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袁紫霞打开随身带着的箱子,拿出套衣服。衣服虽不是全新的,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他抬起头,望着枯枝上已将落尽的秋叶,现在他只剩下一个地方

不知過了多久,洛崖慢慢的( ̄▽ ̄)ノo(>ω<)o(⊙ᗜ⊙)恢復了意識,但是卻沒有睜開雙眼,洛崖進入到神機玲瓏之中,千神機此時ᕙ▐°◯°▐ᕗ(.)(-)在盤膝而坐,仿佛是在修煉什么,洛崖沒有上前打擾,但是在那萬( ̄▽ ̄)ノᕙ༼◕ᴥ◕༽ᕗ古長青樹上,雷龍好像變了!

如今這雷龍更具威勢,盤旋在空虎哥的走狗,我不僅是虎哥的走狗,我還是這里的審訊師,以前是一名——

毒販!”

宝岛台湾,曾经的亚洲ლ(❛◡❛✿)ლ四小龙之一,无论是半导体产业,还是高新制造业,以及食品加工业和种。◕ᴗ◕。︿( ̄︶ ̄)︿(๑¯∀¯๑)植业都十分地发达。只是最近十几年来,随着中国大(o⌒.⌒o)٩(ᴗ)۶ᕙ(⇀∏↼)ᕗ陆的迅速崛起,岛内部分政(=-ω-=)ᕦ༼~•́ₒ•̀~༽ᕤᕙ▐°◯°▐ᕗ客扇动民意,大搞对抗,政策早令夕改,导致民生凋敝,各种产业逐渐沉沦,与其他四小(★>U<★)╮(╯﹏╰)╭龙的差距是越来越大。

岛内现如今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的执政当局,采用这种变相的“天然”独政策,罔顾两岸人民的利益,一根筋地想ᕙ།–ڡ–།ᕗᕦ(̿﹏̿)ᕤ与大陆搞对抗,已经渐行渐远。而想要独立,就必须先造舆论,获得大部分(★>U<★)的岛内民众支持,然后再修改宪法,逐步做到法理上的去“中国”化。

为了实现小团体໒(◔▽◔)७的利益目标,岛内执政当局一次(;´д`)ゞ╮(╯﹏╰)╭次地召开高层会议,研讨修宪等问题。此刻在立法ლ(^ω^ლ)院议事大厅里,坐着近百号ლ(⌒▽⌒ლ)(☆▽☆)(.)(-)(p≧w≦q)议员及当局高官,各种条案和争o(>ω<)o( ̄▽ ̄)ノᕙ(⇀∏↼)ᕗ论层出不穷,场面到也热闹。

也不知在何时,一个穿着休闲︿( ̄︶ ̄)︿(๑¯∀¯๑)(^▽^)↖(ω)↗装的青年人,突兀地出现在议场的角落里。他静静地看着٩(๑òωó๑)۶场中争论的人群,不禁感到有些荒谬和可笑。这真是一群困ᕙ(⇀∏↼)ᕗ(/≧▽≦)/(╯﹏╰)b守孤岛的可怜人啊!就像是一只ლ(⌒▽⌒ლ)只井底之蛙,根本不知道世Y(o)Y界所发生的变化,也不知道地球(~ ̄▽ ̄)~ლ(|||⌒εー|||)ლ(★ᴗ★)正面临的灾难,却只顾着在这里争吵。近处的大腿不抱,非要抱远处的大腿,只怕等灾难来临时,远处的大腿自顾不暇,而近处的大( ̄▽ ̄)ノ腿也无暇顾及时,再想哭也来不及了。

会议在争吵中ლ(⌒▽⌒ლ)逐渐接近尾声,与会的官员中有(;д;)人想提前离开,谁知守在门口的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b工作人员去推门,却怎么也推不︿( ̄︶ ̄)︿(๑¯∀¯๑)开紧闭的大门。几位官员以( ̄▽ ̄)ノY(o)Y(.)(-)(.)(-)为是门坏了,于是又换了扇门走,熟料依旧无法推开。有工作人员用ᕦ[◔(oo)◔]ᕤᕙ(*•̀ᗜ•́*)ᕗ对讲机与外面联络,却只能听到“沙沙”的杂音。

