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受伤,你就死!》。

具体说来,当李寻欢遇见龙啸云发生了什么呢?先撇开林诗内容上写的是对三个家庭的评议。要评议就要表态,要表态就要

  “程远航先生?”一位NPC问起远航,远航和星妍也同时看向了声音的方向。

  对方有礼貌的微微鞠了躬,远航也看清了这位前来打招呼的NPC,与其说是NPC更像是侍从,而且是极具风格的那种。

  NPC侍从穿着着宽松的外衣及肚脐,内部则是一件打底的暗色内衬及臀底,肥大的袖口伴随着略低的衣领,贴身的裤子显得腿部格外的纤细。

  “是我,请问有事吗?”远航直接问起了侍从,边上的星妍则是安静的观察他的穿着。

  因为这里的服装都是魔法服装,所以侍从的服装也不例外,在衣服的边角有发光的线材,落尘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好看。

  “女王,栗子殿下,栗子召见你,要见你。”;“你随便说就好,不需要那么讲究的。”;“我服侍于对于新一代女王,不可无理。”;“嗯,也是,她在哪里?”

  远航说完后,侍从看远航的眼神都变了,远航也急忙改口道:“女王在哪里?”

  “请跟我来。”侍从说着就带两人走向了城市外。

  新手城虽然守下来了,但是那些不死族依旧在正门没有走,等着下次进攻。

  所以远航和星妍两人被带着走向的,是新手城的后门方向,这里看守并不多。

  跟着侍从,看着他释放了魔法,三人也进入了隐形状态。

  貌似不死族有感知能力,不少的高等不死族有在朝着远航他们聚集过来,好在三人成功绕过了守卫,离开了新手城区域。

  在树丛里看到了许久没见的“栗子”,星妍和远航都想和她叙叙旧了。

  “栗子~”星妍站在较远的地方,刚看到栗子就叫道,警戒着的她也在此时转身看向三人。

  如仙子般的脸颊也再次映入眼帘,长长的睫毛和小巧可爱的嘴唇还是一如即往的吸睛,只是那对显眼的翅膀被藏在了披风下。

  看着这么可爱的仙子,星妍都想贴近些,只是侍从很快就拦住了两人。

  “就在这里...”;“让他们过来吧,他们可以信任。”侍从刚拿出金属棍子拦人,栗子就说道。

  “遵命。”;“去警戒,我要和他们单独聊聊。”;“是!”侍卫说着就离开了。

  远航和星妍也在此可以接近栗子了,星妍刚走到面前就说道:“好~~久不见了!”

  “嗯,你发现你的翅膀了吗?”;“没有哎。”;“迟早有天会的,还有这位光之少年,我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两人在此时看向了远航。

  “这只是我运气好,拿到了破晓光尘的召唤式。”;“那这便是命。”远航顿了一下,便确认的点了点头。

  栗子叹了口气,看了看周围后说道:“你们应该也知道了,世界树面临的情况。”

  两人看了看彼此,远航其实是很担心的,因为他真的没有那个信心再阻挡不死族一次了,刚才那些并才只是低级兵种,外面站着一大堆“神仙”呢。

  但是远航从星妍眼里看到的,并不是担心,反而更像是一种信任和支持。

学院中,变化最小的就是她自己,变化最大的就是孙小小,当年多顽皮捣蛋的小丫头啊,还经常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如今,整个脸像是僵住了一般。

孙小小摇了摇头,自从李浮尘在学院被废,她就以为她死了。

当年为了让她离开学院,他费尽心思将她们一家弄走,结果她倒好,半路游回来了。

之后让她跟着宝船撤退,也给溜了,就那一次,李浮尘对她发火了,想走也走不了,甚至他还要费心在战场上照顾她。

一直认为,李浮尘迟迟不退,被陈林擒住......

港口小鎮阿加泰駐軍訓練場。

王泱檢查十七個強化者的強化情況和修煉進度,一一指點。

取出一堆火槍。這是從蘇·克流霞王妃號上搜刮來的,奧倫王國最新式的后裝擊發式步槍。

“我們大翰歷來與時俱進,博采天下之長為己用!如今世界已經進入火藥武器時代,所以,火槍也要列入翰族十八般兵器之列!

從今以后,我大翰兒女,都要學會使用火槍。現在我傳授你們狙擊術和槍斗術!作為我翰家火槍戰技!”

