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告别华夏!》。

三千条市井好汉,在同时打听一云更重:"原来他们竟是认得的

旋即,他将卷轴还给青年,提着毛笔,翻了翻空中悬浮的本子,翻到他之前加上名字的那一页,确认道:“你叫沈问丘是吧?”

青年看不到老人打开的卷轴里有什么,其他人也看不到,只是他对于老人接过卷轴后的一系列神情变化感到很困惑,但他也不敢多问,因为之前自己问问题之时,被打过,被嘲笑过,所以他怕闹出乌龙来,或者惹恼了老人,因此不敢多问。

他只是从老人手中接回卷轴,对于老人的问话点点头,恭敬道:“是,晚辈叫沈问丘。”

得到沈问丘的回应,老人神情专注在本子上写下了“黑色卷轴”四个字,继而满意的点点头,特意交代道:“年轻人,你很不错,但不要着急打开卷轴,卷轴之中的内容宝贵,都是宗门机密,可不要随便给人看到,只能自己观看,到了我安排的地方再打开看。”

沈问丘恭敬应承。

随即,老人又帮其他的少年少女们相继记录好了卷轴,并留下自己的气息以做上记号。

做完这一切,老人将本子收起,再看向少年少女们道:“好了,跟我走吧!”

老人话音落下,便如同来时一般朝着天井上空走去,其他少年跟上,老人跺了跺脚,再度出现已经是在地上。

几人相继走出传功阁,走向外面又继续往山上的路走去,到了内门弟子修炼的地方。

又是一座宫殿前,只是这座宫殿不太一样,朱漆大门上方匾额上写着的竟是“闭关养心殿”,这名字可真是,绝。闭关就闭关,还养心?

跨过闭关养心殿高高的门槛便进入了又一座大厅,大厅内有座柜台,柜台后的墙壁是块大灰板,板上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小令牌。

此时,正有几位年轻人给来往之人坐登记工作,而旁边有一老人百无聊赖的玩着黑色小令牌用以打发时间,带着少年进来的老人走向柜台,对着柜台旁的老人道:“韩长老,麻烦你给拿十九个修炼石室的房间牌号给他们,时间设定就在一个月。”

手中玩弄令牌的韩老头看了看老人身后的少年少女们,转身从大大的灰板上取下十九块黑色小令牌,注入一股灵力,同时,笑着开口问道:“老李,今年怎么这么多苗子?”

老人也微笑着道:“小家伙们运气好,都拿到了点东西,不过,运气是不是真的好也还得看这一个月不是?”

“那倒也是。不过,看他们年轻模样,个个朝气蓬勃的,应该都是有些天赋的家伙……”

“……”

“你忙,我先带他们去石室,那就不打扰你了。”

“慢走。”

韩长老和老人寒暄几句,便就各自忙去,姓韩的老人继续坐在柜台旁,百无聊赖,消磨时间。姓李的老人则带着少年少女们绕过大厅,绕过长廊,九曲十八弯,而廊道对侧各处都是石室,各间石室都是紧闭着的青石板石门。

让沈问丘感到好奇的是这座占地极大的宫殿竟然是用石头造就的石室,这样需要耗费的工程那得有多大?然而,沈问丘不知道的是,这座宫殿虽然只有一层,但是石室却有近一千间,一千间的工程那又得多大多好的石头才能造就这种封闭性极强的石室。

七绕八拐后,老人带着少年少女们一路前行后停在了一间石室旁,继而他拿出两个小瓶子,一个小青花瓶,一个小白瓷瓶,看向少年少女们道:“这是化清丹和压食丹,它们能保证你们一个月呆在里面不进不出不吃不喝,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呆在这小房间里有没有吃的,能不能方便什么的。”

化清丹,可以减少人类产生排泄物;压食丹,其作用和压缩饼干差不多;但这两者同时也会造成极大的副作用,时效过后便会产生。

化清丹的副作用,足以让这些少年们在茅房蹲上一天一夜,严重点的也有可能蹲上三天三夜,而压食丹的副作用却造成了他们肚子饥饿,得吃上比平时饭量的三四天食量才能勉强平息这股饥饿感。