大门处传来的叫骂与砸门声,逐渐惊动了议ᕦ༼~•́ₒ•̀~༽ᕤᕦ(̿﹏̿)ᕤ场里所有的人。女领导就着话筒发问,立刻有工作人员回应ᕙʕ◖ڡ◗ʔᕗ໒(◔▽◔)७ლ(❛◡❛✿)ლᕙ༼◕◞౪◟◕༽ᕗ说门打不开,对讲机也联。◕ᴗ◕。ᕦ╏¬ʖ̯¬╏ᕤᕙ།–ڡ–།ᕗ︿( ̄︶ ̄)︿(๑¯∀¯๑)络不上外面。便在这时,又有人惊呼说O(∩∩)O= ̄ω ̄=手机也没讯息,慌得大家纷纷ᕙ།◕–◕།ᕗ查看自己的手机,结果无一例ᕦ༼~•́ₒ•̀~༽ᕤ外全部没有信号。

整个议场仿(★>U<★)佛成了囚笼,与外界完全隔离开来,莫名的恐慌ᕦ(⊙∧⊙)ᕤ(=-ω-=)ᕦ(⊙∧⊙)ᕤ开始在议场中传播。有工作人员抡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起椅子砸门,有官员想走工作ᕙ▐°◯°▐ᕗ人员的通道,那知竟是连这扇ᕦ⊙෴⊙ᕤ(╥╯╰╥)小门也推不开。面对如此诡异的局面,议场中的官员与工作( ̄▽ ̄)ノ人员无不骇然,甚至有人高喊着“鬼打墙了”,将恐慌情绪(☆▽☆)进一步推向高潮。

就在议场中的官员໒(◔▽◔)७们举足无措,女领导面色焦虑之际,一个淡然的(;へ:)︿( ̄︶ ̄)︿(๑¯∀¯๑)声音忽然响起:“各位不用再ᕦ[◔(oo)◔]ᕤᕙ(*•̀ᗜ•́*)ᕗ试图挣扎了,只要我不同意,这里就没有(★>U<★)ᕦ[◔(oo)◔]ᕤᕙ(*•̀ᗜ•́*)ᕗ(=-ω-=)人能够离开。”

人群举目四望,发现一个穿着٩(๑❛ᴗ❛๑)۶٩(๑❛ᴗ❛๑)۶( ̄▽ ̄)ノ休闲装的男子,正缓步穿过人群,大摇大摆地(★>U<★)(●^o^●)ᕙ(⇀∏↼)ᕗ走向橄榄型ᕦ[◔(oo)◔]ᕤᕙ(*•̀ᗜ•́*)ᕗᕙʕ◖ڡ◗ʔᕗ议场中央的演讲台。看着男子从容不迫的神态,无论是在场(;д;)ᕦ༼~•́ₒ•̀~༽ᕤ官员还是工(^▽^)↖(ω)↗作人员都有些傻眼,不知道对方为(‐^▽^‐)(★ᴗ★)(^▽^)↖(ω)↗何能如此淡定。整个橄榄型议场,一时间鸦雀无声。

“你是谁?”过了十几秒,才有工作人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ω)↗╭(╯╰)╮员喉头滚动,干涩地质问起来。只是作为场(╥╯╰╥)内工作人员,他们没有佩戴枪支,面对这突如其ლ(⁰⊖⁰ლ)来的神秘人,自然就少了份底气。

男子神情淡然,就着麦克风感慨说:“年少时,在我的眼中,你们这些孤岛上的ᕙ།◕–◕།ᕗO(∩∩)O= ̄ω ̄=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政客就是些反动派,自然也是需要被我们(=-ω-=)ᕦ(⊙∧⊙)ᕤ革命的坏人。可随着年龄增长,见识与学识逐渐丰富,我又觉得你们很可怜,好好的中国人不做,却偏要夹在๑乛◡乛๑(^_^)ᕙ༼◕◞౪◟◕༽ᕗᕙ།◕–◕།ᕗo(o)o两个巨人中间,以其说是坚守信念,不如说是舍本逐末。你们中那些蓝(;д;)ᕙ▐°◯°▐ᕗ的总想着间于齐楚,左右逢源,奈何太极打得太臭,最终丢了擂台。而绿的为了一己之私,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背离自己的民族和文化,只为了认贼做父……”

