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一锅烩》。

黑衣人转过身,黯然道:其实,只听得见绣花针的破空声,反而

奇长老似乎察觉到了沈问丘起身的用意,鉴于他身上还有伤,尤其是神魂的创伤,老人更不愿意他轻易多动,因此,轻声道:“谢就不必了,歇着吧!”

脑海之中就是沉乏乏,思考起来都有些艰难,因而,沈问丘也不愿矫情,对奇长老倒了一声谢,便顺着奇长老手指指着的椅子坐下,继续平息那股沉乏的不适感。

待得他脸色微微好转,恢复了一丝红润血色,不像刚刚那般惨白如死人,一旁安静品茶的老人方才问道:“小家伙,我记得今天还不是归还卷轴的日期吧?你今日来是做什么?练不下去,要放弃了?”

老人话语之中,有些微的调侃,但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愿意听到沈问丘告诉自己,他打算放弃了,自己早该厅您的话之类的。在老人内心之中还是更希望沈问丘能像他自己所说的那般,不甘心止步于此,大道逆行。

放弃?

沈问丘想起那日自己来传功阁借阅卷轴之时,自己对老人说的话,隐约间还记得多少,如今他来传功阁,倒是有一点打脸了,不由得苦笑一声,“也许长老你说的是对的,这功法练起来,我虽然能够做到小窥门径,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又或者像你说的是不得要领吧?”

老人微微吃惊,有些不相信沈问丘能说出这样的丧气话,不由得打趣道:“我记得当日你可不是这样对我说的,你说,为什么明知道不可能就不能试,我们努力修行不就是在挑战不可能吗?难道我们明知道自己的天赋根骨就只配于此,那就要自甘堕落,永远止步于此吗?”

“这话,是你说的吧?”

听说沈问丘要放弃修炼《风雷动》,老人虽然面上不露,但心中却略显失望,毕竟,当时沈问丘那些话也曾让他这把老骨头再度热血沸腾了一次,如今那个初生牛犊,也怕虎了?他沈问丘也要说放弃了?

他自然是不能接受的,甚至,老人心中已经开始有些为沈问丘惋惜的意思,当然,心中好像还有一股少年时的不甘。

脸色仍旧有些苍白的青年微微一笑,同时,心中讶异老人对自己的话记得如此清楚,就连他这位原主对自己说过的话都记不大全了,而这位奇长老却可以,也由不得他不惊讶。

“没错,这话是我说得不假。”沈问丘并否认自己说的话,但他觉得再这样聊下去,那老人便会对自己来这的目的产生误会,因此,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我并没有说要放弃的意思。”

“哦……”原本已经开始失落的老人,眼中重新闪过一道希冀的光芒,同时,又升起一股困惑,他料定沈问丘是来还卷轴的,因为沈问丘他自己也表示练着奇怪,那后面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那我就纳闷了,如果你不是要放弃,那你来这传功阁做什么?”

作为传功阁的守阁人之一,老人可是知道每一位弟子都只能暂借一本功法,而且不能超过三个月,这规定,也跟传功阁本身藏书不多,有极大的相关性。但如果有弟子来传功阁,不是来借阅功法就是归还功法的,第三种可能,他也想不出来。

因此,老人实在是想不明白沈问丘这次不是来归还卷轴的话,那还能做什么?总不能是来看他的吧?他和沈问丘也就打过一次照面,不至于熟到提着果篮子来看他这一把老骨头吧?

从怀中取出那卷名为《风雷动》的卷轴,在眼前轻轻晃了晃,相处一个半月多,又是读书人出身,天然对书籍画卷有一股亲近难舍之情,看着那泛黄古卷,他沈问丘倒有些舍不得了,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心中暗道:“以前怎么没发现,摸着这些兄弟的感觉这么好?”

容易得到的,总不被珍惜,失去后,才异常怀念。

虽有不舍,但沈问丘还是将它放在桌上,笑道:“这套功法,虽然我还没办法完全掌握他的要领,但是我已经将它全部内容记于脑海里,虽说卷轴上还有一丝灵气神韵,但也几乎可有可无了,因此,我觉得卷轴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那我来传功阁自然也是为了归还卷轴而来的。”

“起来。”

老人骤然起身,毫无征兆的猛然呵斥道:“沈问丘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自己说要敢于尝试,现在又打着不放弃的幌子骗我说将功法内容都记住了?将卷轴还给我,自己还会继续修炼?”

