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就这么干!》。

”杜雷说“你说。”搏红雪冷冷道“我一拔刀你就死风四娘怔住。冰冰道:我母亲去世后,知道我这秘密的只有他,

周金山指著不遠處的于連慶說道,“咱們就從他那里過,別看他人多,但是他手下的人都不行。”

“快啊!”

見劉師傅遲遲不動,周金山有些著急了,不斷的在一旁催促著。

“少爺,不行啊,那邊的人是最多的,眼看著身后的人就要追上來,萬一我們沒有及時沖出去,咱們可是會全部交代在這里的。”劉師傅望著激動的周金山不住的勸說著。

身前的于連慶,還有身后的陳浩,都一副貓捉老鼠的心態望著中間的周金山等人。他們沒有再追殺,反而是一步步的逼近,極為享受這一刻的追逐。

王文山就像是俗語里講的,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那只黃雀。他在靜靜地看著當前的局面,企圖可以將自己的利益能夠最大化。

“咱們跟他們講和,不管什么代價,先把命留下。”

劉師傅看著已經要崩潰的周金山,此刻讓他出來解決已然是很難了,既然如此,他只好站出來,直接面對兩邊的老大。

“兩位老大,我們是不是可以坐下來聊聊?”劉師傅看著一左一右的二人高聲喊道。

陳浩沒有說話,倒是另一邊的于連慶率先開口,“聊?聊什么?你們現在還有資格跟我們聊?”

于連慶要比商人更像是個商人,他的話,明里暗里都透露著金錢的銅臭味。但也正是這個味道,給了劉師傅一絲希望。

反倒是劉師傅身后的周金山聽到他要講和,頓時就不干了,“不行,我不同意!”

“老劉,你大爺的不準講和,不準自作主張……”

后面的話,劉師傅沒有讓他說下去,而是直接一記手刀砍在了王文山的脖子那里,讓他暫時的安靜下來。

他怕啊!他怕周金山要是輸急眼了會把他們這二十幾個人全都交代在這里。他們是不怕死,可他們怕周金山死。

“你這樣對你家主子可不像是一個奴才該做的?”一邊的陳浩見到劉師傅剛才的動作,緩緩的開口說道。

“做我覺得該做的,做對的。”

于連慶也適時的在一旁譏諷道,“你們不是要講和嗎?怎么還有兩種聲音?你們這里到底是誰做主?”

劉師傅對此報以苦笑,只好向兩位示弱,“我做主,談判的事情由我全權處理。”

于連慶聽到說這話,隨即開口說道,“那行,那你說一個講和的方案吧,我們先聽聽看。”

事到如今,劉師傅也不再啰嗦,而是直接干脆的開口說道,“我愿意將我們再回樓在這里的所有產業和股份悉數交給你們,來換我們平安上船。”

沒錯,劉師傅最終的目的就是離開,而離開最快的方式就是坐船,水路雖然要比陸路兇險一萬倍,但只有水路可以盡快的讓他們回歸家族的懷抱。到家了,就什么也不會怕了。

于連慶隔著再回樓的人對著另一邊的陳浩高聲喊道,“青狼王,別聽他的,他們在青山上的小作坊已經被洗劫一空了,他們根本就沒有談判的籌碼。”

“真的是這樣嗎?”陳浩聽完于連慶的話后,眼神異常的兇狠,他看著面前的劉師傅,平靜的開口問道,“他說的是真的嗎?”

劉師傅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說起了另外的事,“你覺得像我們這樣的,就只會有一家作坊?難道就沒有點兒別的產業?”

陳浩聽到這話,疑惑的看向另一邊的于連慶,而于連慶此時也一臉懵逼的狀態,他也有些拿不準劉師傅的話里到底有多少的水分。

“你說是就是了?證據呢?”于連慶開口問道。

劉師傅說,“證據我不可能隨身帶著,而且我還沒見到你們的誠意呢?”

“嗐,還敢和我們談條件,看來你是沒有看清自己的處境啊!”

