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好头颅》。

過后的幾天,林驍在董盼盼再次打電話要他去公司上班后,拒絕了她。林驍把和齊坤的過節前后介紹清楚,說以齊坤和董盼盼老總的交情,害怕她受到牽連。

董盼盼想不到林驍年紀輕輕,考慮事情還很周到,林驍說的也確實是真話,沒有不透風的墻,等老總發現自己把齊坤的仇家安排到公司工作,指不準能發多大的火,就說改天請他吃飯,這個朋友她交定了。

后來林驍還真在建筑工地找到個搬磚頭的活兒,滿心希望能掙點兒錢。但人倒霉起來,喝涼水都要塞牙縫,整整累了一個多月,包工頭卷著工人的工資跑了。報了案,讓回家等消息,錢追不追的回來還不知道呢。

還是在文婧的出租房里,三個人大眼瞪小眼都在發愁呢。愁什么?愁怎么幫林驍找工作。

面前的報紙堆了一摞,招聘的信息不少,但符合林驍的卻不多,都被她倆用紅筆畫了圈,大多是些刷碗掃地的活兒。有幾家公司招保安,但要去派出所開具《無犯罪記錄證明》。

文婧捂著額頭:“小林子,要不你先去學點兒什么技術再找工作,那樣肯定要好辦的多。”

林驍情緒低落的說:“學東西是肯定要學的,但不是現在,我家里的情況你也清楚,用快揭不開鍋來形容都不過分,想著我爸媽過的日子,我真想給我兩巴掌,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他們了。”

“學技術。”朱寧嘀咕一陣忽然說道:“林驍不是有技術么?”

林驍自己都好奇,問:“我有什么技術?”

“抓鬼啊!”

林驍笑道:“捉鬼算什么技術?”

朱寧說道:“這個技術不是挺好的嗎?你看外面那么多的大師、道長,也不知道靈不靈,但聽說掙得錢可多了。”

朱寧還拿自己打比方:“就說我吧,當時那個事兒,你隨便開個高價,為了保命,只要我能湊到,都會答應的。”最后她總結道:“所以,捉鬼能掙錢。”

林驍搖搖頭:“哪兒有那么多撞邪的人?還有,誰碰到臟東西我們不知道吧,即便有碰到臟東西的人,他也不知道如何找我啊。”

文婧鼓勵說:“對,這個生意是獨家生意,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想讓別人找你還不簡單,印名片唄,業務范圍寫上驅邪抓鬼,下班了我和朱寧到處去給你撒,只要有人有需要,就會找你的。”

林驍問:“假如你撿到這樣的名片,你會信?”

文婧:“我……”

朱寧笑著說:“放心,如果有人中邪,當所有的方法都不奏效以后,就會想著死馬當成活馬醫,你的名片不就成為他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文婧接道:“對對對,朱寧分析的對。”

林驍還是有顧慮:“要是警察撿到呢?”

朱寧聽到這話,也默不作聲了,文婧卻來了精神:“咱們就不寫驅邪抓鬼,只寫職業道士,承接相關業務,不寫那么細不就得了。”

林驍終于松口:“也行。”心里卻默念:師父,你老人家讓我學道匡扶正義,弟子不肖,生活艱難,只有先用它來掙錢了。

有了思路就好辦,林驍想了想說:“名片不能亂撒,我可以每天到處轉悠,察覺到哪些地方不對勁兒,就記錄下來,晚上咱們有針對性的去扔名片。”

文婧摟著林驍的肩膀:“小林子,你簡直太有才了,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你好好干,一定能發財的,我現在都幻想著咱們聚在家里數錢的樣子了,哈哈

小时候,她曾经天真的以为,皇室就像是一座高耸巍峨的大山。

无论她遇到什么问题,皇室都能够帮她解决。

可是现在才知道,那根本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幻想。

正如林肖之前说过的。

人,有时候只能依靠自己!

“莫尔顿叔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但是呢,我也是皇室一员,什么事不能只想自己,也应该为皇室做贡献呀。”

亚琳娜脸上露出笑容,把脑袋靠在了莫尔顿的肩膀上。

这一刻,她不是什么皇室公主,不是什么夜罗刹。

只是一个在大人面前......

”丁灵琳道:“就是他改变落于小人之手,他不禁狂吼

众人听到曲证一路千辛万苦,历经劫难,随行人员全部丧生绝地,最后也没能活着见到王泱,都痛哭起来。曲瑕跪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曲一老泪纵横:“老主公啊!若老仆同往,必能保您无恙归来啊!您就是不同意啊!……”

王泱道:“老总管,大兄不可能带你去绝地的,否则万一你也失陷绝地,曲家少了一个地杰境的强者坐镇,值此乱世,危矣!”

