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残忍的慈悲》。

刹那间四人身上俱已溅上鲜血,但谁都没有半分退缩之意,负伤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什么傻子不傻子,你才是傻子,我且

“这怎么可能,黄家竟然有人修炼魔功!”文昌鸣难掩惊恐之色,对季辽传音说道。

“事实就是如此。”季辽淡淡回了一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立刻就逃吗?”文昌鸣慌张的回道。

季辽目光微动,沉思了片刻,说道,“现在我们在离开想必是不可能了,看来这黄家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此时逃命只有一死。”

“那我们该怎么办,这么下去不是等死吗?”文昌鸣一听季辽这么说在这站不住了,腾的一下站起身,在客厅之中来回踱着步子。

季辽略一思想,眼中露出一抹狡猾之色,笑道,“文师兄别着急,今日黄启元那老东西说为我们接风洗尘,依我来看那必是一场鸿门宴,我们索性顺水推舟去就是了,他们出手之时我们八人各自逃离,也许目标多了,我们还有一丝逃跑的希望,若是现在就我们二人离开就太过显眼了,绝对是必死无疑。”

文昌鸣想了想,无奈叹息一声,“哎,没想到这次行程会这么凶险,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呵呵,如今怨天尤人已经晚了,文师兄你还是好好准备准备吧。”季辽说了一声。

文昌鸣无奈叹息,再次坐回椅子上,苦笑一声,道“让季师弟见笑了。”

季辽只是淡淡一笑并没说什么。

“其实我并不是担心我自己的安危,只是我那家中妻子已经怀有身孕,我若在此陨落,怕是留下她们孤儿寡母将来会受人欺负。”文昌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

“哦?文师兄已经有了家事?”季辽诧异的看了一眼文昌鸣,看不出来眼前这个文弱书生模样的文昌鸣,竟已经有了道侣。

“哈哈。”文昌鸣挤出一抹笑意,“才成亲不久,她也是我们衍水峰的弟子。”

“不知文师兄的道侣是哪一位。”季辽在衍水峰认识的人不多,女弟子认识的就更少了,这么一问只是随意问问罢了。

可文昌鸣说出他道侣的名字后,季辽顿时就是一愣。

“哈哈哈,我与她两年前才相识,名为徐璐凝。”文昌鸣自顾自的说了一声。

闻听文昌鸣的道侣是徐璐凝,季辽身体一僵,眼神微微一闪,又重新打量了一眼眼前的文昌鸣。

文昌鸣的道侣季辽何止认识,而且还很是熟悉。

徐璐凝可以说是季辽在紫气宗少有的朋友,在他入宗门不久就与徐璐凝相识,后来又在传道阁相遇,而后又经常用相思鸳来联系。

季辽不是木头脑袋,能够看出徐璐凝对自己的情谊,只是那时他一心放在修炼上,在心里只拿徐璐凝当作一个红颜知己。

后来他七年悟道,音讯全无,再次出现在众人视野时已是物是人非,季辽一开始还想着消失了七年,应该去拜会一下芦竹,徐璐凝等人,可回来之后他一直忙于自己手中的事,拜会故人的事就耽搁了下来。

季辽没想到徐璐凝在这几年里已经有了道侣,而且听文昌鸣的意思已经怀有身孕了,季辽心中异样之感一闪而过,同时也真心的为徐璐凝高兴。

他明白自己是为什么踏上这条修炼之路的,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而完成那个使命就注定了他此生无法安稳度日,那将是一条布满了荆棘、陷阱的险路,若是徐璐凝一直将心思放在自己身上,那么将来耽误的还是徐璐凝自己。

“怎么季师弟认识家中内人?”文昌鸣见季辽的样子,似乎认识徐璐凝当即惊喜的说了一句。

“认识!”季辽点头承认,但并没多说。

“哈哈,这样你我也算有缘呐,敢问季师弟和内子是如何相识的?”文昌鸣提起了兴致继续问道。

“是一次执行她发布的任务时相识的。”季辽如实说道。

季辽对文昌鸣这个反应还是很满意的,并没因自己认识他的道侣而有别的情绪,看上去是一个颇为开明的人。

又审视了一眼文昌鸣,季辽暗自点头,这文昌鸣还算不错,长相颇为英俊,举止又很有礼数,显然在入门之前家境极好,有着良好的教育。

而文昌鸣的修为也不低了,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纳气九层,这种资质可以说相当不错了。

季辽嘴角微微一扬,想起徐璐凝那娇笑的模

他的喉嚨早已經消失不見,周圍的劍鳴聲代替了他的發聲。

這聲音鋒銳刺耳。

“廖家,殺我父母,毀我的家,就是為了要我這一副骨頭?”

廖凡冷笑不已:“我這一副骨頭,就算給你們又能怎么樣!整個家族最后成就的就只有一個人,那一個人最后建立起來的廖家,還是原來的廖家嗎?”

“還有我們這些人,對于這個家族來說又算是什么東西!”

看著激動不已的廖凡,廖秋川皺緊了眉頭:“不管是不是原來的廖家,它終究......

