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颗肥球》。

但慕容家的人却连一个也没有来,四面的江湖朋友已开始有些不藩国,当佐天子临民,清白其优乎!”坐宾咸服。。曼卿,讳延年

趙亮待兩個弟子將那名昏迷的遼兵弄醒,用手拍了拍對方的臉蛋,沉聲道:“喂,想死想活?”

段譽顯然非常有經驗,隨著趙亮的話音,一柄匕首直接頂住那遼兵的咽喉,刀尖將皮肉微微挑破了一些,頓時把對方嚇得六神無主,連忙應道:“想活想活,飞船,不许再抗命,否则你不但救不了他们两个,还会害死你自己!”

赵盘一下子怒了:“闭嘴!你这婆娘有病啊?不帮老子救人,还一个劲儿地泼冷水!你要是有点良心,就赶紧帮我把工程甲板的外罩打开啊!”

一大早,方子安便醒來了。來到堂屋里,見西廂房房門緊閉,女子洗滌過后的衣衫還搭在屋角的竹竿上沒有取走,這說明張若梅還在酣睡。方子安洗漱完畢,出門在巷口買了七八枚燒餅和兩碗豆花回來,自己吃了一碗豆花和兩只燒餅,其余的用竹罩罩在桌上留給張若梅吃,自己則收拾了出門。至于這位張小姐,方子安認為她醒來后必要離開,自己倒也不用去叫醒她了,讓她多睡一會也好。而自己今日必須要再去打探消息,不能光等著秦惜卿那邊的消息,自己也要多想想辦法才是。

方子安剛出了巷子口,便看到一輛馬車上下來了一名雙寰少女,正是秦惜卿身邊的婢女菱兒。菱兒也看到了方子安,揮手叫道:“方公子,方公子!”

方子安笑著上前施禮道:“姑娘這是要去哪里?”

菱兒瞪了他一眼道:“當然是來找你的,哼,我現在都成了專門給你跑腿的人了。”

方子安笑道:“真是辛苦姑娘了,來找我的是么?莫非是秦大家那邊有消息了么?”

菱兒道:“莫廢話了,上車吧。秦姑娘等著呢。”

方子安連忙點頭,心中很是期待。秦惜卿讓菱兒接自己去見她,很可能是那件事有了進展了,這可是個好消息。還好自己正好遇到了菱兒,若是擦肩而過的話,菱兒要是跑到自己的屋子里,很可能會遭遇張小姐,搞不好會出事。

馬車飛馳,出三元坊一路往南,既非去萬春園的方向也不是出城去往西湖紅船方向,而是往南邊的鳳凰山皇城方向而去。小半個時辰后,在一座僻靜的巷子里的一座宅院前停了下來,方子安下了車,跟著菱兒進了宅院,那宅院雖不太大,但是花木蔥郁,假山魚池點綴其中,仿佛是個畫中的園林一般。

方子安還以為這是要來拜訪某位能幫上忙的官員,卻聽到屋子里邊傳來叮叮咚咚的琴聲。門廊一只鸚哥兒在鳥架上蹦蹦跳跳,見到人來,張口大叫:“來了來了!””

菱兒指著它嗔道:“就你多嘴,改天給你毛拔了熬湯喝。”

鸚哥兒似通人言,嚇得后移,口中叫道:“混賬,混賬!”

菱兒氣的揚手作勢,卻聽屋內有人嗔道:“菱兒,又嚇唬鸚哥兒了?方公子來了么?”

菱兒忙道:“張公子來了!”

腳步輕響,長窗一側,一襲青色長裙淡雅如仙的秦惜卿出現在方子安的視線之中。

見禮已畢,主賓落座,秦惜卿親手給方子安斟茶,方子安們起身道謝。

“公子,這里是惜卿的別院,算是惜卿真正的家。惜卿平日有暇都會來到這里居住。方公子若是有事尋惜卿的話,萬春園我若不在的話,也可以來這里找我。此處遠離鬧市,甚是清幽的很。”秦惜卿微笑說道。

方子安點頭笑道:“真是不錯,布置的跟園林一般。”

秦惜卿點頭道:“說對了,這里我給起了個名字,就叫‘卿園’,便是按照園林景觀建造的,只不過規模沒那么大罷了。前院只是大概,后面才是真正的園子,我可以領公子去瞧瞧。”

方子安心中急于知道先生的事情的進展,哪有什么心思在園林上面。但卻有不好詢問,畢竟是求秦惜卿辦事,她不說,自己也不能唐突。

“園子么?改日有暇再來游覽一番便是。其實都不用去看,姑娘的品味擺在那里,后園景致必然是極好的。”方子安道。

秦惜卿沒聽出方子安話語中的婉拒之意,見方子安夸自己,心里也很高興。兀自自顧道:“這里很少有人來過,這是我的私園。方公子是來這里的第二位男子。”

方子安臉上并沒有因此露出感激之意,只哦哦了兩聲,便端起茶盅來喝茶。

秦惜卿卻似乎不肯罷休,笑問道:“方公子難道不好奇第一位來這里的男子是誰么?”

方子安心不在焉的說了一句:“我好奇這個作甚?秦大家的閱人無數,我難道還一個個的查清楚不成?”

