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双性猛男》。

他也的确是个很漂亮、很神气的年轻人,和现在的傅红雪,仿佛双性猛男黑煞魔掌躬身称是,走开了去。焦异行遂又一挥手,那司礼童子

唯可是信心滿滿而去,可似乎運氣并不太好,這一次碰到的是٩(๑òωó๑)۶٩(◕‿◕。)۶\(☆o☆)/(o⌒.⌒o)٩(ᴗ)۶五星軍陸五師,同樣也是火槍部隊,但雙方武器(☆▽☆)ᕦ[◔(oo)◔]ᕤᕙ(*•̀ᗜ•́*)ᕗ(;д;)相比較之下,確又差得有十萬八千里了。

在陸五師師長肖(╥╯╰╥)一寧下達命令之后,僅僅只是一拔攻擊,冷鋒戰士們便拔得(●^o^●)ᕦ(̿﹏̿)ᕤᕦ(⊙∧⊙)ᕤ了頭这全是!”

片刻,恶相男子的ᕙ▐°◯°▐ᕗᕦ(⊙∧⊙)ᕤ(;へ:)手下竟然在火。◕ᴗ◕。( ̄▽ ̄)ノ(⊙ᗜ⊙)凤凰之翼公ლ(⁰⊖⁰ლ)(☆▽☆)( ̄▽ ̄)ノヾ(≧?≦)〃会成员所使用o(>ω<)o的桌子下方,依照每个人所୧╏՞_՞╏୨对应的位置全都(=-ω-=)翻出了一堆(★>U<★)o(o)o(●^o^●)瓶罐类的东西。

恶相男子猛然接过瓶子一把打......

或許這個世界本就沒有色彩,只不過是人們一廂(★>U<★)ᕙ▐°◯°▐ᕗლ(❛◡❛✿)ლ情愿地認為罷了。

花兒不一定五顏六色,草兒也不是青蔥綠色,那樹木大地(.)(-)更不是土色,他們原本歸于虛無。

就像是茫茫的໒(◔▽◔)७ლ(❛◡❛✿)ლᕙ(⇀∏↼)ᕗ宇宙空間一樣,虛空才是這個(‐^▽^‐)世界的主色調。

張小河眼睛盯ᕦ(⊙∧⊙)ᕤ╭(╯╰)╮(=-ω-=)Y(o)Y著一片草叢,他的神情有些恍惚,像是被什么(o⌒.⌒o)٩(ᴗ)۶(╯︵╰)ᕙ།–ڡ–།ᕗ東西勾了魂,一動不動。

林寒雨輕輕拍了o(>ω<)oᕦ(⊙∧⊙)ᕤ拍他的肩膀,把他從恍惚中叫醒,她的唇齒輕啟,說這些什么。

“別難過,等我們強大起來之后,就能再次搬到地面上。”

張小河內心一直ლ(⌒▽⌒ლ)有一個預感,他覺得他們打不ლ(⁰⊖⁰ლ)過寵獸浪潮,也不知道為什么會ᕙ༼◕ᴥ◕༽ᕗᕙ▐°◯°▐ᕗ有這種想法,但就是發自內心的。

或許一直以來他們ᕙ▐°◯°▐ᕗ٩(๑òωó๑)۶o(o)o被這個世界٩(◕‿◕。)۶\(☆o☆)/ᕦ⊙෴⊙ᕤᕙʕ◖ڡ◗ʔᕗ上的各種災╮(╯﹏╰)╭難壓迫慣了,已經不敢齜牙咧嘴,那一股沖勁也早就被殘酷的現實打磨干凈。

雖然張小河一直以(/≧▽≦)/來都想要正(/≧▽≦)/。◕ᴗ◕。ᕙ།–ڡ–།ᕗᕙ།◕–◕།ᕗ面抗衡各種災難,但最后他發現o(o)oᕙ(⇀∏↼)ᕗ在自然面前,他們跟天地間的一顆ᕙ།◕–◕།ᕗ塵埃沒有區別,一陣大風就╭(╯╰)╮(;へ:)能把他們刮走。

就像遠古的時代,恐龍何其強大,但終究是畏縮在地(╯︵╰)(~ ̄▽ ̄)~(p≧w≦q)下的鼠類活了下來。

真正能夠活下來的,不可能一直໒(◔▽◔)७୧╏՞_՞╏୨暴露在地面上,現在的人們就像是最(╯︵╰)早的哺乳類,要躲藏。

“四周越來越暗了,也不知道這一٩(๑❛ᴗ❛๑)۶٩(◕‿◕。)۶\(☆o☆)/︿( ̄︶ ̄)︿(๑¯∀¯๑)場雨要下多久。”張小河抬起頭,茫然地看著天空。

大雨順著他ᕦ[◔(oo)◔]ᕤᕙ(*•̀ᗜ•́*)ᕗ╭(╯╰)╮(╥╯╰╥)ᕦ|º෴º|ᕤ的眼角滑落,像是淚水,也像是冰點輕霜。

悲傷的情緒,自他內心而發,這是一場關乎ᕙ▐°◯°▐ᕗᕙ།–ڡ–།ᕗᕦ[◔(oo)◔]ᕤᕙ(*•̀ᗜ•́*)ᕗ所有人的災難,或許真的需要跟以前不一樣的人類,才能生存下去。

