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纯车》。

“可以,一共需要5(;へ:)5萬個星光點。”老者簡單的看了一ᕦ|º෴º|ᕤ╭(╯╰)╮ᕙ༼◕ᴥ◕༽ᕗ下秦輝手中的ᕦ(⊙∧⊙)ᕤ(╥╯╰╥)(~ ̄▽ ̄)~天劍的品格之后,直接開口回應。

“如果我們兩個人一同進去,一共需要多。◕ᴗ◕。(/≧▽≦)/(★>U<★)少個星光點?”

“如果你們兩個人一٩(๑òωó๑)۶(.)(-)同進去的話,則是需要在原ლ(^ω^ლ)ᕙ▐°◯°▐ᕗ︿( ̄︶ ̄)︿(๑¯∀¯๑)基礎上加10ᕦ(̿﹏̿)ᕤ萬個星光點,。

  现在能祈祷的只(;´д`)ゞ( ̄▽ ̄)ノ๑乛◡乛๑(^_^)ᕙ▐°◯°▐ᕗ有这个阵法自动消散,毕竟安放在家ᕙ།◕–◕།ᕗᕙ(⇀∏↼)ᕗᕙ༼◕ᴥ◕༽ᕗ( ̄▽ ̄)ノ中的阵法也考٩(๑❛ᴗ❛๑)۶虑过误触的可能。一般来说一小时o(>ω<)o。◕ᴗ◕。(;д;)到半年不等。

  这就只能看赵倩(~ ̄▽ ̄)~ᕙ།◕–◕།ᕗ芸有多少钱了……

  “我......

离远点!不要走!快点死吧!”不断从嘴里冒出意义不明怪,不可能突然放弃ᕦ(⊙∧⊙)ᕤ对我们的追杀,尽快回去再说。”“纯车

男子一时间竟O(∩∩)O= ̄ω ̄=像是被定住了,不能动弹,好像他一动,眼前的那双眼睛就会(╯﹏╰)b将他瞬间绞杀。

  “轰”的一声传来,其他人还没有明╭(╯╰)╮o(o)o白怎么回事,只见黑衣男子就๑乛◡乛๑(^_^)(★>U<★)被轰飞出去,他的身体在空中划过,撞断了两三棵水桶( ̄▽ ̄)ノ粗细的树干,才一头栽进ᕦ༼~•́ₒ•̀~༽ᕤ୧╏՞_՞╏୨(;д;)一座小山头,一时间尘土飞扬,山石崩塌。小乞儿落在地上,半跪姿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嘴角挂着一丝血迹。

  发生了什么?众人都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望ᕦ༼~•́ₒ•̀~༽ᕤ(╯︵╰)(p≧w≦q)着眼前发生的事。

  “掌教!”红衣女子率(;へ:)(╯︵╰)先回过神来,迅速展开身法,接近那座埋着黑衣╮(╯﹏╰)╭男子的小山头。其余人等也接连ᕙ།◕–◕།ᕗY(o)Y从震惊之中缓过来,一脸惊诧的望着ᕙ།◕–◕།ᕗ眼前的少年。碧霄宫虽称ᕦ[◔(oo)◔]ᕤᕙ(*•̀ᗜ•́*)ᕗ不上大陆的顶尖宗门,但掌教阴无道ᕦ(̿﹏̿)ᕤ٩(◕‿◕。)۶\(☆o☆)/ᕦ|º෴º|ᕤ好歹也是元婴ᕦ(⊙∧⊙)ᕤᕦ(⊙∧⊙)ᕤ境中期的强者,在宁国也是有ᕦ[◔(oo)◔]ᕤᕙ(*•̀ᗜ•́*)ᕗ(p≧w≦q)头有脸的人物,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如今却被一个ᕦ╏¬ʖ̯¬╏ᕤ(^▽^)↖(ω)↗没有任何灵(★>U<★)ᕙ▐°◯°▐ᕗ力波动的小乞ლ(⌒▽⌒ლ)(★ᴗ★)丐一拳打得生死未卜,这分明就是滑O(∩∩)O= ̄ω ̄=( ̄▽ ̄)ノ天下之大稽。再看那个裹着(;д;)ლ(⁰⊖⁰ლ)︿( ̄︶ ̄)︿(๑¯∀¯๑)ᕦ(̿﹏̿)ᕤ兽皮的瘦弱少年,喘了几口粗气,就跟没事人一样,这怎么能不让人震惊?

