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崩溃的开始》。

邓定侯道:我的确有这意思,因但是他抛起的花生却忽然不见了

凛冬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但能被秋寒老祖看重,肯定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功效。

  但数天后,他知道自己错了,绝顶高手战斗结束,星空漂浮无数黑色晶体碎片,很多人都拿到了,根本没人在意,如垃圾一般。

 p>這才發生了現在數十人準備襲擊火鳳凰之翼公會的一幕。

漆黑的夜色難掩張刀疤的興奮,猩紅的舌頭舔著干巴的嘴邊,張刀疤一臉戾氣:“只是可惜少了好幾個家伙!”張刀疤有些失望起來。

在上一次讓張刀疤失敗的案件中,將張刀疤擊敗的左索并沒有在隊伍......

在阳光普照的时候,这山谷一定相包容,进胤爵高密侯,共事如

洪峰:“你這個變態……”

劉長峰:“果然是天才……”

執事弟子:“扎心了老鐵……”

大家都知道衛青六月初入門,結果還沒到十月底就晉升職業武道九段了,前后用時不到五個月,平均一個月晉升兩個大境界,這小子真的是太不把自己當人了!

于是場面一度陷入安靜……

洪峰最近事情比較忙,沒什么時間和衛青切磋武藝,沒想到這小子不聲不響地就升到職業武道九段了。

“咳咳!”

很快洪峰就回過神來,他干咳兩聲,繼續說道:“既然如此,大家就當無事發生過。”

“看來職業武道七段的一場,也要稟報門主,從門中派遣一名精英弟子過來才行。”

“職業武道八段,我們這里一大堆,你們誰上?”

眾執事弟子互相看了一眼,大家都是師兄弟,同門學藝十幾年,心中都知道誰最厲害,最終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一個平時默不作聲的黝黑壯漢身上。

這個皮膚黝黑的壯漢名叫孫伯虎,今年二十四歲,職業武道八段巔峰修為,出生于漓陽縣郊孫家莊的一個普通農家子弟。

孫伯虎十四歲那年在田間幫大人做農活,結果耕牛突然發狂,大人們都驚慌失措,他沖上去單手抓住牛尾巴,將上千斤重的大水牛拉得倒退了十幾米……

這一幕恰好被當時路過現場的一個南漓門長老許廣平看見。

于是許長老感嘆這個少年天生神力,就將其收入門下,錄為南漓門第三十八代內門弟子,悉心傳授他武道技藝。

孫伯虎天賦異稟,十四歲入門,十六歲就到達明勁巔峰,然后一直悶不做聲地用師門秘法打磨肉身足足六年之久,練出一身驚世駭俗的硬功!

直到二十二歲那年,孫伯虎已經將自己的肉身強度打磨到極致,這才在師傅許長老的建議下選擇突破暗勁!

厚積薄發的他,只用了兩年時間,就修煉到了職業武道八段巔峰,在南漓門一眾職業武道八段的執事弟子中,堪稱無敵猛男。

洪峰比孫伯虎年長十歲,算是看著自己這個師弟孫伯虎成長起來的,深知其厲害,于是欣然點頭,撫掌笑道:“看來孫伯虎師弟是眾望所歸,這一場職業武道八段的比賽,就由孫師弟你出戰!”

“好!”

孫伯虎答應一聲,然后站起身來,睜大眼睛看著洪峰,甕聲甕氣地說了一句。

“只是我的拳腳太重,我有點擔心關鍵時刻收不了手,要是打傷人怎么辦?”

“嘿嘿!”

洪峰大手一揮,冷哼兩聲,一臉無所謂的態度,笑道:“孫師弟盡管全力出手,無需心存顧忌!”

“屆時各門各派都有宗師在場,在你們兩個職業武道八段的較量過程中,他們要是連自己的門人都護不住,被你打傷打殘只能說活該!”

孫伯虎點點頭,坐下,然后咧嘴一笑:“那我就放心了,我已經好多年沒出全力與人打架了!”

孫伯虎此言一出,一眾執事弟子頓時氣得翻了白眼。

“孫伯虎,你他喵的幾個意思?”

“感情你平時和我們切磋武藝都是過家家嘛!”

没能想明白江天天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似乎从来没有与其接触过,自然谈不上什么利益冲突,最后还是寒声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江天天咬着吸管,头也不抬:“现在应该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我觉得你更应该关心的是钟小丫的问题。我有一些绝密情报,你想要知道吗?”

张勇看着江天天若无其事的样子,肺都要气炸了,但考虑到对方说的没错,当下钟小丫的事情明显更紧迫,于是只好将折叠刀又放回了上衣内里的口袋:“你知道什么?”

江天天抬起头看向张勇,笑容古怪:“你这么紧张钟小丫,为什么?难不成你暗恋她?要真是这样,我可好心劝劝你,别自讨没趣。人家对你指定没兴趣,也注定是你得不到的女人。”

张勇何时经历过这种调侃,青涩的脸上“唰”的一下就全红了,仿佛一只被丢进了热油锅的龙虾,急忙辩解道:“你瞎说什么!”

“我怎么就瞎说了?”江天天振振有词道,“不信你随便找个外人评评理。如果你不喜欢她,为什么要来帮她?就因为在厕所的时候,不经意听到她对着洗手间的镜子说要杀了谁谁谁之后自杀?假都没请,为其翘课,还强行拉了我这个跟你真不熟的人来帮忙。”

说到这里,他还唱了起来:“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谢谢你的慷慨……”

“只有你这种脑子里总是装着肮脏思想的人才总想着这种事!”张勇没好气地讥讽了一句。

江天天毫不在意:“那麻烦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帮她?如果不是我告诉你,你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她是救过你的命,还是怎么着?让你自告奋勇来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因为我想……”

“你想什么?”

“我想……”

几番犹豫之下,张勇闭上了嘴巴,什么都没有说。

他之所以愿意帮助钟小丫,其实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想像他父亲那样,当个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

只是这件事却实在不适宜说出来,尤其是不适合告诉江天天这种很明显嘴上没个把门的人。

他父亲牺牲后,为了保护他和母亲的安全,确保不会遭受到毒贩们的打击报复,警方与他母亲都对他父亲的真实身份守口如瓶。为此,他和母亲这些年来忍受了这么多流言蜚语,他父亲更是遭受到了无数的奚落,但都没有暴露。

他又怎么敢掉以轻心?

而且就在前两天,林奇还专门上门提醒他们母子,说当初那个贩毒集团,又有成员回到了梧桐市活动,虽然目前还没有消息说明张为民身份暴露,但为了保险起见,他们母子二人近来还是要多加防范,特别是要注意身边是否存在可疑的陌生人出现。

张勇握拳,用指甲在掌心掐出几个指甲印,然后才说道:“别顾着贫嘴,说正事,你知道些什么?”

江天天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过犹不及,要是自己再刺激刺激对方,没准真把这个老实人给惹毛了,那可就不太妙了。

虽然真要动起手来,自己也未必落了下风,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浅显道理,还是要讲究一下的。他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摇晃着手里的奶茶,端起了架子:“哎呀,这个嘛,我的消息可不是白给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崩溃的开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界最强转移系统

雷之牙

万界最强转移系统

草莓味的月光

万界最强转移系统

梦风扬

万界最强转移系统

杉杉来持

万界最强转移系统

裴骄大姥爷

万界最强转移系统

趴墙头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