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的环境》。

陆小凤道:问我?丁敖道:我们交道:他不会死在这里的,死在这里

006

黑色的斗笠虽然戴在了秦峥的头上,但公孙沐雨则感觉像是一张无形的网将秦峥笼罩一般。

曾几何时,秦峥那股傲气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好似,只剩下阴沉!

已经渐行渐远昌天成急促的挥动双手,好像在说些什么。

两眼失神的公孙沐雨这才发现秦峥、昌天成两个人已经走远,稍收回心神,便急匆匆赶了过去。

“咳~咳!”

秦峥挺拔的身形随着咳嗽抖动上下起伏。

“你们两个回去吧!”秦峥说道。

昌天成心中猛然一紧,急忙问道:“秦队长,你要去哪里?”

“秦峥,你要到哪去?”

与此同时,公孙沐雨同时开口询问。

望着眼前这两个人,秦峥笑了起来。

只是这笑声更多的是夹带着一股苍凉。

公孙沐雨、昌天成明白,虽然秦峥表面上对公会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感,但内心深处对公会的热爱超过任何人。

要不然也不会在她的身上付出太多的心血。

无论是不分昼夜的修习,还是更加努力的锻炼。

无论是不厌其烦的教导他们作战配合,还是万篇一律的讲解。

纵使马修处处与秦峥作对,但在教导这方面,秦峥可是没有丝毫吝啬。

这就是为了让炙日公会夺取更多的胜利。

只要夺得胜利,公会才会收到更多的支持,这样才能持续发展壮大。

而公孙沐雨、昌天成还是明白,秦峥并不仅仅是对参加赛事用心,对公会雇佣任务也是非常上心。

甚至有些危险的雇佣任务,秦峥根本不会允许第一纵队人员去参加,更多的是自己加入公会雇佣团内进行协助。

秦峥说过,任何赛事不仅仅是靠一个人能够完成的,是依靠大家紧密配合、协同作战才能取得的成果。

昌天成还没等秦峥回答,紧接着说道:“秦队,我跟你一起走!”

“还有我!”公孙沐雨一脸严肃盯着秦峥说道。

秦峥心领了他们两个人的好意,说道:“小成,炙日公会一直以来是你的梦想,如今身在第一纵队,还是留下来好好发展吧!”

确实,昌天成留在公会确实比跟着秦峥要好上太多,而且能够进入炙日公会第一纵队,非一朝一夕之事,现如今反而退出?太过可惜!

人生能有几次成长的机会?倘若昌天成放弃,谁能保证下一次还会出现?或许成为一个平凡的修习者,籍籍无名到老吧!

“沐雨!就算你退出炙日公会,你父亲也不会放你出去!”秦峥两眼凝重盯着公孙沐雨说道:“好好在公会待着,或许咱们会有那么一天成为对手!”

听到秦峥如此说法,公孙沐雨心中突然感觉稍微安稳些,看来秦峥并不是消沉,将来一定可以重整旗鼓!

“我相信你!”公孙沐雨肯定道。

“我,我,我也相信秦队长!”昌天成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急忙开口道。

“嗯!”秦峥着手拍在昌天成的肩膀上,随口一声。

而公孙沐雨则舒悦的微笑看着秦峥。

“走了!”

秦峥挥手,向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去。

等到秦峥消失,昌天成挠着后脑勺傻笑道:“秦队还从来没有拍过我的肩膀,更多的是打、踹,感觉怪怪的!”

“你就是烂泥扶不上墙,要不是看你勤奋,秦峥早就将你踢出第一纵队了!”公孙沐雨笑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

“第一纵队的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而已!”

“啊?不过我还是愿意与秦队长并肩作战!”

“是啊!有他在,我们就不用那么费心了。”

“沐雨姐,你说我们还能见到秦队吗?”

“能!”

“为什么?”

“因为我说的!”

“啊?那秦队会去哪里?”

“中州!”

“为什么?”

“因为我说的!”

“啊?那......”

