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个世界也太危险了吧?》。

,此其极热时也。三、四、五月,累累其实,焉。刘豫背叛君亲,委身夷狄,黠雏经营,有

蒼穹之上,雷聲不絕于耳,那厚厚的烏黑云層緩緩聚攏,很快便形成一個倒置在空中的巨型漏斗,將梅三弄和路乞兒所在的位置死死的罩住。一道道雷電如無數曲折的利劍,盤橫交錯的閃現,如同包裹在外面的老樹枯根。梅三弄面對那巨型漏斗向前跨出一步,一手攔在路乞兒身前,緩緩笑道:“這一次,為師幫你擋上一擋,你趁機恢復一下。”

路乞兒擦了擦嘴角的血污,平靜的搖了搖頭說道:“師尊,還是讓我自己來吧。”

“可是——”梅三弄正欲說話,路乞兒就向前縱身一躍,一個閃身便站到了梅三弄前面數十丈的地方,頭也不回的說道:“多謝師尊,這是我的劫,不須擔心,我定能活下來。”說罷,路乞兒拿出一顆寂滅丹,仰頭吞了進去。

“師尊,你退后些。”路乞兒語氣平靜,卻有種不容置疑的堅定。梅三弄愣了一刻,望著前面那個身形越發修長挺拔的少年,突然開懷大笑:“好!梅三弄的徒弟就當有這樣的豪氣!”說完他收斂笑意,“不過你當心些,這次,可不是鬧著玩的。”隨后梅三弄便展開身法,往后掠去。

此時那天雷似乎是醞釀夠了,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雷響,九根如同巨龍一般的藍色雷柱相繼俯沖而下,一時間,整片空間都閃著刺眼的亮光。路乞兒被那強光籠罩,隱沒了身影。梅三弄落回白鷺和姜曄身旁,姜曄死死咬著嘴唇,看著梅三弄欲言又止,眼神之中滿是憂色。

“放心吧,他會成功的。”梅三弄出言安慰道。見師尊如此說,姜曄瞬間心安不少,轉過頭死死盯住廣場那邊。白鷺悄悄看了一眼梅三弄,師尊那背在身后的雙手,分明有些顫抖。

路乞兒瘋狂運轉體內靈氣,一點火光從他雙拳之上顯現,轉眼就蔓延全身,他通體赤紅火焰,面對轟然而至的九條雷柱,用盡全力向上轟出一拳。

“龍怒!破!”隨著一聲怒吼,一個巨大的火紅色拳影拔地而起,與第一道藍色雷柱在半空中激烈相撞,激蕩出一圈恐怖的能量波。一時間天地變色,巨大的雷聲夾雜著龍吟響徹整個逍遙谷,能量波所及之處,山石破碎,塵土飛揚。

一拳未至,一拳又出。

“破!破!破.......”路乞兒的怒吼聲接連傳出,一個又一個巨大拳影在空中與洶涌落下的雷柱對轟著,產生的能量波如同池水漣漪圈圈相疊,在半空之中飛速暈開,大地都在激烈的搖晃,如同地震一般。

隨著第九道能量波消逝,空氣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路乞兒所站的地方被塵土包裹著,看不清具體的情形。路乞兒此時奄奄一息躺在地上,面色蒼白,嘴角有淡金的鮮血滲出,衣衫襤褸,兩只袖子已經都被炸碎,露出血肉模糊的手臂。他的胸前都凹陷下去,肋骨也斷了好幾根。靈氣在體內受傷處流動,緩緩修復著傷口。

“完了?”他掙扎著坐了起來,吐出一口嘴中的血污,吃力的自言自語道。

“還沒有。”燒餅的話傳來,言語中透出濃濃的擔憂。

路乞兒皺了一下眉頭,慢慢抬眼看向空中,那巨型的黑色漏斗并未散去,只是不再有一絲雷聲傳出。

“小師弟——”見雷柱全部落下,姜曄就想沖過去尋路乞兒,結果被梅三弄一把拉住,“曄兒,天劫還沒結束!不要妄動。”

姜曄抬頭望向空中,雷劫之云果然還未散去。“師尊。”少女似是哀求的喚道,眼淚瞬間便布滿了兩頰,模糊的雙眼望著梅三弄。

梅三弄發出一聲嘆息,輕聲對著姜曄說道:“那是他自己的劫數,我們要相信他,他這么怕死的人,是不會輕易讓自己死掉的。”

“小師弟這么可憐,努力修煉也不過只想求個溫飽,不被人欺侮,上天為何要這般對他?”那平日冷若冰霜心如磐石的少女此時卻像個孩子一樣小聲啜泣著,那眼淚擦了又擦,也還是止不住。