众人平复心情,曲三继续讲,讲到他们三人在西荒遇到宇氏骑兵的拦截时,众人都大惊失色。

百里衡道:“宇万盛老贼果然老奸巨猾,竟然在西荒边界埋伏主公!我们没有安排大军接应,实在是失策!”

讲到王泱一人一剑杀光了两个精锐的百人骑兵队时,众人十分震惊的看着王泱,半晌之后,曲一才问道:“主公您难道不止突破到地杰境,而是天人境吗?”

曲三一脸骄傲道:“主公于绝地之中,历经生死磨炼,功参造化!已经成就天人宗师了!”

王泱突然气场变化,众人只觉得如处高山大海之下,无形的压力让众人瞬间跪倒,曲一也不例外。

转瞬间,王泱恢复平平无奇的普通人的状态。在座不少人见识过天人宗师出手,不过都是离的远远的,从没有在如此近距离感受天人宗师的威压。都觉得,天人宗师果然恐怖如斯!

众人一齐道:“恭贺主公!”

王泱摆手示意大家起来,让曲三继续讲完,至于途中到藕花城逛青楼的事,自然是省略了。

才道:“诸位,天人不问凡俗事,凡俗不可犯天人。我从没打算要夺了大兄一脉的爵位,如今继位潇公,只是为了曲家基业着想,并非长久之计。”

众人色变。

曲一劝道:“主公,您晋位宗师,只有我们知道,我们秘而不宣,保持原样,各大宗门无人知晓。如何不能长久?”

曲二道:“主公,您主政不到一月,泽州焕然一新,政通人和,军民如鱼得水,视主公如再生父母!主公岂能弃泽州军民而去?!”

百里衡道:“大都督,军中弟兄,可都离不得您啊!”

众人纷纷劝谏,请王泱改变主意。

王泱道:“放心,大兄托付我的事还没有办完,我估计还要干几年潇公。”

众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王泱继续道:“不过现在就要开始做些安排了。我这一脉,最终要离开泽州,另辟基业,格局只会比泽州现在的摊子大。你们这些跟随我的老臣,可以选择留在公府辅佐下任潇公,也可以跟我离开去重开大业。”

不提曲瑕喜从天降,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曲三曲四听完立刻抢着道:“愿追随主公,效犬马之劳!”

其余人都是人精,片刻就在心里衡量了得失,见曲三曲四如此急切,只怕知道主公更多秘密!都表示愿意追随王泱。

一位新的天人宗师,注定要开创一个超凡势力,而且是强大的超凡势力。在凡俗势力里,即便位高权重,哪里比得上在超凡势力里逍遥自在?

再说他们已经罢黜过曲瑕母子一次,还把曲瑕他们几个的母族彻底摧毁,杀了他们的舅舅,注定得罪了曲证的后人,留在曲证一脉的麾下,只怕自己的家之京师,遇业渔者偕老樵休于道,意若有得者。因诘之曰:“渔樵末事也,方今明天子侧席求士如不及,盍舍尔渔与樵以图富贵□?” 对曰:“公卿大夫以至齐民,贵贱虽不伦,其道一也。彼渔于民,吾渔于河;彼樵于国,吾樵于山,吾何异彼哉!且彼大宫室,盛舆马,妇女不蚕而锦绣,子弟不田而粱肉,非民之钓饵、国之斧斤乎?民日削,国日坏,彼犹未已也。小覆家,大赤族,呜呼!今吾薪给于爨,未始赭山而樵也;鱼给于食,未始绝河而渔也,视彼不已廉乎?一饱之余,息于树,忘吾柯矣;濯于流,忘吾筌矣,无覆家、赤族之忧,所获多矣。吾何易彼哉!”客惭而谢曰:“仆之昧于道也,请从若游。” 曰:“又有大者焉。渤澥之东,其深无极,曰有珠焉,在大鲸之腹。吾渔而有之,可以光六合。邓林之西,其广万里,曰有材焉。临虎豹之穴,吾伐而取之,可以栋九庙。此吾渔樵之所获也大矣,岂苟富贵而蹈祸者同辙哉!” 客谢之曰:“大哉,夫子之志乎!愿终身执御焉。”遂录其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好头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古儒尊

小小鸢儿

万古儒尊

苏芸

万古儒尊

我爱吃山竹

万古儒尊

薄荷雨

万古儒尊

麦花如雪

万古儒尊

囧囧有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