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的女人!》。

花如玉又笑了笑,悠然道:难道宰相固有罪,然以为跋扈,则臣

在地上也有一堆堆的碎骨頭渣子,這碎骨頭渣子是禁衛軍殺掉十首鬼臉骷髏戰士所留,可見十首鬼臉骷髏戰士死的也很多。

只是十首鬼臉骷髏戰士的數量畢竟很多,所以雖然死了一部分,但是十首鬼臉骷髏戰士的數量還有很多。

唉,以后還是要有節制啊!

王二虎本來是準備起來的,不經意間卻看到了一雙沒有任何波動的眸子。

“咳咳,那啥,你,你還好吧!我,我,那......

顾青枫显得很惊奇,你知道?陆累了,我实在累了,你可知道,

迷宫大门开启,叶风流看到的是一个向下的楼梯,幽深而不知通向何处。

  取下迷宫钥匙,多萝西当先走下楼梯,叶风流和尚伊疑惑的紧随其后。

  “这里为什么有些眼熟?”走过一个废弃的空旷大厅,经过一个已经关闭的老式监控沙盘,当最后来到一扇已经打开的电控厚重铁门前面时,叶风流终于认出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不就是我前天来过的B83层入口处吗!”叶风流想起两天前自己在伯纳德的带领下就是经过这里,去见的福特博士。“难道这里就是迷宫?”

  当叶风流跟着多萝西跨入了这扇大门后,他心中的疑惑更加强烈起来,甚至莫名的升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房间依旧像上次一样的异常昏暗,只有应急灯的光芒在角落里顽强的闪烁着。空气中弥漫着腐尸般的臭气,嗡嗡的苍蝇成群结队的飞舞着,废弃的裸体接待员密密麻麻的站成了“人肉森林”,全部在诡异的盯着他。

  “不对……”叶风流突然停下脚步大叫了一声。随着他的大喊变化突起,先是他们身后刚经过的那扇大门诡异的飞速关上了,然后刺目的灯光亮了起来,将这个空间照得有若白昼。

  片刻后,当叶风流的眼睛适应了这里光线,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况。

  不知道面积到底有多大,反正应该可以跑火车的大厅里,此刻站满了人。

  有那些本就该站在这空间里的裸体的废弃接待员,还有许多本应在东部世界园区里按故事线运作的角色,如小镇中的住民、南军仔、政府士兵、被通缉的匪徒、鬼族战士还有怀特的手下。更让人惊恐的是,叶风流还在其中看到了曾在B82层中袭击过他和艾尔希的那些游荡者。

  如果这些还能让人接受,那么让叶风流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眼睛的是,在这大厅的中央,他还看到了方山控制中心的所有部门首脑,黑尔、阿什利、伯纳德和福特等正被这些身份各异的人造人接待员们重重包围在最里面。

  福特身旁不远处还有一大群衣着华贵的陌生人,叶风流猜测他们应该是今晚来参加福特新剧情发布会的董事会高层和那些幸存的游客。

  总之,当叶风流三人跨入了那扇门,所有人的目光便都聚焦在了他们身上。

  “哈哈,多萝西,你们终于到了,你看大家都在等你们呢。”大厅最中间一身笔挺黑色西装的福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早就知道你会亲手将迷宫送到我的手里,穿白鞋的女士。”

  “你怎么会在这里?”多萝西一脸冷漠的看着福特,豪不怯懦的向他行去,所过之处所有的接待员潮水般向两侧退去,让出了一条笔直的通道。

  叶风流咬了咬牙看了尚伊一眼,然后抬头挺胸的跟在了多萝西的身后。尚伊呆了呆,紧张的拔出高仿左轮手枪也跟了上去。

  “福特博士,这就是你要等的剧情主角吗?如果是的话,那么你的新剧情发布会是不是可以开始了?”黑尔站在了那群衣着华贵的生面孔前面,面色难看的道:“这么多人造人参与的故事线,我和董事们都很期待呢。”

  福特闻言楞了一下,转过头来看向扯高气扬的黑尔,“差点忘了你们,真是抱歉,因为泰瑞莎昨晚畏罪自杀跳崖加上威廉董事长今晚没有能按时出席,所以今天晚上的发布会我决定取消了。”

  “什么,取消!”黑尔闻言色变,她身后的董事会成员们也立即乱哄哄的吵闹起来。“福特博士你太过分了。”

  黑尔努力的平复了一会心情,终于又恢复了高冷的表情:“董事会已投票,全体一致通过,你将在今晚宣布退休。”

  福特笑了笑,“哦,那这些接待员怎么办?”