————————

朱雀城!炎国国都,坐落在炎国北部。

四通八达!身处一片平原之中,无任何天险可以依靠。

而其向北不到二百余里便进入中州国境内,倘若中州兵犯,不出两天,大军即可兵临朱雀城外。

如此险地,炎国为何以此定都?

只因为此地是炎国第一门户,倘若此地失守,炎国一半国土便会沦为他国的后院。

炎国境内多山脉丘陵,整个国土蜿蜒千里像一个口袋形状般,朱雀城则是那口袋的入口。

能够保住朱雀城,则炎国国土稳如泰山。

这便是炎国开国帝王定都朱雀城之原因,将一把利剑悬挂在子孙后世的脑袋上,以期不敢懈怠。

朱雀城北,二百里外,中州境内,定南城下!

这里是中州国南部边界线,也是中州军事重城之一。

一是御敌,

它看起來像個呆呆的石像,不到一米高,圓圓胖胖。

它的聲音也很呆板,一個字一個字地蹦出來:“參加考核者,請到前面來。”

小汐、席遷、百里金銀、楚昭昭四人立刻走上前。

莫千鴻看到,那個席遷之前站在納蘭晴的身邊,應該和楚昭昭一樣是輕雪國的,而百里金銀之前坐的地方,和五個國主都有一定距離,很可能住在天曲山。

席遷看起來有四五十歲,目光滄桑,修為玲瓏一竅境,他不知掌握了哪種意,身體周圍有無形的氣體環繞著。

百里金銀背......

授河间推官,县中素。雄初仕郡为主簿,

王泱对牺牲的三十七个战士深感歉意,亲自*慰问了死者家属,安排了物质抚恤,没进城的安排进城居住,并招收遗孤入学。还让绯前去主持他们的葬礼。

兽人们与残酷的沙漠斗争了无数年,顽强的精神刻入了基因,对死亡看的很淡,并不在意这点牺牲。不但牺牲者的家属对王泱的抚恤受宠若惊,其他居民也都认为过于丰厚了。市长芜前来询问学豹城的抚恤制度是否需要改革。

王泱对前来请示的芜解释道:“这些勇士因为我的事而死,所以我要对此负责。并不是抚恤的惯例,学豹城的抚恤制度还是按联合会议制定的法规来执行!”

芜满意的离去,向居民们解释,大家都深以为然,为先生办事牺牲,当然有优待……

道路探明,王泱再无逗留的理由,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和曲三曲四出发东归故乡。四个弟子早已经有了暂时与师父离别心理准备,还是十分伤心。晚上赖在师父房里不舍得离开,王泱怜惜徒弟,便顺她们的心意,带着四女和动物伙伴们出城赏月,吃着美食,喝着汽水闲聊。

四女罕见的没有搞内部纷争,都依偎在师父怀里,非常珍惜和师父相处的时光。五颜六色的月光之下,房房缓缓在大漠上横行,一身素色道衣的王泱坐在房房背上的三楼顶上的平台,身边依偎着四个小仙女,虽是豹头和马首的,却别样的美萌。

除了小红去抓鸟了,其他动物伙伴都聚齐了,小金落在王泱的发髻上,小火暂时离开孵蛋的岗位,站在一边,小白也安静的趴在一边,小黑带着一群火猚乖乖蹲着,小奶狗也很安静,被莜养到半大的小开蜷成一个圆球,只露出小脑袋看着王泱。

王泱像要外出打工的老父亲,不厌其烦的给弟子和动物伙伴交代一些生活细节,他这次回大夏,只带晶苧,不打算带动物伙伴。因为根据曲三曲四汇报的大夏故地的情况,超凡事物根本不适合明着出现……

“牙牙,你是大师姐,我离开了,你就是主心骨。一直以来都很刚强,但总是扳着脸,这不好,要笑口常开!……”牙牙含泪笑着点头。

“蔚,你总是沉迷研究药物,忘记修炼,这也不对。我们毕竟是修行中人,修为才是根本。研究治病救人的药物不可超之过急,有的是时间……”蔚嗯了一声,把头埋进王泱怀里。

“绯,炼器一道,熟能生巧,了解材料,经验积累很重要。不要过于最求完美。你现在修为不够,强行控制小黑的超凡火焰还差一点,每次看到你小爪上的绒毛被烤焦,为师也很心疼啊……”绯止不住泪的点头,抓着王泱的胳膊,眼泪都擦在王泱袖子上。

