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死在我的面前!》。

苏樱楞然道:你说老鼠的运气不?你疯了!"小鱼儿道:"你若

鄧婉仙解著解著,突然發現有什么東西鼓了出來,不由得也羞紅了臉。

雖說她也算見多識廣,可畢竟是個大小姐,也只是聽聞過,從沒見過如此猥瑣之物。

可這猥瑣之物,越來越長,越來越大,突然間刺破了衣物,長了出來,嚇了她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只見克里從身體的表面,具現了許多刀刃出來,從自己的衣物中撕裂而出,也順便割斷了那些藤蔓,掙脫出來,喘了幾口氣。

他匆忙系好自己的褲帶,大喊起來:“學姐!我真的不會亂講的,你放過我吧!我發誓我發誓!!!”

“發誓要是有用,還要警察做什么,你還是從了我吧。”這鄧婉仙又在魔杖頂端凝聚了一股魔力:“看來你這具現系法術,對我家的自然法術還有一定優勢。不過呢,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種優勢是無用的。”

說著說著,從她的腳邊長出了一株植物,漸漸地藤蔓變粗變大,頂端長了一個花苞。

這花苞竟然也跟著長大,外部是厚實的樹皮,而里面,卻張開了一張血盆大口,如一只猛獸一般發出了嘶嘶嘶的聲音,它的唾液滴在地上,地面竟然被腐蝕的坑坑洼洼,冒出了一股白煙,這……這是酸液?!!!

“這是我的小寶貝,叫花仙子。”鄧婉仙撫摸著這朵可怕的植物介紹道:“本來,想給你個痛快,現在,只能讓你化為它的養分了。”

克里一看,就知道不妙,自己具現的防護服,怕是在這高濃度的酸液中,不到一分鐘就被腐蝕殆盡。而自己具現的刀刃,能不能切開這怪物厚實的外表,還是一個問號呢。此時,小時候,他和老爸交流的話語,突然出現在他腦海中:

“兒子啊,你知道生意場上,要找合作伙伴,最好的辦法是什么嗎?”

“是,有共同的愛好?”

“愛好也是其中之一,但并不是最好的。”

“那……是利益?”

“嗯,利益可以驅使人一起前進,但也并不是最好的。”

“那……那是什么?”

“是捆綁,是互相都有把柄在對方手上,這種合作關系,雖然危險,但是是最安全的,最不容易被背叛的。”

他突然間醒悟了什么,大喊了起來:“學姐!我也有!我也有!”

“你有什么?”

“我也有禁書!!!”

“嗯?”鄧婉仙一聽,突然止住了她的小寵物:“你也有禁書?什么書?你……你有什么證據?”

克里一聽,似乎事情有轉機,趕緊解釋了起來:“你想,我是怎么知道,你那本書是禁書的?”

鄧婉仙一想,邏輯上似乎確實如此。那本書表面只寫著《高中化學考綱》,并沒任何文字或者內容,可以證明那是上古時期的書本。沒有翻閱過里面內容,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接著說。”

“我有一本一模一樣的,叫《高中歷史考綱》,也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封面和款式都差不多,估計是一套的。”

但這鄧家可不是隨便被這么糊弄的,如果他這樣一說,就放他走了。他一旦去檢舉揭發,自己又如何證明,他藏有那本《高中歷史考綱》呢?那又怎么能阻止他呢?

“那,你小子是從哪里得來的那本書,現在書又在哪里?”

“雷明!是雷明那里!”

“雷明學長???”鄧婉仙已經很多年沒有聽人提起過這名字了,基本上來說,雷明和結社是一個禁語,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提起來,都不愿意扯上太大的關系。但這雷明已經逃去北境近十年,這平民是怎么和學長又聯系起來:“你騙我!你這年紀,怎么可能認識雷明?”

“我不認識他,但是,真的是雷明那里找到的。”說著便把他入學時候的事,一股腦兒地都說了。校長如何帶他們去密室拿法杖,如何在密室里找了禁書,甚至連書里描寫了點什么,都一一道來。

描寫的如此細致,聽著倒不像在說謊。而且一般正常人,誰愿意和雷明啊,歷史禁書啊,扯上那么多關系。再加上里面有校長艾麗婭摻和,倒是很符合她的一貫作風。

這勾結結社、偷藏禁書,數罪并罰,應該是死刑沒跑了。如此一來,倒也不再怕他去檢舉自己。

“嗯……就當你說的是真的吧,那有時間,你得帶我去學長的密室看一看,有些什么,作為交換,我今天暫且放過你。”

鄧婉仙仔細地想了想,諒你一個平民,也不敢對我們鄧家做什么,等會等他出去后,自己把這書的內容,另外抄寫下來藏起來。至于這禁書的原本燒了便是,也不會被人搜到。

其實對她而言,雷明的密室,吸引力才是更大的。研究煉金術,研究上古知識,現在便是她的一切,這世界上都太多未解之謎,尤其是煉金行業,有太多的疑問困擾著她。說起來,現在的煉金理論一直有許多矛盾的地方,根本解釋不通。

如果,這雷明的藏書里,有一些上古時期的知識,可以證明她自己對這個世界的推理是對的,那么又何必要滅>  洪七:“你跟多少人说过!”

