所欲的奔驰了,踏在花枝树木之上,人借助着风力飞行,虽上不得高空,但踩着树木枝叶飞行无碍

  虽然御风术并不算一种遁术,但可让人身轻如燕,如同拥有世俗轻功一般,它催动起来耗的法力很少,轻轻松松便可赶数百里山路,这也是世俗轻功不能比拟的

  开阳主峰灵脉下辖数百大小山峰,桃云青为了能猎杀多一点的青面狼,便想着离主峰越远越好,因为越靠近主峰,修行的弟子越多,如今做这青面狼任务的甚多,所以肉少狼多,打架斗殴的事情常有发生,桃云青站在宗门的最低阶,怎么会与其他高修为的弟子争抢,不是自找不快么?

  况且,主峰附近常有执事弟子巡逻,看到争斗都会管,调节讲和不多,大多都是直接没收祸乱根源,将双方教训一道扬长而去!

  他们说这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我们收了你们打的妖兽材料之类的,主要是防止你们再因分得不均而再打架斗殴,或者之后恶意报复,这是宗门禁忌,不可违背!”

  巡逻执事弟子可不是普通的炼气期弟子,那可是真正的筑基期的修士,他们这些炼气期的弟子,碰着了,在修真界以修为称辈分的世界里,也得叫一声前辈,或者师叔的!

  桃云青一个上午时间都在赶路,终于在中午十分,他法力有些不济,并且感到一丝疲倦才停了下来,简单弄了点吃的,便四处打量了起来,这里偏僻险要,人迹罕至,想来离主峰也有十数个山峰,不会有人打扰,便用木夭之术在水源旁催生藤木,搭了窝棚,这剩下的十几日,他就打算在这里猎杀青面狼了,赶在任务结束之前,获取足够多的狼毫换取贡献点

  “嗷呜!”

  然而,他还没有打理好住的地方,就已经听到这种狼的狼嚎了

  桃云青会心一笑,看来选择这样一个地方确实是明智的选择,妖兽不少啊,这里属于长生宗的地方,虽妖兽众多,但都是不成气候的,他也不怕遇到高级的妖狼,十有八九都是一级青面狼,他此时反倒是担心的是这只是一只普通妖狼,普通妖狼的狼毫可是不顶用的

  但除非是饿疯了的狼,否则它在白天是不会袭击人的,它一定会等到天暗下来!

  夜晚,才是凶猛野兽的天下

  桃云青也乐意等,他也不在乎这点时间,耐心在入经络学院之前就不怎么好,他感受到这是一个缺点,于是在经络学院三年,专门培养自己的耐心,其实也不是刻意,因为读书就需要耐心,他读了很多书,耐心也就有了!

  既不用修炼,他便躺在了自制的床上休息起来,在猎杀妖狼之前,能好好睡一觉那也是极其安逸的

  天越来越暗,丛林的声音也越来密集,聒噪的虫声此起彼伏,像吞噬光明的潮汐,一波波的卷入耳中

  黑夜,慢慢地拉开了它的序幕

  远处,一片幽暗中,几点碧绿色的幽光闪亮,一眨一眨的,天还没黑,但这几只青面狼已经蠢蠢欲动了,它们低声咆哮的,一级妖兽智力不高,但已经会交流了

  桃云青也有点心虚,手心里已经全是汗了,风一吹,有种沁人心脾的凉意!

  但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口中念念有词,他在默念咒语,同时调动灵力,据传金丹以上的修士可以用念头念咒语,意念表达,咒语就已经完成了,他离金丹境不知多远,因此不可能不念咒语,只不过有些法术咒语长,有些法术咒语短!

  他虽然还在装睡,但皮肤已经慢慢的转化为金色了,只不过天色很暗,这种变化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三只青面狼已经等不及了,开始包抄了过来

  桃云青虽然还没有修炼出神识,但他能明显的感觉到三个方向传来了压迫感,这青面狼还挺聪明的,袭击之前竟懂得隐藏自己,所以也听不到它们的蹑行的声音

  “嗷呜!”

  一狼已临近,这么近的距离它就大叫一声就扑了上来,此时的鸣叫展现它的凶狠,一股恶风袭面

  “等的就是你!”

  桃云青冷笑一声,翻身而起,左手扬起,火球术从掌中而发,倏然打中青面狼,它呜咽一声被桃云青打翻在地,嘴角火星更是把它烫得呜呜惨叫

  桃云青一击即中,心中一喜但手中却没有停留,右手紧握的一把短刀已经朝着狼屁股而去,这刀不是凡品,是由铁精所制,花了他不少贡献点买的!

  而青面狼素有铁头铜皮豆腐腰之称,所以攻它下股是杀死它最好的方式

  但显然,桃云青完全忽略了左右两狼的速度,也是在顷刻间,这两头狼也扑了出来,流着涎水的口大张着,直咬他的面门而去!

