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外门任务(十八)》。

小鱼儿道:哼""哼哼……哼哼哼“当然,只可惜三年未免太长了些

老者距六人十余米站定,背手而立問道:“你們是什么人?敢傷我常庭弟子?”

駱明景上前答話:“我是天道門長老駱明景,你們常庭派是什么意思?到天道門來干什么?真不怕天下英雄悠悠之口嗎?”

老者恍然:“原來是西門家的援兵到了,看來兆興無功而返了。章先生、程先生,我們認識,你們非西門世家嫡系,怎么也鐵了心要和我常庭作對?這位小哥想必就是北冥家出的奇才北冥玄了,老夫姚道石,你既然敢來天道門,說不得老夫便掂量一下你的份量。”

章、程兩位客卿冷冷地盯著姚道石,并不答話。古武修行者自有一股浩然之氣,品性之堅韌比之常人強出太多,而且常庭派行為如此怪異,哪里是一個名門正派所為?他們自然不會被姚道石一句話說動。

北冥玄見姚道石老氣橫秋,人雖干瘦,口氣卻肥壯的緊,微微一笑就要踏上前來。

駱明景低聲說:“賢侄,小心這姚道石,他成名多年功力深不可測,一手打龍鞭夾帶暗器,很難對付。”

北冥玄點點頭,上前抱拳說:“姚前輩,久聞你威名赫赫,二十余年前就與應前輩等并稱“常庭四龍”,你是古武前輩,今日所為卻失了道義二字?行此奪門滅戶之事,實在令晚輩不可理解。”

姚道石臉色一沉道:“小小年紀牙尖嘴利,你知道何為道義?我們常庭與天道相交數百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們應掌門就出生于天道門。今見其沒落,欲助其一臂之力,這夏明俊不識我等好心,惡語傷人,我不過代其師長教訓一下,什么時候要滅他的門了?”

北冥玄哈哈大笑:“姚前輩,莫非在說笑話?夏前輩貴為一派掌門,與應掌門分庭抗禮,你一個小小長老妄言代其師長教訓,看來貴門師長沒有好好教過你老人家身份尊卑。”

姚道石大怒喝道:“小子,你找死不成,膽敢辱我師尊,來來來,讓我看看你有何本事。”

騰身躍起,隨手一掌劈向北冥玄。北冥玄也欲試一試地階后期是什么功力,所以并不閃避,運氣沉身揮右掌迎上,砰的一身悶響。北冥玄立時覺得如一座大山猛地壓下來,單掌不能支撐忙左掌頂上,雙掌頂住姚道石隨意發出的一臂之力。姚道石嘿嘿冷笑,身形落下,單掌并不收回,吸住北冥玄雙掌,體內雄渾內力源源而出,要和北冥玄比拼內力。

北冥玄明白這老頭的內氣雖不如他精純,但厚重凝實遠超于他,他這一下試手實在是太魯莽了。也幸而北冥玄內力精純致極,且運轉如意,有強大的精神力相助,雖消耗極大還不至于立時崩潰。姚道石也感覺到內力上他占了明顯的優勢,可北冥玄別看年級不大,內氣卻精純十足,他只能壓制不能擊破。于是右掌一挺,加大內力的輸出意欲壓跨北冥玄。

北冥玄緩緩后退,化解壓力,姚道石步步緊逼。北冥玄見勢不妙,將丹田的內氣凝于雙掌猛地一沖,彈開姚道石的右掌,身形向后直飛出去。在空中立即掐起法決給自己加了個輕身術,落地時,噴出一口淤血,立即施展加逍遙游身步法,旋風般急速一轉避開姚道石追上來的一鞭。北冥玄再不敢與他硬拼,反手拔出長劍與姚道石滿場游斗。

姚道石人雖干瘦,身法不慢,靈活迅捷,不像周道亞身法略遜。北冥玄的輕身術加逍遙游身步雖然比對方快捷一分,但對方鞭法精妙同樣牽制住了他,頓時落了下風。棋差一著縛手縛腳,更何況姚道石比他高出一個大境界,五個小境界?北冥玄并沒有畏懼,施展開太極劍意,若即若離,一沾即走,倒也可以支持一時。姚道石一見此劍,知道是他師侄趙兆朝的家傳奇寶,鋒銳異常,不敢輕視,長鞭小心翼翼地避開此劍鋒芒。

兩人一人功力深厚,一人兵器銳利,都是身法便捷,靈活多變,一時兩人滿場奔走來回斗了數十合。北冥玄手持利劍,太極精髓在姚道石強大的壓力下反而越來越圓潤如意,數十合后,雖然還是被牢牢壓制,場面卻不會那么難看了。

