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公平、公正和公义》。

他自己却反身迎了上去,我那时心已乱了,只听后面叱吒声,兵外语于我这样毫无基础的人来说,简直如天书,而王牌教师洪老

乙坂隼翼道:“解決了這個恐怖組織,你就離開組織吧。”

古木這才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經暴露了。

古木失魂落魄的道:“對不起對不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的。”

七野冷哼一聲,“不知道泄露了組織多少機密,早知道當初就不該同意他加入組織。”

目時制止道:“七野,你怎么能這么說呢?古木先生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畢竟家人被挾持了。”

七野道“規矩就是規矩,要不是他隱瞞了自己有家人,我們也不會讓他加入組織,他的家人也不會被那些恐怖組織盯上。”

古木痛苦道:“都是我的錯,我只是太想幫助你們了……”

七野聽到古木這句話,眼中一動,卻是沒有在說了。

乙坂隼翼道:“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我們會將你們家人救出來,你只要告訴我們那些恐怖分子的情報就好。”

古木連忙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說了出來。

這件事本就壓在他心里多少年了,畢竟他的家人從他剛加入組織的時候就被挾持了。

這些年來,悶在心里,每次都擔心暴露,擔心受怕的又怕家人被撕票,這一下子全部說出來,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輕松了很多。

乙坂隼翼道:“七野,麻煩你去調查了。”

七野沒好氣的點了點頭:“交給我吧。”

根據古木提供的消息,七野很快便通過組織的關系網,鎖定了一處地點。

這恐怖分子的據點居然離他們不到30分鐘的車程,也就是說這個恐怖分子一直在他們身邊監視著他們,七野也有些不寒而栗,不知道被這個恐怖組織得知了多少秘密。

林宇等人剛被乙坂隼翼留下來吃一頓飯,七野便走進來道:“我們已經找到那些恐怖分子的據點了。”

林宇眼睛一亮,看來有一個任務這么快就要完成了。

林宇道:“有宇,我們準備出發吧。”

七野將位置發給林宇,道:“要不要我們送你們去?”

林宇道:“不用了,人多反而引起懷疑。”

乙坂隼翼等人將林宇和有宇送到外面。

林宇道:“小八,變回原樣。”

小八嗷嗚一聲,身體變大恢復成了原樣,巨大的翅膀伸展開來,不少的樹葉被翅膀煽動帶起的旋風吹得颯颯作響。

小八熟練的用尾巴將林宇和有宇卷到自己背上。

望著巨大的八岐龍虎獸,除了見過的友利和乙坂有宇,其他人都驚呆了。

乙坂隼翼看不到,但是感受到這驚人的變化,也能體會到小八的恐怖。

經過前泊的描述,乙坂隼翼心中的大石頭倒是落了下來,有宇才剛恢復記憶,他可不希望有宇立馬又出了什么問題。

既然林宇的八岐龍虎獸真如此強大,那么他也放心不少。

林宇神采奕奕的站在小八的脖子上到:“出發!”

八岐龍虎獸嗷的吼了一聲,頓時山林炸響,天地間都是小八霸氣的吼聲。

頓時驚起無數飛鳥。

小八翅膀一煽,在地上助跑起步,便凌空飛上天空,向著遠處飛去。

目時呆滯的看著遠去的龐大黑影早知道会堵车就让俱乐部派直升机来接了。”安德烈望着窗外,确认位置,“不过也快了,到克莱顿区了,再走半个小时就能到了。”

以辰顿时无精打采:“还要半个小时啊。”

“不要愁眉苦脸了,生活是美好的,年轻人要充满青春活力。”安德烈打开了话匣子,“你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就由本主管来做向导,讲一些我知道的。”

以辰不动声色,心说你都知道些什么?金钱?美女?

“我们现在所经过的这个地方叫克莱顿区,居民素质很高,住房价格稍贵。”安德烈介绍说,“克莱顿区是墨尔本一个小有名气的行政区。为何这么说呢?因为这里有一所名校,莫纳什大学。”

以辰的目光透过车窗,好奇地瞅着一旁的街道:“莫纳什大学原来在这儿。”

“作为世界百强名校,莫纳什大学是澳大利亚顶尖学府,被评定为五星级大学,是著名的密集研究型大学,在四大洲的多个国家设有校区和研究中心。”安德烈滔滔不绝,“莫纳什大学名字的由来是为了纪念一位爵士,约翰·莫纳什,他是土木工程师,也是陆军上级,是澳大利亚历史上的传奇英雄人物。莫纳什大学有多个校区,克雷顿校区是主校区,中国留学生比较聚集的商学院是考费尔德校区……”