  “水盾!”

  桃云青轻喝一声,左右同时撑起了一面水盾,但也仅仅是缓了一下青面狼的攻势

  但就是这一刻的功夫,桃云青就已经扑向那还没来得及翻身的青面狼,一刀刺进它的肚子,用力一划,狂热鲜血飙在他的脸上,一瞬间,他的胸膛像有只野兽在咆哮,目光变得赤红起来,他怪叫一声,恶狠狠的盯着另外两只狼

  但狼这种动物,嗅到血腥味后,非但没有被桃云青的样子吓到,反而碧绿色的眼睛中充满了猩红的血丝,组成大网,卷上了它们眼眶深处去了

  它们更加狂暴了

  “嗷呜!!”

  对天狂啸一声,便扑向了桃云青

  桃云青也不含糊,左手握刀猛劈左面的青面狼,同时右手结了冰盾将右面的狼用力挡开,左手边的狼反应也不慢,躲过刀的同时也咬住了桃云青的左手

  桃云青被咬,手上吃痛,鲜血淋漓,但他没没有停顿,用尽全身力气一脚踢在左狼的肚子上,这一脚不仅包含了他全身的气力,更是包含了其全部灵力的释放之力,左边的狼的肚子当时的就被其踢瘪了

  这一切看似繁杂,实则发生在一瞬之间!

  桃云青将两狼甩开以后,马上施了地缚术,将两狼阻隔了一下,接着拉开距离大口喘息,真正对阵杀狼的时候,体力消耗之大超乎他的想象

  而左面的青面狼中了桃云青一脚之后,摇摇晃晃的又站了起来,它的肚子有些变形,神情也不似先前般凶狠,它很忌惮的看着桃云青

  但右面的青面狼却不这么想,它呜呜的狂叫,似乎在叫另一只青面狼上,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眼中显着兴奋的光芒盯着桃云青流血的左臂

  桃云青冷笑,身体上的气卷动,一股强大的战意从胸膛涌出,像一头狮子在咆哮

  此刻,他的大脑却突然变得很冷静,大口呼吸了夜晚中的冷风,他整个人都不自觉的颤栗了起来

  “好爽!”

  而这却给了两只狼他害怕到颤抖的错觉,左狼也不再犹豫,两狼相互咆哮了一声便同时向桃云青扑来

  “冰锥术!”

  “地缚术!”

  桃云青轻喝两声,接着便扑杀向左狼,左狼被地形一拌,身形一缓,身边便出现着几只冰锥,它强行扭过两只第三支实在是躲不过了,被其刺穿肋骨

  它来不及叫痛眼中又看到了另一个身影,寒光凛凛的刀锋让它还没感受到疼痛便已刺进了它的腹中,用力一拉,让它瞬间毙了命

  与此同时,另一只狼也扑上了桃云青肩膀,它对着桃云青的脖子就准备咬下去,准备给他来个致命一击!

  桃云青也很清楚,若是被其撕咬开了脖子,自己现在的修为也只有死路一条!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把抓住狼首用尽全部力气将其一个背摔摔在地上,接着一刀补在它的脖子上,它

朦朧的銀色光圈外。

五位模糊虛幻的龐大魂影,內有千絲萬縷的魂念悄悄聚涌,這五位鬼王的虛影,逐漸變得清晰。

江杏雯神情凝重,眼睜睜地看著,虞淵不聽勸說,還是撞破一個缺口。

煞魔鼎先入,然后是轅蓮瑤的陰神,再然后,那位貍猴形態鬼物,也相繼消失。

呼!

巍峨魂影,盤踞在一塊巨大墓碑的寒淵鬼王,一點點顯現出來。

通體釋放著幽冷冰寒氣息的寒淵鬼王,魂形如繚繞著燦然冰光,他冷冷地,凝望著朦朧的銀色光圈,以徹骨森寒的聲音說......

先是被王坤坑到了监狱,然后又别王贺打出了们,这简直了,还真是亲父子。

“哼,这两父子还真是一个德行,谁爱管谁管!别让我在见到他们!…瞎子,咱们走!”

如此好心,竟然还被如此对待,吴天也懒得继续再管,冷哼一声,叫上神算子离开这是非之地。

在王坤的房间内,看到王坤尸体的那刻,王贺的记忆恢复。

“爸爸…”

“什么都不要说了,来吃饭吧!”

看着已经是魂体的王坤,王贺颇为平淡的说道,没有恐惧,无喜无悲。

作为魂体,没有了怨力维持,无法做到进食,而且没有人超度,冥界通道关闭,王坤很快就要消散。

随着王坤的魂体能量逸散,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王贺看到这一幕,迅速来到了王坤的身前,手足无措,想要抱住王坤,但是手臂却横穿了过去。

“爸爸…我错了,我没考出好成绩!”

“小坤,没事儿,是爸错了,是爸的错!…你怎么样?”

