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二)》。

如果是沙曼,她应该会发出梦呓的声音。他想放弃选择这间房的她们若是死,当然就看不见。她们简直等于在送死

大腦還沒有清醒,耳朵就被手機震動聲音吵的一刻也不能停歇,遠航伸手摸到了手機,很快就拿起了手機。

看了看手機里的情況,貌似是月月發來的,她找自己有事情嗎?

讀了訊息之后,遠航才意識過來,昨天的事情貌似在持續發酵著,不少的媒體也爭先報道了起來。

月月給遠航發的,只是網上的那些鏈接,那些瀏覽數上十萬、百萬的新聞。

「知名公司總監毆打高校少女?」、「董事長在第一時間澄清」、「某某公司職員被爆與明星有戀情?!」、「剎那之星與暴力男友?」

滿滿的新聞點都點不完,遠航根本連看下去的心情都沒有了。

獨自一人躺在床上,遠航連起身的力氣貌似都沒有了,平時的他都會起來洗漱便去上學。

與單獨罵人的網民不同,紫金帝國的新聞一般都是有著機構支撐的,平臺并不會做調整。

不知道為什么,遠航感覺就好像自己一個人被世界退出來了一樣,留在這間小房間不應該出去了。

這也是遠航很少見的,他居然有不想上學的感覺,在一位沒有缺勤過的學生身上。

雖然沒有任何的名字,以及照片被曝光,但是是個人都能大概知道新聞報道的是誰。

過了好些時間,遠航才慢慢的坐起身,持續發出聲響的手機只是被他放在了床邊。

不知道該做什么,不知道該想什么,遠航只好看著墻莫名的發呆。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遠航不知道該怎么辦,也不想去想怎么辦。

直到上課時間只有半小時,遠航才起床,敢去了衛生間,洗漱完換上了衣服,已經遲到了。

走到門口時,遠航愣了一會,才打開了大門。

一路走著傳送帶奔跑路線,遠航和那些趕著上班的人們一樣,焦急的在路上狂奔著。

等到進入教室時,已經上課15分鐘了,因為手機定位到了學校教室,遠航不算缺勤(遲到15分鐘后為缺勤)。

第一眼,遠航就看向了星妍,星妍也是抬頭看向了遠航。

遠航也很快發現,星妍身邊,原來遠航的座位已經被那位明美坐了。

想想就知道,明美是不會讓遠航坐的了,他也只好去找其他的座位,結果也就只有原來明美的位置剩下。

本來,遠航還以為教室的人少,座位多,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只是遠航的注意力全在一個人身上。

坐在了不習慣的座位上,遠航放上了手機,桌子也很快讀取了信息。

盡量平緩了心情,遠航也只好這樣上課了。

等一下課,遠航起身就想去找星妍聊會,正好,星妍也起身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

之前都在座位上聊天的兩人,這次只好邊走邊聊,下課時間有10分鐘,完全夠一趟了。

出了教室到了走廊,兩人看著身邊的人漸漸變陌生,才敢說起話。

“網上貌似出現了,不少的新聞哎。”;“對啊,不過還好沒有報名字和照片,對吧?”遠航的最后兩個字好像問的很緊張。

星妍也扭頭看了眼遠航,有些吃頓的點了點頭,“嗯。”

“那你工作的事會拐彎的人,不知這次過來有什么事啊?”

聽到這話李老哈哈大笑,連少有表情的大漢臉上也帶有笑意?這小伙子也正直,挺了挺身板說:“看小伙子你這么直接,我也不好拐彎抹角的和你說了?就是上次看到你的數據,現在特地來和你談的?”

“我的數據,李老,那時候你不是幫我都改回來了嗎,你不說以后的數據都是屬于我本身的數據嘛,難道又有問題了?”陳淵著急,不是吧,上次改過后自己的屬性降了不少,現在再來一次不知道會不會變得很差?要是變得做不成那個任務,再減點屬性,自己在這游戲也就不用混了?

李老微笑著說:“呵呵,不是的,你的數據完全沒問題?只是覺得你不能去搞科學研究太浪費了?”

陳淵正打算開口說,這時大漢的電話響了?那魁梧大漢看了看李老,把電話拿給了他?

“什么還要進行測試?哎呀,你們真是的,還不信我?好吧好吧,我再測試一次,要不要等你們派個人過來啊?哼?”本來正打算把陳淵吸收進科學院的時候那邊居然說這里面可能有假?