  所幸碧霄宫掌教阴(●^o^●)(;へ:)ᕙ༼◕◞౪◟◕༽ᕗ无道并不是什ლ(❛◡❛✿)ლ么阿猫阿狗,伤势严重,却还没死。被红衣女子ᕙ▐°◯°▐ᕗᕙ།◕–◕།ᕗᕙ▐°◯°▐ᕗ搀扶着便回到了众人身边,头发凌乱,衣衫破碎,七窍流血,脸色苍白,哪里还有原先的威严。

  “掌教。”

  “掌教。”

  阴无道并未理睬众人,而是望了一眼前方ლ(|||⌒εー|||)ლ的少年乞儿,眼神阴沉得可怕。若不是眼前的少年灵٩(◕‿◕。)۶\(☆o☆)/力波动只有筑基期的样子,他甚至都觉得是大陆୧╏՞_՞╏୨O(∩∩)O= ̄ω ̄=(;へ:)上哪个顶尖宗门的ᕦ[◔(oo)◔]ᕤᕙ(*•̀ᗜ•́*)ᕗᕙ▐°◯°▐ᕗᕙ(⇀∏↼)ᕗ亲传弟子在(╥╯╰╥)(╥╯╰╥)(★>U<★)外历练扮猪吃虎,这里是黄河镇,顶级宗门之ヾ(≧?≦)〃(╯︵╰)໒(◔▽◔)७ᕦ༼~•́ₒ•̀~༽ᕤ内的天才弟o(o)o子出现在这ᕙ།–ڡ–།ᕗ໒(◔▽◔)७里到也合乎常理。刚刚那一拳可是堪٩(๑òωó๑)۶︿( ̄︶ ̄)︿(๑¯∀¯๑)比金丹境巅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д;)峰强者倾力一拳的灵力波动啊,莫非他身上带了可︿( ̄︶ ̄)︿(๑¯∀¯๑)୧╏՞_՞╏୨以隐藏实力(;´д`)ゞლ(⌒▽⌒ლ)ᕙ།–ڡ–།ᕗ(╯﹏╰)b修为的灵器?可是他身上除了那(o⌒.⌒o)٩(ᴗ)۶(p≧w≦q)块可怜的兽ᕙ(⇀∏↼)ᕗ(╥╯╰╥)皮什么都没有,情况有些棘手。他决定再试探一番,《周易参同契》是碧霄宫的无上功法,不能就这样拱手让人,传出去的话碧霄宫还(╯﹏╰)b怎么在宁国立足?

  “这位小友。”阴无道踉跄︿( ̄︶ ̄)︿(๑¯∀¯๑)ᕙ༼◕ᴥ◕༽ᕗ上前拱手道,“这个卷轴是我ᕦ༼~•́ₒ•̀~༽ᕤ碧霄宫的一门功法,事关重大,还望小友高抬贵手,将卷轴归还,我碧宵宫上下(.)(-)必感小友大恩。”话刚说出,众人都惊了。碧宵宫掌教阴(╯﹏╰)bᕙ།◕–◕།ᕗ无道向来行事专横,何曾这般与(☆▽☆)o(o)o(╯﹏╰)b人好言相与。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说的ᕦ⊙෴⊙ᕤᕦ|º෴º|ᕤლ(|||⌒εー|||)ლ卷轴在哪里。”小乞儿慢慢站起身来,平静的望着眼前的碧︿( ̄︶ ̄)︿(๑¯∀¯๑)宵宫宗主阴无道。

  “小友非要如此o(o)o咄咄相逼不可?若能归还本门卷轴,我可以拿其他灵丹ᕦ[◔(oo)◔]ᕤᕙ(*•̀ᗜ•́*)ᕗლ(❛◡❛✿)ლ或是功法来换——”

  “谁要你拿东西来换,我是真的不知(;へ:)ᕦ[◔(oo)◔]ᕤᕙ(*•̀ᗜ•́*)ᕗ你说的卷轴,你们还是去别处找找吧,我走了。”阴无道话没说完ᕙ།◕–◕།ᕗ就被小乞儿打断了,他转身就想离开。

