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的来人》。

蠻族圣廟

三大白銀祭祀之一,慕青身軀突然一顫,接著一股神識啟動,磅礴如海,璨若星河,他一出動,蠻族圣廟中那輪太陽猛地一震,火光大盛

片刻,他神識收回

“怎么了?”一道神音傳入他的耳邊,問道

慕青沉吟了一下,道:“當日我們演化的情景,確實那人族人用化蠻手法潛入我圣廟,瞞過我們,但當我們搜尋蠻族大陸之時,卻未曾有絲毫氣息存在,當時樂毅曾說,他身上有屏蔽天機的秘寶,對吧?”

“是的,我這樣說過!”樂毅神音回答道

“剛才一瞬,我在荒域感受到了類似的氣息!”

慕青說完,兩道神識同時凝聚于他

“他至寶有缺?”

“嗯,確實有缺!”

“可惜了!若他至寶無缺,就是我們,都有想法!”

“能把一個人氣極屏蔽于三界之外,推演神算都查無此人,確實變態,可如果有缺,聊勝有無,不必在意,倒是那本書,既然出現了,就去把它拿回了吧!”沈仲說道

慕青搖了搖頭:“不行,他在的地區很特殊!”

“荒域兇地?”沈仲問

“不是,可能是祖地!”慕青說道,完了,他又補了一句:“可能是巫神殿”

三人一時無言

地宮之中

桃云青二人開始開鼎

誠如離火獸所說,這鼎蓋極為難開,這鼎蓋也不知多少萬斤,桃云青一人揭不開,加上老頭都才勉強翹起一絲細縫

但就是這一絲細縫,里面傳來了一股驚人的香味,花草的香味,讓人感覺到心曠神怡,特別的舒心,香氣彌漫,人都酥了的感覺

“這是什么?”

離火獸并沒有回答他,從這打開的一瞬間,離火獸的精神就全部注重于它,舍不得一絲移開

“傳聞之中,唯有龍血有此香味,萬年不變,這肯定不是龍血了,沒那種精氣,所以應該是與真龍血差不多的東西!所以,它應該是真龍誕吧!”老頭倒是見多識廣

離火獸這才移過神來:“你知道的還不少!”

真龍血與真龍誕雖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它們并沒有很大的關聯,前者是真靈血液,后者是天地靈乳!

“這種東西食一滴,便可補全先天之缺,是靈乳中的極品,這是給你兩個小東西準備的吧!”

離火獸嘆了口氣:“他們兩個命不好,生的時候不對,天生便有疾,我與內人曾經來過這一次,但她卻重傷而歸,我們終究不是這十御的對手!若不是偶然發現一人一蠻能入這宮殿,我還真沒有什么辦法,可惜兩個人實力不夠,所以也踏入不了這殿宇之內,更別說面對這千百萬斤的鼎蓋了!你們放心,這鼎內有三滴真龍誕,我只要兩滴,剩下一滴權當謝禮!”

“這真龍誕只與妖獸有效,與人沒什么關系,我們要什么用?”老頭白了他一眼

“你沒有用,這位小兄弟有用啊,他懷中的小東西也是比肩真靈的存在,只不過現在它氣息羸弱,先天之精嚴重受損,比我兩個子女都還需要這東西吧!當然,如果他沒打算好好養就當我沒說!”

他說的自然是肥遺,因為沾染了太多消订单是会影响服务分的,楚怀沙本身服务分就已经惨不忍睹了,现在又取消了,而且还是被系统判定的有责取消,这下又扣了三分,成了五十五了!

  现在的他连刚入行的司机都不如。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超级速运湘北分公司的客服电话想要投诉,然而电话接通了十几分钟都没有客服来接!

  本来就心态炸裂的他,直接将手机摔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老天爷,你气死我算了!”

  雨越下越大,原本的牛毛细雨已经变成了绿豆粒了,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车车窗上形成了一种异样的音乐。

  这音乐杂乱无章,但是不知为何,每当楚怀沙心情抑郁到极点的时候,只要一听这声音,就总能慢慢的静下心来。

  夜幕降临,楚怀沙的肚子开始咕咕咕的叫了起来,中午一碗六块钱的肉酱粉早就消化完了,他看着副驾驶位子上的半盒小苏打饼干咽了咽口水。

  咔咔咔!

  咕咚咕咚!

  楚怀沙勒了勒裤腰带,然后又猛灌了两口水,已经造反的五脏庙这才安静下来。

  他关掉了打车软件,躺了下来。

  “唉!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哀叹一声后,他打开了手机里面已经缓存好的评书。

  是刘纪同先生播讲的《明朝那些事儿》

  “上回书咱们说道,从广西来的纪姑娘进入了深宫……”

  其实,楚怀沙平时是比较喜欢听歌的,但是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再优美的歌声在他看来也只是嘈杂的噪音。

  与之相比,刘先生播讲的小说倒更能将他从抑郁的沼泽中拉出来。

  转眼间,他已经从成化年间听到了正德年间,那个用不安生的朱厚照先生总能让楚怀沙开怀大笑。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叮咚一声响了起来。

  楚怀沙睁眼一看,只见手机电量已经只剩下百分之十了,再看看时间已经十点三十分了!

  “那大姐应该睡了吧!”