“踩云,你是个经历了磨难的孩子,很坚强。我一直担心你知道自己没有仙根,不能想牙牙她们一样学道后,会自暴自弃。可是你没有,而是更加刻苦的修炼玄鸟炼气法,为师很欣慰!放心,变强和进化的道路可不止修道一条,为师迟早能搞到以武入道的方法。到时你的成就不会比师姐们差……”黑须踩云把头搁在王泱肩上,泪水打湿了王泱的衣裳。

“怎么可能?小子,你把手上的剑给本尊,本尊放你离开可好。”老妪贪婪地看着王二虎手中的剑,然后冲着王二虎笑道。

“好啊!那你就接住了。”王二虎直接扔出了手中的沧溟,沧溟迅速地冲向了老妪。

不愧分神期,直接一矮身体,就避过了沧溟,只是这有用吗?当然是没用的。

“万剑决。”王二虎微笑着说道,然后,沧溟便化成了万剑,斩向了老妪。

令王二虎遗憾的是老妪直接被斩碎了,连抵抗一下都没有就这么被斩了。

“不愧是仙剑。”王二虎笑着说道,只他突然脸上一疆,看向了老妪的方向。

“桀桀,原来是仙剑,怪不得,怪不得。桀桀”老妪那令人作呕的笑声响彻云霄。

“还真是恶心啊!”汪二虎可是在一些典籍里面见过许多有关魔这一玩意儿的东西,这完全已经脱离了生物这个范筹了,很是恶心,这老妪也是一样。

“桀桀,小子,你懂什么?只要本尊还成功了,那就可以天长地久地存在,这不就是修士的追求吗?”老妪的声音不断地向着着,越来越尖锐。

“这,这楼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底下的学生也听到了那些声音,他们一个个的被震撼得头晕目眩的,很是难受。

“快,大家快让他们离开这里,还有,后勤队的,立刻封锁四周,绝对不可以让人靠近。”小兔子的反应很是快速,那些学生被快速地撤离,学校也在校长的“消防演习”中停课,师生也快速撤离。

“哈哈哈,本尊很快就会成为不死不灭的存在,到时候这个世界就是本尊的啦。”老妪不断地尖叫着,那声音真他妈恶心。

“我实在是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了,虽然很犯规,但是没法子,这样子比较快一些。”王二虎很不爽地直接扔出了一百多张灵符。

“桀桀,小子,你的脑子进水了?就凭这些低级别的玩意儿?能把本尊怎么办?”老妪很开心地狂笑,只要把这个强大点儿的灵魂收了,那么他就可以完成炼魔阵。

“哟,忘记告诉你了,我这些符箓是我在闲暇时用其它世界弄出来的玩意儿,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会有多大的力量,所以,尽情地抵抗吧!雷电符,临!”王二虎大声地厚道,一百张灵符瞬间就燃烧了起来,整个楼顶瞬间就被雷电占领了,那些鬼怪不断地在雷电的消磨中灰飞烟灭。

“不,不,不要这样,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厉害的灵符?”老妪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直接消散。

“呼,还好,那死蜥蜴的鳞片还是蛮好用的,以后没事儿就多练几张,像这样的玩意儿分分钟秒掉。”王二虎笑着说道,之前他在一本可以看到的高级灵符里面看到可以用高阶灵兽的皮来炼制灵符,就拿着蜥蜴的鳞片试了试,还行,就是有些麻烦,现在看来效果还真是不错。

“叮叮叮叮”这时候一个金属掉落的声音响了起来,王二虎赶紧过去捡了起来。

“什么东东?”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的环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云卿剑尊

言之深深

云卿剑尊

兔耳齐

云卿剑尊

张太玄

云卿剑尊

幻羽呀

云卿剑尊

游侠范儿

云卿剑尊

第贰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