他現在唯一感︿( ̄︶ ̄)︿(๑¯∀¯๑)到高興的是,大雨淹不死蛇女,起碼他的弟弟(p≧w≦q)໒(◔▽◔)७妹妹還能活著。

想到此處,張小河忽然笑了出來,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天地間果然(;へ:)是合適的才能生存,咱們這些落后的生靈,或許真的要淹沒在時間的浪潮之中。”

這種災難,已經不是普ヾ(≧?≦)〃通人能夠好好Y(o)Yᕙ(⇀∏↼)ᕗ活下去的程度,他現在只希望其他兩ᕙ▐°◯°▐ᕗ(=-ω-=)個疆域沒有大雨,至少還得給人留個種。

林寒雨有些聽╮(╯﹏╰)╭ᕙʕ◖ڡ◗ʔᕗᕙ▐°◯°▐ᕗ不懂張小河的話語,但是也沒有(‐^▽^‐)感到多意外,這家伙有事沒事就喜ლ(⌒▽⌒ლ)(╥╯╰╥)歡悲天憫人,但有時候笑ᕙʕ◖ڡ◗ʔᕗ得又是最開心。

就算是跟他一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起生活了這么久,林寒雨也已經沒٩(๑❛ᴗ❛๑)۶( ̄▽ ̄)ノ有完全了解他(╯﹏╰)bヾ(≧?≦)〃(;へ:)(╯︵╰)的所思所想,或許要再磨合一陣子,才能完全的(^▽^)↖(ω)↗ლ(❛◡❛✿)ლᕙ▐°◯°▐ᕗ心意相通吧。

感覺時候差不多時,林寒雨拉著張小河一路來到一塊ᕙ(⇀∏↼)ᕗ(●^o^●)๑乛◡乛๑(^_^)大石頭附近,然后搬來了大石頭,一個黑漆漆٩(◕‿◕。)۶\(☆o☆)/(;´д`)ゞo(>ω<)o的大地洞顯現出來。

兩人鉆了進去,隨后把石頭搬過來,重新掩蓋住洞口。

映入眼簾的是o(>ω<)o一個寬大的通道,通道內沒有安ᕦ༼~•́ₒ•̀~༽ᕤᕙ▐°◯°▐ᕗ插多少燈光。

只在路旁邊ᕦ⊙෴⊙ᕤ(╥╯╰╥)擺著了一盞燈,那燈光有些泛黃,微弱的光火在黑暗ᕦ[◔(oo)◔]ᕤᕙ(*•̀ᗜ•́*)ᕗლ(❛◡❛✿)ლ٩(◕‿◕。)۶\(☆o☆)/ᕙ▐°◯°▐ᕗ中顯得多么的可愛。

張小河的內心隨之一暖,他上下大量ლ(^ω^ლ)ᕙ(⇀∏↼)ᕗ了一番通道。

這個通道,是千刀護衛ლ(❛◡❛✿)ლ(p≧w≦q)╮(╯﹏╰)╭們鑿出來的,只花了不到ᕙ▐°◯°▐ᕗ半天的時間,他們就弄出(●^o^●)了一個完整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的地下世界。

通道的盡頭通向ᕦ⊙෴⊙ᕤᕦ(̿﹏̿)ᕤ了一個更大︿( ̄︶ ̄)︿(๑¯∀¯๑)(~ ̄▽ ̄)~的地下空間。

比通道亮一ᕦ(⊙∧⊙)ᕤ(★ᴗ★)些的光火從ᕦ༼~•́ₒ•̀~༽ᕤ那個空間傳出,有些迷人眼。

張小河雙眼微瞇,透過光火看到了坐在( ̄▽ ̄)ノ里面的顧念等人。

“走吧,別愣著。”林寒雨拉著他的手,兩人緩緩走向了那(★ᴗ★)個地下洞穴。

進到地下洞穴之后,張小河看了(/≧▽≦)/看空蕩的空間,他的身子在一瞬間有୧╏՞_՞╏୨那么一些瑟縮。

這個空間實在是太大,他還從來沒有住ლ(⌒▽⌒ლ)ᕙ༼◕ᴥ◕༽ᕗᕙ(⇀∏↼)ᕗ過這么大的地下室,空蕩蕩的這讓他(╯﹏╰)b有一種不ᕦ|º෴º|ᕤヾ(≧?≦)〃(;´д`)ゞ安全的感覺。

但是里面的ᕙ(⇀∏↼)ᕗ環境卻是那么的溫馨,地下洞穴是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一個主空間,還有一條條小通道連接著一(o⌒.⌒o)٩(ᴗ)۶個個小房間。

房間內放著ᕙ༼◕ᴥ◕༽ᕗ他們的床鋪,大量的食物則ᕦ[◔(oo)◔]ᕤᕙ(*•̀ᗜ•́*)ᕗ(╯﹏╰)b(=-ω-=)╮(╯﹏╰)╭被儲存在大洞穴內,洞穴中間還ᕙ༼◕◞౪◟◕༽ᕗ(☆▽☆)有一顆資源樹。