話一出口,便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自己也驚愕的捂住了嘴巴,不明白自己為何說出這樣的話來,這簡直太蠢了。

秦惜卿的笑容在臉上凝固住了,面容變冷,淡淡道:“說的也是,惜卿身邊的男子何止百千,你確實猜不到。”

方子安恨不得打自己兩個嘴巴子,忙道:“秦姑娘,我不是那種意思,我的意思是……”

秦惜卿淡淡道:“你不用解釋,你說的沒錯啊,惜卿確實閱人無數。身為歡場之人,理當如此,惜卿便是靠著男人生一片心意。

“对了,你的符箓之道,是全靠自己参悟,还是有家族长辈指点的?”墨香又问道。

“自己悟的。”季辽回道。

“那你可真厉害,你要是我们赤霞峰的弟子就好了。”墨香恭维了季辽一句。

季辽腼腆一笑,并不搭言。

刚才与墨香的一番交谈,二人之间的隔阂又少了许多,所以他们二人互相的提防就放下了一些,这谈话的气氛也就轻松了起来。

过了许久,二人才不在说话,纷纷闭目调息起来。

洞外天穹群星闪耀,一轮雪白的弯月高悬在办空之中,而就在此时一道土黄遁光,散发这磅礴的灵压穿破夜幕,在虚空之中急速掠过。

没过一会,那道土黄遁光又再次折返而回,遁光一敛现出一名身穿土黄道袍的中年修士,正是黄家老祖。

黄家老祖那狭长的眼眸眯了起来,眼中寒光闪烁,脸上显出一抹愠怒之色。

“那两个人的气息应该就是在这里消失的,现在怎么不见了?”

黄家老祖追杀季辽与墨香使出了全力,虽依旧追不上鼻涕狼但也落不下多少,黄家老祖筑基期的修为,知道季辽等人用那种恐怖的遁速坚持不了多久,所以沿着季辽留下的微弱气息一路追逐而来,到了这里这股气息突然消失不见。

黄家老祖知道,季辽他们一定是灵力支撑不住,找一处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而藏身之地一定就在这附近。

他看向身下一望无际的密林,微一思量,身形一晃飞落一个山头之上,身上光芒一敛,将自己的气息收敛了起来,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去,神识散开,笼罩了方圆百里之地。

一夜悄然而过。

季辽缓缓睁开眼睛,目力所及依旧一片黑暗,而远处的洞口只是一个小小的光点,阳光根本照不到这里。

“天亮了!”墨香此时也睁开眼睛,说了一句。

季辽点点头。

“那我们出去吧。”墨香是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山洞里,见天亮了就立刻想要出去。

季辽想了想,摇摇头,“不行,现在还没确定那筑基期修士是否走了,我们还是在呆上一段时间。”

“啊?还要在这里呆着啊!”一听季辽这话,墨香极不情愿的说了一句。

“墨师姐,此时别计较这些,还是小命要紧。”季辽看墨香的样子,立即提醒了一句。

“好吧。”墨香叹了口气说道。

时间一点点过去,太阳逐渐升至半空,正午的阳光洒向这片丛林,丛林的鸟兽也活动了起来,猿啼虎啸在丛林间回荡。

二人依旧没出山洞,而后太阳又落了下去,月亮再次高悬夜空。

“我们什么时候走呀,外面天黑了季师弟!”墨香随口问道。

“明日正午,若是外面在没什么异动,我们就离开。”季辽回道。

这一日的时间,墨香问了季辽不下十几次,季辽被问的烦了索性定了个离开的时间。

季辽知道,他们在黄家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同时还有郑天龙与他们分开逃走,不知生死黄家老祖是不会在一个地方蹲守太久的,若按照他的性格,他铁定会在这里呆上至少十天以上,等彻底安全了在出去。

可是墨香一直催促离开这里,季辽虽不情愿但也只能答应。

“还要在这里呆上一天啊!”墨香一听还要在呆一天,登时就不干了,蹦了起来说道。

“墨师姐,我再说一次,明日正午我们在动身,若是你想离开就请自便。”季辽脸色一沉,冷声说道。

墨香看季辽冷下的脸,眼睛一动,脸上顿时扬起笑意,“还是依季师弟的意思吧,待到明日正午我们在动身。”

说完也不再多言,再次坐了回去。

一处山头之上,黄家老祖来回踱着步子,脸上尽是不安与焦急之色。

他在这里守了一天了,还没见季辽几人的身影,真被季辽猜中了,黄家老祖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错了,如果错了,那此时季辽几人恐怕早就逃出他追杀的范围了,而且还有一人生死不知,若是真让他们回到紫气宗,那么紫气宗对他们黄家的报复简直不敢想象。

他犹豫着是不是此时动身赶紧回到百岳山脉,去找血魂宗求援。

想了许久,一咬牙,“再等等,反正都等了这么久,若是明天他们在不出现,我立即动身去血魂宗求援。”

现在这两样都已被摧毁。明月心就是那“很喜欢”路小佳的姑娘卓长卿何尝不知道这温如玉所提钱接连割断二十八张弓弦?弓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颗肥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难陀寺

三月果

难陀寺

Ytu

难陀寺

晴月

难陀寺

明镜依非台

难陀寺

王风

难陀寺

浮生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