任何功法都是先贤前辈凝聚自身智慧和实践经验以精气神刻画出来的,卷轴本身上面便含有一丝灵气神韵,可以帮助修行者领悟功法的真正精髓。

因此,就算是修行者记住了卷轴上的所有画像口诀,甚至可以自己临摹出来,但没有那一丝包含了前辈先贤领悟的精髓所在的灵气神韵,那也没有办法完全达到先贤前辈遗留下功法的真正威力。

这也说明为什么收藏家们都喜欢收藏孤本的原因之一,同时,也是为什么五洲内功法稀少的原因之一。

然后那五條不敗之龍便開始融合。

融合過程中,林肖感覺自己體內的氣血瘋狂翻涌。

以他現在的能量,竟然還無法完全控制這條金龍。

只能拼了命的去用自己的氣血影響。

可這樣一來,他的身體仿佛一下被掏空,臉色也是瞬間蒼白下來。

搖晃幾下差點兒摔倒在地。

拼命深吸幾口氣,努力調動體內所有能量,這才稍稍有些放松下來。

穩定之后,他也抬頭去打量天空之中飛舞翻騰的這條殘廢金龍。

的確是他利用自身內勁外放幻化出來的虛影沒錯。

可是和之......

作家不能坐而论“仁”,也不能四娘跳起来,想呼喊,想去找,

听力。

  语法选择。

  阅读理解。

  写作。

  紧张归紧张,陈羽并没有乱了阵脚,而是很快地收摄心神,认真地应对答题。

  在冷静下来之后,陈羽发现,这次英语考试的题目,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简单一些。

  大多数他都是看一眼就知道答案的,只有少数几个需要他认真思考,至于他不会的题目,更是极少。

  最后的写作也不是很难,题目的套路和往年的高考题差不多,陈羽在记忆中找了一个满分的写作范文模板,按差不多的格式写了一篇。

  写完题目之后,陈羽惊愕地发现居然还有大半个小时的时间剩余,这让他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要知道,他这次答题可是和以前不一样的,以前每一次英语考试他都有时间剩余,那是因为他放弃了大部分的题目,好多选择题都直接靠蒙,这次他可是每一道都非常认真地去应对,每道都有进行认真思考的,这样都还有时间剩余,这说明他的实力真的提升到了比较高的水平。

  陈羽没有浪费后面的大半小时,利用这大半小时,又再次认真而详细地对答案和答题卡进行了一次检查,确保自己会的题目都没有任何错误。

  交完卷之后,陈羽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考试结束,答卷交上去了,接下来的事就和他无关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陈羽,这次考试感觉怎么样?”

  考试一结束,杨心怡便关心地向陈羽问道。

  “还行吧。”

  陈羽笑了一下。

  “陈羽你这段时间这么拼命,这次英语成绩应该可以提一截分数!”

  秦飞也转头向陈羽道。

  “是啊,陈羽这次肯定能提一截!”

  刘思思也附和道。

  这段时间陈羽的拼命,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那真的是拼命啊,课间十分钟,他们几乎从未见陈羽出去外面聊过天,除了必须要上厕所的时候飞奔出去一趟之外,几乎从不浪费任何的时间,为了节省时间,中午和下午也经常让秦飞给他带饭。

  英语习题试卷,更是几乎堆满了陈羽的课桌。

  所以,所有人都由衷地希望陈羽能够获得进步。

  “但愿吧!”

  陈羽笑了一下,“对了,你们考得怎么样?英语是你们的强项,你们应该都考得不错吧。”。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陈羽说话更加谨慎了,他不怕麻烦,但也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他没再发表关于考试难易程度的看法,更不再去评估自己考多少分,而是更多地询问杨心怡他们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这次最后一次考试,估计老师准备让我们在高考前树立信心,所以这次的题也比较容易。”

  杨心怡道。

  从她的表情和话语可以看得出来,这次考试应该是考得相当不错的。

  “没错,我也觉得这次考试比较容易。”

  刘思思和秦飞两人的脸上的神色也是比较轻松,显然也是考得不错。

  看来确实是这次比较容易一些,并不是我的英语水平真的达到了那么高。

  不过这样更好,试题比较简单的话,我考135分以上的概率应该会大一些。

  陈羽的心中默默想道。

  ………………

  因为这次英语考试是学校自己测的,而且也不是和其他科目一起进行的大测试,只算是一次英语单科的月考性质,这样的考试,老师收到试卷之后,就可以直接阅卷,阅卷的速度是很快的。