這個樹苗可以種ᕙ༼◕◞౪◟◕༽ᕗ在大部分地方,像是地下也可以。

如此一來,就不會缺食物,在這里就算是(=-ω-=)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住一輩子都可以。

林寒雨看了看四周,隨口說出了心里所想。

張小河牽著她的手,忽然緊了緊,說道:“我不會一輩ᕙ།–ڡ–།ᕗ︿( ̄︶ ̄)︿(๑¯∀¯๑)子住在這里。”

他的語氣堅毅,就像是再跟什(‐^▽^‐)么東西較勁。

這大概也是大部分人ლ(❛◡❛✿)ლ╭(╯╰)╮們都有的想法,人們渴望回到過去,回到那一個有著(^▽^)↖(ω)↗(╯︵╰)秩序的時代,誰也不想流離ᕙ༼◕ᴥ◕༽ᕗ(;へ:)。◕ᴗ◕。失所一輩子。

“好啦好啦,不還有我陪著嘛。”林寒雨狠狠地捏了他一下,張小河瞬間(‐^▽^‐)ᕦ(̿﹏̿)ᕤ清醒了許多。

“我的意思是,咱們得想辦法打出去,我們一直修煉下去,實力強大起來之后,就能打出去。”張小河說道。

“咱們一直在提升,人家也一直在提升,萬一我們速ᕦ(⊙∧⊙)ᕤ(‐^▽^‐)ᕙ།◕–◕།ᕗ度慢一些呢。”顧想眉頭緊皺,她的心情不是很好。

一直以來她(.)(-)ᕦ(⊙∧⊙)ᕤ(☆▽☆)٩(◕‿◕。)۶\(☆o☆)/想要的都很簡單,就是過上安ᕙ།◕–◕།ᕗᕦ(⊙∧⊙)ᕤ╭(╯╰)╮穩的生活而已,這一點是跟張小໒(◔▽◔)७(★ᴗ★)(╯︵╰)河是一致的。

事實上也確(☆▽☆)ヾ(≧?≦)〃實過了一陣(⊙ᗜ⊙)୧╏՞_՞╏୨子安穩生活,但現在似乎那ᕦ╏¬ʖ̯¬╏ᕤ種生活又沒了。

“據我所知,永恒塔內的寵獸等級一般是固定的,他們不會提升,但是數量上o(>ω<)o(‐^▽^‐)會不斷增加,等數量上來了٩(๑❛ᴗ❛๑)۶ᕦ╏¬ʖ̯¬╏ᕤ就是一場大災難。”

目前這個階段,他們遇到的寵ლ(❛◡❛✿)ლლ(|||⌒εー|||)ლᕦ(̿﹏̿)ᕤ獸不是很多,前面遇到的影霧殺手,也才一百多個而已,都是三四級的,對他們造不成威脅。

但是等之后數量一多,鋪天蓋地的٩(๑❛ᴗ❛๑)۶三四級寵獸,估計都可以(;´д`)ゞo(o)o把一些七八級(╥╯╰╥)的寵獸活活耗死,這才是張小河最擔心的地方。

“那為什么我ᕙ(⇀∏↼)ᕗ︿( ̄︶ ̄)︿(๑¯∀¯๑)(/≧▽≦)/們現在就藏起來,不是數量還少嗎?”顧念歪著腦袋問道,老實說她不ლ(^ω^ლ)(;へ:)╭(╯╰)╮是很喜歡待在o(>ω<)o╭(╯╰)╮狹小的空間內。

那一種空間的壓迫感,讓她感覺很不舒服。

最為在場最懂ლ(⁰⊖⁰ლ)ᕦ(⊙∧⊙)ᕤ也是唯一一個(╥╯╰╥)( ̄▽ ̄)ノY(o)Y見過永恒塔的人,張小河需要花ᕙʕ◖ڡ◗ʔᕗ些口舌解釋,他頓了一下說道:

“因為數量雖不多,但是還是可ლ(❛◡❛✿)ლ能會有一些ᕦ(⊙∧⊙)ᕤ(☆▽☆)九級的寵獸,一旦遇到我ᕦ|º෴º|ᕤᕙ།◕–◕།ᕗ們必死無疑。”

張小河不覺得他們ᕙ།–ڡ–།ᕗ(o⌒.⌒o)٩(ᴗ)۶໒(◔▽◔)७ᕙ༼◕◞౪◟◕༽ᕗ的運氣會很好,因此早早的就藏好,現在還是能夠出去活動的,但是盡量減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ᕦ(̿﹏̿)ᕤ少活動為好。

“那我們有多少概率ᕙʕ◖ڡ◗ʔᕗ遇到九級寵獸?”顧念打破砂鍋問到底。

張小河思索片刻之后,說道:“應該不足百分之一。”

幾人當即無語,這張小河也ᕙ༼◕ᴥ◕༽ᕗ(╯︵╰)忒膽小了吧,這樣就給嚇住啦。

在幾人別樣的目光中,張小河瞪著眼睛說道:“看著我干嘛,百分之一可不小,到時候遇到就是死,真要遇到才后悔啊。”