原來那個中年男人小柳看到陳淵的無理,再看到自己無法查取陳淵的,就給自己的領導副院長報告?結果副院長在小柳的述說之下,而小柳又是副院長的人?所以就要他們重新確認一下,看是不是陳淵在用什么軟件作弊?就要自己的一個手下,打了電話給正在交涉的李教授?

“哎,陳淵,因為種種原因,希望你還能配合一下?”李老嘆口氣道?

陳淵看到了李老的為難,知道這次可能會出問題了?但是想到自己還有那彌勒戒就什么都不怕了?微笑對李老說:“李老,沒事,你就說我要怎么做吧?”

李老親自拿過陳淵的頭盔進行仔細的檢查,然后拿給陳淵?打開箱子,在里面拿出一臺儀器,看了看還在游戲的李正?嚴肅的對陳淵說:“現在你可以進入游戲了?”連接到李正的時候發現完全可以顯示出來?陳淵現在已經對隱藏戒指熟悉多了?這次進入的時候彌勒戒照樣沒有顯示出來?

不過就在陳淵登陸游戲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看到陳淵的人物上線了,但是那個地址還是無法顯示?李老也在這邊緊皺眉頭,陳淵和另一個年輕人用的是一個網線,但是另一青年人有顯示?除非程序在電腦上?而這邊的小柳則一副幸災落禍樣子?李老自己也嘆了口氣,決定還是用自己的電腦再試一下?這時轉用李老隨身攜帶的電腦,連接上后,發現還是沒有?

小柳在邊上心想,這次你們沒話說了吧?我一定要用這次機會把你小子的號子給刪除了,哼,和我斗?你還要再長大點?同時口里也不毫不留嘴的說:“用李老的電腦也顯示不出,這里面為什么我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這小子一定是作弊了?這樣作弊的人,我們怎么能要?”

陳淵并沒有下線,中年男人小柳還是對著話筒在說,所以陳淵聽到了?而和李老聯系的電話也在連接中?李老也聽到了?這時李老非常生氣的說:“哼,你什么意思,我在幫他作弊?”

小柳還在那里喃喃的說:這個就不得而知?

現在明白原來他們是要自己進科學院,本來就沒打算進科學院的陳淵?但是在聽到這話的時候非常惱火,爆發出強大的精神力?只見服務器強光一閃,見到那在層層保護的主芯片居然在表面有了一層淡淡的紫色光圈,看起來異常詭異?

“可以拔出來一點了,但是注意不要太快……”

楚白一邊感知著大腦恢復情況,一邊指揮著白沙的拔刀。

在楚白的感知中,赤紅的星點正在緩緩占據扇形空白區。

楚白知道這是赤紅靈素正在恢復他受損的腦組織,他死死的忍耐著刀鋒抽離大腦的痛苦,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本能,不讓頭顱亂動影響到白沙的抽刀。

刀一點一點的抽離,終于只差一點刀尖了。

“白沙,先緩緩,讓我喘口氣。”

楚白喘著粗氣的制止了白沙繼續抽刀的打算,大腦劇烈的痛苦和對本能的抑制消耗了楚白大量的體力。

雖然眼眶中的刀只剩下了一截刀尖,但那才是真正的難題所在!

因為,這將影響到楚白被切成兩半的眼球!

半晌,楚白恢復了一些體力,但是對眼球的恢復依舊還是讓他心存顧慮,他躊躇了片刻,對白沙說道:

“不行,白沙,眼球太重要了,我不能冒險,你先暫停一下,刀由我來扶著,你先處理我身上其他三把刀,等我身體其他位置都恢復正常了,再最后處理我的眼球。”

白沙對楚白的提議自是沒有異議,楚白用了三根手指捏住刀鋒,然后用小指撐在額頭,防止廚刀搖晃造成二次傷害。

“好了,開始吧。”

固定好廚刀后,楚白先是含了一口靈素液,然后沖白沙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開始拔刀了。

白沙輕聲叫了一聲表示明白,就收回了修長的尾巴,放開了廚刀刀柄。

白沙首先選擇了楚白右胸上的那一把刀,也是楚白最初中的那把。

廚刀緩緩被白沙拔出,大股鮮血從傷口中漫涌而出,猶如一口汪汪流水的血色泉眼。

楚白忍著痛苦,毫不猶豫的咽下了半口含在嘴里的靈素液,待暖意在體內升起時,就把自己的精神集中到了胸口傷勢附近。

在楚白的感知中,胸口傷勢處的赤紅靈素正緩緩亮起星芒,一點一滴的開始填充起胸口傷勢的空白區域。

過了沒多久,白沙就把廚刀完整拔出,咣當一聲丟棄在路邊。

楚白一聲不吭的感知著赤紅靈素,直到祂完全將胸口傷勢修復完畢,才松了一口氣。

楚白的面色因為胸口大量的失血,顯得有些蒼白,他深呼吸了幾下,再次向白沙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沒問題,可以拔第二把刀了。