姚道石鞭法神妙,施展開來,鞭影重重疊疊,從四面八方攻向北冥玄,卻破不開他的劍網,偶爾異峰突起,長劍忽襲,也是有攻有守。姚道石斗的興起,一聲長嘯,鞭法一變,不再以招式取勝,仗著功力遠超,連環相擊,招招硬碰硬,不再顧惜長鞭受損。同時,左手連彈,一只只銀針射北冥玄,北冥玄揮劍抵擋,再無法隨心所欲。在長鞭呼嘯中劍招沉重,應對吃力起來。

姚道石心中大喜,更加大了攻擊力度,銀針如一條銀線般射出。北冥玄忙左手一擺取出一根短刺,這刺他用的久了,無論是當峨嵋刺用還是當暗器用都是得心應手。當下身體游走不停,心分二用,一手揮刺撥去銀針,一手青龍寶劍應付長鞭,在對方的渾厚功力壓迫下吃力萬分,已然是支撐不下去了。

姚道石帶來的兩位中期師弟見狀,對視一眼,暗自和八名地階初期長老率眾取出武器緩緩上前,意欲在北冥玄落敗后立即圍攻天道門諸人。突然,空中一聲清脆長鳴,一道五彩光華閃電般射來,小焱一直暗中跟隨在北冥玄左右,此時見到北冥玄情形危險,便從暗處飛射而出要助北冥玄一臂之力。小焱出現后一股強大的氣場直逼姚道石,姚道石大驚,不顧傷害北冥玄,急急將長鞭一卷,舞出一個鞭盾護在自己面前,抽身后退,與北冥玄拉開距離。

從北冥玄與小焱相遇相識相知以來,北冥玄只在它與怪蟲拼斗時見過它全力攻擊,還從未從它身上感受到如此強大的威壓。小焱一個盤旋立在北冥玄肩上,大家這才看清,是一只形似野雞,身長一尺有余,毛色五彩油光水滑,雙目如電,額頭三朵火焰狀彩紋,是一只從未見過的珍禽。姚道石心下暗驚,從這只五彩飛禽高傲如皇的冷冽眼神中,他感覺到一種危險十足的壓力,他以下的師弟、師侄更覺得此禽氣勢迫人。

北冥玄見他們驚疑不定,便笑道:“我與姚前輩切蹉正酣暢淋瀝,各位若不介意還請一旁觀戰,我這伙伴性情溫和,大家不用害怕。”

天道門眾人暗暗好笑,這只神鳥也叫性情溫和?那姚道石就可以叫老實本分了。

姚道石點頭,他實在有點不明白,這個北冥玄是不錯,之前盡管和自己的戰斗看起來有來有往,可是對方畢竟只是玄階中期的功力,和自己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自己在摸清了對方實力后,完全可以在百招之內壓制住對方,之后嘛,對方的死生之事可就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了。

他沉吟了片刻,眉角一挑,冷然說:“好,真是后生可畏,我與你好好戰一場,你若勝了,我作主退出西華山。”

北冥玄應道:“姚前輩爽快,便是這樣了。”

小焱與北冥玄心意相通,展翅飛至一旁樹枝上,冷冷盯著常庭諸人。常庭眾人急忙退開,讓出場地,北冥玄與姚道石互一致意又斗在一處。

遙遠的盛京,炎龍機樞之地,城內一處毫不起眼的老式四合院中,十數人在客廳中各自落座品茶聊天,如同一幫老友相聚。主位上正襟危坐的赫然是炎龍國主席軒正隆,主席的右手一側是總理白明海,副主席金玉揚等一干政府和軍方、國安的高層。主席的左手邊坐著五位老者,為首之人白發白須,面色紅潤光滑,方面大耳,相貌威嚴正手攬長須閉目靜坐,和大家一道聽國安局的副局長蔣道理,匯報西蜀省傳來的西門世家之變。

蔣副局長詳細介紹了蜀陽城內發生的事件,從常庭派、南宮世家一周前大批人馬進駐蜀陽城開始,他們與西門世家子弟就沖突不斷,最終在蜀陽大酒店內起了較大規模的爭斗。隨后常庭派與南宮世家聯手進攻西門世家的根本重地明月山莊,西門世家死傷無數,婦幼老孺皆受屠戮。幸而北冥世家子弟北冥玄出手相助,以人質迫退常庭、南宮來敵,保下殘余西門族人。

另查西華山天道門所在信號被屏蔽,與天道門山失去聯系,據西門世家傳來的信息,常庭派另有一支隊伍由長老姚道石率領至天道門拜山,估計兇多吉少,后續進展國安還在繼續調查當中。

主席聽完匯報后眉頭緊皺,看了白總理和金副主席一眼,兩人凝重地搖搖頭,軒主席便轉向白發老者輕聲問道:“龍老,您怎么看?”