“我算是明白,你之前沒有任何能力都ᕙʕ◖ڡ◗ʔᕗ(‐^▽^‐)ᕙ(͡°͜ʖ͡°)ᕗლ(❛◡❛✿)ლ能活下去的原因了。”顧念說道。

林寒雨笑出了聲,另外幾人也絲毫不( ̄▽ ̄)ノ(~ ̄▽ ̄)~ᕦ|º෴º|ᕤ掩飾自己的笑意。

洞穴 內登時笑聲一片,不知道的還以為在慶໒(◔▽◔)७祝些什么值ლ(|||⌒εー|||)ლ得高興的事。

張小河無話可說,因為這是事實,在以前他都要比其他o(>ω<)o(╯﹏╰)b人小心許多,這是當時就公認的。

但他并沒有因為ლ(⌒▽⌒ლ)他們的笑聲,感到任何的尷尬,只要是能求生的方式,就算被認為膽小鬼,也沒有問題。

畢竟命還是要(/≧▽≦)/ᕦ|º෴º|ᕤ(╯﹏╰)b貴重一些的。

“那個,島主大人,我先出去一下啊,等寵獸多起ლ(❛◡❛✿)ლ٩(๑òωó๑)۶來我再回來。”顧念說這句٩(◕‿◕。)۶\(☆o☆)/ლ(❛◡❛✿)ლ(=-ω-=)就想要離開,她不喜歡待在地下。

張小河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她,顧念像是一Y(o)Yᕦ[◔(oo)◔]ᕤᕙ(*•̀ᗜ•́*)ᕗᕦ(̿﹏̿)ᕤ條泥鰍一樣,躲過了他的魔爪。

“小丫頭片子,看來你是不知୧╏՞_՞╏୨ᕦ(̿﹏̿)ᕤ(★>U<★)道問題的嚴重性。”張小河說著,叫來了溯流。

幾個千刀將軍一ᕙ▐°◯°▐ᕗᕙ།–ڡ–།ᕗ(●^o^●)໒(◔▽◔)७下堵住了洞口。

顧念這下不高興了,坐在地上撒潑打滾,嘴里還念叨(★>U<★)(★ᴗ★)著說要出去。

張小河當然不๑乛◡乛๑(^_^)(;へ:)ᕙʕ◖ڡ◗ʔᕗ可能放她走,當即讓溯流把她抓住帶了過來。

為了防止她再次逃跑,張小河把她送ᕙ༼◕ᴥ◕༽ᕗ到了一個小地室內,然后派了一個٩(๑òωó๑)۶ლ(^ω^ლ)(●^o^●)(⊙ᗜ⊙)千刀將軍守著洞口。

張小河站在洞口,沖著里面喊道:“老實待著,過一段時間(╯︵╰)我就放你出來。”

顧念不高興,很不高興。

她又是打滾又是哀嚎,但最終都沒能讓ᕙ༼◕ᴥ◕༽ᕗ張小河松口,這次他是動了真格,不會跟別人ᕙ(͡°͜ʖ͡°)ᕗᕙ▐°◯°▐ᕗᕦ╏¬ʖ̯¬╏ᕤ嘻嘻哈哈的。

顧想心疼妹妹,想要說些什么。

這時,張小河像是未卜先知,一下子轉過頭,看向了顧想O(∩∩)O= ̄ω ̄=跟漠沙兩個,一臉的嚴肅說道:

“你們也別想著逃走,若是有這個想法,顧丫頭就是下場。”

漠沙被他的眼神ᕙ▐°◯°▐ᕗ盯得有些害怕,連忙點頭。

顧想卻是比他有勇氣,或許是因為(^▽^)↖(ω)↗妹妹的原因,她還是說出了口。

“要不過兩天ᕦ(̿﹏̿)ᕤ咱們再住在這里?”

張小河當然是不肯的,外面隨時都有可(⊙ᗜ⊙)能路過九級寵獸,就算不是九級,七級八級也能隨(★ᴗ★)(⊙ᗜ⊙)ᕙ▐°◯°▐ᕗ手捏死他們。

他不可能讓他們涉險,而且要是不o(o)o是重要的事情,就更不可能٩(๑òωó๑)۶(⊙ᗜ⊙)放他們出去。

像顧念這樣單ლ(❛◡❛✿)ლᕦ╏¬ʖ̯¬╏ᕤ純不喜歡地下空間的,在他看來就ᕙ▐°◯°▐ᕗ(●^o^●)︿( ̄︶ ̄)︿(๑¯∀¯๑)要強制關押。

“不行,要是你怕自己(╯﹏╰)bᕦ[◔(oo)◔]ᕤᕙ(*•̀ᗜ•́*)ᕗ控制不住手腳,可以讓我給你ᕦ(⊙∧⊙)ᕤ╭(╯╰)╮Y(o)Y找一個舒適(;へ:)的關押地點。”

“這個,不需要,哈哈。”顧想尷尬笑道,看來他是沒有ヾ(≧?≦)〃一點松手的余地。

我可憐的妹妹呀,只能自求多福了。

張小河目光如炬,忽然看向了漠沙,說道:“你幫我看好顧想,要是她逃了出去,我找你的麻煩。”

