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兽潮!(第二更,求红票)》。

白开心果然已死了。他活著时就望去,只见剑气千幻,如十彩宝

李衍走出茶铺,右手再度倒提镇鬼,沿着空无一人落满瓷器碎片和各自细碎家当的长街向着城门走去。李衍将玄晶棺上的黑布扯下,镇鬼在石板上拖出阵阵刺耳的摩擦声。已经有守城士兵注意到他,准备上前盘问。

李衍左手六灭一挥,锐利的剑气横扫而过,面前扇叶状范围内的韩军顷刻间毙命。李衍这一举动立马引来了大量士兵的注意,不需要有人发号施令,一轮又一轮的箭雨落下。

由于李衍开了个头,海角域各国均开始在兵刃之上淬毒,饱受其苦的韩国自然也不例外。这些箭矢中有极少数由精铁打造锐利无比,混杂在箭雨之中,哪怕是元婴期后期修者也有可能被划伤。一旦受伤中毒,哪怕只是短时间内行气受阻掉到人海中,也只有死路一条。

李衍神魄力量阵阵涌动,镇鬼之上的斩伐之力仍在积蓄。肉身本就得到了镇鬼的加持强化,此刻再度运转大衍玄策通体玄玉之色,箭矢就像雨点砸在地板上一样疲软无力,纷纷弹起坠下,并不能伤到李衍分毫。

李衍左手六灭翻出无数剑花,再度一番横扫,从他的位置直至城门再无阻滞。右手镇鬼和石板的摩擦声渐渐消失,镇鬼之上血红色的剑气不断翻涌,下方的石板如若遇到赤红钢铁的薄冰一样迅速溶解,只在沿途留下一道深深的漆黑沟壑。

“去!”

李衍忽然腾空而起,右手自下而上全力以一划,血红色的凄厉剑气在地面上划出巨大的剑痕,斜斜斩向远处的敦厚城门。最上方的剑气漫过城墙,向着城外斩去。

尘埃落下,那厚逾两米不知由何材质打造的铁门上出现了一道约莫数寸的剑痕,一米多粗的门闩同样没有断裂。李衍本以为得了数场造化,这足以伤及元婴期中期修者的一剑能轻松将城门破开,然而他却失算了。

秦关城和兴安城、巨榕城一样,可是韩国之前真正意义上的主城,城墙的高度、厚度以及城门的坚固程度和陆博城自是不可同日而语。这一剑不能将城门破去,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城门外负责拦截云无影父子的四名修者大惊失色,他们四人防守云无影父子四人其实有点多余了,毕竟云无影的三个儿子都才初入五阶,还未完全长成,也只能勉强算元婴期中期的程度。

四人眼神示意,当即分出二人掠回城门。云无影爽朗一笑,三个儿子心领神会化为人形协助浑身上下满是创口的艾青和秦晴月迎战那十数名修者。有了云镇江三人加入,艾青和秦晴月压力顿减,虽说依然敌众我寡,但境地已经不再那么凶险。

沙耘已经亲率着数十万大军压上,因为李衍一人引走了两名元婴期后期的修者,这场战争攻守双方微妙的平衡出现了偏移。

李衍还待再挥一剑,便看见两名修者自城门之上返回城内,直直朝着自己的方向飞来。李衍摇了摇头,像先前那般催动镇鬼,他大概能催动十次左右,根据他的估计,大概五剑就能斩断门闩。

“你是谁?”黑衣修者将手中短棒指向李衍叱问道。

“我说我是丞相派来助战的你信吗?”李衍阴冷一笑。

“放你妈臭狗屁!丞相的人怎么可能帮着郑狗攻打城门!”青衣修者一脸不屑。

李衍缓步上前,剑指黑衣修者,淡笑着望向青衣修者说道:“还是你带了脑子,不像他一样,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问。”

李衍耸了耸肩,背后那标志

“鸡大哥?你怎么来了?来了多久了?哎哟……洪刚,你怎么不告诉我啊?我得赶回来啊。”

徐浪刚刚回到乐园,就看到了鬼爵爷,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徐老弟,我这次来,没别的事,主要是想买一台重型摩托车。”鬼爵爷说道。

徐浪倒是有点诧异,问道:“鸡大哥,我不会飞,所以弄一台车子代步,你的实力那么厉害,还用得着?”