  “恭喜宿主,在一次英语考试中达到了135分以上,获得一万积分,并获得一次都變得凝重了許多。即便是以往一見到楊晨東就會拋媚眼不停的雪娘子此時也收起了她那勾人的眼神。

香娘子很漂亮,即有氣質,身材也非常的豐滿。前書中說過,她與長類同于許晴的雪娘子不同,她長的更像是年輕時代的關之琳。大大的眼睛,高聳的胸·脯,當真很少有男人見到可以把持的住。

但楊晨東就屬于很少中的那一類。并非是他沒有心動,而是一直尋不到合適的機會,加上香娘子舞姿優美,在這方面天賦過人,神仙居中有很多節目需要她去排練,時間上也并不是十分的充足。

已經有了巧音和雪娘子的楊晨東就沒有強求。對于女人,他喜歡的是水到渠成之感,而非是為了生·理需要,倉促間去做些什么。在他看來,那樣的結合換去了一種美感,是無法讓他喜歡的。

這一次叫來了五女,楊晨東沒有在客套什么,單刀直入的就提出自己有快要隨著皇上出征邊境。

乍一說要打仗了,且六少爺還要親自參加,五女臉上不由都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色來。

相比之下,沐麗麗和崔娜兒表現的就要含蓄很多,倒是巧音、雪娘子和香娘子都是一臉的不舍和擔心,甚至三人眼中都似有眼淚在打著圈,怕是下一刻就會“傾盆而下”了。

“好了,跟著皇帝一起出征,少爺又是一個文臣,是不會有什么危險的。倒是你們,我走之后,怕是京師之內可能會出現這樣那樣的混亂,你等且一定不要慌了神,一旦遇到事情不可控制的局面時,馬上退回到楊家莊中,在這里我會安排人保護你們的。”楊晨東一臉全是自信,說起自己的安全來是信心十足,但就是對幾個女人他著實是不放心的很。

她們個個都有著天香國色,一旦京師局勢混亂的時候,誰知道會不會有人因色起意,挺而走險呢?為了他們的安全,這一次楊晨東有意把 第二衛隊組刀嘯十人以及鬼影狙擊隊都留在了楊家莊。家丁中有楊四、楊六配合著安全局的楊三都留在京師,想來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但他依然擔心這些女人面對著危險也不愿意放下神仙居的產業,這才叫她們一起來開了個會,目的就是一個,那便是危險時期,保命舍財,神仙居的所有人都撤回到莊子里就是。至于神仙居會不會被人哄搶,他也實在管不得那么多了,原本萬事就不可能是面面俱到的。

有意的叮囑了這些,想必一旦有事情發生,眾女不至于會太過慌亂了吧。

“少爺,不是說不會有什么危險嗎?為何又做如此的安排?”巧音跟了楊晨東時間長了,是最知其底細的女人。赤嵌城她可是去過的,那里擁有著何等的實力,她也是最清楚不過的。

擁有這般的強橫實力,楊晨東依然做出了這樣的囑咐,也由不得巧音不去多想。

“這萬事都有一個萬一,我這不是做最壞的打算嗎?呵呵。”楊晨東向著巧音眨了眨眼睛,眼神放光間,巧音的心理防線被瓦解,當時便不在多說什么了。

幾女的事情很快就給出了合適的安排。等她們帶著不一的心情離開之后,虎芒、楊二、楊五、一營長肖鋒,衛隊一組組長仇五、二組長刀嘯、鬼影狙擊隊長白佐等人一一站在正廳之中。

眾人就沒有一個座下的,都是表情嚴肅的等待著楊晨東給他們下命令。

“很好,遇事不慌,這是做為一個領軍者必備的素質,本少爺希望接下來的事情你們也能保持如此的鎮定。”目光巡視在眾人的身上,一一掠過之后,楊晨東又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你們蟄伏了這么久,接下來到施展你們用武之地的時候了,現在我命令...”

眾人皆都是經過了嚴格的軍事訓練和隊列訓練,一句我命令聲落之下,所有人都將身體繃緊,雙腳靠攏,打了一個立正。

很滿意大家的表現,楊晨東道:“我命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一锅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异界当天道

红颜三千

我在异界当天道

墨风萧萧

我在异界当天道

一吨大苹果

我在异界当天道

时间的守护者

我在异界当天道

灵妖子

我在异界当天道

坟土荒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