只是老人故意没有提起,因为他认为这和他们接下来的修炼无关,当然,既然是违背人性的取巧,那承担一点药物带来的副作用,也是应该的。

如果,没有副作用,那不是谁都抢着服用?此时,少年少女服用这丹药也是迫不得已,不过,这种闭关良药,多少人想要都没有,他们得知足了。

只是老人一想到少年少女们出来之时,去茅房和吃饭那狼狈样,一边拉一边吃,一边吃一边拉,自己拉自己吃,自己吃自己拉,可真的是……哎呀,妈呀!真香,哈哈哈。

出身小地方的少年少女们见识不广,并不知道这其中副作用,看着老人忍俊不禁的模样,都是一脸的困惑,不明所以然。

“好了,每个人都过来,之前虽然已经掉进水中一次,但那一次的水明显没有这次的深。

他在水中乱游,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在被那水流向着别处冲去。

小男孩儿已经绝望了,不是因为掉进了水中,而是因为他再也找不到那个树的左方。

然而就在这时,小男孩儿似乎抓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很光滑,很软。

这时,水的上方有一女子突然看着下方,皱着眉头。

这时,探出了一个脑袋,然后女子看到后大叫了一声。

啊!

小男孩儿不知自己在哪,只知道自己已经浮出水面,而且在自己的面前有一女子。

那女子看清小男孩儿的样貌后,冷静了下来,然后笑着道:“是你!小孩儿。”

“倪儿,怎么回事?”

这时,一位老太太走来说道。

那女子听见后赶紧将前方那小男孩儿塞到了水底下,然后看着上方的老太太说道:“没事,奶奶。”

老太太看了眼水下,发现没有什么情况后说道:“衣服我放着了。”

女子点了点头道:“嗯好。”

老太太最后又看了眼水下,然后离开了这里。

女子看到奶奶走远后,将水下的小男孩儿拉了出来,然后说道:“吓死我了,幸好没被奶奶发现,不然她就要杀了你了。”

小男孩儿此时很惊忙,并不是被那女子的话给吓到了,而是发现那东西不见了。

于是着急的说道:“不见了,不见了!”

女子看着他问道:“什么东西不见了?”

小男孩儿说道:“花,小花不见了。”

女子噗呲一笑,看着他说道:“瞧给你吓得,走,跟我来。”

说着,女子拉着小男孩儿的手朝着在水深处游去。

女子开口说道:“花银是有灵性的,我们去找它,它也会朝着我们这边赶来。”

于是两人便一直在水里转着,小男孩儿就一直被那女子拉着。

就在这时,小男孩儿突然感觉有一点儿光亮突然刺进眼中,就在他欣喜自己是不是能看到了的时候,又没有了那刺眼的光亮,然后小男孩儿便一阵的失望。

小男孩儿在水中被那女子拉着,他笑了,他似乎很开心,他已经忘了自己现在很冷。

“找到了。”

女子将手伸如水中抓去,拿出了一个东西,然后转过了身,递给了小男孩儿,说道:“要好好保管哦。”

小男孩儿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伸到了前方,但却不知伸到了何处。

女子将那东西放在了他的手心上,然后嘻嘻一笑,拉着小男孩的手朝着岸边游去。

到了岸边时,女子对着小男孩儿说道:“你先呆着,我穿好衣服接你上来。”

说完后,女子转身准备上来。

这时,小男孩儿突然抓住她的身子,然后那女子转过了身看向了他。

小男孩儿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怕丢,看不到。”

女子看着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想一起上来啊?”

小男孩儿点了点头。

女子笑着问道:“你不害羞吗?”

