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耻辱!》。

这一眼,跨越了时间,空间,以及所有的一切,势必成就永恒!

哦,这么说有点夸张了!

只是红发女子的内心当中,真的是这么想的!

一见唐义误终身!

唐义望向眼前的红发女子,他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这是一种礼貌,也是一种和善的态度,更是愛好平和的表现!

“不好,我们家的船长大人,似乎又中了巫术!”有人说道,现在相当担心,红发女子的状况相当不对劲!

她一步一步向着唐义走去。

脚步非常的轻快,带有无线的喜悦,高兴,开心!

整个人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仿佛是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的样子。

“我家的船长大人,并没有中巫术!”终于有明眼人看出了眼前的状况,很是确定的开口说道。

“那么,船长大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很多人不明白,对于他们而言,除了巫术之外,对于未知的状况,就没有了其他的解释。

“是啊,为什么呢?”有人附和着说道。

“因为,我们家的船长大人现在正处于一种比中了巫术还要严重的状况之中!”明眼人开口说道,为大家讲解。

“什么!还有什么是比中了巫术更加厉害的状况?”众人大吃一惊,深为恐惧!

他们从来不知道有什么力量比巫术更加可怕。

众人的内心冰寒,身躯瑟瑟发抖,有人忍不住想上前救助船长大人,但是完全没有胆量!

那可是比巫术更加可怕的力量!

他们连巫术都战胜不了,何言去对抗比巫术更加强大的力量。

明眼人沉默了少许时间。

然后,他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那种比中了巫术更加厉害的状况,叫做……”

众人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生怕没有听清楚明眼人接下来说出来的话语。

“一见钟情!”明眼人说道。

霎时间,现场的所有人立即惊呆了。

完全愣住了!

大家懵比了!

这是什么状况?

我这里担心到不得了,恐惧到不行,你现在跟我说,我们家的船长大人,只是“一见钟情!”

这个事情让人难以接受!

简直就好像是你瘋狂的跑回家里面,狼狈的样子简直就好像是身后有一只巨龙追着你!

然后你告诉我,追在你身后的只是隔壁家的一只大白鹅!

哦,虽然大白鹅的战斗力也是不能小觑的!

但是这个事情仍然还是太夸张了。

“爱情!”明眼人突然之间很激动的样子,大声说道:“这个世界当中,最为伟大的力量!超越一切!战胜一切!爱情是比巫术更加强大的力量!巫术在爱情的面前不值得一提!现在,我们家的船长大人,中了的正是爱情的力量!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家的船长会彻底的受到名为爱情的力量摆布,终生难以摆脫!”

众人闻言,感觉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情!

主要是明眼人的情绪太激动了,而且感情真挚,赋予了他的话语以极大的说服力!

大家不由得就听着明眼人的话语,分明的认同了这一点。

没错,完全认同了!

爱情力量,恐怖如斯!

众人畏惧不已!

这个真的是太惊人了。

红发女子来到了唐义的面前。

没过一会,那道土黄遁光又再次折返而回,遁光一敛现出一名身穿土黄道袍的中年修士,正是黄家老祖。

黄家老祖那狭长的眼眸眯了起来,眼中寒光闪烁,脸上显出一抹愠怒之色。

“那两个人的气息应该就是在这里消失的,现在怎么不见了?”

黄家老祖追杀季辽与墨香使出了全力,虽依旧追不上鼻涕狼但也落不下多少,黄家老祖筑基期的修为,知道季辽等人用那种恐怖的遁速坚持不了多久,所以沿着季辽留下的微弱气息一路追逐而来,到了这里这股气息突然消失不见。

黄家老祖知道,季辽他们一定是灵力支撑不住,找一处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而藏身之地一定就在这附近。

他看向身下一望无际的密林,微一思量,身形一晃飞落一个山头之上,身上光芒一敛,将自己的气息收敛了起来,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去,神识散开,笼罩了方圆百里之地。

一夜悄然而过。

季辽缓缓睁开眼睛,目力所及依旧一片黑暗,而远处的洞口只是一个小小的光点,阳光根本照不到这里。

“天亮了!”墨香此时也睁开眼睛,说了一句。

季辽点点头。

“那我们出去吧。”墨香是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山洞里,见天亮了就立刻想要出去。

季辽想了想,摇摇头,“不行,现在还没确定那筑基期修士是否走了,我们还是在呆上一段时间。”