漠沙渾身一抖,連聲說是。

他是比較靠ᕙ།◕–◕།ᕗO(∩∩)O= ̄ω ̄=著張小河的,一直以來張小河對他ᕙ(⇀∏↼)ᕗ都是照顧有加,他一直記著。

張小河再三警告之后,就自己坐到(p≧w≦q)了通道口旁(╯︵╰)ლ(|||⌒εー|||)ლ邊閉目養神,專門守在了那里。

他心里還是不放心。

林寒雨坐到ᕙ།–ڡ–།ᕗヾ(≧?≦)〃ᕙ།◕–◕།ᕗ了他的旁邊,搖了搖他的肩膀,說道:“會不會太嚴格了?”

這樣獨斷的張小河,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之前他的態度也ᕙ▐°◯°▐ᕗ有強硬的時候,但都不會做得太死,現在老實說有些反常。

張小河沒有睜開雙眼,他搖了搖頭,說道:“要是你見識到了之后,只會覺得我不夠嚴厲。”

林寒雨回過頭,無奈地看向了顧想,似乎在說我(‐^▽^‐)也沒有辦法,然后就靠著張O(∩∩)O= ̄ω ̄=小河坐在一塊。

其他人再也沒了最(●^o^●)ᕦ|º෴º|ᕤo(>ω<)o后一絲想要(★ᴗ★)出去的心思,只是可憐了顧念,一個人坐在地室內。

不高興地嗚嗚呀呀著,她第一次有了(●^o^●)喪尸的最原始的感覺,她很想一口(‐^▽^‐)(~ ̄▽ ̄)~把張小河吃掉……

張小河守在洞口,閉p>

這柄寒月刀ᕦ(⊙∧⊙)ᕤ的秘密還不小,一道又一道封印,也不知道究竟有幾層。現在的寒月刀相當于中品法器,但它的硬度,無物可敵。

“小兄弟......”

那名瘦子走了過來,將手搭向了(╯︵╰)古風的肩膀。

啪。

一聲脆響。

“啊啊啊.......”

瘦子痛苦的慘叫。

“大哥,你怎么了?小子,你干什么?”虎背熊腰的壯ᕙ།◕–◕།ᕗ漢大吼一聲,如雷聲轟鳴,蒲扇大的手ᕦ(⊙∧⊙)ᕤლ(^ω^ლ)掌抓向古風。

古風看著壯漢,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這些人想干什么他一清二楚。

“住手,你們想干什么?”一聲暴喝。

壯漢止住了ლ(|||⌒εー|||)ლᕙ(⇀∏↼)ᕗ手中的動作,一雙虎目瞪著古風,他不知道他剛剛在(⊙ᗜ⊙)╭(╯╰)╮鬼門關走了一趟。

來了,多寶商會的護衛統領過來了,厲聲呵斥,這可是在飛舟之上,不允許有任何的爭斗,不然失手間破壞了飛舟上的符文,這低于聚元境ლ(|||⌒εー|||)ლ九重御氣修ლ(⌒▽⌒ლ)︿( ̄︶ ̄)︿(๑¯∀¯๑)為之人都會活活摔死,而他作為這一艘(⊙ᗜ⊙)ᕙ(͡°͜ʖ͡°)ᕗ飛舟的護衛統領,出了事他擔待不起。

“張統領,是這小子無୧╏՞_՞╏୨(╥╯╰╥)ᕦ╏¬ʖ̯¬╏ᕤ緣無故朝我出手,你看我的手。”瘦子伸出了那o(>ω<)o只被打的手,鮮血淋漓,有些嚇人。

張鴻疇看了一眼,轉頭對著古風(^▽^)↖(ω)↗ᕦ(⊙∧⊙)ᕤ冷冷的說道:“是你打傷他的?”

古風皺眉,是他打的沒錯,但不可能流血,那瘦子是自o(o)o己故意弄得,他懶得理會。

瘦子看見這一幕,心定了,他就怕古風來拆穿他。

張鴻疇看著古ლ(❛◡❛✿)ლ٩(◕‿◕。)۶\(☆o☆)/ᕦ╏¬ʖ̯¬╏ᕤ風沒有理會他,臉色陰沉,“既然你承認是你打的,你賠他十塊下品元石,這件事就這么算了。”

瘦子惡狠狠(=-ω-=)(.)(-)ᕦ(⊙∧⊙)ᕤᕙ༼◕◞౪◟◕༽ᕗ的盯著古風,滿目貪婪,而且時不時(●^o^●)୧╏՞_՞╏୨ᕦ[◔(oo)◔]ᕤᕙ(*•̀ᗜ•́*)ᕗ的呻吟一聲:“張統領,我的手可是被他廢了,十塊元石怎么夠,至少一百塊。”

張鴻疇看著瘦子,眼中閃過莫名的異樣,隨即有些惱火的說道:“一百塊?一百塊你怎么不去搶。”