這白發老者正是國之守護——龍閣閣主龍行云,其下四人均是閣內供奉。龍行云是洛靖文精挑細選后的結果,惹得兩個小丫頭歡天喜地好一陣子。

“任董,攝影老師讓你將頭微微低一點,同時眼神要有一絲霸氣。對,雙手扶在桌面,角度再抬高一點......任董,老師說你的笑,他想讓你嘗試那種淡淡的咧開嘴角,無聲的笑......天吶天吶,太帥了!”

隨著閃光燈亮起,攝影室內的一干姑娘們一陣歡呼,那位法蘭國攝影師顯然也很滿意自己的拍攝,主動上前給了任平生一個擁抱,并豎起了大拇指連連夸贊對方有魅力。

任平生因為語言不通,被人家擺弄了半個鐘頭才算明白,“哦,原來你想要的是霸道總裁的效果,早知道就不用這么費事了。”

這個風格在華國的確是首創,在影視劇中還沒有出現過類似的風格。原因很簡單,現實中的總裁大部分都人過中年,很多甚至相貌欠佳,偶像劇的演變也沒到這個份上,至少還要幾年的沉淀。

任平生目前在華國同齡人中不是最有錢的,卻是白手起家里最成功的。尤其是他長得帥,有才華,這就足以滿足女人們對他的幻想。法蘭國這位攝影師,在了解任平生的實際情況后,能迅速想到霸道總裁的風格,也的確有過硬的本事。

蘇婷這時走了過來,恭敬的說:“任董,攝影已經沒有問題,我們這兒還需要您的一篇訪問,您看?”

洛靖文現在是《華興芭莎》的副總裁,她新官上任有許多事情要處理,倒是沒有陪著任平生拍照、采訪。

任平生點點頭,“沒問題,咱們這就過去吧,別人家人等久了。”

蘇婷聞言一怔,“家人?”

任平生朝周圍的員工笑著說:“我們都是一個公司的,自然是一家人,走吧!”

“哦,好的。”蘇婷忙引著任平生去了采訪接待室。

女員工們望著老板的背影,一個個眼睛放光,“哇,任董真是太帥了!”

“是啊,是啊,還很親切呢,剛剛稱呼我們是‘家人’。”

“人家今年才19歲,天吶,怎么有這么完美的男人?我都要暈倒了!”

“我們雜志社接觸那么多男明星,我看沒一個比得上任董。”

“這有可比性嗎?那些人是靠臉吃飯,我主是白手起家,甩他們幾條街。”

“‘我主?’小雅,你是‘護旗手’呀?”

“當然了,她已經迷了人家兩個月了,你才知道啊?”

“哇,那我從今天起也是‘護旗手’了,迷自己的老板不算追星。”

“還有我,還有我!”

名氣是一種力量,當一個人占據著某個位置,擁有一定的財富或頭銜,他在別人眼中就會產生一種影響力,會讓別人肅然起敬,甚至失去判斷力。

任平生能清晰感覺到,這一個星期眾人對自己態度的轉變。若收購芭莎、孟崢嶸入股華興唱片,算是勁爆新聞的話。那么推出《華興博客》是任平生真正的“成名之戰”,這讓年僅19歲的他,在一夜之間成為網絡交流媒介的“弄潮兒”。

在大眾媒體眼中,博客除了是個人展示個性、交流言論、營銷自我的平臺外,還通過構建博客網絡,形成了不同的知識和興趣領域,可以預見未來《華興博客》的影響力定然會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象。

現在有很多人將“華興傳媒”比作未來的“詢度”,由此可以看出人們對任平生的肯定。或許在那些身價百億的大佬面前,任平生的成績算不得什么。可在40歲以下的人看來,他身上的諸多光環已經足夠耀眼,是尋常人難以企及的存在。

在這種“大勢”面前,還能如往常淡定與他交談的沒有幾個。就拿蘇婷來講,她現在連“平生”都叫不出口,張口閉口就是任董。

洛靖文開始時,態度也產生了一絲變化。任平生發現后及時調整,一番說教后,將對方感動的不行。

對于其他人,任平生沒有刻意調整,每個人會將頭腦中的印象投射給自己,別人怎么看,他從不在意。富貴、貧窮、有權、無權、有能力、沒有能力,他只是在做自己。

接待室內林湘一臉微笑的迎接任平生,她34歲,是《華興芭莎》的頂級撰稿人、記者、編輯。

見任平生落座后,她笑容親切的說:“任董,能采訪您是我的榮幸,要知道《華興新聞》都沒給您做過專訪,我卻是搶先了。”

任平生開玩笑道:“《華興傳媒》剛成立不久,楚總每天忙的腳不沾地,哪有時間采訪我呀?實話和你講,我這人比較懶,只對自己感興趣的地方上心。接受媒體采訪這事情,我是能推就推。”他頓了頓,繼續道:“這次的采訪,不僅因為《華興芭莎》是我們的公司,更是因為我真的有些話想要表達,就麻煩你了。”

“任董太客氣了,那我們現在就開始?”