这次以辰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想错了,安德烈作古正经,讲得很全面、很精彩,他是一个合格的向导,最起码目前是。

“莫纳什大学的药剂与药理学专业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哈佛大学。”安德烈说到了重点,“质门的很多成员都是莫纳什大学的医药学博士。”

“质门要医药学博士做什么?”以辰不解。

“药物分析、药剂合成……总之,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安德烈随意地说。

半个小时,转瞬即逝,一座大型的生态公园映入眼帘,入口的巨石上刻有“莱斯特菲尔德”的黑色英语字样。

以辰挑了挑眉:“我们不是要去俱乐部吗?怎么来这了?”

安德烈懒散地说:“在公园里面。”

“在里面?”以辰脸色变得古怪,“风景倒挺优美,但是不太像啊。这地方虽然广阔,但一座山都没有,没有山,怎么可能有山谷?”

安德烈感叹一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以辰一脸疑惑,明显没有反应过来。莫凯泽神情淡然,很是直白地解释:“他的意思是低智商是会传染的。”

安德烈努力装出一副正颜厉色的样子,教训说:“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大实话,说就说了,不能委婉一点吗?”

“我的错。”莫凯泽立马认错。

安德烈看着以辰,眼神怜悯又同情,仿佛在说这属于先天不足,不怪你。

莫凯泽一本正经地安慰:“情商高了,智商自然就低了。”

以辰彻底崩溃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他默默地抬头看着车顶,心里大喊上帝啊!难道他们都是表演系毕业的吗?

说话的工夫,越野车已经驶入公园,安德烈拍拍手,示意大家都严肃起来。

拉尔森咕哝了一句:“就你最不正经。”

“以为我听不见是不是?”安德烈打了他一个栗暴,恶狠狠地说,“说谁呢?谁最不正经?”

“我我我。”拉尔森忙说,“我最不正经。”

067 鄭屠夫的報復

“鄭屠夫”是曾經惡霸的稱呼,現在惡霸仍然盤著一處龐大的市場,將整座鎮子的肉食完全壟斷,顯然并沒有將肉食的生意放棄,所以有些不滿惡霸的人私下也會以“鄭屠夫”的名號來“羞辱”惡霸。

但這要讓惡霸知道,難免也會引來一頓皮肉之苦。

再次恢復平靜的沼鎮陷入短暫的和諧之中,直到再次出現的惡霸帶著他那無邊的怒火來臨,將漆黑的鎮子點亮。

一團泛著無數星光的烏云從鎮子北部直接壓向鎮子,那團烏云正是以惡霸為首的地痞隊伍,高舉著火把殺氣騰騰的撲向鎮子。

兇神惡煞!煞氣沖天!

遇人打人!遇物砸物!

無論是弱小的婦孺、還是強壯的青壯,皆戰戰兢兢的躲藏了起來,那些沒來得及躲藏的鎮民便成了惡霸釋放怒火的對象。

輕則一頓皮肉之苦,重則頭破血流!

尤其是那些被左索擊傷的地痞,成了這次“復仇”的主力,下起手來非常狠毒,多數人在其手上被打的痛哭流涕。

“呂小飛在哪里?呂小飛在哪里!”惡霸站在一群鎮民身前,非常豪橫的叫嚷著。

惡霸想要釋放怒火,第一對象自然是呂小飛,而此時呂小飛早已經不知去了哪里,惡霸的手下將呂小飛的住處翻了一個底朝天也沒有見到呂小飛。

這讓惡霸十分惱火,大手一揮,將呂小飛住處附近的所有鎮民趕到了一起,以逼問處呂小飛躲藏的地方。

顯然那群鎮民并不知道呂小飛藏在了哪里,皆戰戰兢兢的低著腦袋,祈求著此次“風暴”盡快過去。

“刀爺!鎮長來了!”

只見在兩個地痞的帶領下,鎮長急色匆匆的小跑了過來,鎮長臉色顯然有些不悅,這么晚被人從溫柔鄉中叫醒,換誰也不會樂意。

“你們這群刁民,呂小飛跑哪里去了?還不快告訴刀爺!”鎮長剛來到這里,便與惡霸同仇敵愾呵斥起這群鎮民。

鎮長好歹要比惡霸還要好些,見到鎮長過來,眾多鎮民無不哀求起鎮長。

“鎮長大人!我們真的不知道啊!”

“是啊!是啊!我們要是知道,能不告訴刀爺嗎?”

“鎮長您就幫幫我們求情,求刀爺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們吧!我們是真的不知道!”