眾人躬身領命。

王泱其實不會使用槍械,狙技術和槍斗術是晶苧總結出來的,王泱花了不少時間,結合劍法和各種戰技改進而成。

強化者們的大腦也被強化,智力提升,學習東西很快。

王泱教了一個時辰,張知等智慧型強化者就已經牢牢記住了要領,后續只需勤加練習,熟能生巧即可。

留下他們互相交流,王泱離開訓練場。

……

第二天,蘇公女不得不暫時離開鳳凰島,她急著去安排運送翰人的事宜。為了在運送過程中不出現強迫和虐待,王泱派馮青跟著一起去監督。

雖然蘇一再保證不會強迫翰族遺民,善待他們,可是王泱對具體的執行者很不放心。

他還拒絕了蘇留下兩艘軍艦和三百海軍保護鳳凰島的好意。蘇面無表情的登艦離開了,臨走前把王泱的燒烤調料席卷一空,一點都沒給他留。

鳳凰島上的阿加泰人種植園全部是種甘蔗的。港口小鎮上還有一個小型榨糖作坊,制糖業就是這里的支柱產業。

張知組織翰民接管了全部的種植園,他們以家庭為單位,分到了一塊土地。

翰人對土地的熱愛深入基因,種植天賦也點滿了。對阿加泰人用奴隸耕作的粗放方式十分不屑,迅速進入狀態,開始打理種植園。

晶苧下令釋放所有的奴隸,打算把他們送回家鄉。得知被解放,還能回故鄉,這些棕色皮膚的土著居民一個個如喪考妣,讓晶苧大跌眼鏡。

這些人的故鄉早就被羅納白人占據了,在種植園做奴隸雖然辛苦,但是還能活下去。一旦回去,要么活活餓死,要么再次成為奴隸。

晶苧和王泱商量之后,接受這些人就在島上。全部轉為雇工。可以選擇去翰人的農莊打短工,也可以選擇進晶苧的白糖工廠做工人。

鳳凰島暫時以制糖業為支柱產業,不過不是出口普通的白糖,而是生產奶糖,水果糖,巧克力糖,軟糖……

她特地改了城市規劃,在城外預留一個村莊給這些土著安家。

晶苧還規劃了海水稻種植區,奢侈品制造區,生物制藥工業區,軍工區、風能發電廠,潮汐能發電廠,太陽能發電廠等等。

王泱在交給晶苧一只納米制造蠱蠱母之后,就沒有再操心種田爆兵的事,連學校都交給晶苧了。

他忙著改進強化“藥劑”,改進出各種弱化版。比如針對身體虛弱的老年人的L型號,針對一般的士兵的M型,針對平民百姓的N型,針對女人的,針對小孩子的…等等。

不想浪費亙能,只能用道法慢人抵抗力便也更强。

但要是被这些家伙咬到,那基本上就没治了。

李乐蹲下,捏着鼻子用刀费力地刨开食脑者的后脑,“运气不错,挖到了。”

一颗精神结晶。在末世中也算硬通货,大概能换两公斤压缩饼干。杀十只食脑者也未必能获得一个,没想到现在来了个开门红。

说明这只食脑者吃了很多人——它们只吃脑子,用口中菌丝吸光脑浆之后会在尸体脑部留下真菌,很快便能诞生一个新的食脑者。

几具仿佛腐烂了很长时间的食脑者尸体就这样静静躺在地上,同文明一起死去。

于是李乐一扇门一扇门踹过去,将屋中的食脑者以及那些被感染到一半的倒霉孩子通通干掉。然后在幸存者们的尖叫或哭泣中离开。

还有个看见女儿被杀的父亲要来跟李乐拼命,被他一脚踹晕。随后上去把小食脑者脑子的弩矢拔出来,顺便挖走结晶。

楼中一片混乱。

李乐感觉有些吵闹,包里的精神结晶已经达到五块,在末世初期算是非常大的一笔财富。

又踹开一扇门,感觉腿有点疼。李乐躲开这个中年男性食脑者的扑击,举刀在他脑后就是一击毙命。然后抬手一弩矢射入中年女性食脑者口中,完成双杀。

“卧室还有人吗?”李乐看见被他们挠出几个洞的房门,思索片刻后走了过去:“喂,没事了,出来吧。”

林茵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门缝,语气带着哭腔,“……李乐?”

“嗯,真巧。”李乐撇嘴,“那个,他们已经被感染,没救了。”

也不知道他是在安慰人还是在干嘛。

“为什么……”林茵捂住嘴,坐在地上就开始哭。但眼泪还没来得及流下,李乐便粗暴地扯开房门,将她拉到怀里,手中短弩指向屋中,许久不动。

“啧,居然真有魂怅。”

一只以空洞为眼,阴影为身体的人形怪物在手机的光芒中朝他们招手。

李乐没有攻击,因为他知道现在的攻击没有意义。反而可能会激怒魂怅,这种怪物只能用精神力造成伤害,或者用精神结晶做的武器也可以。

但自己现在还没来得及用精神结晶给自己催发精神力,更别说用精神结晶打造武器了。

双方对峙,各自不动。魂怅的智力不高,只要你够安静,不主动进攻,它便会自己离开。所以李乐没有攻击,反而将武器放下,按住自己怀里的林茵:“别动,别出声。”

李乐身上的东西很多,所以他怀里一点都不舒服,压缩饼干和手电筒之类的玩意有棱有角,相当硌人。但林茵却听话地没有挣扎,只是默默地发抖,默默地哭泣。

魂怅挠了挠头,融入影子里消失。

可能是很久之后,又可能才过去几秒钟。李乐终于松开手,长出一口气,“应该走了。”

林茵仿佛刚刚从河里爬出来的溺水者,跪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喘气。李乐站在旁边看着她,想起自己当初的样子,只是摇摇头,在旁边拍了拍林茵的脑袋。

楼里,尖叫与惨叫声依旧。

李冠英还未说话,孟如丝已悄悄的人,为什么会做这种事?陆小陆小风吐出口气仿佛对这答复很不如人们想像中那么短促,一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受伤,你就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之羁绊

心星逍遥

神之羁绊

风扇老爷

神之羁绊

花有重开月

神之羁绊

妖惑天下

神之羁绊

几度青山

神之羁绊

玄冥掌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