突然,天空之上又是一聲巨大的雷響,震得雙耳轟鳴,白鷺和姜曄竟是有那么一剎那聽不見任何聲音了。狂風驟起,天空之中竟是突然砸下豆大的密集雨滴,不多時,地面已經積水成淵。從那巨大的黑色漏斗中,九道粗壯無比的雷柱在漏斗邊緣聚集成一束,緩緩凝出一股駭人的恐怖能量蓄勢待發。

路乞兒渾身濕透沐浴在暴雨之中,被雨水沖刷而下的淡金色血液在身下稀釋出一大片,隨水流沖散。

“估計,這場過不去被蓋上。

痕篤不愧為奚國第一勇士,在東扒里斯再次砍空的檔口,一拳砸中東扒里斯右臂。

東扒里廝右臂頓時一麻,哪里還舉得起刀來。

痕篤在東扒里斯略遲緩的檔口,敏捷地抓起了掛在壁上的戰刀。

東扒里斯看到痕篤已持刀在手,自知不是痕篤對手,閃身退出了大帳。

痕篤掌刀在手,沖出帳外,看到逃出大帳的東扒里斯徑直沖到烏勒身邊,揮刀砍向正在全力與胡損打斗的烏勒。

痕篤高呼“烏勒小心”,可為時已晚,東扒里斯的大刀已砍中烏勒后背。

烏勒搖晃之際,胡損的戰刀也已砍到。

好狠毒的東扒里斯,竟然對好朋友痛下毒手。

痕篤心中悲憤交加,疾步上前抱住烏勒,烏勒已不能言語。

痕篤將烏勒放在地上,立即舉刀為烏勒報仇。

可哪里還尋得到東扒里斯和胡損的身影。

不遠處,是一道人墻,將痕篤的國王大帳圍了個水泄不通。

痕篤聽到,東扒里斯正在聲嘶力竭地命令兵士沖上前去,將之際剁成肉醬。

痕篤什么都明白了,這場兵顯然變早有預謀。

此時,痕篤只有一個念頭:沖出重圍。

那些兵士都怯于痕篤的勇武,怕無端丟了性命,盡管東扒里斯不停地大聲發令,仍然沒有兵士敢沖上前來與痕篤打斗。

痕篤狂笑一聲,揮刀沖上前去。

人墻立即裂開一道縫隙。

痕篤奪得一匹戰馬,向北逃去。

痕篤將經過講出,阿保機默默無語。

室魯暗自慶幸,幸虧自己沒有回國,要不然,恐怕難逃此劫。

契丹借道奚國,對奚國本無傷害,沒想到竟然給痕篤帶來了滅頂之災。

阿保機唏噓不已。

阿保機想到,奚霫兩國本無冤仇,自己讓痕篤打探去諸下落并消滅之,確實欠考慮,顯然有些強人所難,太難為痕篤了。

自己本該想到,痕篤逢亂立國,根基本來就淺,當時派幾人協助他治理奚國就好了。

眼下,痕篤只身逃離奚國,那東扒里斯肯定已經宣布稱王,并擁有了所有奚國大軍。

現在再幫痕篤復國,已經不同于上次平叛,而是對奚國的新政權宣戰。

奚國山高林密,易守難攻,需從長計議才是。

但是再難,也必須幫助痕篤復國。

從國家角度講,契丹不能在身邊出現一個完全敵對的國家。

再說,要向南發展獲取幽州,奚國是主要通道,決不能在契丹和幽州之間,出現一個敵對國。

論私人感情,痕篤是自己的拜過把子兄弟,兄弟有難,自己不能不幫。

阿保機讓痕篤歇息,自己急忙派人喚來曷魯,與曷魯商議對策。

曷魯聽了阿保機的簡單敘述,擔心道:“現在的緊要事項,應該速派人到幽州通知敵魯才是。劉守文和劉守光的爭奪打到了什么程度,我們還不清楚。若這時候敵魯經奚國回軍,必遭奚國大軍伏擊,后果不堪設想。”

曷魯的話提醒了阿保機。

是呀,敵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突然遇到奚國大軍伏擊,必會一敗涂地。

阿保機急忙派人繞道盧龍,星夜去給敵魯報信。

阿保機又問曷魯:“營地附近還有多少兵力?”