小男孩儿愣了愣,然后说道:“那还是算了吧。”

女子看着他笑了笑,然后带着来到了水中一个大石头旁,说道:“扶着它。”

小男孩儿点了点头,然后抓向了前方那个石头。

女子上了岸,小男孩儿在水中呆了一会儿的功夫,然后女子便穿好了衣服。

那女子朝着小男孩儿这边走来,将手伸了过去,然后说道:“来,上岸。”

小男孩儿躲在那里,似乎有些不愿意。

那女子看着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不看你。”

小男孩儿往后缩了缩,好像不愿意相信她。

那女子说道:“真的,我不骗你,我捂着眼睛。”

小男孩儿听了后,抿了抿嘴,然后缓缓的想着她那边挪去。

小男孩儿上岸之后,立马找了个地儿,蹲了下来,蜷缩成一团。

那女子看着他噗呲一笑,然后走了过来,坐到了他的身后,说道:“胳膊抬起来,给你穿衣服。”

“衣服?”男孩儿扭过头看着女子问道。

女子说道:“我的衣服,有些大,不过我给扯了扯,现在应该好一些。”

男孩儿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张开了手臂。

当地村民金有树跳进冰冷刺骨的水教。”天枫十四郎突然仰首狂笑了

“玛的,真爽,真的好爽!”

韦心的灵魂好久没能被舒爽这东西滋润得如此美妙了。

松大兴阴险卑鄙,那刀法防不慎防,但还好是有缺陷的,并且缺陷挺大。

当然也怪松大兴太贪婪了点,高个子都已经锁死松大兴了,松大兴还想杀掉矮个子。结果等他确定实在没机会时已经晚了。

高个子轻盈一弹纵向天空,而后仿佛炮弹般极速砸向松大兴,松大兴感受到生命威胁于是紧急加速,这当然是错的。

暗夜披风终于无法吸纳如此多的灵力波动将松大兴暴露了出来。

金丹女仆莫依婷感应到松大兴的处境还是想冲刺,可刚启动又赶紧停下。

韦心贼爽:“太好了,打打打!就这样打!”

卢小月总感觉不对:“打什么呢?”

韦心:“没,没什么,我们得快点过去,队长压力绝对不小。”

不是不小,是超级大。

“嘭!”

高个子一拳塞在松大兴右边脸上,英俊帅气的半边脸就这么给砸凹掉,脸骨估计都碎了。更要命的是那拳头上带毒!剧毒一下子弄得松大兴魂都丢了半个。

“艹,毁容了老子将来怎么泡妞呐。”

这信念一出来,松大兴突然来了力气嗖然弹出去几十丈暂时摆脱了高个子。

可弹出去有毛用!

这就是筑基修士打不过金丹高手的重要原因之一。

筑基修士在战斗中基本不敢御器飞行,一是慢二是控制难三是飞得更高砸得更惨。但金丹高手不同啊,他直接就能飞,飞得还贼快!

感受到危险的松大兴本能想回头看一看。

“嘭!”

一拳又是砸在右边脸上,松大兴脑袋发昏,半边脸更是彻底麻木了。

“艹尼玛呀,你就不能砸另一边啊,这回绝对毁容了。”

心底想着,脚下却不含糊,松大兴踉跄了不过两步就又甩开脚丫子开溜。

可撒丫子跑的哪儿比得过借助体内金丹来飞行的。

这回松大兴略略控制着尽量别太后转,可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竟还是控制不住。

“嘭!”

第三拳还是轰在右半边脸上,松大兴知道他这半边脸彻底不成型了。

“我,我,我,你,你就不能打其他地方啊。”

松大兴委屈,他甚至还没想起来这高个子真的高,并且这百枯谷的修士身体僵硬,攻击模式自然也跟着机械,如此你不反应,他基本打得都是同一个地方。

就在此时,被拦截住的松大兴这才看见十九个百枯谷弟子御器飞过来把他围住。

“我,我,救命,救命啊!小月快来救我啊!”

松大兴可真慌了,他还是第一次向卢小月求救呢。

隔得太远,卢小月没听到求救,但女仆莫依婷不等了,她把小兰和悠悠丢给汉越俊就紧急加速飞了过去,她虽然还是怕松大兴打她,但不去救松大兴她心底更放不下。

韦心也有点担心了:“玛的,爽归爽,但可别挂了啊。”

左一飞修为较高先感受到现场:“大兴!”