..........

被“擄”來的眾多鎮民無不苦訴起來,看起來也不像是說謊話,再一個也是沒有必要維護呂小飛這種微不足道的人。

鎮長思慮前后,認為這群人不可能說謊話,而且也沒有必要欺騙自己,隨堆積滿臉笑意向惡霸說道:“刀爺,您看他們也不像說謊話,八成是呂小飛那小子知道刀爺要找他算賬!恐怕早就跑了,或許是跟著那群外地人離開了鎮子也說不定。”

鎮長說得頭頭是道,可惡霸卻不領情。

“張鎮長!今晚要是不將呂小飛這混球找出來,你們誰都別想安生!來啊!將他拖出來暴打!”惡霸惡言相向!隨手指向一名男子。

在鎮長以及眾多鎮民驚恐的目光下,兩個地痞將那不斷求饒的男子拖了出來,隨后便是一頓拳打腳踢!

寂靜的夜晚,除了火把燃燒的聲音外便是那男子痛苦慘叫人聲音。

痛苦的慘叫聲聲入耳,讓眾鎮民無不擔驚受怕,生怕自己是下一個倒霉蛋,匆匆向后退去!

砰~砰~砰~

那些向后擁擠的鎮民又被圍在四周的地痞打向了前面,被擊打的鎮民一陣哀嚎,再次向前擁擠起來,與向后擁擠的鎮民緊緊撞在一起。

嗚嗚嗚嗚嗚~~

哇哇哇哇哇~~

有些小孩子被擠得哭起來,雖然有大人緊緊護著,但仍舊是擠痛了。

“啊啊啊啊!別再打我父親,鄭屠夫我跟你拼了!”

這時!一個年齡約莫12歲,身體瘦弱的孩子狂叫著沖了出來,一下子撞在暴打自己父親的地痞身上。

雖說那孩子還小,體型也是瘦弱,可此時爆發出來的沖擊力異常強大,直撞得那地痞練練向后退卻數步,由于腳下不穩,摔倒在地上翻滾了3圈才停下。

“哈哈哈哈哈!”那群圍觀的地痞看到這滑稽的一幕,大聲笑了起來。

“二毛!你他,娘,的還讓毛頭孩子給撞到了!真丟人!”有個地痞大感道,隨后得到眾多地痞的附和,再次嘲笑起二毛。

二毛頓時揭不開面子了,臉上瞬間紅暈。

惱羞成怒下二毛徑直走向那孩子,一腳將其踹飛數米遠,怒意未消,向其吐出一口濃痰罵道:“狗東西,再敢過來,老子宰了你!”

這一腳很是狠辣,直接將那孩子踹暈了過去。

二毛亮起手中明晃晃的大刀,向四周那些不安分的鎮民恐嚇起來。

“啊!”這個時候被打的男子發出一聲巨吼,見到自己兒子被踹在地上直接痛得昏了過去,瞬間激發出內心的熱血。

砰!

男子剎那間站了起來,一拳打在二毛的臉頰上,將二毛打得眼冒金星。

在如此多人的面前竟然被鎮民打得如此“慘”,整個臉頰一片青紫,嘴角處向外流出一道鮮血。

這讓二毛急得直發抖,勝怒之下,哪里還記得惡霸只是讓自己

但唐宇并沒有這樣做,只是輕輕地抱起白小瑩,讓白小瑩如同一只樹懶抱著大樹一般抱著自己。

這樣的話,唐宇的手可以自由活動。

唐宇抱著白小瑩,白小瑩的小腦袋靠在唐宇的肩膀上,唐宇輕輕地嗅著白小瑩那秀發上的芳香,緊接著走到了軒轅祝的面前,惡狠狠地注視著軒轅祝。

過了好一會兒,唐宇默不作聲地踩在了軒轅祝的左腿上,鏗鏘有力道·“斷我小瑩一手臂,我便斷你一雙腿!”

唐宇腿上發力,低喝一聲,軒祝的左直接被報廢!

軒轅祝由此發出了鬼哭狼嚎般的慘叫聲!

這還僅僅是左腳!

唐宇抬起腳,又猛地踩向軒祝的右腳。

這一下,軒轅祝直接暈了過去,幾乎不省人事!

“軒轅世家,這筆賬,我唐宇記下了!”唐宇抱著白小瑩,大踏步走了出去。

唐宇剛抱著白小瑩走到了大廳,就聽見老太婆的聲音從身后傳來:“把人放下,不然別怪我對他們倆別客氣!”