“啊?还要在这里呆着啊!”一听季辽这话,墨香极不情愿的说了一句。

“墨师姐,此时别计较这些,还是小命要紧。”季辽看墨香的样子,立即提醒了一句。

“好吧。”墨香叹了口气说道。

时间一点点过去,太阳逐渐升至半空,正午的阳光洒向这片丛林,丛林的鸟兽也活动了起来,猿啼虎啸在丛林间回荡。

二人依旧没出山洞,而后太阳又落了下去,月亮再次高悬夜空。

“我们什么时候走呀,外面天黑了季师弟!”墨香随口问道。

“明日正午,若是外面在没什么异动,我们就离开。”季辽回道。

这一日的时间,墨香问了季辽不下十几次,季辽被问的烦了索性定了个离开的时间。

季辽知道,他们在黄家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同时还有郑天龙与他们分开逃走,不知生死黄家老祖是不会在一个地方蹲守太久的,若按照他的性格,他铁定会在这里呆上至少十天以上,等彻底安全了在出去。

可是墨香一直催促离开这里,季辽虽不情愿但也只能答应。

“还要在这里呆上一天啊!”墨香一听还要在呆一天,登时就不干了,蹦了起来说道。

“墨师姐,我再说一次,明日正午我们在动身,若是你想离开就请自便。”季辽脸色一沉,冷声说道。

墨香看季辽冷下的脸,眼睛一动,脸上顿时扬起笑意,“还是依季师弟的意思吧,待到明日正午我们在动身。”

说完也不再多言,再次坐了回去。

一处山头之上,黄家老祖来回踱着步子,脸上尽是不安与焦急之色。

他在这里守了一天了,还没见季辽几人的身影,真被季辽猜中了,黄家老祖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错了,如果错了,那此时季辽几人恐怕早就逃出他追杀的范围了,而且还有一人生死不知,若是真让他们回到紫气宗,那么紫气宗对他们黄家的报复简直不敢想象。

他犹豫着是不是此时动身赶紧回到百岳山脉,去找血魂宗求援。

想了许久,一咬牙,“再等等,反正都等了这么久,若是明天他们在不出现,我立即动身去血魂宗求援。”

陆小凤道:清涤作用?清涤。”不听,师出。而王师果

自古以來,越接近成功越容易被各種flag給弄死。

一路上,陳默渾身上下各種難受,總覺得什么時候路邊的野草里會跳出一位神裝蓋倫。

高喊,德瑪西亞!一只大寶劍送陳默出局,人都沒反應過來的那種。

現在,走在路邊都會再三觀察,生怕被人給打死了。

“誒!這個石頭很容易隱蔽,會不會有人?”

“這個草叢也很有危險,快遠離!”

“余若水別離這么近,小心被一虎殺兩羊!”

“哎呀!打我做什么?”陳默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打他腦袋的余若水。

余若水嘟著嘴吧,氣嘟嘟的說。“像你這樣走路,東西都被別人藏好了,還找什么?”

“可是找這個也是靠緣分啊!已經過去這么久,誰知道結果怎么樣了!”陳默小心謹慎的說道,不怪他太小心。看過無數書的他甚至flag的厲害。

至尊強者,死于flag,豈是開玩笑的!

砰!

學校內傳來一陣巨響,吸引了陳默的注意力,沒錯,現在陳默已經到達東北方向的校區。

在邊境處,聽著轟鳴。

“快走!”余若水拉著陳默的衣袖說道。

“慢點!慢點!小心啊周圍的草叢啊!”

啪。

一巴掌。

讓陳默冷靜下來。乖乖的跟后面像個受氣的小孩子。

果然巴掌是平息男人突然智力不在線的必備技巧。前提是關系要好,或者后臺夠硬。余若水顯然是第一種。

砰!

又是一聲巨響,甚至還伴隨火焰升起,連夢境的NPC都開始來救火了。

前面說過,想要和NPC交互,要么是觸發隱藏劇情,要么是對環境影響過大。路邊打聲打死這種事情,路人根本看不見。但像是把垂危的人丟在路邊,一段時間后又會有人叫120來救人。

總之,能吸引NPC都是一些大事情。像這種學校生火就是頂級大事。

而起火的原因則是簡單到可憐,是那五個考生!

