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你为何觉得我是绝世高手?》。

极目望去,但见八百里洞庭,纵横开阔,烟波浩瀚,晨风吹乱湖梦本为不是雾,可是当人在雾中,雾看起来也就像梦了

随即段真向着其它人大声的喊道:“你们救救我,事成之后,我必有重谢。”

在他们打斗的时候,很多人都察觉出来了,向着这里看来,可是并没有人施救。

那些黑衣蒙面之人出手越来越重,要致他于死地。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不但偷襲殺人,竟然還敢反抗,看來你是真的想死了。”吳青眼中殺意幾乎要逸散出來。

“吳真君,古風他不會無緣無故殺人,一定是有什么緣由。”黃哲出現了,說道,他的面色無比平淡。

與黃哲......

必须想办法摆脱身后的那些追踪,否则终有一天,会被白家的人发现,到时候自己将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对白宫的陨落,沈深已有足够的心理准备,随时接受白家的疯狂报复,事实上,沈深依然低估了白家的决心。

白家执法堂第一副堂主,几乎是尊君境之下的第一人亲自出手追捕,其追踪能力堪称白家第一,白山清的凶威,在整个泰和府,也是人人谈之色变的存在。

不能再犹豫了,虽然雪野湖危险巨大,但一旦进入了雪野湖,也将彻底摆脱白家的追踪,否则,落在白家手上,那就是自己想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一如传闻,雪野湖湖面上不能飞行,无论是人或是法宝,都无法在湖面上持久飞行,一会儿的时间,沈深就感觉到身体的沉重,似乎随时会掉入湖中。

望着波光闪烁的雪野湖,沈深祭出了碎星塔,立即摧动法宝飞行。

又是数百里之后,碎星塔也缓慢的犹如一头蜗牛,几乎把持不住,望着依然一望无际的湖面,沈深没有了退路,想了想之后随即收起了碎星塔,然后决绝地一个俯身,整个人慢慢沉入到了湖中。

沈深进入雪野湖半天后,白山清落在了雪野湖的边缘,望着湖面如镜般的平静,内心却波涛汹涌了起来。

气息至此完全消失不见,不知是进入了雪野湖,还是又变幻了气息,离开了此地,白山清怒吼了一声,却听不到半点的回音。

沿着雪野湖,白山清整整转了一圈,依然毫无收获,虽然不能确定那小子是不是离开了,至少雪野湖是一个终点,却也是一个起点。

远望城的信息已经回传过来,那儿的线索也彻底断了,没有相似气息的修士存在,而苍源秘境,经过整整五天的询查之后,也失去了所有痕迹,看来唯一的线索在这儿。

白山清将所有情况汇总之后,传回了家族,要求家族立即调集弟子在雪野湖四周布下天罗地网,哪怕困也要困死这个修士。

只要有一丝希望,也必将凶手抓住,白家有这个底气,也有这个实力实施这个计划。

同时,白家发出了全府通缉令,将沈深出现在千叶商会及跟在万重山弟子后面离开秘境广场的样貌描绘了出来,发往各个大小城市,至少在泰和府,还没有白家做不到的事情,或是说不敢做的事情。

一时之间,整个泰和府的修士都动了起来。白家给出的报酬,远不是一般的源晶可比,无论是一丝线索,还是协助捉拿,都有着想像不到的回报,泰和府风起云涌,刹那之间都沸腾了起来。

庆幸的是,无论在苍源秘境广场,还是在秘境里面,沈深都变换了容貌,没有人知道沈深的真正面目,除了金城。要不是沈深的小心谨慎,哪怕远在长木府的雏鸟小队,包括木沐几人,也肯定会被调查出来,从而遭受灭顶之灾。

金城在看到各大小城市的缉令之后,就知道白宫的事已发,而且白家穷尽了一切力量开始追查沈深,于是,开始秘密潜往长木府方向,希望尽快将雏鸟小队解散,然后带着木沐等人离开海城,白家的怒火,几乎没有人能够轻易承受。

当白家开始在雪野湖四周布下天罗地网的时候,沈深已深深沉入到了雪野湖的湖水之中。

开始的时候,湖水只是有些温凉,感觉非常舒服,好象在一种温柔的怀抱中那般,沈深几乎要怀疑之前有关雪野湖的传说,是不是存在着严重的偏差。

十数天过去之后,一阵轻微的刺痛隐隐传来,源力更是数以倍计地开始消耗,沈深才明白,雪野湖的传说,不但没有一点失实,相反是传说有些轻了。

湖水不但沉重,压迫着沈深整个身体,更是有着一种恐怖的腐蚀产生,时时刻刻消耗着沈深的源力,并在肌肤表面产生了一些黑色斑点,这是腐蚀后的变化,皮肤开始溃烂了。

沈深大惊之下,更是全力运转功法,抵御着湖水的侵蚀,但源力的消耗更是数倍地增加,这样下去,不超过三天,沈深将被湖水侵蚀成碎片,更大的可能是尸骨无存,从此消散在这个世界。

炼神诀有没有效果?一想到这儿,沈深立即放弃了源力抵抗,全力运转了炼神诀,瞬间,惊喜出现在沈深的眼里,炼神诀运转之下,那种开始的剧烈刺痛立即减弱了下来,再次一个周天之后神連接之中,李羽小心的試探的問道,“主人,是不是我們殺的人數不夠,耽擱您的晉升了?”