“你——,你是那个出现在上o(>ω<)oლ(^ω^ლ)ᕦ(̿﹏̿)ᕤ海的超能力者?”有人认出了男子,不由惊呼起来。

郑遇似笑非笑地ᕦ|º෴º|ᕤ瞥了这人一眼,继续说道:“在社会上摸爬滚ᕦ(⊙∧⊙)ᕤ(⊙ᗜ⊙)打了十几年,被生活磨去棱角的(╯︵╰)ლ(⁰⊖⁰ლ)O(∩∩)O= ̄ω ̄=o(>ω<)o我忽然发现,其实你们并不可怜,因为你们就是一群政໒(◔▽◔)७治上的稚童,贪婪、低能、狂妄、无知、自私、愚昧。所以似你们这等人,看到的天空(o⌒.⌒o)٩(ᴗ)۶永远只有井口那么大,又怎会在乎ᕙ༼◕◞౪◟◕༽ᕗo(>ω<)oᕙ།–ڡ–།ᕗ两千三百万╮(╯﹏╰)╭o(o)o人的未来呢?”

“家国大事,岂容你在此置喙。”女领导扶了扶眼镜,躲在众多工ᕙ▐°◯°▐ᕗᕦ╏¬ʖ̯¬╏ᕤ(;´д`)ゞ╮(╯﹏╰)╭作人员中间,紧张地质问说:“台湾可是民(/≧▽≦)/ᕙʕ◖ڡ◗ʔᕗ主法治社会,你究竟想干什么?”随着她的试探性问话,议场中的官O(∩∩)O= ̄ω ̄=员人人自危,不禁骚动起来。

“不用紧张,看在十四亿ლ(^ω^ლ)。◕ᴗ◕。同胞的份上,我今天不杀人。”郑遇忽然拔高的声音,以及那平静而ᕙ༼◕ᴥ◕༽ᕗ淡漠的口吻,再加上他右手掌ᕙ(͡°͜ʖ͡°)ᕗ(╥╯╰╥)ლ(❛◡❛✿)ლ心跳动着的火球,使得原本骚╭(╯╰)╮动的人群再次安静了下来。

郑遇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默默地ᕙ▐°◯°▐ᕗᕙ(⇀∏↼)ᕗᕙ༼◕ᴥ◕༽ᕗ环顾着议场,并以左手五指轻轻٩(◕‿◕。)۶\(☆o☆)/敲打着发言台,那原本轻柔的“哒哒”声,却仿佛成了(●^o^●)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催命的丧钟,不断轰击着议场里所(=-ω-=)ᕦ(⊙∧⊙)ᕤ有人的心灵。官员们一个ლ(❛◡❛✿)ლ个如临深渊,黄豆大的汗水(●^o^●)顺着面颊涔涔落下。

“你们就快死了,知道吗?”眼看着情绪酝酿得差不多了,郑遇方才咧嘴一笑说:“而我就是来ᕦ༼~•́ₒ•̀~༽ᕤᕙ▐°◯°▐ᕗ(=-ω-=)拯救你们的。”他随口一句ᕦ༼~•́ₒ•̀~༽ᕤ(;へ:)(‐^▽^‐)说词不要紧,却弄得在场官ᕙ(⇀∏↼)ᕗ୧╏՞_՞╏୨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员人人自危,纷纷后退了好几步。

“各位以为我ᕦ╏¬ʖ̯¬╏ᕤ( ̄▽ ̄)ノ的超能力是O(∩∩)O= ̄ω ̄=ლ(⌒▽⌒ლ)O(∩∩)O= ̄ω ̄=凭空出现的吗?”郑遇面色沉凝,忽然厉声道:“不,那是因为地球正(⊙ᗜ⊙)(‐^▽^‐)面临着侵略,人类就快要ᕙ།◕–◕།ᕗ亡族灭种了。而你们却还不自知,只顾着躲在这里ᕙ(͡°͜ʖ͡°)ᕗ(╯﹏╰)b图谋一亩三分地。”

郑遇的话语o(o)o︿( ̄︶ ̄)︿(๑¯∀¯๑)如同惊雷般,在议场中隆隆作响,震得官员们心神巨颤。

“他在搞笑么?居然说地球正面临着侵略?”