五個人為了吸引葉尋空出來也是煞費苦心,為了讓大家聚集起來,也是出次陰招。

在一旁,譚夭夭看了眼那五個人放火的經歷,直接在五個人的名字后面寫上-10分。至于記錄本和記錄筆怎么在譚夭夭手上,那肯定是強者的“光輝”啊。

再說這次扣分,其他兩位卑微仔也是這樣認同的。

因為利益而故意縱火,不符合執法者所需求的人才。

在執法者的理念里,保衛人民才是第一要義,其他的一切都要排在這個之后。

雖然,這個考試和執法者理念沒有一毛錢關系,但作為其監督下的考試,加入這些條例也沒有問題。

況且各大協會的大佬也覺得這個正義一點沒毛病,人生活在世,為了利益危害社會,真的不配社會將他養大。小惡可以,大惡必罰。好在沒有NPC傷亡,不然扣的就不是十分了。

雖說這個是夢,但何嘗不是社會的現照呢?

這次連一向喜歡帶節奏的f6又開始帶這五個人的節奏。“扣分扣分!”聲音之響,響徹云霄。好像不再是那個卑微的f6。

五個人在縱火的時候,三位人就已經決定扣分了。連赤明城的夢師副會長也覺得,協會總部定義標準是不是不太好,為什么只測試夢師的腦子,不測試他們的善惡觀。

即使這個只是一個夢,只是一場測試。離開這個夢境,在外界又會因為自身戰力變得唯唯諾諾。但這些從開始就決定錯的人也不值得上面去繼續培養了。人心隔肚皮,誰知道將來有權力了會不會和夢中一樣,為了利益而犧牲大眾!

…………

在另外一個比試地點,趙倩蕓眉頭緊皺的看著面前的二級千陽師。

不是對方的實力讓她眉頭緊皺,而是對方這個變化的職業實在太強。

控魂師,書本中才出現的超模職業。比起現在的職業來說,強度簡直高的爆炸。

書中給控魂師的評定是越級作戰,統計無敵。和千陽師的評定是一樣的,但千陽師只有五分鐘,用五分鐘來換取越級作戰,大家都能接受。可這個職業相當于持續時間無限的千陽師。

再加上這個職業從以前就失傳了,只能從書中了解。然而書中也是語焉不詳。

陸齊欣舉起自己那個變化而出的十字架,十字架嬌小有些柔柔弱弱,但沒有人覺得這個東西會軟弱可欺。

趙倩蕓直接舉起了自己的能量核心,輕輕一捏,將之改成劍師職業核心。

劍師,擁有技能劍心,能感知危險之物并且提前躲避。比起法師來說輸出可能不是那么爆炸,但茍命肯定是第一強的。其實她也想過變成能量戰士的,用高額的身體素質去頂傷害,以傷換傷,她該不信有職業能比體修戰士更肉的。可惜……

控魂師還是太邪門了,以控魂為名的職業,針對靈魂。實在是不敢用肉體去硬抗。

肉體能不能抵擋靈魂傷害,這還需要畫一個大大的問號。

趙倩蕓不敢賭,也不愿意去賭,和陳默一樣,穩重的可以說是茍了。

“一級控魂師技能——控魂!”對面聲音傳來的一瞬間。

趙倩蕓就感知這個技能躲無可躲,避無可避,除亮,如同綢緞一般光亮,散發著淡淡的華光。

有些不一般。

這只異獸一尺來長,看著進來的古風,居然張牙舞爪,毛發都豎了起來,朝著古風的大腿咬去。

古風雖然受傷極重,但對付一只相當于人類聚元三重的異獸,而且還是一只毛都沒長齊的異獸,一只手掐住了它的脖頸,直接扔出了山洞。

走進山洞中,古風才發現這個洞不是這個絨球異獸的洞,因為這里太大了,這只黑色小異獸從哪里來的,他不知道,他也管不著,只要不要妨礙他療傷就行。

“吼吼吼......”

這只像是小貓咪的異獸又來了,朝著古風吼叫,它的聲音變了,變得極有威嚴。

古風看了一眼,一掌打在洞口,泥土嘩啦啦的掉落下來,將自己掩埋了。

黑色小獸在山洞口扒拉泥土,一雙如黑寶石一般明亮的眼睛充滿了憤怒,這是它的家,卻被別人扔了出來,它要搶回來。

古風知道它在扒拉泥土,沒有管之,一只小異獸而已,只要它累了,自然會離開,不離開直接烤了吃了。

不在理會那只黑色的小獸,古風沉浸于療傷之中。

他將自己埋與泥土之中,身體全方位接觸大地。

天地之間,大地生命之氣最為濃郁,這是一個世界演化必然的結果。

絲絲生命之氣融入肉身之中,他的五臟六腑傷的最重,五臟六腑也最軟弱。

咚!