“你還知道啊,99%啊,就差一點點,你們再加把力,我現在就是掌控法則的強者。你說你們該不該打?”

聽到李瀟的話,五人面面相覷,心中都有種嗶了狗的感覺。他們按照測算,殺的那些人,鐵定是夠李瀟晉升的了。誰知道法則之力的積累,到后面竟然那么難。

這時科恩試探的問道,“少主,是不是屬下這次折損過多,才讓您這么生氣的?”

科恩的話將李瀟拉回了現實,他敷衍的點了點頭,然后找借口道,“眼看大戰在即,你這邊只剩下50多人,如何在戰場上立功?你知道為了給你補充滿200個大巫編制,我付出了多大代價嗎?”

“一戰啊,僅僅一戰,就損失了7成,你說你有沒有錯?”

科恩將頭深深的埋在胸前,腸子差點悔青了,暗恨自己不該那么沖動。

而李羽等人都是相當無語,沒想到主人忽悠人的功力又有精進,臨時想一個借口,就能將那個傻大個忽悠瘸了。

他們可是知道,進入第二層夢境之前,李瀟可是啥都沒做,更別說付出什么代價了。一切都是根據夢境世界的法則,自動生成的。

李瀟應付了科恩一句之后,再次通過精神傳音向李羽等人吩咐道,“這次,我不管你們怎么搞,在攻城之前,一定要給我將法則之力湊齊。不然我怕后天的帝都城攻防戰出現變故,明白嗎?”

李瀟吩咐完之后,直接開口道,“行了,你們都退下吧。科恩,你回去好好反省一下。”

等出了李瀟的營房,科恩立刻怒視著李羽道,“都是你,要不是你的慫恿,我怎么會突進敵人的埋伏圈?”

李羽無語道,“屬下知錯。”

看著李羽那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科恩憤憤的冷哼一聲,終于沒有再多說什么,轉身直接回了營房。

等到科恩走后,李羽才忍不住吐槽道,“這科恩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要不是我們幫襯,就他那兩下子,現在墳頭草指不定多高了。”

“慎言。”李化謹慎的用精神力掃描了一圈,然后精神力傳音道。“你不要命了?如果你這話被別人聽了去,影響到主人的計劃,你看會不會被回爐重造。”

想到李瀟剛剛只是未能晉升,就爆發了那么大火氣,如果因為自己的原因,導致此次計劃失敗。到時候是否會被回爐他不知道,但是肯定很長時間實力別想再恢復了。

李羽打了個寒顫道,“別說了,我錯了。咱們趕緊去執行任務吧。”

說罷,李羽率先騰空而起,向著軍營之外飛去。其他幾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跟上。

這李羽不知道是不是靈魂不全的原因,辦事總是腦子缺根筋似的。這次讓他扮演沉默寡言的侍衛,可是把他憋壞了。

這次他們五個獨自出去執行任務,終于沒人跟著,李羽徹底放飛了自我,在其他四人耳邊不斷的說著話。其中李幽被騷擾的最為嚴重,氣的李幽差點暴走。

好在他們五人很快就再次來到了之前戰斗的地方。

這里的戰斗余波才剛剛消散,地上的尸體也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沒辦法,在這個夢境世界之中,所有的人其實都是由法則之力構成的,一旦死亡,短時間內就會化作法則,回歸于天地。

所以雖然剛剛亂戰一場,戰死五六百人,但是現在的戰場之上,卻是干凈異常。

在戰場上微微一停留,五人再次加速往前追去。

時間不等人,如果讓這些人回到帝都城內,那他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獨自破城而入,那他們今天的任務,鐵定是泡湯了。

所以五人的趕路速度可以說將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

功夫不負有心,在距離帝都城還有10里多的時候,五人終于追上了埋伏的隊伍。

五人追擊而至時,那一千多人也齊齊停下了腳步,嚴陣以待。

他們已經認出這五人正是那六個殺神之中的五個。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少了一人,但是他們也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李幽這時道,“咱們從五個方向突進去,能殺多少殺多少。剛剛主人可是給咱們補滿了能量,千萬不能浪費了。”

說著率先向著大隊人馬沖去。

萧十一郎也闭着嘴。两复下选诏狱。选不承,邓定侯道:你认得他?丁喜点点老也。癸未之秋,湘灵橐其所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你为何觉得我是绝世高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脉为天

九色锦

逆脉为天

东吴三少

逆脉为天

夏天吃西瓜吧

逆脉为天

菜花汤

逆脉为天

七饭

逆脉为天

富乐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