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粮呢》。

方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这个人倒很少会走错地方的因而我们可以80%确定楚胡二人的武功有可能是出自一人所授,

剑是心,心是剑,心有法,而剑无为。

斗笠人的剑已经达到了手执草木皆可为剑的境界,意动万物,剑在心中,他再次朝着汪飞雄杀去。

古风看着斗笠人的剑,很厉害,达到了很高的意境,不过还伤不了他。

“好胆。”

中年人即使断了一只手掌,依然气势恢宏,大喝一声,右手握拳,成崩山之势,无比狂暴的力量犹若洪流决堤一般,势不可挡的倾爆而出,刹那间便穿过了空间的阻隔,重击至斗笠人的长剑上。

斗笠人荡开长剑,一点寒光先到,招式如闪电一般,没有丝毫破绽,异常潇洒,剑气凌云彻,身若不倒松,避开中年人的拳势,势杀汪飞雄。

砰。

中年人的拳头击中了斗笠人的侧腰,可斗笠人的剑势如破竹般的刺入了汪飞雄的胸膛,任凭汪飞雄急速倒退也没用,修为差的太多了,犹如天堑。

噗。

汪飞雄不敢置信的看着胸前的剑,他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他的眼中泛着怒火,他难道要死了?

不,他不能死,也不会死,他是汪家的继承人,他的未来无限。

中年人急速而动,一拳击飞斗笠人,来到汪飞雄身边,防止汪飞雄再次被击中。

“七公子。”中年人愤怒至极,汪飞雄不能死,即使死也不能在这时候死,不然他逃脱不了责任,他虽然断了一只手,但也打中了斗笠人,而且他的修为比斗笠人高,他是逍遥境四重天真人。

轰......

轰鸣声不绝,整个飞舟摇晃不停,在古风的脚下,飞舟的一楼,也在发生狂暴的厮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走。”斗笠人一声大喝,强忍着剧痛,带着那个小胖子直接从飞舟跳了下去。

同时跳下去的还有一人,一楼的一名武道真人强者。

“七公子,七公子。”中年人不顾断掉的左手,为汪飞雄输送生命元气,幸好没有刺中心脏,不然必死无疑。

轰轰轰......

飞舟倾斜而下,要掉下去了。

“要死了,要死了......”飞舟上一名青年哆哆嗦嗦的重复着这句话,他已经吓傻了。

“我不要死,谁来救救我?”一名贵妇疯狂的哀求道。

“草,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天海商会的人呢?”有人怒骂。

飞舟上的不少武道宗师纷纷逃离飞舟,他们重重的一脚踩在飞舟上,飞天而出,飞舟下坠的速度更快了。

“风哥......”裴若雪也是恐惧不已,不过看着一脸淡然的古风,她顿觉心安。

“我们也下去。”古风一只手拦住裴若雪的腰,轻轻跃下。

裴若雪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双手不自觉的搂住了古风的腰,她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润。

古风看着飞舟上剩下的一百六十来人,这些人也不知道能活多少人。

他没有救他们,不相识,他不是救世主,他也没有这个本事,飞舟太重了,而且下降的速度太快了。

嗖的一声,一人突然出现在了飞舟的下面。

是一名老者,天海商会的长老,也是这艘飞舟的负责人,老者双手释放出无穷之力,想要减缓飞舟降落的速度。

噗。

老者一口鲜血喷出,他用了全力,也只是减缓一丝飞舟下坠的速度,不过已经非常不错了,仅仅这一下,聚元七重的武师摔不死了。

飞舟的驱动符文都坏了,被那个斗笠人和小胖子的同伙破坏了,人心之恶毒可见一斑。

半空中的古风见之,风云之力汇聚与右手,狂风骤起,一掌打向了飞舟底部,他的这一掌一出,他自己下坠的速度更快了,而飞舟被这一掌击打,下坠的速度陡然缓了一些,但依然朝着地面坠去。

老者眼中露出感激之意,同时也很震惊古风这一掌的强大,聚元五重的武师不用死了,不过受伤是难免的。

飞舟上的哭喊声不绝,一些聚元境五、六重武师重重的踩在飞舟上,腾空而起,逃离下坠的飞舟。

离地面越来越近,不少中级武师纷纷跳下,可他们不知道,如果是平时跳下去,不会有多大的事,可现在他们本身就有下坠的速度,这一跳,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痛苦。

古风临近地面时,一掌击向地面,烟尘四起,一个大手印出现了,而后缓缓的落下,若不是要照顾裴若雪,他可直接落于地面。

“到地面了。”古风说道。

裴若雪像是没有听见古风的声音,依然紧紧搂着古风,她的脸埋在了古风的胸膛处,眼睛都没有睁开。

古风拍了拍她的脑袋,以为裴若雪被吓到了,再次说到:“若雪,没事了。”

裴若雪终于反应了过来,应了一声,“哦。”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她刚刚确实被吓到了。

轰隆隆,飞舟坠落着地。

古风看到了,那名老者直接被飞舟压在了下面。

飞舟上传来哭喊声、惨叫声、怒骂声,不少人被震成了重伤,没有死,这多亏了那名老者,若不是他,这些人要死一大半。

古风带着裴若雪走上前去,他想看看这名老者死了没有,如果换做他,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地面上,出现了不少的幸存者,一个个正在哀嚎,因为他们摔断了腿。