“你们必须约束你们部队,现如今你们两部互相冲突次数急剧上升……”

伊罕王中军大帐,左贤王和右贤王面带愠色,相互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

伊罕王极力的居中调节。

“别让马克王看我们的笑话,咱们西撒克逊族应该团结起来。”

“可以团结,但是右贤王让我很难办。”左贤王狠狠地说。

“本来补给发放就不公平,我部近六万人,补给总量和你们两军却相同,你们说公平么?”左贤王怒气冲冲的说。

“不是已经按比例给你们提升了补给了么!”右贤王冷冷的回答道。

“就是,我部下怨念也很大,说凭啥给你左贤王配额多,再多的话,我的部下我也快约束不了了。”

伊罕王皱着眉头,果然还是补给的问题。

“那凭啥右贤王部精锐人均补给比我们两部的都要多?”

如今物资紧张,但是右贤王嫡系部队补给明显比其他两部要多。

“怎么,你也这么认为?”

右贤王看着伊罕王也用不信任的眼光盯着他看,顿时觉得不爽。

“还请右贤王解释一番。”伊罕王不依不饶。

“有什么好介绍的,谁要我的杂牌军最多,减掉他们的补给给精锐不行么?”

“我怎么分配补给,关你们啥事?”你们凭啥不满,右贤王心中甚是恼火。

“哼,你的嫡系就是嫡系,你的精锐就是精锐,我的就不是?”左贤王却是另一种看法。

“伊罕王,我觉得咱们三军精锐的人均补给应该一样,杂牌军的人均补给也一致。”左贤王提出来自己的方案。

“放屁,这样一来,凭什么我部总量要减少,伊罕王你说,这公平不公平?”这右贤王怎么可能同意,自然坚决反对。

伊罕王被夹在中间,甚是头疼,如今补给紧张,如果分配补给这个问题不能解决,左右贤王之间的冲突肯定不会停止,甚至会波及到他伊罕王部。

“这……我觉得你们说的都有道理。”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伊罕王这会儿不仅头疼而且肾也疼,因为他们说道似乎都在理。

“嗯,这么说吧,咱们三军精锐,嫡系说破了天,咱都是撒克逊族人。”伊罕王顿了一顿,“所以我们必须团结,这一点咱们三军做的不错,起码目前的冲突大部分是针对奴籍军团的。”

“被抢?那是他们学艺不精,自家地盘上还能被抢,活该!”左贤王满不在乎的说。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漠北,左贤王说的倒是实情。

右贤王则冷哼一声,“柿子只挑软的吃,谁不会啊,就是我杂牌军的精锐,炎月军团你部那帮怂货也不敢抢。还在这里大言不惭……”

“是个人都会患寡不患均,所以我建议对于嫡系和精锐部队,人均补给一样,这样就能剩下一部分粮食。”伊罕王看到气氛不对劲,赶紧打断火气愈旺的对话。

“对于奴籍军团,本来就是炮灰,死就死了,就按最低保障,炎月军团也不能例外!”

伊罕王特意指出右贤王的炎月军团,在这点上,他和左贤王是一致的。

“一个小小的炎月军团的补给居然直逼我嫡系部队,早该减量了。”左贤王赶紧附和道。

“那这不公平!”

“啪!”右贤王一拍桌子,满脸怒气。

“合着你们俩在算计我?”

“我部嫡系和精锐就四万,杂牌军一万,怎么算都吃亏!”

“不行,不行!”右贤王坚决拒绝,脸色铁青。

“右贤王!大哥!”伊罕王苦口婆心的喊道。

“如今物资还能坚持多久,你不会心里没数吧?照这样下去,撑死还能坚持一个月,就该吃干粮了,再往后呢?”

“哼……”护犊子的右贤王对补给还有多少门清,知道伊罕王所说属实。

“我的意思是不仅奴籍军团,还有咱们各部精锐,都必须保持最低供给量,尽量延长到五月份,那时候我们都该开拔出发了。”

伊罕王苦口婆心的说。

“即便这样,我们近五十万人,计算不充分,到时候军心会乱的,万一坏了大酋长的计划,咱们三人难逃其咎。”

“所以说,我们撒克逊族要团结一起,必须一起熬过这段时间。”

伊罕王一脸诚恳,“我真的希望二位能够约束自己部落,还是那句话,整个漠北都是我们的了,你们还愁草场大小的问题么?”

伊罕王大手一挥,遥指向南方,“或许将来有一天杀向炎月境内,也未尝不可!”

“但是前提,我们西撒克逊族,甚至整个撒克逊族必须团结在一起,炎月帝国如今虚胖不已,自毁长城,嘿嘿……”

伊罕王意气风发,贪婪的瞅向了南方

沙海上,可可跟佐拉在一起,那巨大的針筒尤其引人注目。

陸隱的出現讓可可很開心,“陸大哥,你回來了”。

陸隱笑著對可可點點頭,“聽說你跟尚武學院的學生切磋了?感覺怎么樣?”。

可可憋著嘴,“打不過人家”。

陸隱大笑,每次面對可可都很開心,這丫頭是開心果,“不用氣餒,你的優點是治療而非戰斗”,說到這里,陸隱忽然頓住了,治療,話說可可這治療的能力有用嗎?

聽了陸隱的鼓勵,可可很堅定的扛......

岸边,停泊着一艘江船,正有几门下。"黄牛道:"狗屁门下,五丈宽的墙,画的除了!”;;。。。麻贵,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残忍的慈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莫闻

小二发

莫闻

一壶酒

莫闻

XX神

莫闻

虚幻的天空

莫闻

一袭风雪

莫闻

创造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