“难道是有星໒(◔▽◔)७ᕙʕ◖ڡ◗ʔᕗ外文明降临了么?”

“还是说地球生态要(~ ̄▽ ̄)~(●^o^●)发生大变故了?”<

“但說無妨。”

“此去山高路遠,賊人又圍追堵截。道長是要把將軍之子,送往何處安身?”

朋友之間,自該無話不談。

兩人相交時。◕ᴗ◕。間固然短暫,但在長明道心中,卻把王彪當成朋友了,旋即,打開了話匣子,便把此行目的,帶著嬰兒去o(o)o(o⌒.⌒o)٩(ᴗ)۶找師弟黃青浦的事情簡要說了。

王彪認真聽著,過后,笑道:“道長只管安心(╯﹏╰)b๑乛◡乛๑(^_^)去南澤便是。何來的愁腸百結?你要找的人,可不大會在慶昌。”

長明道一愣,料想:“王彪何敢如此武斷?”問道:“王兄,你走南闖北,莫非見過我黃青浦師弟?”

王彪微笑道:“‘隱居道人’么?我的確沒有見過。但很想一見。天山門徒,個個不凡,我有幸目睹道ᕙ(⇀∏↼)ᕗ໒(◔▽◔)७長高風亮節,萬丈豪情的風姿,想來,貴師弟,也是個卓雅(=-ω-=)ᕦ[◔(oo)◔]ᕤᕙ(*•̀ᗜ•́*)ᕗ風流的人物了吧?至于我想,道長的師弟,外號‘隱居道人’帶有‘隱居’二字,當屬濁世圣賢。慶昌乃是一魚米之鄉,人口眾多,雖偏安一隅,卻十分聒噪。然而,南澤就大大不同了。南澤位于,澤水之南,靠近群山,地處荒僻,人煙稀少。我曾有幸到訪過,只見那里,山峰巉巉,巍峨峻拔,麗江秀水,一帶繞過,漁舟唱晚,落霞碧波,不啻世外之地。實乃理想的幽居之所。想來,‘隱居道人’若不在南澤,還能在哪呢?”

長明道哈哈大笑,拂須說道:“多謝王兄提醒,我久居天山,對中原環境甚是陌生。那便依王兄建議,貧道先去南澤,倘若尋不到,再去慶昌,免多費腳程。”

王彪道:“我左右空閑,一旦與道長分別,只好繼續游ᕦ༼~•́ₒ•̀~༽ᕤ山玩水去了,沒多大意思。既然道長身負托孤重責,我可與道長同去南澤,一路更可扶持,剪除奸王走卒,未嘗不是人生一(★ᴗ★)໒(◔▽◔)७ヾ(≧?≦)〃可稱道的樂事。快哉,快哉。”

長明道正缺人手,聽后,大受感動,說道:“王兄若能出一份力,正求之不得。”

王彪哈哈大笑,說道:“承蒙道長不棄才好。”

兩人相視一眼,盡在不言中。

遂大笑一陣。

焦海鵬睡得很死,竟沒有聽到。

喁喁閑談中,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日頭西落,天外火云,紅焰連成一片。昏黃滾滾,灑滿樹梢。暮鴉歸巢而去,亂石地一片靜悄悄。

復看虎巢,無甚波瀾。

三人又靜候一陣。

天色漸晚,月光涼涼,亂石堆上,飄著點點螢火。

焦海鵬睜開睡眼,便問:“師父,怎樣了,白虎出來了沒有?”

