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船上有熟人!》。

“熙焱这家伙竟然先逃了!”

洛殊只是瞬移距离受限,心神感知范围却还如常。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更何况是大星盟排名十少第二的洛殊少族长?

洛殊也当机立断转身往外撤退。

灵种虽好,下次还可以再来摘,一了,对不住啊。”

方红梅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儿的说道:“知道给我添麻烦以后就少惹是生非的,你可真是个混蛋小子,怪不得大家都说,你走到哪儿,哪儿就鸡飞狗跳的。”

高天嘿嘿一笑也不辩解,又给小舅买了条阿诗玛,付钱后离开。

熊倜不敢直接去避此招,他脚下人人生而一样。如果一个人,他

李世民吞蝗虫这件事,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占据着长安城百姓口中的头版头条,并极速向外扩张。

饭馆、妓馆的文人墨客纷纷谈论,毫无吝啬赞美之词。

但也有的人极力贬低李世民,说他耍戏法作秀,道貌岸然。只是这样的声音比较少,起不了什么风浪。

一时之间,民间吃蝗虫之风渐盛。古代并不是没人想吃蝗虫,实际上,古代关中话说的蝗虫与皇上的谐音很像,百姓怕犯忌讳,畏惧如蛇蝎。

久而久之,就出现了蝗虫乃魔鬼转世,下凡尘惩罚人间的谣言。

如今连皇帝都亲自带头吃蝗虫了,这还怕什么犯忌讳的?

就一个字:吃!

一种东西,当人人都说不能吃,吃了会死人,就没人敢吃了。突然有一天,有人吃了一点事都没有,人们便尝试着吃,没事之后,便有人大规模效仿。

这就是人类的好奇心——从众心理。

特别是传言,在骊山下,灞河边有个金沟村,那里出了个神一般的小郎君。居传,他就是第一个吃蝗虫的人,还做出了多种菜式,什么烤蝗虫、油炸蝗虫、炒蝗虫……

特别是那小郎君说出了一句至理名言——蚊子再小也是肉,更是传遍了长安城内外,已成为长辈教育晚辈节约粮食的口头禅。

“蚊子再小也是肉!要知道粮食来之不易,快将剩菜剩饭吃干净再走。”这是一个来长安的外地人,带着两个儿子在一个饭馆里面吃饭。

“蚊子再小也是肉!老子俸禄有限,再敢浪费饭食,老子打断你们的狗腿。”这是程咬金在教训两个喜欢挑食的儿子。

“蚊子再小也是肉!一文钱也不能少。”这是一个货商正与客户谈买卖,这句口头禅也开始污染商界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这是太上皇李渊,他正对着一个仅十三四岁的小娘子。他说完话,未等小娘子反应过来,便饿虎扑食般的扑了上去(此处略去一万字)。

蚊子再小也是肉

李世民将这句话写在了纸上,仔细端详,看向侍立一旁的杨婕妤:“此话看似粗鄙,但其中内含深意,确实是至理名言无疑。”

婕妤,为皇帝后宫嫔妃,等级排于第三位。皇帝的女人当中,只有皇后是皇帝的正妻,统领后宫,母仪天下,无品级。

其他嫔妃均按一到九品排列。比如:贵妃、贤妃、淑妃、德妃,这四妃为正一品。

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等九嫔为正二品。

婕妤为正三品,美人正四品,才人正五品……

杨婕妤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这句话可是陛下所作?确实像似百姓俗语,但内涵却是博大精深。”

“爱妃错了,朕可不敢贪他人之功,这句话是一个叫杨义的家伙所作。”李世民放下笔,将写字的纸拿起来再次仔细品鉴。

“杨义?这名字貌似和臣妾的一位堂弟相似。这是……?”杨婕妤听到李世民说出的这个名字时很惊讶,随即问李世民。

“爱妃猜得没错,杨义正是你叔父杨明之子。爱妃想知道他的近况?”

“嗯……”杨婕妤嗯了一声,便无言的猛点着头。

“杨义这孩子,苦也!你叔父作为杨家家主,却没能审时度势,也没有一个家主应有的谋略,才会被程憨货连骗两次。

甚至被隐太子利用,导致杨家全族对他不满,如今却累及杨义这孩子。你叔父病逝后,杨义也在今年三月病亡……”

“呜呜……”李世民说到这里时,杨婕妤却忍不住哭出声来。

李世民赶紧安慰:“爱妃莫哭,朕还未说完呢,等朕给你细细道来。”

“嗯……”杨婕妤又嗯了一声,虽已止住啼哭,但还用手帕边擦泪水边抽噎着。

“杨义三月病亡,随后不知为何,在四月初却奇迹复活了。因此,还遭到杨恭石带人围杀,幸得你家老祖宗出手相助,才侥幸逃得一命。

而后,你家老祖宗为了维护杨家的团结,便送他十头牛和一千贯钱,三百奴仆,将他分出去单过了……”

“呜呜……”如今的杨婕妤真正的哭成了泪人。边哭还边问李世民:“义儿现在何处,近况如何?臣妾想见他,还请陛下准许。”

“爱妃,你这是……?”李世民欲言又止,像似怀疑杨婕妤和杨义有一腿似的。

杨婕妤看到李世民这副怀疑的表情,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陛下,你不心多心,臣妾是义儿的姐姐,臣妾进秦王府时,义儿才四岁。按血源来说,臣妾比淑妃姐姐更接近义儿,臣妾理应关心义儿。

记得义儿刚出生时,粉嘟嘟肉呼呼的脸,非常可爱,臣妾几个姐妹都抢着去抱他。可是叔父老来得子,对义儿极为宠溺,臣妾想多抱一会儿,叔父都不给,生怕臣妾摔着义儿,呵呵……”

“呵呵呵,这杨明……朕可以告诉爱妃,但也请爱妃不要再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李世民想说杨明什么,又无奈摇头,赶紧回到正题安慰杨婕妤。

“臣妾不哭便是,陛下请说。”

“前日,程憨货来找朕,说他在骊山下的灞河边,发现了一个少年才俊,要向朝庭举荐。由于当时朕刚和房相谈完关中大旱和应对突厥之事,正烦燥呢,便将他骂出去了。

后来他又去了辅机那里,趁辅机不在家,就吃了人家十斤酒,下人也没给他上菜。辅机回家后,才将杨义之事相告,辅机并未答应,便将他赶走了!”

“这程匹夫,这样办事能办成才怪!刚开始还觉得,他是为弥补义儿去的,原来竟是为齐国公家的酒去的。”杨婕妤义愤填膺,粉拳捏的紧紧的。

李世民笑了笑:“后来朕和辅机闲聊时,辅机才将此事说出来。原来,杨义带着三百奴仆来到骊山西麓,灞河边住下

俗话说‘霜前冷,雪后寒’,虽然今日天气已经转晴,但是今天一天,太阳就像是个挂在天上的摆设一般,并无半点热力。到了傍晚时分,更是全城冷如冰窖一般。

史浩府前,方子安策马到来,下马敲门。门人连忙开门,让未来的史家姑爷进门。方子安径自往后宅去见史浩。

寒冷的史家后宅的院子里,史浩独自一人站在覆盖着积雪的假山之侧,负手低头,皱眉沉吟。今天早晨他才得到了王爷被软禁,万春园被查抄的消息。他上午去普安郡王府中求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船上有熟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乱唐诡医

南州十一郎

乱唐诡医

明朝无酒

乱唐诡医

丑名远扬

乱唐诡医

衣冠正伦

乱唐诡医

骨咕咕

乱唐诡医

新人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