瘦子立馬痛ლ(⁰⊖⁰ლ)ᕦ(⊙∧⊙)ᕤ苦的捂著手掌,“我的手被打廢了,十塊下品元石ᕙ(͡°͜ʖ͡°)ᕗლ(⌒▽⌒ლ)ლ(^ω^ლ)根本不夠養傷,至少...至少九十塊下品元石。”

“不錯,我大哥一只手╮(╯﹏╰)╭(★>U<★)ᕦ(⊙∧⊙)ᕤ被那小子無ᕦ[◔(oo)◔]ᕤᕙ(*•̀ᗜ•́*)ᕗ(;へ:)ᕦ|º෴º|ᕤ緣無故的打殘了,十塊元石怎么夠。”壯漢也大聲說道。

“不錯,在多寶商會的飛舟上,被廢了一只手,居然只賠十塊元石,這個理在哪ᕦ|º෴º|ᕤ里都說不通。”那個滿臉絡腮胡子站ᕦ|º෴º|ᕤo(>ω<)o了起來說道。

飛舟上坐了不少人,見之紛紛觀看。

張鴻疇見事(o⌒.⌒o)٩(ᴗ)۶情越鬧越大,頓時說道:“那就四十塊,不要吵了,誰在吵,休怪我不客氣。”

他放出了高୧╏՞_՞╏୨級宗師的氣勢,那股氣勢壓的(p≧w≦q)武師踹不過氣來。

瞬間,飛舟上的人安靜了下來,沒有人再說話。

“小伙子,你只需要陪四十୧╏՞_՞╏୨塊下品元石即可,如果這個劉ᕦ|º෴º|ᕤ(‐^▽^‐)ᕦ(⊙∧⊙)ᕤ瘦子再敢鬧事,找我就是。”張鴻疇看著古風說道,當看見古風୧╏՞_՞╏୨٩(◕‿◕。)۶\(☆o☆)/(o⌒.⌒o)٩(ᴗ)۶腳下的碎石時,眼中閃過一絲貪婪。

古風冷眼看著這些人,乘坐一趟這艘飛舟,只需三塊下品元石,這一巴掌就要他四(⊙ᗜ⊙)٩(๑❛ᴗ❛๑)۶十塊下品元石,當他是大肥羊。

還有這個張統領,拙劣的演技,以為他年輕,就好欺負,幾個人合伙碰瓷敲詐,他們是沒有ᕙ(͡°͜ʖ͡°)ᕗ遇到狠人嗎。

若不是飛舟上ᕦ(̿﹏̿)ᕤ的那個逍遙境真人,這幾個人根本活不了。

“小子,四十塊元石。”大漢走到古風面前,那一掌大手朝著o(>ω<)o古風喉嚨抓取。

真的在找死。

就在此時,天空中一陣微風浮過,沒有人察覺到。

突然,古風雙眼一黑,心靈頓時陷入一ᕙʕ◖ڡ◗ʔᕗ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片陰影之中,他整個人仿佛墮入ᕙ▐°◯°▐ᕗ(╥╯╰╥)٩(◕‿◕。)۶\(☆o☆)/了無間地獄。

黑,無盡的黑,他努力的想要撕開黑幕,可怎么也破不開。

在旁人看來,古風被壯漢嚇(/≧▽≦)/๑乛◡乛๑(^_^)(╯︵╰)(.)(-)得一動不動。

陡然,古風手中的(★ᴗ★)寒月刀微微顫動,這一動,古風像是抓住了曙光,握刀,拔刀,毫不猶豫。

噗嗤。

一道寒光現。

那名虎背熊腰的壯漢ᕦ(⊙∧⊙)ᕤ直接被劈成了兩半,血濺四方。

這一幕嚇傻了眾人。

“好膽,竟敢在多寶商會的ლ(^ω^ლ)٩(๑òωó๑)۶飛舟上殺人,小子,你死定了。”

張鴻疇怒不可遏,直接朝著古風出手,這一次他失算了,本以為是一頭肥羊,沒想到是一頭猛虎,還是極其兇殘的猛虎。

古風揮手抵擋,凝神細探,卻什么都沒有發現,不可能,他剛剛被幻٩(๑òωó๑)۶象遮掩了心靈,是誰?

這些人不可能,他立即溝通太虛源鏡,太陽般明亮的紅點(;д;)(‐^▽^‐)就在飛舟之上,之前還沒有,剛剛出現的,悄無聲息。

他知道是誰了,藍家的長老,他記起來了那個ᕙ▐°◯°▐ᕗ藍云飛的動作,是要對他下手嗎。

眼中泛著狠光,六七十米高空,古風一躍而下,他不能留在這ლ(❛◡❛✿)ლ(╯︵╰)個飛舟上面,那是等死。

“小子,別想逃。”張鴻疇朝著o(o)oᕦ(̿﹏̿)ᕤ古風連連進攻,飛舟死了人,如果不狠狠ᕦ⊙෴⊙ᕤ處置這名青年,以后誰還敢乘坐多(/≧▽≦)/寶商會的飛舟。他這次鐵定倒霉了,心中極為后悔,不該與瘦猴合作招(●^o^●)(o⌒.⌒o)٩(ᴗ)۶惹這等不明身份之人。

呼呼呼......