咚!

咚!

他的心臟跳動的極為緩慢,但很有力,粘稠的血液流動,如泥石流般涌動。

血液流遍全身,將淤血排出體外。

強健的經脈中,生命元氣流走,滋潤受傷的五臟六腑。

時間悄悄地流逝。

洞外,那只黑色小獸依然徘徊在洞口,寶石般的黑眼睛極為靈動,可現在卻充滿了怒火,它的窩被占據了。

如果是一般的異獸,早就換處洞穴了,可它偏不,它就要這處洞穴,因為這是它好不容易找到的,而且還是它打掃干凈的。

此時。

七人從山林外走了進來,為首之人乃是一名紫袍老者,老者面容儒雅,一根木簪將頭發束了起來,雙手負于身后,望著山林,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七長老,我們現在怎么辦,那個兇徒就在這山林深處。”汪家的一名武道宗師說道。

六名武道宗師看著原始山林,心中有種恐懼。

參天的古樹,將那烈陽之光都遮掩住了,而且山林中傳來了吼叫聲,那種聲音震懾心魂,這是低級荒獸在吼叫,其實力相當于高階武道宗師,不過在這山林深處,即使武道低階真人都不能將其殺死。

“這片原始山林中有不少荒獸,如果我們貿然進去,必然與其發生沖突。”汪金華說道。

面對這片原始山林,他都感覺到了危險,縱然他是逍遙境五重天武道真人,也不敢對上高階荒獸,更不用說這深處還有其他恐怖的生物。

“你們在這周圍搜尋一下,不要招惹到那些荒獸。”

“是,七長老。”

六名武道宗師開始搜查,在這外圍,他們都得小心翼翼,畢竟這外圍還有數不清的毒蟲之類的細小生物,這種毒物也極為可怕,如果一不小心被咬一口,就算是武道宗師也夠喝一壺了。

地毯式搜索,他們僅僅搜尋了最外圍一片山林,根本不敢靠近山林深處,最后什么都沒有搜查到。

汪家七長老汪金華看著這一片山林,神念化為一張無形的大網開始擴張。

同樣的,他什么都沒有搜查到。

“你們在這里繼續搜查,我進去看看。”

說完,汪金華朝著山林深處飄去,對于殺害汪成坤的兇徒,他必殺之,而且他已經探知那名兇徒身受重傷,很可能已經死在了這片山林之中,不過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就算是尸體,也要運回汪家贖罪。

山林深處,極為安靜,偶爾有異獸吼叫,不過這嚇不到汪金華。

矮坡口的黑色小獸,它的耳朵微動,它聽見了聲音,跑了,因為它感覺到了危險。

是的,危險。

那是殺意。

實質化的殺意,太恐怖了。

嗖的一聲,小獸不知溜到了哪里。

汪金華看見了,但沒有動,只是一只小小的異獸而已,他要找的是人,一個兇徒。

他路過矮坡,朝著山林深處搜尋,他沒有發現矮坡下有一個洞,而且洞口被泥土堵住了。

矮坡下,古風將自己的身體機能壓制到冰點,此時的他就是一具尸體,就像他被古家古明德追殺的那時候一樣,他沒有發出任何氣息,一切的變化都在他的體內進行,他的肉身將一切氣息都遮掩了過去。

很險,不過他并沒有任何恐懼,畢竟只是一名逍遙境五重天的武道真人,如果他不顧肉身崩潰,全力灌注生命元氣,還是能將其拼殺,后果則難以預料。

繼續療傷,直到太虛源鏡上的大紅點距離他二十里之外,他開始瘋狂的吸收大地中的生命之氣,只要不在他附近,他的動作就不會被人能察覺到。

汪金華繼續朝著山林深處搜尋,這里已然一片幽暗,烈陽之光被參天古樹遮擋了。

這里古樹成片,遮天蔽日,瘴氣很濃,就算是中階武道宗師進來都受不了,能見度很低。

汪金華瞇著眼睛沒有在深入其中,退了,朝著身后退去,他沒有察覺到任何氣息,那么只有一種可能,那個兇徒沒有來到此處,很可能就在他剛剛搜尋的范圍之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耻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断兵录

叶苒

断兵录

胡说八道梦一场

断兵录

虚空主义者

断兵录

忆江

断兵录

韩十一的猫

断兵录

那夜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