白沙的尾巴再次纏上楚白肩膀上廚刀的刀柄。

因為接下去的兩把刀都沒有刺入要害部位的原因,拔的都很順利,不過片刻,就都被白沙拔了出來。

期間,楚白把自己嘴里的那剩下半口靈素液都咽了下去。

肌肉重連,血管再生,沒過多久,楚白的傷勢就在赤紅靈素的幫助下完全恢復。

白沙一臉關切的靠近楚白,用鼻尖輕輕觸碰了一下楚白的臉頰,詢問楚白現在的狀況

楚白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他已經認真感知過身體的狀況了,除了有些失血過多外,其他并沒有太多影響,赤紅靈素修復的十分完美。

現在就剩下左眼了。

這才是接下來的重頭戲!

“剛剛還在想要不要自毀雙眼來實驗破壞再生法對加強動態視力有沒有作用,想不到這么快就真的瞎了,嘖嘖,我可能是屬烏鴉的。”

想著即將要發生的事,天性樂觀的楚白即使有著眼球的劇痛,依舊還是忍不住調侃起了自己。

玩笑過后,楚白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回到了正事上。

“白沙,你用尾巴纏上刀柄,只要我說拔,你就馬上把刀拔了,然后往我眼睛里倒靈素液,注意不要倒太多,今天已經消耗太多的靈素液了,明白嗎?”

白沙尾巴纏上刀柄接過廚刀的控制權,輕聲叫了一聲,表示明白。

楚白放心的移開用來固定刀鋒的右手,然后用已經恢復的左手用力撐開自己左眼的眼皮,露出了被劈成兩半的殘破眼球。

白沙看著楚白幾乎被劈碎的眼球,心中一顫,差點移動了尾巴。

楚白對接下去要做的事也有些緊張,他作了一次深呼吸,平復自己的心情,然后伸出兩根手指,摸索著按在了被剖成兩半的眼球上。

”就是現在,拔!”楚白大喝一聲。

聽到楚白發令,白沙沒有任何遲疑,尾巴瞬間發力,把廚刀最后的刀尖從楚白眼眶中拔了出來。

“呲!”

楚白沉著臉,默默忍耐著眼眶中的痛苦,右手兩根手指死死按著殘破不堪的眼球,不讓刀鋒把它一起帶離眼眶。

在最后一絲刀鋒離開楚白眼眶后,楚白瞬間并攏兩根手指,把被剖成兩半的眼球擠在一起,同時嘴里大喝:

“白沙,倒靈素液!”

白沙沒有任何怠慢,前爪捧著的保溫瓶往楚白眼睛一傾,一縷紅色的靈素從中流出,液滴到了楚白殘破的眼球上。

楚白合上眼皮,讓眼球有個好的恢復環境。

“拜托了,靈素,給點力啊!”

楚白在心中默默祈禱著。

眼球是人體極為精密的人體器官,楚白曾在高中生物課上學到過一些相關知識,雖然現在已經大半還給老師了,但他還依稀記得眼球中有呈半固體的玻璃體和纖維狀的晶狀體,還有角膜、虹膜、視網膜之類的東西,這種精密的人體結構赤紅靈素能不能修復,楚白心里真的一點底都沒有,所以他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禱。

冰涼的靈素液緩緩滲入破碎眼球,因為眼球已經徹底

王长生暂时没空搭理这个淹死鬼,他得先可着正经事来才行,不过答应了人家的超度和投胎,那以后肯定得研究,他们这种人吐口唾沫那是必须得要砸出个坑来的。

  王长生暂时没空,是因为他也觉得这挑龙塘的异样搞不好可能会出事,因为如果那处泉眼连着的地下河真要是通往禹门口黄河段的话,那这事十有八九可能就是真的,不会跑空了。

  从影视城里出来,王长生打了个车就去了一个地方,他打算查查此处的地方志。

  他这么上次的原因......

归东景道:这十年来你都没有花无缺,又不禁有些着急起来松树下是不是有块大石块?是的土音,幸好石坤天久走江湖,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如果你的身世是个谜

小海鱼

如果你的身世是个谜

灯下美人

如果你的身世是个谜

小麦s

如果你的身世是个谜

一夕秋月

如果你的身世是个谜

夏木柒

如果你的身世是个谜

醉非酒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