“我的速度自然很快,但是,有时候,换一种活法,也挺好的嘛。”鬼爵爷笑着说道,“比如人间,不是也有很多富......

可是他却似一点也不觉得疼岂非正像是肥猪拱门,飞蛾

晚上,巴恩斯也說出來自己的困難:“何首烏,府中暫時沒有,如果要找到,可能需要10天左右時間。”

已經耽擱了10多天,再耽擱10來天,傲天想到那肯定趕不上龍心悅隊伍。

傲天問道:“那何首烏怎么能找到呢?”

巴恩斯說道:“城西北方向三十里處,有一座險峰,名曰:天池----”

天池山,乃嵐夢帝國東北部第一險峰,山高三千丈,高聳入云,長年白雪白雪皚皚;白云繚繞,五色斑斕波光嵐影,群峰環抱,蔚為壯觀。天池湖水清澈碧透,一平如鏡;周圍16座奇異峻峭的山峰臨池聳立,倒映湖中,波光巒影,煞是美麗。天池上空流云急霧變幻莫測,時而云霧飄逸,細雨蒙蒙,“一片汪洋都不見”;時而云收霧斂,天朗氣清,繪出了“水光瀲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絕妙天池景觀。

傳說天池山接近蒼穹,在山峰之巔,有許多人間少有的珍貴藥材,這幾百年來,不知道有多少的人為了這稀世神藥,不惜自己的生命,攀登這座終年白雪覆蓋的險峰,但是大多都有去無回,更是增添了天池山的神秘和恐怖,在嵐夢有著“冥山”的別稱!

這時候,在天池山的山腳下,來了一隊人馬,領頭的是個身著紫色盔甲的冷艷少女,騎著一匹棗紅駿馬,那嬌艷欲滴的俏臉上滿是冷漠的神采,那如海般深邃的眼睛卻似要道盡少女心中的寂寞,讓人為之一震,那嫣紅的雙唇,在微微蠕動之時更是讓人為之銷魂,的確是惹人遐思,回味無窮,那飽滿隆起的胸前雙峰,纖細瑩瑩一握的蠻腰,曲線玲瓏的豐滿臀部,在緊身的盔甲的壓縮之下,更是飽滿欲裂,足以傲視風塵無限紅顏,在身后那把珠光寶氣的短劍的襯托之下,更顯眼前美女的颯颯英姿。

這位冷艷少女,正是巴恩斯給傲天安排的領路人,她可是巴恩斯手下大名鼎鼎的城衛軍三大統領之首的花解語。

在花解語的帶領之下,心知一刻值千金的傲天策馬狂奔,在兩個時辰之內就已經來到了天池的山腳之下。

“傲大人,請小心,注意安全!”花解語很恭敬對著傲天說道。

“花統領、小月,放心吧,請在此等候兩天,我必下來。”傲天信心滿滿的說道。

然后,傲天彈馬而起,腳踩踏月七星步,身影像流星一般飛馳而上。

伴隨著漸漸的上行,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雪,時而夾雜著幾縷的寒風襲來,時而夾雜一絲絲的雪花飄落,傲天深知時間寶貴,容不得他耽擱時間,于是運足帝月真氣,以閃電般的速度向上作瞬間移動,然后伴隨著速度越快,阻力越大,但見白雪紛紛,更加濃烈地下著,似乎要阻擋傲天的前進,把他推到山下去。