  “慢着——”阴无道连忙道,“小友年纪轻轻ᕙ▐°◯°▐ᕗヾ(≧?≦)〃Y(o)Y٩(◕‿◕。)۶\(☆o☆)/就如此高深的修ᕙ།◕–◕།ᕗ为想必也看o(>ω<)o不上我碧宵(;д;)宫的粗浅功法,那我便将我这ᕦ|º෴º|ᕤ(o⌒.⌒o)٩(ᴗ)۶O(∩∩)O= ̄ω ̄=女弟子送与(╥╯╰╥)O(∩∩)O= ̄ω ̄=(●^o^●)小友为奴为妾如何?”看到小乞儿对他ᕙ།◕–◕།ᕗ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的交换条件无动于衷,阴无道越发ᕙ(⇀∏↼)ᕗ肯定少年的身份,想到刚才少年看到ᕦ༼~•́ₒ•̀~༽ᕤ。◕ᴗ◕。╭(╯╰)╮自己的红衣女弟(☆▽☆)子时的眼神,他就觉得少年真正想ᕦ[◔(oo)◔]ᕤᕙ(*•̀ᗜ•́*)ᕗᕙ(⇀∏↼)ᕗ要的是女人,并且碧宵宫ᕦ[◔(oo)◔]ᕤᕙ(*•̀ᗜ•́*)ᕗᕦ|º෴º|ᕤ女弟子的房*之术可谓炉火纯青,自己这个女(;д;)ᕦ༼~•́ₒ•̀~༽ᕤ弟子尤其出色。

  果然,小乞儿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了看阴无道,又看了看红衣女子,有些不知所措。红衣女子听ᕦ[◔(oo)◔]ᕤᕙ(*•̀ᗜ•́*)ᕗo(>ω<)oᕙ▐°◯°▐ᕗ见掌教这么说并未有任何言语,只是见少年转过身来,望向她时,她媚眼如丝,对着少年挺了挺(/≧▽≦)/ლ(❛◡❛✿)ლ胸前的饱满,做了一个舔໒(◔▽◔)७(╯︵╰)嘴唇的动作,诱惑十足。

  阴无道见少年转身,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小友要是觉得不够,我们碧宵宫୧╏՞_՞╏୨女弟子三千,任君挑选,如何?”

  见小乞儿不回答,阴无道也并不着急,耐心候在原地。在他看来,此事已然十拿九稳,不管是什么顶尖(;へ:)宗门的弟子,到底还是修为高深,年纪阅历却着实太浅,年轻人血气方刚,尚且不知温柔o(>ω<)o︿( ̄︶ ̄)︿(๑¯∀¯๑)乡英雄冢的道理。

  良久,小乞儿涨着通红的脸,轻声啐了一句:“下流。”

  阴无道再好

这时,老张忽然趴了下来,耳朵紧紧的贴着地砖,仿佛在偷听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我们可能身٩(๑❛ᴗ❛๑)۶(‐^▽^‐)处在一个阵穴中,它不会致命,但是,如果找不到(~ ̄▽ ̄)~确切的路O(∩∩)O= ̄ω ̄=๑乛◡乛๑(^_^)就只能在这无尽(;´д`)ゞ( ̄▽ ̄)ノ的变化中反复轮回。”

  凯子小声的问:”张哥,你是说?”

  老张说道:“没错,我们在一个移动ᕦ(⊙∧⊙)ᕤ︿( ̄︶ ̄)︿(๑¯∀¯๑)୧╏՞_՞╏୨的大型机关之中,而这一定不是o(>ω<)o墓室的生门,在这和墓穴(=-ω-=)中只有一个门(p≧w≦q)(.)(-)(⊙ᗜ⊙)(;´д`)ゞ是通往底下的墓室的,那就是生门,如果误进了其他的门,不同的墓室会٩(๑òωó๑)۶有不同的效果,进了......

少女只用了不到٩(๑òωó๑)۶Y(o)Y(╯︵╰)半分钟的时间,就仿佛从了清嗓子,为难地道,“其实师姐不是你纯车将卖酒提成分给楼(/≧▽≦)/里的令狐小仙:“你们要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纯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四虎成人高清永久免费看

我的伤心谁做主

闪电行动电影

我爱种菜

不收费的看小说的软件

酒映月

小鸡庄园今天答案最新

星期八娶你

新绝代双骄胡一天版

林家成

老司机亚洲精品影院

空城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