曷魯思索了一下,道:“加上屬珊軍,嘗有萬人。”

關鍵時刻,阿保機也顧不下什么軍了,開赴戰場要緊。

阿保機當即下定了決心,道:“那就讓阿古只和欲穩去吧,繞道盧龍與敵魯會合,然后屯兵古北口,待我們的大軍集結到位以后,南北夾擊,一舉拿下奚國。”

曷魯擔心地說:“這樣一來,牙帳可就空虛了呀。”

阿保機知道,曷魯是擔心奚國這時候對契丹發起進攻。

阿保機搖頭,道:“盡管放心,現在,借他東扒里廝十個膽,他也不敢貿然對我契丹用兵。”

曷魯斟酌再三,又說:“古北口的情況痕篤最清楚,還是讓痕篤隨軍去吧。”

阿保機下令,可汗牙帳只留五百名兵士守護,其余兵士皆隨阿古只和欲穩出征。

痕篤隨阿古只大軍出征,走出一段路以后,突然想起一件事來,急忙催馬狂奔而回,急切對阿保機說:“去諸很可能要與東扒里斯聯手,大哥要注意呀。”

下面的署名是个素子。楚留香千月我替一个朋友将一票银子送回

“嗯,好,蔡同学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唉,要是早点将蔡天权将军推上将军之位,也不至于后续力量会差那么多,好了你们自习吧。”历史老师不禁有些感慨道。

历史老师的话音刚落,班上便有些许笑声出现,他们笑的,并不是历史老师后面那句话,而是,前面那一句。

老师说的后半句,这是后代人所有人的人心中都如此想的,在蔡天权掌权之后,人界战者的实力直线上升。

在蔡天权掌权之前。

人的野心是无限大的,谁都不愿意屈居人下,为了壮大自己的势力,集体打压实力最强的蔡天权,这也就导致了,蔡天权想要增强人界实力,却屡屡受阻。

其实对于这一点,许多人都有疑问,如果只是为了壮大自己为此打压蔡天权,那为何不先将蔡天权的的功法学习过来再打压。

而是从一开始就进行打压。

蔡天权的实力很明显的比其他人都强很多,后面成为将军之后,广布功法众人实力的提升也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几百年来,人类也将功法境界完善。

武道境界分为,武徒,武者,武士,武师,武王每个大阶中各有十个小阶,武王之后是一星将军,二星将军,三星将军。

据说当年蔡天权的境界,也只是十阶武王而已,除了蔡天权之外的最强者,却仅仅五阶武王而已。

除了武道境界之外,还有一个精神师境界,精神师分为一阶精神师,二阶精神师,三阶精神师,四阶精神师,五阶精神师,转换境,精神力达到百分百便进阶下一境界。

精神师的修炼,在当初便有人提及,然而当时的精神师修炼系统不完善,所以被暂时舍弃,直到天安历到来,才重新被人拿起来完善。

至今,武道境界跟精神师境界,只能选择其一修炼,同时修炼的人中,无人能突破至将军境界或转换境。

因此,只能选择其中一个进行修炼。

虽说如此,还是有许多天才,不甘示弱,非要双修,至今还无人突破,但是双修的实力,却不输于一星将军或百分之三十转换境实力。

时过境迁,蔡天权的功法:归元诀,现在是最基础的功法,是唯一一个不需要钱就能修炼的功法。

而在归元诀的基础上,衍生了无数的功法,有可以修炼至一星将军,有的可以修炼到二星将军,甚至有的可以修炼到三星将军。

相对的,这些功法的价格便更加昂贵。

但是,修炼是讲究天赋的,不是说你修炼了能修炼到三星将军的功法,你就可以达到三星将军。

至今有无数的富家子弟,有功法,却只能达到十阶武王,甚至有些才仅仅只能达到武师境界而已。

修炼,需要循序渐进,在未满18岁之前,几乎无人能进入武者阶段,按照修炼等级高的人来说便是,太小了,身体无法承受进入武者的变化,无论小时候如何打磨身体,都不能在未满18岁之前突破武者,否则便会筋骨寸断,再也无法修炼。

但是在18岁

这声咆哮滚滚,化作滔天雷鸣,如有实质在虚空炸开,滚滚向着虚空爆射。

罡风之中,季辽正直凝视这太乙破灭笔。

而就在此时,太乙破灭笔散发的波动陡然加快,一圈圈银色的波纹剧烈荡漾起来。

紧接着,却听嗡的一声巨颤,一片耀眼银光霎时大放,顷刻便覆盖了千于丈。

“轰轰轰轰。”

这银光刚刚扩散,玄龟那滔天咆哮的音暴便以到了,扫过天地,漫天罡风所触之下进阶崩散溃灭,消失不见。

这音暴来的极快,转瞬便冲破数十万丈的罡风到了季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个世界也太危险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凌云山河图

想念三国

凌云山河图

望三山

凌云山河图

两斤滴龙虾

凌云山河图

橘里橘气

凌云山河图

季荭

凌云山河图

龙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