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窍穴之秘(求订阅月票)》。

万妙真人在旁边看得神魂俱失,大喝一声:“温姑娘且慢”龙啸云无论做过什么事,现在都以用血洗清了

事后这个椎心泣血悲伤不已的忧国公子倒也并没有得到一亲芳泽的机会。白玉老虎一曲奏完,到沐白霜桌上坐下,略饮几杯,探讨了会儿诗词音律便起身离去。沐白霜痛饮几杯过后也带着几名“卖艺不卖身”的歌姬黯然离场,想必是要彻夜探讨琴箫之艺以图平息心头悲愤之情。

一直沉默着没开口的凌寒宇对李衍点了点头,饮完最后一杯后默然离席,自然是要亲自去盯守沐白霜这条大鱼。他本就是胆大包天之人,在韩国境内掳走沐白珏长子这事儿,李衍敢开口,他便敢舍命陪君子。

随后清风楼并没有再安排什么歌姬表演,毕竟有白玉老虎在前,安排什么表演都显得有些画蛇添足。楼下的“风流仕子”们还在讨论着曲中的悲切之情,好像只有自己知道此曲改自《玉树后.庭花》一样。楼上的人就没了那么多讲究,该喝酒喝酒该吃肉吃肉。

夜渐深了,楼下的人各自离场,不敢也没钱僭越半分,楼上金主吃饱喝足,那自是要去慷慨解囊救济世人,郭东明等人也喝得微醺离去。李衍扶起苏灵儿,柔声道:“此处的温泉极富盛名,小子斗胆请白玉老虎移步沐浴。”

人都走了,苏灵儿听到这四个字也就不再害羞,反而是多了股闺怨的意味,身子倚在李衍身上,糯声道:“还以为你忘了呢~”

那日漫步林间,李衍许诺之事,苏灵儿虽然时时惦记着,却并没有提起过一次。她知道李衍肩上的担子很重,不想因为这些小事给他添堵。

“灵儿啊,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李衍揽着苏灵儿缓步徐行,“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懂事?其实我更喜欢看你和他们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样子,若是有一天我不小心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你可千万别忘了提醒我。”

“好啊。”苏灵儿展颜一笑道,“就怕我事多起来你吃不消。”

“还有我这身板吃不消的事儿?”李衍笑道,“你别告饶就好。”

“哼~”这南国女子独有的鼻音哼出,李衍听得心神激荡,忍不住揉捏了一把手中的玉指。

……

二人沐浴过后,李衍腰上围了一条丝巾,缓缓浸入温泉之中。这眼温泉是活水,源头在溪湖边的孤山之巅,温热而清澈。苏灵儿眯上双眼,那独特的硫磺味儿漫入鼻腔,让人感觉十分舒畅。在闷热的夏夜浸泡温泉,额头上不知是水珠还是汗珠,倒也是奇妙无比的体验。

苏灵儿没想到这个温泉池子被李衍包了下来,倒也裹得严实,静静靠坐在岸边,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李衍宛若浴场小厮一般,殷勤地给苏灵儿按捏着胳膊、肩膀。

“嗯~”

苏灵儿扭了扭刚刚被按捏过的肩膀,显然很享受李衍的指法。苏灵儿微微睁开眸子,水雾蒸腾间那俊秀而轮廓分明的脸庞看起来分外动人。一想到这个给自己按捏的人是截天道圣子、十殿阎罗平等王,苏灵儿嗤嗤笑着,像个黄袍加身的女帝,心中无限满足。

苏灵儿掰起了手指头,玄晶棺里的妙妙算一个,自己算一个,至于若弗妹妹嘛,不知再长大几岁她能不能有这个胆子呢。

忽然那朦胧的俊俏脸庞穿过水雾凑到眼前,轻轻咬了一下苏灵儿水润的朱唇问道:“笑什么呢灵儿?”

“我笑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伺候人倒是娴熟的很。”苏灵儿用指甲狠掐“太”字的那一点,看得出李衍的表情是痛并快乐着。凉

看這一群群聚在一起的人,這應該就是黨派之間的交流了,偷偷摸摸的在心中記了一下,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啊。

可惜人實在太多了,自己能叫出名號的都不超過十個,還怎么記,倒是看向陳正陽一群南黨的人喊道:“陳正陽大人,看看我這小馬如何?這毛色,這光澤,嚯,和龍同屬四靈之一啊,我就謙虛點,也就比圣帝爺爺的黃龍差上一點點吧!”

“哼!”

一聲冷哼,也不跟李浮塵計較了,懶得爭辯。

李浮塵這次沒有下馬的意思,守衛也沒來催了......

吃完之后、黃媽開始收拾碗筷,他們幾人仍然坐在石椅上,準備商議、接下來該怎么辦,畢竟現在嘯天已經回來了,他們必須拿出一個可行的對策出來,絕不能和之前一樣,像無頭的蒼蠅亂撞!

“阿天,你有什么好辦法?”封峂率先問道。

楊嘯尊所在的地方跳了回去。

看到這一幕之后秦輝整個人心中一陣恐懼,再次腳步一跨,想要往前攔住雪玲瓏。

那一瞬間,只見那先前的身穿紅袍的女子卻是右手輕輕一揮到他的動作落下之后秦輝,依舊是再次感覺到更加恐怖的力量......

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一样的。这道理虽明显,但是能”小武沉默着,似在沉思。高立到过,也许他并不是天生的侏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窍穴之秘(求订阅月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化外修方内

十喜临门

化外修方内

翦羽

化外修方内

许尘尘

化外修方内

元湘

化外修方内

纳兰清钰

化外修方内

面壁的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