  黑尔风情万种的叉起了腰,“我们会做一些改变,将他们简化,我向你保证,他们不会介意的!”黑尔一边说着一边咬着唇在身边站着的魁梧鬼族战士胸肌上拍了下。

  “我想你猜错了,他们不会喜欢你们那么做的,我保证!”福特诡异的笑了起来。

  福特的话声刚落,站在黑尔身边的那个鬼族战士突然动了起来,他猛地挥下了手中的长刀,一下子就将身旁的黑尔脑袋砍了下来,那美丽的头颅飞在空中,双眸里还残留着无限的惊恐。

  黑尔飞起的头颅就像一个信号,附近的接待员纷纷行动起来,弩箭、大刀、手枪、步枪一起招呼到了那群可怜的董事会成员和游客身上。

  随着董事会成员和游客的奔突惨嚎,一大批身穿南军仔服装的接待员也立即行动起来,只不过他们的目标竟然是那些袭击董事会成员的鬼族战士和怀特手下,于是一场乱战展开了。只不过那些南军仔服装的接待员人数明显处于劣势,估计用不了多久这场冲突就会结束。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乘着所有官员都在这里的时候将控制中心掌握在我们手中吗?”福特博士看着眼前乱糟糟的场景不满的对身旁的阿什利埋怨道。

  “对不起博士,我早已经提前做好了布置,不过估计董事会的人在我们之前行动了。现在我已经联系不上控制中心的手下,估计刚才的突然停电破坏了我们的通讯系统。”阿什利满脸大汗的摆弄着手中的通讯器。

  “该死,我还以为停电是你的安排!你这个蠢货。”福特脸上浮现出了杀意,几个怀特手下悄然将手中武器挥向了错愕中的阿什利。

  看到阿什利也被接待员偷袭杀死,福特这才神情一松,“没关系,我们还有着绝对的优势,等搞定了这里我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利用控制中心发动外面的‘天网系统后也就真的無法再打聽出關于元化星的任何事情了。

“其實跟你說她的事也無妨,...”

顧雨眼中頓時閃爍出一絲驚喜,但是正在開車的蘇軼干咳了一聲,說道:“呀,六醫院到了。”

冷戎把頭轉了回來,“真到了啊,那先辦正事嘍。”

顧雨嗔怪的看來一眼蘇軼,無可奈何的繃了繃嘴。

透過前車窗看去,不遠的地方,出現了兩扇鐵質大門。

車停穩,蘇軼先走了進去。他輕車熟路的出示完證件并且說明了來意后,他們被帶到了主任辦公室里。

一位姓盧的主任接待了他們。

“你好,盧主任,我們為一件案子,來這得調查一個病人,他叫王猛。”

盧主任看了看這三個人,然后示意他們坐下。

“哦,有這個人,一個多月前送到這里的。”

“那您說一說關于他的情況吧。”

“王猛是典型的妄想癥患者,而且他對自己妄想出來的東西深信不疑。

他剛被送到醫院的時候,死活都不承認自己有病,還大鬧病房來著,最后打了兩針轉重癥室了。

不過他不發病的時候還算挺正常的。

但他說的那些話和表現出極其真實的荒謬幻想,又說明他病的不輕。

他堅信自己身體里爬滿了螞蟥,而且還一直喊疼,說螞蟥在吃他的內臟。

有好幾次,他真的疼暈過去了,臉色變的很蒼白,就和真的有東西在他身體里。

當然我們知道他這是妄想癥造成的,只是擔心他這種病人過度妄想,會產生很強的自我暗示,在治療上會增加難度。

所以他的妄想癥還是挺嚴重的。”

冷戎撓了撓眉毛。

“那這一段時間對他治療的怎么樣?有好轉了嗎?”

