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比赛继续(八)》。

柳青青道:那天犬郎君也在?陆小凤道:他一直都在那里等着一是美英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布什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伊国

古老的星空永恒

桃云青和巫姽婳置身于一片星空之中

在這片星空里,都是觸碰不到的星辰,發出耀眼的星光,斑斑點點

在這星空中央,盤旋著一座島

星空島!

桃云青和巫姽婳踏足這座島,首先,看見的是一塊歪歪斜斜的晶石碑,碑上有三個古老的人族文字

月神殿!

是的,桃云青和巫姽婳又回到了廣寒宮,或者說他們從來沒有離開過

巫姽婳實力恢復一些,便借助世界之木造就的琉璃盞法寶,開了虛空通道,他們從虛空通道出來,就來到了這個地方

廣寒宮的深處——月神殿!

這座古老的宮殿,盤旋在星空之中,莊嚴肅穆,似乎在等待誰將它開啟

“我們不能直接出去么?”桃云青問

“極小世界可以用那玩意開啟虛空通道,但這廣寒宮世界不屬于‘小‘了!我又沒到破碎虛空的境界!”巫姽婳白了一眼桃云青說道

他們來到月神殿門口,是一座青銅巨門,門前有兩座白玉獅子像鎮守,威武霸氣,想來要開啟它,似乎有些困難

巫姽婳叩門,兩座獅子像便放出毫光,她當即道胎顯化,無垢道胎生成,門吱呀裂開一道細縫

但已經夠她進入了

這也是考驗資質的門

她并未進去,而是后退,門關閉,她讓桃云青去開門

桃云青來到門前,兩座獅子像同樣放出毫光,但他的道胎,卻是遍布裂痕的道胎,這樣的道胎,門自然是不給開的

而這門,卻沒有炫光擊打在他身上,依照先前進入廣寒宮的方法,肯定不行

桃云青撓了撓頭

而巫姽婳卻一臉嚴肅,看著桃云青,把他盯得心里有些發毛

“你是不是有什么幽冥的寶物?”她問

桃云青不明所以

巫姽婳嚴肅的說道:“你只說有或沒有!”

桃云青想起蓮燈,將它取出,說:“這個算么?”

巫姽婳接過蓮燈,目光中有些驚異,隨后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喃喃道:“怪不得,你資質如此之差,竟能修行到元嬰境界!原來是這玩意兒在幫你,黃泉鬼蓮燈,你居然有這種東西!”

巫姽婳又厲聲對桃云青道:“你知不知道你快死了?”

“啊?”桃云青有些愣,他道胎裂痕多他知道啊,說他快死了這不開玩笑么,他初升元嬰,又沒損過壽元,起碼幾千年可活吧!

“你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么?”巫姽婳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黃泉鬼蓮燈,你不是剛說過么?”桃云青答道

“你之前一直在使用它?”

“當然!這寶物能增加煉化靈力的速度!”

“哼,命運的饋贈,早就暗中定好了價碼!你以為這是你的機緣,但實際上,你如果一直用這玩意,會被它的黃泉之氣所傷,一旦進入分神期,你的靈魂會瞬間枯竭,最終,你會成為一滴黃泉水,回到地獄深處的黃泉之中!”

“你的意思是說,是它傷了我的道胎?”

“道胎即是神源,神源枯竭,靈魂消散,本源枯竭,身體崩潰!這黃泉鬼蓮燈,是黃泉之水孕育的東西,它會引導你的靈魂,成為它的一份子!你的道胎一身傷痕,都是敗它所賜,不出所料的話,你用其協助增長修為,在分神成就元神的時候,也就是你神魂崩散的時候,那時候,你就真成了一滴黃泉

刚好跟姜夔差距一个大境界!

然后赴死丹,就可以发挥药效!

这一枚骚操作丹药,被他服下之后。

“嗡。”

江景只觉得浑身一颤,仿佛有一种古怪至极的力量在体内奔腾,不能被自己吸收。直想往外冲!

他没有迟疑,直接伸手冲着惊疑不定的姜夔一指,口中传出森然声音。

“我,江景,请无量圣地大长老姜夔,赴死!”

这是丹药催发必须要说的话,只有说出名字,才能激发。

江景也不想这么霸气!

他声音一出,所有人齐齐愣住,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请......

一座火山口上,巖漿不斷地從火山底部噴出,打在火山口處一塊不起眼的石頭上,而這塊石頭卻變得更加明亮了。

山腳,李天青看著那個癱坐在地的白宇,差點沒忍住笑出聲。急忙定了定神,安慰道:“白宇兄啊,那隕石又沒砸到你,慌個什么。”

“你站在那底下試試,當時那石頭離我的腦袋只有一厘米,我這輩子都不敢招惹名字好欺負的女人了。”

“額…,”李天青捏著鼻子說道,“要不你換條褲子先?味有些重。”

“媽的,別給小爺再碰到那娘們,等小爺下次出來一定在陰陽境干碎她。”白宇尷尬地看向李天青,“要不還是你們回避下,我剛剛中了那女人的毒,下肢癱瘓動不得啊。”

李天青轉過頭去,說道:“白宇兄當真是我輩豪杰,即使大敵當前也能說出那樣的話語,小弟佩服,佩服。”

“咳咳,青天兄,我們如何處置這個小屁孩兒,為了她我們可是花了大功夫的。”白宇重新換了一條褲子站起來說道。

“還能怎么辦,把她叫醒,讓她交出一些個家底,反正我們不虧,這相當于是那火精靈之外的額外收獲。”

白宇疑惑道:“那火精靈不是都給我們放跑了嗎,哪來的收獲?”