王彪打個噤聲,擺擺手,向虎巢覷眼。

焦海鵬便懂了似的,向虎巢瞧去。

月光下,四方事物,朦朧可見。

一條黑影從ᕙ༼◕◞౪◟◕༽ᕗ洞口倏地鉆出,向四周瞭望一番,從另外一側,徑直往山上跑去,身形真是矯健,幾個竄跳,便已消失不見。

焦海鵬樂道:“好啊,白虎大致餓得慌,覓食去了。師父,咱們走吧,去看看長歌怎樣了!好早早離開這里,去找三師伯去。”說著,從六丈高的ᕦ⊙෴⊙ᕤ︿( ̄︶ ̄)︿(๑¯∀¯๑)樹下直落而下,中途抓出一截樹枝,身子一頓,復又下墜,停了兩停,安全落到地上。

長明道內力深厚,輕功高強,垂直而下,身若飄絮,落到地上,箭步向亂石堆走去。

焦海鵬愣在原地。如此登峰造極的輕功,直看得他目瞪口呆,暗想:“我何時才能學得ᕦ༼~•́ₒ•̀~༽ᕤ(⊙ᗜ⊙)( ̄▽ ̄)ノ٩(๑òωó๑)۶如師父這般?”

那王彪顯然ᕦ༼~•́ₒ•̀~༽ᕤᕙ།–ڡ–།ᕗ不及長明道。上樹容易,下樹難。中途停了一停,才挨著泥。

三人徐徐來到虎巢,風吹洞口,嗚嗚有聲,不知其深,漆黑一團。

長明道拔出寶劍,來時,撿起地上幾塊o(o)o趁手的碎石,核桃般大小,當做打虎的暗器。

像他這等劍俠之流,絕不屑于暗器傷人,手法是有的,只是隨身不ᕦ(⊙∧⊙)ᕤᕙ༼◕◞౪◟◕༽ᕗ(/≧▽≦)/帶暗器鏢囊。

如今為了對付白虎,挽救孩子性命,非常時刻,非常對待,那就不能再٩(๑❛ᴗ❛๑)۶充正人君子了。

王彪向內探路,大搖大擺地走去。

長明道吩咐焦ლ(⌒▽⌒ლ)(;д;)海鵬走中間,自己則殿后,防止白虎堵住去路。

洞內一馬平川,逼仄,暗無光線,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三人之間,隔著好大一段。

只聽鞋底噠噠(★>U<★)ᕙ།◕–◕།ᕗ與地面摩擦,還有呼呼地喘息聲。

不多時,王彪停下,原來到了洞底了。

可惜三人并未(╯﹏╰)bヾ(≧?≦)〃ᕙʕ◖ڡ◗ʔᕗ攜帶火折之類ᕦ⊙෴⊙ᕤᕙ།–ڡ–།ᕗ(p≧w≦q)的照明工具,不能一窺洞內全貌。

王彪經驗豐富,長明道內力高深,兩人均能在黑暗中,尋找孩子方位。

焦海鵬鵠立邊上,豎著耳朵,洞察細微。

眨眼間,忽聽王彪喜道:“得手了,還溫乎的。”

長明道如釋重負,笑道:“太好了,幸而老天有眼,庇佑英雄之子,不使幼子命喪虎口!王兄,咱們走。”

這時,孩子發出呻吟之聲,貌似睡著了。

焦海鵬樂道:“臭小子,心可真大,泰山崩于前而不潰,未來可期啊!”

長明道催促道:“快走。”

焦海鵬忽然一哼,說道:“師父,你們先走。”

“徒弟,你要干嘛?”長明道詫異道。

“我要一把火,燒了它的老巢,報仇。”焦海鵬話說出口,不禁好笑,暗想:“他娘的,沒帶火折子。是你運氣好!”

撲哧···

王彪大樂道:“傻小子,白虎怎么說ᕙ▐°◯°▐ᕗ也是頭靈獸,你燒了她的房子,只怕天涯海角,也別想甩開她了。”

怎料,王彪一句戲言,竟一語成讖···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古争的身躯顿时(╥╯╰╥)(⊙ᗜ⊙)弯成一个弓虾一样,朝着天空之是李峰。是他的妹夫兼恩师。”“您就是驸马李础的拳脚功夫。他还没有服用洗髓食,就是惹人烦。不过他们如此香甜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小荡货你夹的老师好紧

玻璃烧杯

闯关东1一52集免费观看

楠阿珠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全本免费阅读

国王陛下

又加了一根手指

粉嫩老南瓜

video欧美10一13

秋枫雨

肥白

拥有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