古風耳中傳來呼嘯聲,白云過隙,飛速的下墜,他還在溝通太虛源鏡,他發現那名╮(╯﹏╰)╭ᕦ(⊙∧⊙)ᕤ(=-ω-=)至少是神海境的(‐^▽^‐)ᕙ།–ڡ–།ᕗ存在沒有在他處于半空時動手,這是好事,不然他必死無疑。

他下落的速(~ ̄▽ ̄)~ᕙ།–ڡ–།ᕗ度越來越快,但他沒有借助天地之力減緩速度,他現在要的ᕙ▐°◯°▐ᕗლ(❛◡❛✿)ლ是盡快落地,只有落地了,他的大地之體才(p≧w≦q)能發揮出十ᕙ▐°◯°▐ᕗლ(⁰⊖⁰ლ)二分的威力。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敢在我多寶商ᕙ(͡°͜ʖ͡°)ᕗᕦ╏¬ʖ̯¬╏ᕤ會的飛舟上殺人,還想逃,問過老夫了沒有?”一道憤怒且極其渾厚的聲音,響徹在天際,是一位強者。

古風抬頭,看見了,是那名老者,這艘飛舟的掌控人,逍遙境真人,不知道幾重,但沒有七星閣二(/≧▽≦)/ᕙ།–ڡ–།ᕗ閣主英奕帶給(☆▽☆)他的威脅大,可能就一重天,兩重天的樣子。

他沒有理會,而是單手向天(●^o^●)(p≧w≦q)ᕦ╏¬ʖ̯¬╏ᕤ打出排云掌,借助強大的向下推力,朝著地面沖去。

六七十米的直線距離,僅僅五六個呼吸,古風的雙腳觸底了。

下一刻。

砰。

一聲巨響。

原始山林中被砸出了o(>ω<)o(╯︵╰)一個超級大坑,塵土飛揚。

這片原始山林中的。◕ᴗ◕。(;д;)ᕦ༼~•́ₒ•̀~༽ᕤ猛獸聽得這一聲巨響,頓時嚇得四處逃竄,隱隱間有幾只(=-ω-=)異獸一閃而沒。

深坑中,古風站了起來,他的身體像是ლ(❛◡❛✿)ლᕦ╏¬ʖ̯¬╏ᕤ砸在了巖石之上,雖然有些疼痛,但沒有受傷,他的肉身太強大了,他現在擔心的(=-ω-=)是那名未知的存在。

溝通太虛源鏡,出現了,就在他的西٩(◕‿◕。)۶\(☆o☆)/北方便不過百米,好快的速度。

“小子,好強的生命力,居然還沒有死,看來你的身體有秘密。”多寶商會的逍遙境o(>ω<)oᕦ(⊙∧⊙)ᕤ真人也追來了。

古風縱身一跳,出了深坑,看著眼前負(/≧▽≦)/ᕦ⊙෴⊙ᕤ(p≧w≦q)手而立的老者,暗紅色袍子,似乎使用某種金(╯︵╰)ᕙ།◕–◕།ᕗ絲編制而成,腳上是一雙暗ᕦ(̿﹏̿)ᕤ╮(╯﹏╰)╭紅色的靴子,看得奇奇怪怪的,但流動的三彩之光,寶物,這老者身上ᕙ(⇀∏↼)ᕗᕙ།–ڡ–།ᕗ好幾件寶物,不愧是多寶ᕦ[◔(oo)◔]ᕤᕙ(*•̀ᗜ•́*)ᕗ商會的長老。

“你知道嗎,你要死了?”古風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哈,小子,你怕是得了o(o)o失心瘋了吧,就憑你,也想殺老夫。”嚴樂生笑了,他覺得很好笑,一個蛻凡境o(o)o(;д;)O(∩∩)O= ̄ω ̄=一重天的武道宗師ᕦ|º෴º|ᕤᕦ|º෴º|ᕤ說他要死了,聽到這句話,他就很想笑。

“不是我要殺你,是其他人。”古風緊了緊寒月刀,寒月刀在手,他的心穩定了下來,雖然那暗中之(/≧▽≦)/人深不可測,但他也要拼死一搏。

“誰?”

“你知道我剛ヾ(≧?≦)〃︿( ̄︶ ̄)︿(๑¯∀¯๑)剛為何殺人。”

“為何?”

“是因為有人控制了我,讓我殺了人,但不知什么原因,在那么一瞬╮(╯﹏╰)╭間又讓我脫Y(o)Y離了那種狀態,所以我倉促之໒(◔▽◔)७(^▽^)↖(ω)↗間跳了下來。”

“有人要控制你?”嚴樂生瞇著(=-ω-=)眼睛看著古風,警惕的搜查(.)(-)ᕦ(̿﹏̿)ᕤ︿( ̄︶ ̄)︿(๑¯∀¯๑)了一遍四周,但什么都沒有發現。

他不知道這ᕙ༼◕◞౪◟◕༽ᕗᕙʕ◖ڡ◗ʔᕗ個年輕人說ᕙ།◕–◕།ᕗ(;へ:)ᕙ(͡°͜ʖ͡°)ᕗ的是真是假,但這跟他沒有關系,他要做的就是(●^o^●)將其帶回去,接受多寶商會的審判。能控制一個人的神魂,他是遠遠做不到的,真的有這樣的人,修為定是遠遠(★>U<★)的超過了他,他心中有些發毛。

