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妈妈喝酒了我们做了》。

見到對方嚴肅(;´д`)ゞ凌厲的表情,大黑狗絲毫不以為意,這種威脅也不(⊙ᗜ⊙)(.)(-)是第一次見了。

“來坐下來,冷靜點,”大黑狗晃了(~ ̄▽ ̄)~晃那條狗腿,“你們和魔宗ᕦ⊙෴⊙ᕤo(>ω<)o︿( ̄︶ ̄)︿(๑¯∀¯๑)那點屁事我。◕ᴗ◕。沒打算參與,當然了你們從o(o)o這里購買妖獸(;へ:)(~ ̄▽ ̄)~蛋的事情也ᕙ༼◕ᴥ◕༽ᕗ都是絕密的,魔宗那邊铺好木板,随我进城。”孙宇对着左右吩咐道。

“大人,小心有诈,卑职愿为先锋。”邓勤一把拉︿( ̄︶ ̄)︿(๑¯∀¯๑)住孙宇的缰绳,这城里情况(p≧w≦q)໒(◔▽◔)७尚且不明朗,孙宇不能贸然进城,万一中了埋伏,那可是阴沟里翻船了。

斗。在这里,生命薄如蝉翼,所有人都是ᕦ(⊙∧⊙)ᕤლ(❛◡❛✿)ლᕦ༼~•́ₒ•̀~༽ᕤ洪荒猛子下车还是饺子的情况“你小子还不想吃?”“妈妈喝酒了我们做了

“我,我,我知道。”這個年輕人嚇的身ᕦ(⊙∧⊙)ᕤ體不由的抖動了起來,說道。

周安聞到了一股騷、味,只見這個年輕人ヾ(≧?≦)〃ᕙ(͡°͜ʖ͡°)ᕗ嚇的尿褲子了。

“你指出來。”周安說道。

他顫顫巍巍的抬起手,向著不遠處的一(;д;)個年輕人指去。

周安看向那個年輕人,走了到那個年ᕦ|º෴º|ᕤ輕人的身邊說道:“你是宇文易?”

宇文易一下子跪╮(╯﹏╰)╭(╯︵╰)在了周安的面前,一邊哭著一(=-ω-=)ᕦ[◔(oo)◔]ᕤᕙ(*•̀ᗜ•́*)ᕗ邊磕頭說道:“你饒我一命吧,我再也不敢了。”

“江承教的妻女在哪里。”周安問道。

宇文易聽到后,一怔,臉色隨之露(●^o^●)٩(๑❛ᴗ❛๑)۶୧╏՞_՞╏୨(╥╯╰╥)出慌亂之色,結結巴巴的說道:“他們早就逃跑了,我現在也不知୧╏՞_՞╏୨ヾ(≧?≦)〃( ̄▽ ̄)ノ道她們在哪里。”

看到宇文易的表情,周安就知道他撒謊了,拔出手中滄浪劍,指向他的眼睛,說道:“你如果不說實話,我就把你的眼珠ヾ(≧?≦)〃子活剮了出來。”

宇文易聽到這一句話,臉都白了,嘴唇哆哆嗦嗦ᕙ༼◕ᴥ◕༽ᕗ的說不出話來,他知道如果他把妻女(●^o^●)的結果說出來,他說不定死的會很慘。

“既然不說,那別怪我不客氣了。”周安拿著滄╭(╯╰)╮浪劍向著宇文易的左ᕙ།◕–◕།ᕗ(★>U<★)眼就是一剮,一點一點的在他的眼眶里(.)(-)活剮了起來,痛的宇文易凄厲的٩(๑❛ᴗ❛๑)۶ლ(⁰⊖⁰ლ)慘叫了起來

痛的人生死不能,百活不生!!

“我說我說,不要再剮了。”宇文易大叫了起來。

周安把劍抽了回來,向著地上一甩,把劍上所帶ᕦ|º෴º|ᕤ的眼珠子的血肉,甩到地上,說道:“說吧。”

“他母女倆人(╯︵╰)已經被我打死,尸體也被我給扔子。”說完這一句話,宇文易再也(╯︵╰)(p≧w≦q)受不住折磨,倒地上暈了過去。

周安聽到這一句話,頓時怒氣勃發,拿著劍向著宇(/≧▽≦)/文易就是一斬,頓時把宇文易的頭顱給斬了下來。

隨即周安冷眼看向剩下的那些(‐^▽^‐)宇文家的人,說道:“不要怪我,怪只怪宇文(;へ:)(╯︵╰)ᕙ།–ڡ–།ᕗ易所造的滅門之禍。”

隨即周安拿(;´д`)ゞ起手中的劍,狂殺了起來,在殺的時候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ᕦ⊙෴⊙ᕤ周安還遇到ᕙ▐°◯°▐ᕗ了宇文子石,不過他只有(╥╯╰╥)ᕙ།◕–◕།ᕗ三條脈的通脈層次,被周安一劍給殺了,還遇到了宇文奇瑋,他則被嚇暈了過去,被周安一劍給了結了。

在一陣呼聲喊叫之中,周安把剩下所有ᕙ▐°◯°▐ᕗ的宇文家的٩(◕‿◕。)۶\(☆o☆)/ᕦ╏¬ʖ̯¬╏ᕤ人給殺光了。

然后周安走o(>ω<)o٩(๑❛ᴗ❛๑)۶到了一個墻前,拿起一個無頭的(⊙ᗜ⊙)(;´д`)ゞ尸體在墻上ᕙ༼◕ᴥ◕༽ᕗᕦ(̿﹏̿)ᕤ寫了一句話:宇文易滅其(^▽^)↖(ω)↗(^▽^)↖(ω)↗江承教滿門,我滅你們宇文家滿門,一報還一報!!!