過了半天時間,也只是到達了半山腰處,抬頭望去,只見天池山高不見頂,白茫茫的一片,如粉妝銀雕,天地之大,仿佛只有自己孑然一身,縱是傲天此等少年英雄,也只能望峰興嘆,感嘆大自然的偉大、人類的渺小。

休息了半刻,傲天繼續向前而去,漸漸地,山道兩旁的林木越來越多,在前面的就是天池山被稱為“冥山”的真正所在。

只見,到處是茂密的針葉林,這種針葉林最適合在這種嚴寒之地生長,是一種耐寒植物,除了天池山這種超級的嚴寒有生長之外,就是在一些常年積雪的高山上,也難以見到這些林木。

正在欣賞著這罕見針葉樹的時候,驟然有股霧氣出現在前面,而且越來越濃,藍色的霧氣也不知道從哪里散發出來,連帶周圍的空間也是一片藍色,傲天覺得有趣,真是一番奇妙的光景。在霧氣中前進了一段距離后,傲天漸漸覺得自己昏昏欲睡,眼睛老是很想閉上,人渾渾噩噩想就地睡覺。

就這昏昏欲睡時段,傲天意識中有著一絲絲靈光忽然浮現:“怎么回事?我怎么想睡呢?我還沒忙完采摘何首烏的事情呢”

“不行,我不能睡著!”一股勇往直前的意志、一往無前的精神突然涌現出來,一直死死地堅持著,支撐著傲天,不讓他倒下去。傲天心知如果這時候在這極寒之地 睡了裴度,字中立,河東聞喜人。擢進士第。進御史中丞。宣徽五坊小使方秋閱鷹狗,所過撓官司,厚得餉謝乃去。下邽令裴寰,才吏也,不為禮,因構寰出丑言,送詔獄,當大不恭。宰相武元衡婉辭諍,帝怒未置。度見延英,言寰無辜,帝恚曰:“寰誠無罪,杖小使;小使無罪,且杖寰。”度曰:“責若此固宜,第寰為令,惜陛下百姓,安可罪?”帝色霽,乃釋寰。王承宗、李師道謀緩蔡兵[注],乃伏盜京師,刺用事大臣,已害宰相武元衡,又擊度,刃三進斷靴又傷首度冒氈得不死哄導駭伏獨騶王義持賊大呼賊斷義手度墜溝賊意已死因亡去議者欲罷度,安二鎮反側。帝怒曰:“度得全,天也!若罷之,是賊計適行。吾倚度,足破三賊矣!”及病創一再旬,分衛兵護第,存候踵路。于時,討蔡數不利,群臣爭請罷兵,錢徽等尤確苦。度奏:“病在腹心,不時去,且為大患。不然,兩河亦將視此為逆順。”會唐鄧節度使高霞寓戰卻,它相揣帝厭兵,欲赦賊,鉤上指。帝曰:“一勝一負,兵家常勢。若師常利,則古何憚用兵耶?雖累圣亦不應留賊付朕。今但論帥臣勇怯、兵強弱、處置何如耳,渠一敗便沮成計乎?”于是左右不能容其間。李愬夜入懸瓠城,縛吳元濟以報。度統洄曲降卒萬人持節徐進,撫定其人。初,元濟禁偶語于道,夜不然燭,酒食相饋遺者以軍法論。度視事,下令唯盜賊、斗死抵法,余一蠲除,往來不限晝夜,民始知有生之樂。度以蔡牙卒侍帳下,或謂反側未安,不可去備,度笑曰:“吾為彰義節度,元惡已擒,人皆吾人也!”眾感泣。薨,年七十六。帝聞震悼。度臨終,自為銘志。會昌元年,加贈太師。(選自《新唐書·裴度傳》,有刪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兽潮!(第二更,求红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热血少年王印

双色瞳的猫猫

热血少年王印

心中伤梦中泪

热血少年王印

半月星

热血少年王印

苦书生

热血少年王印

蜗橙

热血少年王印

强哥9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