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影子林杨》。

对于木星,他早就想探查了,但一直没提上日程,当初探查的时候也没能力进去,现在,应该可以了吧。

  一个地隐组织,就算内部强者再厉害,也不可能超过星使,而自己最巅峰的战力,应该足以超越地隐组织的最强者。

 的人又是什么样的强者。

“古风、蓝初蝶还不出来。”神辇上的青年车夫大喝一声,其声若天雷之音,朝着太子府滚滚而去,根本没有将星月皇朝当朝太子姬无双放在眼中。

出来的一众青年骇然无比,一个车夫就是中阶武道真君,关键是......

叶开了解这种心情,也许没有人命之以位也。循其名,愫其分,

宋磊毕竟是江湖前辈,而且相比较别人而言,德高望重,他此刻站出来与柳长歌的挑战,未免有些以大欺小的意思,但其他人均不是柳长歌的对手,江湖群雄打不过一个臭小子,是在丢人,若是传了出去,岂不让人笑话,宋磊是这支联盟的领导者,理应由他收场。

柳长歌作为一个小辈,与别人争斗,在所难免,可要说与松雷这样的老江湖动手,柳长歌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柳长歌尽力避免和宋磊动手,说道:“宋前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什么身份,你可以去外面调查,如果我真的骗了你,那我甘愿受罚,东西实在不是我拿的,人也不是我杀的,你们叫我承认,岂不是强人所难么?”柳长歌的话说的不卑不吭,而且合情合理,宋磊一想,还真是如此,他想:“如果这个小子,真是柳星元的儿子,天山门徒的弟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我信他不会盗宝杀人,若把事情弄僵了,那可如何是好?”

鹰隼见宋磊有些松动,说道:“宋大哥,切不可信了这个小子胡言乱语,他杀了柳三娘,乃是我们兄弟亲眼所见,岂能有假,他盗走了礼物,乃是官兵亲口所说,还能冤枉了他,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如果宋大哥不方便出手,就让我们双鹰兄弟出手,再说了,你不是也看见了么,他用的不是天山派的武功,定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小子,冒充柳将军的儿子!”

宋磊有些纠结,慢慢考虑,沉吟片刻,心想:“不错,此人是天山派的弟子,为何不会天山派的武功,一定是在说谎,总之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走掉。”宋磊瞪了柳长歌一眼,用钢鞭一指,说道:“小子,你出手吧,作为无林前辈,我让你三招!”

柳长歌见宋磊被鹰隼怂恿,料想他是一个毫无主见的人,不免生气,想到:“今天不将他们打败,只怕此时,很难善了,我也不能顾忌误会不误会了,只好等日后在跟他们赔不是。”柳长歌将辰剑展开,说道:“宋前辈,既然你要与我动手,就承蒙前辈指点了。”

宋磊道:“好说,好说,你动手吧。”

柳长歌却是不客气,他知道宋磊的功力要远比双鹰兄弟等人强得多,但是不知道究竟多高,柳长歌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进手一剑,踏中宫,一招东风问柳,直奔宋磊而去,这一招之后,暗藏一招,三招一气呵成,柳长歌想要快剑,试试宋磊的真本事,所以这三招,乃是用了全力,毫无保留。

宋磊只见柳长歌移动迅速,步伐轻灵,剑上蒙着一层内力,不由得大惊,心说:“这小子的本事当真不错,在年轻人中,只怕他的剑法,已经是佼佼者了。”柳长歌攻势虽然猛烈,宋磊亦是毫不惧怕,他有信心让柳长歌三招,自是有办法赢柳长歌,他往左侧一个踏步,避开柳长歌当中一剑,待到柳长歌无功而返,钢鞭立即斫下,冲击辰剑,宋磊力大气沉,内功修养不是柳长歌能够企及的,他想把柳长歌的兵器打掉,让柳长歌知难而退。

辰剑虽然是神兵利器,不惧怕钢鞭,但是若手碰到,难免有些受损,柳长歌立即撤剑,一个转身,不等钢鞭砸到剑身上,辰剑钻个空子,直达宋磊的小腹,柳长歌相信宋磊不会躲不开,所以这一招没有留手。

果不其然,宋磊挥动钢鞭,一招秋风落叶,往下一封,正好拦住了辰剑的路径,柳长歌手腕一番,不等辰剑碰到钢鞭,画了一个半弧,刺向宋磊的中庭穴,这一招甚是潇洒自如,从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出手,宋磊见状,中庭穴已经完全暴露在柳长歌攻击之下,不禁面色一沉,说道:“当真是个厉害的小子。”中庭穴是人体的要害,虽然不是死穴,但若是被利剑刺中,也有性命之忧,柳长歌虽然不想伤了宋磊,亦不能表现得太不尊重,反而去打其他无关紧要的穴道,在宋磊看来,柳长歌这一手狠辣至极,他想:“这幸亏是我,换作他人,这一手,岂不是要遭殃?”宋磊重新认识了柳长歌的武艺,觉得柳三娘等人死在柳长歌的手上,并非没有可能。