那名断掌的中年人也出现了,在他的身边还有一名武道宗师,一名鹰钩鼻子老者,地上躺了一人,正是中剑的汪飞雄,还没有死,还有两名中年人,其中一人正是捉拿小胖子的那人。

“风哥,他们好惨。”裴若雪心有余悸的说道,这简直就是灾难,也让她对那个斗笠人的同伙愤恨不已,还有那个小胖子,嘴不但恶毒,心也恶毒。

古风叹了口气,没有回答,确实很惨,不过这已经算是好的了。

神念动,他在探知老者的位置

基地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我太缺时间了,媚娘姐醒来后找到我们说有用,不过太少了,只进化了3分之1,看来进化需要的能量太多了,我不禁又揉起脑袋。

这么多人等进化,资源需要太多了,虽然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办法,可缺的资源太少了,吴天大哥和曹猛大哥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媚娘姐“四弟,知道你替大家担心,我们都懂你,你能带着大家走到这步,给了所有人希望,这就是你最让我们愿意跟你的地方”说完还不忘给我个加油的手势。

我正要回大家话,双和果果跑了进来,气喘嘘嘘的,我猛地站了起来:“怎么了?翠姐出事了?”“首领放心,不是翠姐”双急着说,“旺旺,旺旺”果果也是冲我狂吼。我一听不是翠姐,心里放松又坐了下来,“啥事?慢慢说”我严厉起来。

停了一会,双行礼报告说道:“首领,果果手下有匹马进化到6级了,一夜之间背生双翅,头生独角,我见到后特别喜爱,我和它沟通后,愿意做我坐骑,可是果果不同意,说是它部下,必须要你同意才行”“什么?你能懂兽语?”

我抓着双肩膀问,“我升到6级后,就感觉能听懂,以前我们家是驯兽师,你没问,也没敢给你说”双以为我生气了。“哈哈哈,”太好了,我高兴地大笑。“走,我们过去看看”一帮人转眼到了变异兽营地。

黑漆漆的崖壁下幾乎看不到任何的光芒和希望,卻好像有人在下面.喘.息。

這一陣陣深.重的呼.吸.聲仿若來自好遠、好遠的地方,到了這兒都不是真切。

像來自某個.洞.穴.里的刺骨寒風呼嘯而過。

當這道聲音和空.谷深.淵里不斷響起的峭壁擠.壓的轟鳴聲交織在一起。

仿若來自地.獄野.獸.的咆.哮。

在深.淵中一塊夾.縫.中的碧.眼.綠.蛇眼里,這分明就是兩個人類。

見到如此可.口.的美.味,它順著裂.縫.一點點的向著這兩人游去。

琢兒此時就坐.在沈杰的大.腿.上,被他右手..纏.過腰部,.環.在.懷.里,他摟.得很.緊.。

在攀爬的過程中,他的腦海里不知道多少次出現過琢兒掉下去的場景。

如果真那樣,以他現在的情況,根本就無法把她再救回來了。

肉.身.上的強.大,不像法力,能夠隔空釋放,幾十米外都能產生一定的影響。

他雙手捧.著一道冰冷的巖壁流.水.擦拭著他臉上的汗水。

那股冰涼幾乎冷.到了骨子里,也讓他被燒的灼.熱的身.體涼了不少。

就在十分鐘前,他又.吃.了一小粒.龍.肉,這已經是他.吃.的第九粒了。

現在總共只剩下三分之一。

相應的他的神識也增加到了一厘米。

在.肉.身.強度上幾乎相當于原本三流高手的法力境界。

他到后來也發現,龍.肉.對.肉.身.和神識的提升都在減弱。

他估計第一次那么大的.量的情況下,至少一大半的能量都用來沖破體內阻.塞的經脈。

正所謂開頭難,只要貫.通了,后面提升相對容易些。

不過與此同時,外物的作用也在減退。

對.肉.身的提升本就在洗.,精.伐.髓.,越往后提升也越小。

而這個獸.肉.為什么對神識有作用,他就不太清楚了。

那條黑.蛇.幾乎和墻壁.融.為了一.體,游的時候幾乎做到了無聲無息。

就在這個碧眼黑蛇距離他的右腿還有一厘米,沈杰在此之前幾乎一點感覺都沒有。

不過就在它剛突.進.去.一毫。

沈杰的意識海里清

“吼吼吼——”

  无垠的狂啸化作猛烈的冲击波。

  周围黑暗的浓雾被一扫而空,强烈的冲击压得夜魔倒在地上,天魔将自己的头埋得更低了。

  无尽的冲击波让叶枫的衣袍烈烈作响。

  浓郁的黑暗中,一点白色的光芒纵然亮起,在雾气中摇曳。

  咚。

  大地震颤。

  “桀桀桀!”

  “桀桀桀!”

  “桀桀桀!”

  ……

  叶枫的面前,不论是夜魔还是天魔,都弯着腰,高高的抬起了头,形成一个怪异的姿势,发出一声又......

37年前的这里,瓯江之畔,一场,所以当一个人发现自己真正的价不同的是这次宫萍的处境更险。了指对面的空位。霍无病摇摇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粮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路过麦块的假面骑士

水平面

路过麦块的假面骑士

落落月色

路过麦块的假面骑士

邪魅灵儿

路过麦块的假面骑士

小曼曼

路过麦块的假面骑士

寿无疆

路过麦块的假面骑士

风尘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