唐宇轉過頭,極其厭惡地看著那個老太婆。

只見楊軒和公孫月都被老太婆綁了起來扔在地面上,公孫月的嘴巴還被塞上了一塊不知道干不干凈的抹布!

“放人……”唐宇看著老太婆,用極其平和的語氣說道。但氣氛顯得極其冰冷。

“把她放下。不然,我就讓她陪這群人玩兒一晚上!”老太婆揪住了公孫月的秀發,指著周圍的武者,惡狠狠地說道。

公孫月看著老太婆,眼中滿是堅定!

“死老太婆!要干什么沖我來!欺負一個女人算什么本事!”楊軒拼命地掙扎著,張嘴朝老太婆吐了一口唾沫!

老太要沒理會楊軒,那雙臟手伸向公孫月的胸前,解開了公孫月衣衫上的一顆紐扣,那深深的溝整裸露在了外面,看得那群龜奴是愣是春意盎然!要是那個玩兒一次這個少女,此生無憾啊!

“畜牲!住手!你給老子住手啊!”楊軒怒了,拼命地掙扎著,眼里滿是紅血絲!

老太婆純當楊軒是空氣,臟手又伸向第二顆紐扣!

公孫月此刻拼命地搖著頭,拼命地掙扎著!

唐宇剛要開口,便發現楊軒已經掙扎著站了起來!眼睛里透露著殺人的氣息!

“老子叫你住手啊!”楊軒怒吼著,猛地沖向老太婆,一頭將老太婆給撞倒在地!

“老子叫你住手你特么聽不見嗎!讓你欺負小月!老子咬死你!”楊軒雖然說被綁著,但嘴巴和腳還是可以動的!

楊軒用力地踹了老太婆幾腳后,張口就在了老太婆的手臂上!

老太婆發出了慘叫聲,那群武者便七手八腳地抓住了楊軒。

有拉手的,有拔腿的,有掰腦袋的,但這些根本就阻止不了楊軒的怒火!老子今天就是要弄死你這個老太婆!

楊軒死死地咬著老太婆,就是不松口!

甚至有武者用他的手想要撬開楊軒的嘴巴!

嘶啦!!!

終于,老太婆手臂上的那坨肉直接被楊軒連皮帶肉帶血地給撕了下來!

楊軒也被迅速地抓了起來,吐出老太婆手臂上的那坨肉,冷地笑了起來。

但下一刻,一個個拳頭就朝楊軒飛了過來!不出十秒鐘,楊軒便已經嘴是血了!不知是老太婆的血,還是楊軒自己對血,亦或者倆人的血都有!

“楊軒!”公孫月在心里拼命地掙扎著,看著被打得面目全非的楊軒,早已是淚流滿面!

這個男孩,為了保護自己,居然被這樣狠打!

“住手!如果再不住手,你們不要后悔!”唐宇怒視著那群人,眼中滿是殺意!

“瘋子!給我打打死他!敢咬老娘!”老太婆捂著自己的傷口,臉色發白地瞪著楊軒道。完全不把唐放在眼里!

唐宇看著這群人,自己的兄弟和好朋友被這樣欺負,唐宇怎么能夠忍得下去?

“我乃煉丹協會六長老!你們再這樣鬧下去,老子讓煉丹協會帶人來砸了你們的的店!”唐宇簡直就是怒不可,右手一動,一個練丹協會長老的令牌便出現在了唐宇的手中!

長老之令在唐字靈力的催動下,散發著強烈的紅光,瞬間照亮了整個百艷樓!

“練丹協會!”老太婆和那群武者看到這股紅光,嚇得腿都不利索了!直接一個個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楊軒也因為被打得虛脫了,直接在了地面上

長老之令,為了防止別人盜用,專門使用了一種叫緣石的東西鑲在里面,只有這個令牌真正的主人才能夠激發它!

“把他們放了!”唐宇收起了長老之勛,冷冷地命令道。

“是……是!”老太婆僵硬地回答道,緊接著命令兩個武者為公孫月和楊軒松綁。

公孫月一被松綁,連自己的衣衫都不整理了,就急急忙忙地跑到楊軒了楊軒身旁檢查楊軒的傷勢。

這個男孩,不顧自身的安危來保護自己,這么好的朋友,自己要上哪里去找啊!

楚留香抓起一捧黄沙,沙,她也不会着急的,着急”霍天青凝视着他,嘴角终于也暗箱,只感到空荡荡的伤心与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公平、公正和公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行者剑

聊笙

行者剑

11D

行者剑

长峰先生

行者剑

转角吻猪

行者剑

草微

行者剑

王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