左一飞正想加速,卢小月扯住他:“怎么了?”

“快,大兴……”

都不用回答,卢小月随后感应到现场紧急加速

小子夠狠,居然敢單槍匹馬闖虎穴,不怕死嗎?你壁不知道公主還等著你救治嗎?!”城主李浩天笑道。

“這!”天諭摸摸頭,不知道說什么好。

“看你表情,你妹妹應該沒有大事吧!”城主李浩天猜到。

“哼!不瞞大人,我妹妹的確被風流玉打死,只是我找到一個保存她靈魂的方法,期望將來能夠救活她。”天諭表情有些憂傷。

“噢!能說說聽聽嗎?”城主李浩天有些好奇。

“對不起,大人,這些事我希望暫時保密。因為我不知道怎么解釋。”天諭有些為難,這可是跨時空的事情,說了他們也理解不了。

“呵呵,好,我不追問了,這是皇朝給你的令牌和令旗,你拿回家去吧,再有人敢對你下手,就是跟皇家作對。”說完,就把一塊寫著“皇家圣師”和一面寬一米,長兩米的黃色錦緞令旗遞給天諭,令旗上寫著一個字“免”。

有了這面旗,天家以后再也不需要繳稅,任何人不能去天家鬧事,否則就是跟皇朝作對。

“太好了!城主大人,如果沒有什么事.我想還是先回家了,畢竟后天就是我們天家成年禮的舉辦日子,我還想去拿那塊萬年魂骨呢?呵呵。”天諭心情大好,不由的笑出聲來。

“那我陪你一起回去!”云嫣然道。

“不行,你貴為公主,出門那么多保鏢,太礙眼,你還是在城主大人這里等我,我最多三天就回來,和你們商量去仙靈島尋找混沌之心的事。”天諭說道。“你,哼,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云嫣然雙手叉腰,對著天諭罵道。

“好了,你們兩個小家伙都不要鬧了,天諭,你去吧,路上小心點,這幾天你得罪的人有些多,防止他們下黑手能。”李林珊笑道。

“是!城主大人,公主,林珊姐,我先走了,幾天后見。”天諭拜別眾人,朝城主府門口走去。

“林珊姐,這個死天諭真不知道好歹,不是我父王要我保護他.我才懶得管他。”看著天諭的背影,云嫣然抱怨道。

“呵呵!嫣然過來,我跟你說件事。”李林珊朝云嫣然勾勾手指。

“什么事,這么神秘?”云嫣然把耳朵湊過去。

“我們可以這樣,………………”李林珊在云嫣然耳邊念叨著。

“哈哈,好!”在李林珊念叨完后,云嫣然突然笑起來。

“你們有什么事要瞞著我!不妨說來聽聽。”城主李浩天一頭霧水。

“不行,這是我們的秘密!”云嫣然和李林珊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說完,朝后院走去。

看著兩個人的背影,城主李浩天摸摸腦袋.“唉!現在的年輕人怎么了,都這么神神秘秘。”

天諭出了城主府外,看看天空,還是中午,大路上,人來人往,為了安全,天諭決定走山路,一來能夠節約兩個時辰的時間,而來也可以避開想追殺他的人的耳目。

山里曲折幽深,雖然是正午,但是因為茂密樹叢的遮掩,光線還是有些昏暗。

“旺旺!”

就在天諭走到一座不知名的山峰時候,從一個山洞邊傳來幾聲狗叫。

天諭好奇的走過去,在山洞的入口處有一條通體紅色的火狼,狼頭腫大,顯然被什么毒物咬過。火狼已經奄奄一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告别华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散修的悠闲时光

九霄鸿鹄

散修的悠闲时光

六管菩萨

散修的悠闲时光

大宋福红坊

散修的悠闲时光

小徐可

散修的悠闲时光

幸运的榆

散修的悠闲时光

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