  陆世毅:“我只跟你说过。”

  洪七思索了一下:“我对七虎不感兴趣,我可以给你施针,但是我有个条件。”

  陆世毅:“什么条件?”

  洪七:“教我修炼。”

  陆世毅:“只要你能治好我,别说教你修炼,就是将十年灵力都穿给你都行。”

  洪七:“那个就算了,我先看看能不能治你吧。”说完洪七使用透视之眼,确定了病灶,的确与钱老的毛病一样,只是位置不同,陆世毅的经脉断点在左臂,所以陆世毅才没有和钱老一样晕倒。

  洪七收回透视之眼:“我的确能治,但是我不做赔钱买卖,你要先将修炼方法跟我说。”

  陆世毅:“行只要能治好我,先交给你也行。”

  说完一通跟洪七解释什么叫修炼。

  结果与之前洪七被车撞了时候老头子教的差不多,原来洪七早就说修炼者了,只是自己不知道,洪七感觉这次交易算是亏了。

  没有办法洪七已经答应了陆世毅,只能给其治疗。

  洪七开始为陆世毅治疗,让陆世毅躺倒诊所的床上,吩咐方连圣拿来银针,消好毒准备给陆世毅施针。

  就在这时一个少女从外面进来:“你想对我爷爷干什么?”

  由于施针必须让病人失去意识,所以洪七给陆世毅注射了麻醉剂。

  刚好方连圣接了个电话,去后院了。

  洪七回头看见少女解释到:“我再给你爷爷治病。”

  少女:“你胡说我爷爷可没有什么病,你是不是日国派来杀我爷爷的?”

  洪七:“你这小孩子想象力可真丰富,都说了是给你爷爷治病。”

  少女:“你这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医生。”

  洪七:“那你说医生应该长什么样。”

  这个时候少女脑子出现了林动的身影,少女犯花痴的笑了笑。

  洪七看见少女犯花痴的样子,摇了摇头再次准备给陆世毅施针。

  洪七第一根针以就位,少女反应过来,上去啦开洪七:“你干什么,我不是说过不让你碰我爷爷吗!”

  洪七忍无可忍叫到:“方连圣给我出来。”

  在后院的方连圣听见洪七的叫声,赶紧来到大厅。

  正好看见少女拉着洪七,方连圣说到:“婷婷你这是干什么?”

  陆婷婷:“方爷爷,你在呀!这个贼人要对我爷爷下手,还好我及时出现阻止了他,不然你就见不到我爷爷了。”

  方连圣:“……,还不把人放开,这是来给你爷爷治疗的,不是贼人。”

  陆婷婷听见方连圣的话,拉着洪七的手放了下来。

  洪七:“你看我都说给你爷爷治病的,你就是不信。”

  陆婷婷:“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还有长的这样的医生。”

  洪七:“你什么意思,嫌我长得丑。”

  陆婷婷:“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不好看而已。”

  洪七:“你……,我懒得跟你计较,让开我要给你爷爷治病了。”

  陆婷婷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所以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看着洪七给自己爷爷治病。

  一段时间过后洪七将针施完,跟方连圣说:“这样就行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方连圣:“小友你先等等能不能把你刚刚施针的方法告诉我。”

  洪七:“不是我不想,而是以你现在的能力,交给你了也不学会,这样我先将入门十二针交给你,等你学会了再教你中级。”

  方连圣:“是不是第三次就叫我天宫十二针。”

  洪七:“你先把这基础十二针练熟再说吧。”

  洪七用图画的形式将基础十二针交给了方连圣,而方连圣也很识趣,立刻给洪七转了六百万。

  洪七收到钱有点疑惑:“不是说一招五十万么?”

  方连圣:“对呀这不是刚好十二招么!”

  洪七心想:“我以为这是一招来!”

  但是表面却说:“孺子可教也,我先走了。”

  洪七走后没多会陆世毅就醒了,等麻药过去之后,陆世毅尝试运转灵力,的确已经可以修炼了,

  陆世毅感叹到:“真是后生可畏呀!”

  洪七告别方连圣后回到了家,却看到王样肿着个脸出现在家里。

  王样:“阿姨你是不知道,当吴权市长知道我爸爸是谁以后,特地把我带回去交了交心。”

  洪七看见王样后给吴权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什么情况。

  吴权将事情经过跟洪七了一下,原来吴权将整个王氏餐饮都收为国有,然后王氏父子宣布破产。

则变时而之道,若反手然,你。公孙大娘忽然道现在我

“那個……大人啊……”

軒轅刑有點欲哭無淚。

眼前這個為了泡妞,不,泡男人根本無所顧忌的混蛋,真的需要那位司馬博士費那么大力氣來設計陷害嗎?

“這,您是不是有點太……”

忠言嘉謀,而有不忠執左道之辜。今或言商不以自悔而反怨懟,朕甚傷之。惟商與先帝有外親,未忍致于理。其赦商罪。使者收丞相印綬。”商免相三日,發病嘔血薨,謚曰戾侯。 (節選自《漢書》)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死在我的面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帝仙归墟

撕文服毒

帝仙归墟

很冇节操

帝仙归墟

蛤蟆大王

帝仙归墟

书墨温酒

帝仙归墟

墨唧唧

帝仙归墟

无人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