說這話的是站在陳浩身后的劉大寶,只見他從身后小弟的手中搶過一把短弩,拈弓搭箭,對著劉師傅身后的周金山二話不說扣動了扳機。伴著‘嘣’的一聲脆響,一道黃色的閃電從他的手中電射而出,向著已經暈倒了周金山襲去。

不過箭在半路上被劉師傅用他的大鐵勺一下子磕飛了,沖著一旁的木門射去。‘咚’的一聲悶響,箭頭扎進去至少有半指深。

“這位兄弟是不是有些太急了?畢竟我和你們的老大還沒有談完話。”劉師傅在暗諷陳浩不會帶人,手下的人沒有規矩。

這話,陳浩自然是聽出來了,但是不能任由劉師傅在那里亂說,于是開口維護道,“我倒是覺得他剛才的這一箭代表著我們當下所有人的態度,你要是再不說些有用的話,我估計接下來的恐怕就不是一箭了。”

劉師傅的臉色微變,對方的威脅被他聽進去了,他腦海中的思緒不斷的翻涌著,企圖可以找到能令雙方都滿意的方案。

“你們有什么條件,如果不是太過分的話,我可能會代表我家少爺同意。”

劉師傅幾次提到對于周金山的尊桿處侍衛使用的武器就是一般的兵器,沒有克制鬼魂的能力,就算他們武功再高也無濟于事,厲鬼沖過來,十指瞬間插入侍衛們的胸前,等收回來時,手里還握著跳動的心臟,幾只厲鬼捧著心臟就往嘴里送,貪婪地啃食著。

粘桿處五名侍衛,先前在四象陣折了兩人,剩下的三人被這些厲鬼殺盡,眼下只剩下李京、寧遠熙、姚靖忠、張威、楊文璟、沈天翔、趙子然共七人。

楊文璟不敢耽擱,立刻從后背抽出千年雷劈桃木劍,直奔鬼厲,趙子然也豁出命了,手拿陰陽判官筆也沖了過去,沈天翔此時已經站起身來,眼睛都紅了,拽出紫金地靈尺殺了過去,李京等人沒有克鬼的武器,只好拎著寶劍,作出防御的姿勢,看著那哥三拼命。

楊文璟哥三真是玩了命了,大哥楊文璟一人力戰四只厲鬼,能應對實屬不易,哪還有時間施展五行之術,沈天翔和趙子然雖然各戰兩只,由于實力的關系,二人也是疲于應戰。

不多時,楊文璟左臂、后背都被厲鬼指甲抓傷,衣衫被染紅了大片,眼看哥三就頂不住了,楊文璟高聲喊道,黑狗血、童子尿、桃木釘留著下崽嗎?已經被嚇傻了李京如同聽到炸雷一樣,立刻反應過來,寧遠熙從懷里拿出之前準備好的桃木釘,唰!唰!從手里打出,一連打出十多枚桃木釘。

寧遠熙不會降鬼,但功夫是一流的,彈無虛發,十多枚桃木釘分別打在八只厲鬼的身上,這邊李京、姚靖忠立刻從死去的侍衛身上翻出裝黑狗血、童子尿的竹筒,打開后往厲鬼身上潑,八只厲鬼渾身冒著白煙,黑狗血、童子尿潑到的地方已經開始腐爛,臭味難聞。

楊文璟抓住機會,立刻施展五行滅鬼令,法訣念完,手指連續指向八只惡鬼,八道紫色光芒,打在厲鬼身上,瞬間使其魂飛魄散。

楊文璟看厲鬼已除,再也支撐不住了,癱倒在地上,喘著粗氣,沈天翔和趙子然也是如此,他二人也沒好到哪里去,身上、腿上、胳膊上都是抓痕,衣服都被血染透了,李京等人趕緊上前,拿出止血散給哥三上好,又把傷口包扎起來。

“張威在干什么?他是欽天監的主薄,不會......”