“嗯,開始吧!”

“好的。”林湘打開了記事本和隨身錄音筆。

“任董,您是《華興芭莎》的真正老板,我們都知道,作為華國五大刊之一的雜志,芭莎一直向社會傳遞著時尚理念。那對于您來說,‘時尚’是什么?”

“對我來說,時尚就是‘愛’。”

“時尚就是‘愛’?我還是頭次聽到這樣的解釋,您能仔細談談嗎?”

任平生點點頭,“‘時尚’的產生會受到社會背景的影響,在華國六七十年代,人們在勉強解決溫飽的情況下,沒人會談‘時尚’。一直等到90年代,隨著經濟的發展,物質生活的逐漸豐富,人們的追求開始轉變為對生活品質的要求。

很多人把享受自己、享受生活,當作人生的一種義務,在好奇心驅使下不斷發明,嘗試新的樂趣使自己滿足,通過消費來實現自己。

‘時尚’從這個時候開始成為人們追求的東西,人們不僅把它當作物品購買,而是對一種身份、品味的追求。它將自己與大眾文化區分開來,它甩掉了流行音樂、小說、電視劇等等,讓尋常人難以接近,使得商品超越了其本身的價值和使用價值,而擁有了社會價值。”

林湘聽到這里不由瞪大眼睛,不知道對方為何這樣說?再說這與“愛”有什么關系?

任平生呵呵一笑,“我知道你想問什么?你在想難道任平生是在反對‘時尚’嗎?不是的,我只是一直在思考,人們為什么需要‘時尚’,后來我逐漸明白,人們想要的并非真的需要時尚,而是時尚帶給他們那種好的感覺。他們覺得當我‘時尚’的時候,我會獲得別人異樣羨慕的眼光,在這個時候就會‘真正’的快樂。

是的,我理解他們,我理解他們內心對于快樂的渴望,我理解他們對美的追求。但對我而言,這并非真的快樂,也不是真的‘時尚’。

你是愛,此刻你就是愛。你是什么,就會經歷什么,你永遠都只是在經歷你自己!我想告訴所有人的是,你自己就是‘時尚’,就是愛,就是快樂。

‘時尚’不在于別人的引導,而就是你自己的展現,當你展現自己的時候,你就是‘時尚’的,就是有愛的,就是快樂的。”

林湘點點頭,思忖片刻,“任董,那你對女人們的穿衣搭配怎么看?是覺得她們不該如此追逐潮流嗎?”

任平生搖搖頭說:“每個人都有追逐美的權力,精致的打扮往往會讓人心情愉悅,能夠更好投入工作。如果她自己覺得這很重要,為什么不去做呢?

我從未見過洛靖文洛總素面朝天的樣子,無論工作多忙,她總是那么精致優雅,充滿了時尚氣息。

我說的是,當大家追逐時髦的時候,當大家服裝類型都近似的時候,我們是否考慮什么才是真的美貌呢?是那些大牌堆積起來的嗎?是衣服越穿越少嗎?

并不是的,它是一種由內而外散發出的優雅氣質,能夠給人賞心悅目之感。有氣質的女人總是讓人著迷的,雖然它的培養需要一個過程,但不管你現在是什么樣子,你都可以從此刻開始轉變。”

林湘眼眸微微發亮,“做一個精致、優雅、有氣質的女人,我想是所有女人的愿望。那請問任董,究竟如何才能成為一個這樣的女人呢?”

陆小凤也笑了,他微笑着举杯,?以你的易容术,谁能看得出来

“怎么出來了?”

徐浪當時只感覺到眼前一黑,當他再看清楚東西的時候,發現自己在礦洞的外面,轉身一看,更加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咦?那37號洞口呢?”徐浪驚叫道。

“對呀……洞口呢?就這么莫名其妙地不見了?”提。不過剛才的問題我不回答,除非公子告訴我,比我好看的三個女人都是誰!”老板娘笑著說道。

江景看了老板娘一眼淡淡的說道:“一會兒我會把黑鐵城城主殺了,但是我不會一直待在這里,我走之后,到新的城主到任之前,我希望老板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外门任务(十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穷奇诡事

拈花一叶

穷奇诡事

张明暗

穷奇诡事

解三千

穷奇诡事

时韫卿

穷奇诡事

亿书堂

穷奇诡事

春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