“爸爸,我好困,好想睡觉!”

魂灭和人死是一样的,事无再三,人不可能死三次,再死一次,王坤就彻底的魂飞魄散,没有了转生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是王贺心中着急,这个时候,他想到了被赶跑的吴天和神算子。

“小坤,你等着,我去找那两个人来帮你,你坚持住,爸马上就回来了!”

说完,王贺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更换,离开了家,连大门都没锁。

王坤的魂体就在即将消散的时候,一个满身脏兮兮的乞丐不知怎么的进入了小区,背着一大袋子,都是一些瓶瓶罐罐。

看到王贺家的大门没有关,猥琐的东张希望之下,进到了王贺的家里面。

“哎呦,你这小娃怎么了?…”

乞丐一眼看到了魂体几乎消散,躺在地上的王坤,被吓了一跳的同时,也稍微走近了一些。

“…你…”

王坤虚弱到极致,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看着这乞丐,有些害怕,慌张。

“唉,你这小娃也没做过什么孽,我先来帮帮你!…不过小娃,人家好心帮你,你却害的人家蹲了个号子,太不地道啦,记住要认错哒!”

乞丐通晓一切,一边从口袋取出一瓶还没有喝完的纯净水,一边教育几乎魂飞魄散的王坤。

打开瓶口喝下一口水,随后就对着王坤喷了一嘴,本来就是普通的纯净水,但王坤在喷过水之后,已经开始向着灵体的方向凝聚,身体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而转眼间,乞丐已经消失不见,地板上连脚印都没有留下,似乎从未出现过。

只是学生的王坤吓了一跳,魂体渐渐恢复的他慢慢的坐了起来,回想着刚才乞丐说的话。

……

“两位高人,等一下!”

在小区门外,吴天和神算子还未走远,就被王贺一声大吼给叫住了,两人转头看去,正看到王贺狼狈的朝着两人跑来,气势汹汹的。

“大叔…你又想干什么!…不会是…想要把钱要回去的吧!”

吝啬的吴天也不知道这大叔想要干/p>

好吧,这事情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刚才这些人跑的有多么快,现在看热闹就有那么积极。

有热闹可以看,他们就完全不害怕张灵树了。

嗯,张灵树现在已经有目标了,大家当然没什么好怕的!

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你到底想怎么样?”武胜男的内心却是纠结,很是想哭呢。

她这还是首次面对眼前的这般状况。

进退两难。

“没什么啊,大家都在一旁看着呢,我能怎么样?哦!对了,大家……”张灵树说着话,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他转头向着门口的众人开口说话。

只是一瞬间,原本挤在教室门口的众人立即消失不见。

教室门口空无一人!

这速度太快了!

武胜男为这速度完全的惊到了。

话说,你们体育课上若是也能够在短跑测验当中跑出这样子的速度,每一个都决定是满分的程度,又岂会不及格。

张灵树收回自己的目光。

他忍不住摇头,明明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有些人就是有缘无分!

这事情果然不能强求!

相比之下,还是眼前的这个女孩更加能够掌握机会,改变人生。

张灵树非常看好眼前的女孩。

而且也期待对方可以成为自己的赞助者!

当然,张灵树是不会让眼前的女孩吃亏的。

有关于赞助费,他是会给眼前女孩利息的。

没错的,张灵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

现在的银行的利息是几厘来着?

自己会给眼前女孩多达一分的利息,这个够意思了吧?

简直是太大方了!

张灵树都被自己的大方佩服到不行了。

自己果然是一个大好人!

这么优厚的条件,眼前的女孩肯定不会拒绝自己,说不定,还要多给自己一些钱款,毕竟这可是比存在银行当中赚的多了多。

当然,为了关照对方,自己也可以多接收对方一些钱款!

不过,不能太多了,毕竟若是超过了一亿现金,自己可就拿不出来利息了。

嗯,若是一年的时间不能把项目投产,并且化为实际的收益,自己就真的拿不出来利息。

张灵树可是一个极为讲诚信的人。

他用满怀期待的目光望向武胜男。

接下来,他伸手向着武胜男的肩膀按去。

“铃铃铃!”就在这时候,上课的铃的声响了起来。

武胜男吓了一跳,张灵树的手掌竟然距离自己的肩膀只剩下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其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若非是上课铃的声响起,她难逃对方的手掌。

从刚才,她毫无反应的这一点,充分让武胜男认识到了张灵树的速度之快,完全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

那么,她该怎么办?

驼背老人也不禁呆了一呆,道:我们知道这件事,只因为对头太”丁灵琳突然全身冰冷,失声道大经的哭声——易大经竟已伏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心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玄武湖

都市白丁

灵玄武湖

小楊刚

灵玄武湖

烈日吹冰

灵玄武湖

钟沐尘

灵玄武湖

会说话的肘子

灵玄武湖

木易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