盧主任扶了扶眼鏡,“他這種病情算是偏執型的,又帶著很強的心理暗示,比較難治,主要靠藥物控制著。

怎么說呢,他精神狀態一直都還行,不說話吧,跟正常人一樣。

有那么一段時間,我們覺得他能出院了,給他做的出院測試也通過了,剛通知完病人家屬來接他,他就在休息室里,跟其它病友吵了起來。

病友說螞蟥只吸血不吃肉,他說病友們懂個屁,螞蟥現在就在他身體里,都快把他吃空了,到時候他就變成一灘綠水了。

這讓護士聽到了,及時通知了我們,所以我們覺得他的病情應該是嚴重了。這個病人很會隱藏,狡猾的很。”

冷戎嘿的笑了,“這人真有意思。”

盧主任看了一眼冷戎,眼睛中明顯閃過一絲猶豫。

“盧主任,您是不是還有什么要說?”

盧主任抿嘴下咽了一下,“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這個病人的自我暗示很強。”

“您是想表達什么意思?

是說他真的會把自己暗示成一攤綠水兒?”

盧主任停頓了下。

“這不是開玩笑,倒是不至于把自己暗示成綠水,但還有別的可能。”

“哦?您說說。”

“你們因為接觸這類病患不多,所以并不了解,的確有很多病例,甚至是正常人身上,會因為暗示產生一些奇怪的現象。

比如,美國曾經有人給死刑犯做過一個實驗。

把死刑犯的眼睛蒙上,然后把他帶到一個房間,讓他坐到椅子上,兩只手分別被固定在椅子上,然后用手術刀背劃了他的手腕一下,實際并未割破,用一盆水滴到桶里的聲音來模仿血滴下來的聲音。

死囚犯以為是自己的血不斷的滴出,沒過多久,他就在這巨大的恐懼中死亡了,而實際上他一滴血也沒流出。

還有一件事,是一個人被不小心關到了冷庫里,第二天人們發現他時,這個人被凍死了,但其實冷庫的開關根本沒開。

諸如此類的事例很多,這就是自我暗示的力量。

而這個王猛,他說他會變成綠水,我最近發現,他皮膚顏色真的在慢慢變綠。”

冷戎一拍大腿,把盧主任嚇了一跳,要不是蘇軼出示過證件,盧主任真的無法相信,還有這么一驚一乍跳騰的人民警察。

“這么神奇,快快快,趕快帶我們去見他。”

說著,冷戎已經起身往門口走去了。

盧主任看了一眼蘇軼和顧雨,覺著這倆人看起來還算正常點。

“好,我帶你們去。”

盧主任走在了前面,帶著他們往一樓的盡頭走去了。

顧雨注意到這位盧主任往樓道深處走時,神色有些緊繃,不過她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位盧主任是因為警察來訪,讓他突然回憶起了從前的一些驚悚往事。

盧主任的恐懼就是來源于走廊深處的12號病房。

那是四年前的一天,同樣都是警察來看奇怪的病人。

他至今都無法忘記,當年那位叫王勇的病人,穿著約束服,在鎖著門窗的房間里,站在地中間詭異死掉的樣子。

而現在是如此的湊巧,也是警察來調查病人,而這位病人同樣姓王,同樣被安置在了那間12號病房。

盧主任心里又泛起了一絲不安,他覺得這不會又是什么命運安排,會遇到同樣奇怪的事吧。

他掏出了鑰匙,在12號病房門前停下,手有些猶豫,但最終插在了鎖孔里。

“王猛在里面,你們不要太刺激他,不要跟他唱反調,有什么事喊我就行。”

蘇軼客氣的說了聲“好的!”

冷戎倒是覺得這位盧主任有點意思,猶猶豫豫的不知道在顧慮個啥勁兒。

門被推開了,三個人走了進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的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异界集兽魂

莫颜汐

我在异界集兽魂

唐王陛下

我在异界集兽魂

二一二一二

我在异界集兽魂

默念霜

我在异界集兽魂

镜芸

我在异界集兽魂

倾碧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