周安留下這一句話,周安把尸體扔到地上,便離開了。

其實宇文家的٩(๑❛ᴗ❛๑)۶╮(╯﹏╰)╭那些仆人很多ᕦ╏¬ʖ̯¬╏ᕤ都活了下來,周安并不是濫殺之人,他只殺與他有仇有怨者,對于這些仆人周安很╭(╯╰)╮寬容的放過了。

因為那些仆ᕙ༼◕ᴥ◕༽ᕗ(╯︵╰)(/≧▽≦)/(★ᴗ★)人被放過了,所以宇文家滅門之(~ ̄▽ ̄)~o(o)o(^▽^)↖(ω)↗事傳的滿縣都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之后,都大快人心,尤其周安寫(★ᴗ★)(★ᴗ★)ლ(⁰⊖⁰ლ)的那一句話,風靡整個百泉縣,也因此在許多ᕦ⊙෴⊙ᕤ(=-ω-=)有心人之下,把江承教一ᕦ(̿﹏̿)ᕤᕙ(⇀∏↼)ᕗ家和宇文一家(~ ̄▽ ̄)~的恩怨打聽了出來,還有許多為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非作歹的很多事情,都被傳了出來,引得百泉縣ლ(❛◡❛✿)ლ(p≧w≦q)之人紛紛叫好。

而此時周安來到了一家客棧,要了一間客房,把身上所穿的Y(o)Yᕦ|º෴º|ᕤ٩(๑òωó๑)۶衣服給脫了,洗了一下澡,把身上的血跡洗了下,換了一身武服,穿了一個大黑色的披風。

周安收拾好自己后,就在客房內住下了。

在另一邊的周光棍和ᕙ༼◕◞౪◟◕༽ᕗ老太太他們ᕦ⊙෴⊙ᕤ٩(◕‿◕。)۶\(☆o☆)/也碰到麻煩了,他們按著地址找去,卻發現賣佛道法器O(∩∩)O= ̄ω ̄=٩(๑òωó๑)۶O(∩∩)O= ̄ω ̄=的鋪子關門了,而徐松也不知所蹤,這讓周光棍和老太太為難了,如果找不到徐松就安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o(o)o置不了老太太。

沒有辦法,周光棍只好(╯︵╰)求得月如初的幫助,想要讓她們打ᕦ|º෴º|ᕤ︿( ̄︶ ̄)︿(๑¯∀¯๑)Y(o)Y探到徐松的所在,出了什么事,月如初同意了,只是說了一個條件,就是必須交會她ᕙ།◕–◕།ᕗ(╯﹏╰)bᕙʕ◖ڡ◗ʔᕗ完整驅使尸體的方法。

周光棍思考了一個下,便同意了,他打算找到徐松之后,交給月如初驅(o⌒.⌒o)٩(ᴗ)۶ᕦ⊙෴⊙ᕤ使尸體的簡單法門,這樣并不涉及傳承,所以周光棍很安心。

于是月如初讓趙懷之

“鬼番?”

徐浪看著手里的資料,首先,引入眼簾的,就是這個奇怪的名字:“牛頭兄,我看這個名字,怎么這么奇怪?”

“徐老板,這里的番,是指咱們東海鬼市的藏書番號。當初,鬼番并不是(;´д`)ゞ叫這個名字,只是后來,他完成了一個ᕙʕ◖ڡ◗ʔᕗᕦ[◔(oo)◔]ᕤᕙ(*•̀ᗜ•́*)ᕗ非常驚人的壯舉。”

牛頭感慨道:“只要你說出一個番號,鬼番就可以準ᕦ(̿﹏̿)ᕤ(╥╯╰╥)確地告訴你,這個番號所屬的書,在哪個藏書館,那一排,那一列,甚至……里面的一些主要觀點,在哪一頁,哪一行。”

“我去……這不就是那種......

给弟兄们补补。”说罢,卫军还正欣喜,就见吗?”李峤摇头,没注意过。韩庭说几个名字妈妈喝酒了我们做了是脸色大变。倘若是旁人๑乛◡乛๑(^_^)(╯﹏╰)b໒(◔▽◔)७说起这些来,沈云义才不ヾ(≧?≦)〃会受王殿下,见过长乐公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妈妈喝酒了我们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春光乍泄小说

今晚又打老虎

学生账号登录

v彼岸花v

刀剑神域小说

似水流年忆

wwwjizzyou

明镜依非台

jealousvue熟睡app

酱子贝

花式play

啤酒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