宋磊大喝一声,立即撤步,钢鞭同时一招长河落日,往柳长歌天灵砸到,柳长歌滑步走快,长剑递不过去,宋磊有惊无险的花了这次危机。

宋磊叫道:“小子,你剑法不错,三招已过,下面我可不让着你了。”

柳长歌越打越兴奋,正想见识见识宋磊的厉害,便说道:“多谢宋前辈,晚辈定当竭尽全力,还望”

趙盤也愣了:“我哪知道……”

辣醬、麥克、羅伊三個人,以及他們后面站著的北野雄二、樸貞秀等嘍啰也都面面相覷。

馬丁的目光掃過他們都面孔,突然發現自己的親信全都過來了,基地里一個可靠的人都沒留,趕緊一拍大腿:“糟了,這是聲東擊西的陰謀啊。”

在眾人火急火燎往回趕的時候,趙盤莫名其妙地想到一個問題:“這個馬丁還懂三十六計?”

弗朗西斯看到眾人慌里慌張又跑回來,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迎上去:“人找到了?”

馬丁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問一句:“點名了嗎?少了誰?”

秋月白從旁邊走過來,口氣咄咄逼人:“我剛剛核對了你帶出去的人,發現一個都沒少!你們剛才到底是干什么去了,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

馬丁不好再隱瞞,把趙盤給拽了過來:“這小子說,有人要偷你們的飛船,緊張得我趕緊去一探究竟!”

“哈哈哈哈哈……”

弗朗西斯三人笑得前仰后合。

托馬斯很友善地說出來真相:“哥們別逗了,這種拙劣的謊言你也信?那飛船綁定了我們三個的意識代碼,有個風吹草動我們都能知道,就剛才你在門口一通亂摸,我們都看的一清二楚!”

“這……都是這小子謊報軍情……”

馬丁尷尬了,只能繼續甩鍋給趙盤。

趙盤脾氣上來了:“我去,還賴我?你好歹也是這里最大的官,怎么能這么不要臉……”

他話沒說完,辣醬等人趕緊撲過來,玩命地把他弄走了。

馬丁看看這幾個手下,聳聳肩:“趙盤這人,腦子不太靈光,你們懂吧?”

秋月白不厚道地笑了,另外兩人同樣有忍俊不禁的感覺。

馬丁惦記著盡快揪出凱撒呢,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們既然能看到我帶人過去,那這幾天有沒有發現別的什么人靠近?比如近距離觀察,或者是和我一樣研究了一下艙門。”

弗朗西斯和托馬斯對視一眼,最后確認:“沒有。”

“那么,看樣子是我多疑了,抱歉……”

“沒什么需要抱歉的,你畢竟是為我們飛船的安全著想,這出發點還是好的,只是下次請直接告訴我,別撒謊,好嗎?”

弗朗西斯的話帶著紳士風度,但是馬丁明顯感覺到對方的不悅。

他表面答應著,實際上內心卻在罵娘:“這三個礙眼的家伙,到底什么時候滾蛋?”

秋月白仿佛能洞察人心,居然主動說:“你們礦坑重建工作太慢了,我們決定提供一點幫助,做完之后就離開。”

她的計劃是讓飛船貼地飛行,利用發動機尾焰的高溫,幫助礦坑重新穩定結構。

簡單來說,就像是用一個超大號的燃氣噴槍炙烤大地,三四千攝氏度的高溫,可以噴化礦坑的凍土和礦石。

融化后的巖石土壤,在零下90攝氏度的環境下會重新凍結,但是滑坡體里面的縫隙、孔洞都被流動的溶液填滿了,地質結構重新穩定下來。

馬丁大笑:“太好了,這可幫我們大忙了,這兩天最愁的就是如何避免第再次滑坡事故。”

秋月白微笑說出代價:“不過飛船攜帶的燃料有限,我們并不能堅持太久,除非能從你們這里獲得燃料補充。”

馬丁巴不得趕緊送他們走呢,直接拍著胸脯表態:“沒問題,不就是液態甲烷嘛,我這里有的是!”

早在一百多年前,科學家就研究論證了使用單原子鋅催化劑制取甲烷的工藝。

火星七號基地保住了11個車間,其中的化工元素提取車間的主要任務就是制氫和甲烷等。

利用火星冰層中的二氧化碳和水,他們真的可以獲得取之不盡的甲烷。

弗朗西斯安排下午裝填燃料,同時清理礦坑內的一些機械和工具,明日一早他們會駕駛飛船在礦坑里盤旋十分鐘,至于能取得多大的效果,就聽天由命了。

馬丁聽了皺眉頭,心說:“你們就這么草率嗎?要不要我隨便拉幾個數學家來給你計算一下?輸出功率、飛行高度、懸停時間、炙烤效果……”

不過他沒說出口,能盡快送走這三位比什么都重要,他一分鐘都不愿意多等!

雙方各取所需,皆大歡喜。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影子林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嗜血冥帝

末日游侠

嗜血冥帝

萧舒

嗜血冥帝

田园风情

嗜血冥帝

纯洁的猪头

嗜血冥帝

流笑笑

嗜血冥帝

叫绝世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