“對。”

“我不管是不(p≧w≦q)是有人控制你殺了人,我都要將你帶回多ᕦ|º෴º|ᕤᕦ(̿﹏̿)ᕤ(^▽^)↖(ω)↗(╯︵╰)寶商會接受審判。”嚴樂生未免夜長夢多,決定先走為妙。

“你帶不走他。”

神秘的聲音響ᕦ(⊙∧⊙)ᕤᕦ[◔(oo)◔]ᕤᕙ(*•̀ᗜ•́*)ᕗ徹在這山林間,古風與嚴樂生聽見了。

嚴樂生心中一驚,真的有人,而且是強者,他居然分辨不(.)(-)出聲音來自何方,而且在他的神念感應中,也探查不到任何人,是誰?

“閣下是誰,我乃是多寶商會ᕦ|º෴º|ᕤ的長老嚴樂生,如果有得罪之處,還望海涵。”

“呵呵,多寶商會,旮沓里的阿貓阿狗。”神秘人的聲Y(o)Y音充滿了不屑,對于多寶商會,根本不在乎。

“大膽,你究竟是誰,竟如此敢藐視(;´д`)ゞᕙ▐°◯°▐ᕗᕦ༼~•́ₒ•̀~༽ᕤ(=-ω-=)我多寶商會。”嚴樂生怒不可遏,在這百國之地,無數王朝宗門世家,他多寶商會的實力٩(◕‿◕。)۶\(☆o☆)/足可排在前十,這樣的實力比大離(☆▽☆)(.)(-)王朝還要強大數十倍,現在一個藏頭露(★>U<★)尾之人竟然藐o(o)o視多寶商會,這是在找死。

“呵呵,多寶商會,改成送寶商( ̄▽ ̄)ノᕙ།◕–◕།ᕗᕦ༼~•́ₒ•̀~༽ᕤ會倒是不錯。”

人影浮動,太快了。

“你......”

砰。

嚴樂生的腦袋炸裂了,就像是西瓜一樣,鮮血橫飛,一滴血飛濺在(;´д`)ゞ(╯﹏╰)b古風的臉上。

古風沒有動,而是看著這名突然ᕦ(̿﹏̿)ᕤ୧╏՞_՞╏୨出現的黑衣老者,太強大了,殺一名逍遙ლ(⁰⊖⁰ლ)境真人就像是ლ(⌒▽⌒ლ)碾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這至少是神海境存在,甚至更強。

“小子,你的膽色不小啊。”老者看著古風,像是看到了什。◕ᴗ◕。么美味一樣,眼中放光。

“前輩為何攔住在下,是否有什么誤會?”古風冷靜了下來,他的大腦瘋狂ლ(^ω^ლ)的運轉思索,他在想對策,如果是逍遙境真人,他還能勉強一戰,但面前這個老者,根本沒有可能。

“誤會,呵呵,小子,你是不是很害怕?”老者笑瞇瞇的說道,越看古風越滿意,舌頭忍不住的舔了一下嘴唇。

“你是藍家的人吧。”古風突然道了一句。

“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的?”老者面色變了,變得有些陰沉,就像是一個自認為(╥╯╰╥)在幕后操作的黑手,被人當場指認了出來。

“也只有藍家才有ᕙ།–ڡ–།ᕗლ(⌒▽⌒ლ)你這樣的強者。”古風淡淡的說道,似乎根本就(p≧w≦q)๑乛◡乛๑(^_^)o(o)o不害怕這名極(⊙ᗜ⊙)ლ(|||⌒εー|||)ლ其恐怖又惡心的老者。

“原來如此,怪不得,怪不得。”老者又笑了,在百國之地確實很少他這樣的強者,而這大離王朝根本就沒有ᕙ(͡°͜ʖ͡°)ᕗლ(⁰⊖⁰ლ)他這樣的強者,大離王朝王(╥╯╰╥)室中的三個老家伙,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面前這個青年ლ(^ω^ლ)╭(╯╰)╮能夠猜出他身份,也只有這個原因,畢竟昨天才離(=-ω-=)(/≧▽≦)/ᕦ(⊙∧⊙)ᕤᕙ།◕–◕།ᕗ開長陵郡城。

“不知前輩有何事?”

“呵呵......”

......

双性猛男

望一眼,异口琴闻音知意。以气息引动ლ(⁰⊖⁰ლ)ᕦ(̿﹏̿)ᕤ空中留下的气,剧烈的爆炸ᕙ།◕–◕།ᕗლ(|||⌒εー|||)ლ声于维斯下。那人手持砸ᕦ|º෴º|ᕤ到看到如战ヾ(≧?≦)〃神般降临的机甲脸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双性猛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国产原创剧情

扫雪寻砚

经典黄色小说

贪睡的龙

妇科常规检查

飘荡墨尔本

内地一级毛片

再始

91老司机在线

徐少一

午夜寂寞电影

顽童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