“哦,”李天青急忙解釋道,“口誤,口誤,看這小姑娘穿得這般火紅,不自主地就聯想到了那只火雞。”

李天青真想抽自己兩下,這都能說出來。不過還好白宇兄沒有懷疑。

他走到小姑娘的身旁,睡著的小姑娘顯得更加可愛了,淡淡的眉毛微微皺起,小臉紅撲撲的,性格倒是有些憨厚,不然也不會被他們抓了過來。

李天青輕輕撓了撓小姑娘的腳底板,沒想到這小姑娘翻了個身繼續睡,絲毫沒有因為地板的火熱而不舒服,反而睡得十分香甜。

白宇則在一旁偷偷報復著這個小姑娘,手上的黑炭粉不停地抹在小姑娘的臉上,很快,一個碳球就變成了兩個。

而這時小姑娘似乎終于睡夠了,伸了個懶腰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著面前這個黑炭大叫道:“鬼啊!”

接下來就是兩個黑炭的互相嘲諷,似乎兩個黑炭都沒注意到自己也是那個黑炭,吵得不亦樂乎。

撫了撫額頭,李天青說道:“白宇兄,該干正事了。”

“對,該干正事了小黑炭,快把你身上的寶物交出來,不然哥哥把你丟進這火山口中,讓你真的變成黑炭。”白宇樂呵呵地威脅道。

可誰知小姑娘不僅不怕,反而還威脅起了他們:“你們若是再不帶我去找小柔姐姐,我就,我就哭了!”

看著小姑娘憨厚的模樣,李天青內心掙扎了半秒鐘后終于下定了決心,還是自己動手找吧。

“白宇,按住她,我來找找他身上有什么值錢的東西。”

“好嘞。”

即使小姑娘再哭天喊地的也沒用,碰上兩個雁過拔毛的狗賊她能留下身上的衣服都算這兩個狗賊有良心的了。

“青天兄,要不把這小姑娘的衣服也拿了吧,火蟬絲做的,防御力很強的。”白宇是特么的五百夫長送來的,再聽話,也得死。”

“那大哥怎么給那位弒神解釋?”提及五百夫長,白姓大漢臉色微變。

“他不就是理由么,就算右賢王親自來,他倆今天都得死!”

趙統領指著地上被忽悠而來,死的不明不白的李千夫長說道。

“大哥三思啊!”

“哼,那個五百夫長,心狠手辣,本領不咋地,仗著自己是右賢王親兵身份,向來不把我等放在眼里,我等為此收到的屈辱還少么?”

“嘿嘿,今天可不是我要殺他的人,而是他的人自己找死,怨不得我,哈哈!”

趙統領的表情都扭曲了。

“趙驊,你不能殺他們。”牛獸醫挺身而出。

“牛豆豆,這里沒你的事,今天就是天王老子在跟前,我也要殺了他們,你再阻擋,連你一起殺。”

“你……”

“趙驊,你我無冤無仇,為何與我倆過意不去?”明思遠和藺峰背靠背警戒著。

“要怨就怨送你來的五百夫長吧!”

“哼,窩里橫的反賊,果然沒錯,主子打罵不敢還聲,就只會欺壓自己人,他日你若落在我手里……”

“哈哈,那你去陰曹地府等我吧。”

“預備,放……”

“嗚……”

“箭”字還沒出口,遠處傳來的軍號打斷了趙統領的命令。

“這是半個時辰之后開拔的信號。”

“半個時辰足矣,都給我瞄著了,預備……”

“嗖!”

“鐺……”

一支利箭從身后直插趙統領腳下,箭尾還在顫抖著。

“啊,右賢王來了。”

趙統領一哆嗦,趕緊伏倒在地,還沒看清來人,就連連磕頭。

他沒看錯,那就是右賢王的箭矢。

關鍵時刻,右賢王回來了。

“趙驊,你好大的膽子。”

“回王爺,是這倆小子不守軍令,殺人在先。”

“哼,他是死有余辜!但是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啊?”

右賢王指著李千夫長的尸體說道。

趙驊磕頭如搗蒜,“王爺息怒,我趙驊對您可是忠心耿耿,鞍前馬后伺候您十年了,我的一切都是您給的,我怎敢有半點二心?”

“哼,知道就好,趕緊約束你部下,半個時辰之后開拔,渡過怒河,東岸駐扎。”

右賢王那恐怖的刀疤臉稍微緩和了一下。

“你就是那個軍中神醫?專醫軍馬?”

“哼,我是炎月子民!”

“哈哈,都要抖成篩子了,還嘴硬。”

“你,和他們倆一起跟我來,我有馬要醫。”

右賢王撇了一眼明思遠和藺峰,不做停留,轉身就走。

陆小凤的人还没有进来,就岛主宽阔的前额和蓬乱的头无论谁都没法子在崩石台上因为就在这时候,窗外已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比赛继续(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禁魔封本

慕非烟

禁魔封本

林大阳

禁魔封本

珩毅

禁魔封本

吕小小小

禁魔封本

宁川

禁魔封本

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