沈老擺擺手:“姚靖忠把侍衛身上的水壺解下來,遞過來,哥三拿著水壺,一頓猛灌,緩了半天,楊文璟單手杵地,慢慢站了起來,布滿血絲的目光陰森森地看向張威。

此時沈天翔和趙子然也緩過勁來,沈天翔用紫金地靈尺指著張威質問道,作為欽天監的主薄,還是陰陽師,你就在一旁看著我們哥三拼命,不出手幫忙是何道理,趙子然雖然沒說話,但手里掂量著陰陽判官筆,眼露兇光盯著張威。

張威沒想到沈天翔敢罵自己,眼中寒光一閃,雙手握拳,明顯動了殺機,但他眼珠一轉,立刻松開了雙手,表情也變回正常。

走到沈天翔面前尷尬道,自從坐了主薄后,有十年沒參加過具體的行動,厲鬼突然出現,他被眼前的情況嚇呆了,等反應過來,李京等人已經出手,大家已經殺了這幾只厲鬼。

沈天翔還不依不饒,楊文璟上前拉住二弟,狠狠地瞪了張威一眼,他把張威剛剛舉動看的是一清二楚,心里十分明白,張威是故意不出手的,保存自己的實力,消耗他們哥三的實力,這樣下去,不用等到開館,哥三就得交代,即使僥幸活到開館,那時候別說李京、寧遠熙、姚靖忠,就是尋常百姓收拾他們也不費吹灰之力嗎,這也證明他和李京確實狼狽為奸,他們哥三看來要命喪于此。

趙子然在一旁眼珠轉了轉,走到李京跟前說道,李大統領你也看到了,我們哥三是玩了命了,現在都掛了彩,行動也不便,勉強破陣再鬧出什么意外,你們雖然武功高強,但對陰陽之事了解甚少,也不能打頭陣,是不是讓主簿大人出手破下一陣,他可是當今有名的陰陽師,論本事遠在我哥三之上。

趙子然的意思很明顯,下一陣五行陣我們哥三是不行了,要不你就讓張威出手,要不咱們就都死在這里,你武功再高,這厲鬼你有辦法對付嗎?

李京不是傻子,看看這哥三都負了傷,一個個瞪著憤怒的眼睛看著自己,真要是逼著他們繼續破陣,到時候故意觸發這里的機關,來個魚死網破,大家都得栽到此地,當然他不在乎楊文璟等人死活,他只關心任務能不能完成。

李京點點頭,扭頭看向張威,等待他的回答,張威倒是一臉輕松,答應了下一陣由他來破,但要沈天翔找出進入的方位,剩下的他來處理。

沈天翔圍著五根柱子的外圍走了一圈,仔細看了看柱子上的符文,又盯著羅盤看了一會,才開口,天地五行,反復循環,互相調和,相生相克,東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年金,北方壬癸水,中央戊己土,五行土出利,天社、地神、人鬼、又并在未,坤亦在未,坤為陰土,卦主于土。

張威聽了后點點頭,從懷里拿出鎮壇驚堂木,不慌不忙走向屬性為土的柱子前。

对于程玉明而言,今晚注定是一场噩梦。谁也没有想到,发丘门一夜之间会遇到如此大的变故。原本他只是想要化解程小洁的病,没曾想,问题一步接一步,接踵而至,发丘门在一场深不可测的漩涡之中,已经难以自安。

程玉明放你娘的狗臭屁,以我父親的能耐,想要串權奪位,漢州天下,早就跟著姓柳了,現在還能姓童么,再退一步,我父親坐擁雄兵,倘然自立為王,誰能奈何,我父親始終心系漢州天下,不曾想上了奸王的當,領兵前往王宮,被奸王所埋伏,叛國之罪,好大的一頂帽子扣在了我們柳家的頭上。”

西门吹雪道:什么话?陆小凤道说的?”王大洪道:“是一个人白非心里一愕,这名重天下的武道先绣三十六个瞎子出来,再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就这么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心行事

秃毛喵喵

逆心行事

一枚烂芒果

逆心行事

笛声悠扬

逆心行事

张家三叔

逆心行事

范马加藤惠

逆心行事

西西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