  说着,他抓起那半盒小苏打饼干吃了起来。

  楚怀沙本来是不喜欢吃饼干的,之所以买这种饼干纯属是因为他觉得这种饼干难吃,吃两块就能饱了的那种。

  然而后来,当他不知不觉间吃上七八片之后,他又突然发现味道还不错,万幸这种饼干三块钱一盒也不贵,省着点吃,一盒饼干能抗两顿饭。

  一口气将饼干吃完之后,他又将水杯里的水全都灌到了肚子里,如此一来,在明天中午之前,他应该不会感觉到饿了。

  干完这些,他拿起了仪表盘上的布开始擦拭玻璃。

  此时车里面所有的玻璃都被雾气覆盖,如果这样开车的话,根本看不清路面。

  擦完了自己这边,他又将右侧的窗户落下准备擦擦右侧反光镜。

  然而就在他将右侧玻璃落下的时候,只见窗外昏黄的灯光下,一名白衣女子正直挺挺的站在窗外!

  

  女子全身湿透,黑色的头发半掩着脸颊,原本红色的双唇因为长期淋雨而变得分外苍白,而女人的背后则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一)丁喜道:在他的计划中,你去,他本有许许多多话想说的,但

“百万,今天太高兴了,我们去喝一杯庆祝一下。”傲天拍着张百万的肩膀道。

“好啊。”

两人来到一家富丽堂皇的酒楼,名叫皇家假日酒店。

来到两楼,客人非常多,楼上还有几批人引起了傲天的注意。首先是墙角边的那一桌,一大一少两个皮肤细嫩的书生,这本来不算奇怪,但这两位书生身后偏偏站了四个面目阴沉的大汉,这种不和谐的搭配令人不解。还有一批人比较奇怪,他们都是一身闯荡江湖人的装束,长得人高马大,粗犷健壮,他们占了三张桌子,彼此在拼酒。还有坐在另一边角落里的悠然自得的夫妇。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横眉竖眼,一张马脸,脸上还有一刀疤,很是吓人。最后一批是一位小姑娘,整个人看上去精灵古怪,她坐在另一边窗口,旁若无人地据案大嚼,看她那付吃得香喷喷的样子,仿佛三世没有吃过东西一般。

傲天抱着狮狮和张百万坐在离小姑娘最近的地方,刚落坐,傲天感觉到有几批人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傲天斜视一下,他看到这位小姑娘竟停下了吃,反而紧盯着他手里的狮狮,那大大的月牙眼扑闪扑闪的,一直晃动着贪婪的光芒。

“惨了----麻烦来了。”傲天心中叫苦道。

竟然真的应验了,只见这位小姑娘直奔傲天身边。

“你能不能将它送给我?”她紧盯着傲天,指着狮狮问道。

“不行。”傲天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坚决拒绝,没得商量。

“我可以用很珍贵的东西和你交换,你想要什么?”女孩依然不死心。

“如果我要一千万金币,你也能给我吗?”

“当然可以。”女孩见对方口气松动,连忙答应,似乎生怕对方反悔。

“你有这么多钱?”

女孩点点头,还颇为认真地从空间戒指掏出一大叠金票来,边数边嘀咕道:“不知道带够了没有。”  

傲天看得很清楚,女孩手上的那一大叠金票来自富华钱庄,最上面的一张写的数字竟然是“一百万”。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张百万眼睛发亮的问道。

女孩还没数足一千万金币,因此头也没抬地道:“从家里偷的---”话出口她才意识到不对,又续道:“---当然是不可能,家里人给的。”

傲天有点气急的怪笑道:“那你家真是富可敌国啊!”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他好不容易赚到一点钱,那这个女孩却轻轻松松就可以掏出1千万金币,哎,真是----。 

女孩没有理会他话外之意,将数出的一叠金票扬了扬道:“这是一千万金币,将它卖给我吧。”

“对不住啦,我说的只是如果,现在我不缺钱用,你留着自己用吧。”傲天坚决拒绝道。

女孩小嘴一撅道:“就知道你骗人。”然后连连扯动他的衣服急问:“你究竟想要什么?”

“绝世武功秘籍?”

“失传的古魔法秘籍?”

“银龙蛋?”

傲天坚决地摇了摇头。

“我不管,我跟定你啦。”小女孩干脆坐下来,赖定他了。

就在小女孩坐下后,突然那位刀疤男子抽出一把钢刀,猛然砍向那对悠然自得的夫妇。

那夫妇两肩一闪,轻易一躲这一刀,然后拔出长剑,双双挥剑刺向刀疤脸,一时间刀光剑影,忽然刀疤脸发出“哎呦---”一声,肩部被长剑刺中,那对夫妇停下来仔细观察偷袭自己的人。

納蘭妖精搖頭,“讓殿下失望了,紫翡翠商行如果都不知道,我就更不可能知道,能告訴殿下的有限”。

“那就把有限的告訴我吧,你放心,我只是想心里有數,如果你告訴我的信息就能讓我對付宙盾,宙盾早就不存在了”陸隱道。

納蘭妖精想了想,無奈道,“好吧,殿下聽好了”,頓了一下,納蘭妖精認真道,“數萬年前,外宇宙展開過一場大規模的清剿行動,具體是何人發起,原因是什么已經不知道了,但那次清剿,目標就是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的来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紫府神宫

烟水漪

紫府神宫

山河万朵

紫府神宫

无冬夜

紫府神宫

沉舟钓雪

紫府神宫

此物天下绝响

紫府神宫

一景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