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推导》。

黛藍兒在布魯克站換地鐵,轉到了南下的黃線地鐵,到皇后站下車。她在站內的蒂姆霍頓快餐店,買了兩小杯拿鐵咖啡,走出地鐵站,去她經紀人的公司辦公室。

“寶貝兒!” 黛藍兒一走進門,杰西卡就迎了上來,把她緊緊地抱住了。“你來的是不是有點早?現在幾點了?”

“我想是十點。”

“哦。那好吧,如果是那樣的話,你就是準時到了。看我糊涂的!你好嗎,親愛的?從上次見你,我覺得好像過了好幾年。至少有好幾個星期了吧?”

“嗯,也許三個星期?或著四個。我也記不清了。”黛藍兒沒說實話。其實她記得清清楚楚,從上次見面到今天,已經整整六個星期零兩天了。

“好了,不管怎么樣,反正是很高興見到你。你看起來這么好。” 杰西卡帶著她走過開敞式的辦公室,橫過來又縱過去地,穿行在辦公桌、文件柜和花盆之中,一直走到了一個分隔著的會議室空間。

在會議室周圍的隔板上,貼有一些打印出來的黑白頭像,當前最成功的故事,擺在最為突出的位置上。

黛藍兒找了半天自己的頭像,最后在位于底部的角落里看到了,還被花盆的綠葉子遮住了一半。

“來吧,親愛的。坐,坐,坐。”她自己先彎腰坐在了皮沙發上,交叉著古銅色的雙腿,示意黛藍兒也過來坐下來。

“好吧,”她說著,潮紅的粉暈爬上她的脖子。“我有個好消息,也有個壞消息。”

“一切都好吧?”黛藍兒問道。杰西卡似乎有一點慌張。

“是的,我,還好吧,先說好消息吧!好消息是,當當當當,我要結婚了!” 她彎曲著手腕,張開了五指,炫耀著一顆閃閃發光的大鉆石,嵌在周圍許多閃亮的小鉆石中間。

在戒指炫目的閃亮下,黛藍兒不知所措地結巴道:“哦,哇,恭喜恭喜!” 她說著,眨了眨眼睛。

“謝謝,是的,這一切都非常令人興奮。湯姆讓我等了太久了,但我們終于走到一起了。”

黛藍兒有點放肆地翻了翻眼睛,仿佛在說, 你這家伙,瞧你美的!

黛藍兒知道一些湯姆的八卦,他杰出的才華和他驚艷的家庭,還有他們的狗,以及他們在北面穆斯科卡的避暑別墅。

杰西卡總喜歡在她的社交平臺上,經常地、過分地炫耀著湯姆的個人信息,甚至上傳了一些奇怪的、邊緣化的、很不恰當的細節。

所以,黛藍兒幾乎知道,湯姆所有的飲食習慣,比如,下午兩點以后不吃麥片,不吃雞蛋,還不吃碳水化合物。

黛藍兒還了解一些湯姆的個人隱私,比如,他的名人暗戀癖的秘密,迷戀一個大胸的好萊塢女明星有七年之久了,還有他睡在床的右側,因為杰西卡要睡在左側,那邊離廁所更近,她每晚都要起夜兩三次。<

可数量太多,打斗起来也不容易。

“你北边,我南边。”张航说道。

说着话,张航跃身朝南飞出,迎着扑来的地狱犬一刀便劈了下去。

“我这人不喜打斗。你自己来吧。”圣女说着话,直接跃身跳起。同时释放出来渡劫九期的修为。

感受到空中敌人的强大之后,所有地狱犬全部绕开阮玉三人,朝着张航扑来。

看着从身边不断穿过的地狱犬。

阮玉二人也是一愣。

“前辈,快来合欢树下。”阮玉急忙喊道。

眼见地狱犬扑上来。张航挥手斩出一道断浪。

接着......

马秀真微笑着摇了摇头,态度温守我亡益也。”间独叹曰:“吾

“河洛鐘圖!”托靈天王話鋒一轉。

秦輝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他的忍耐底線,他忍無可忍!

引出河洛鐘圖,他的仙魂,突地出現了裂痕,但他卻視而不見,敵人都欺負到他的頭上了,他豈還能坐以待斃?

“使大招了。”封魔世帝陰惻惻道。

<锦华道:“证据?哼,智儿虽然聪明决定,可还是太年轻,证据,可以证明对方是对的,同时这个证据也可以证明我们是对的。就看你怎么去利用这证据了。”

崔智看了合约上的内容后,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还是爹老谋深算,儿子佩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推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系统竟然是我爹

小教主

系统竟然是我爹

右眼有泪

系统竟然是我爹

枫吹芸哚

系统竟然是我爹

酒小荣

系统竟然是我爹

外乡人

系统竟然是我爹

忧伤剑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