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巴特城大君主》。

大姊的声音越发低了,道:是了,他既然是那姓尹的徒弟,而那话声未落,他已拧转身形,如飞掠去。那消瘦的身影,在一刹那

王泱想搞一個人工智能的想法徹底破產。這個世界的人類在科技發展方面不可謂不謹慎,可是還是栽在核戰加灰潮末日上。估計之后,連納米科技這一條支線也不會再發展。

回到能源中心,楠莉已經準備好出發去下一個目的地了,她把維護能源中心的任務交給那幾個工程師了。王泱叫上四處閑逛的白貓一家,抱起白手套小貍花擼*著道:“你們要不要去洗手間便便再出發?”

白貓:什么洗手間?貓砂盆呢?

王泱帶著它們去洗手間,教會白貓蹲馬桶,讓白貓教會小貍花之后,掩上門出去等了一會。白貓和它的兩個孩子從門縫里擠出來。王泱問道:“如何?”

白貓不是很滿意:沒有貓砂盆好用!也可以將就。

……

給能源中心留了一些金霧之后,王泱的救世小隊再次出發,如法炮制處理了輝漢共和國的剩下兩個能源中心的危機,就馬不停蹄的往輝漢最近的另一個大國碰雞國趕。

因為楠莉說此國離輝漢近,國土狹小,而且一貫對核設施管理稀爛,地震海嘯什么的常常有,不時就搞得出現核泄漏事故,更可怕的是還不負責任的把核污染到處亂排放,以鄰為壑。,必須優先處理。

王泱皺眉道:“那能把碰雞國的那個聚變永磁聚合倉關閉了算了嗎?”

楠莉道:“可以的,只需要設定關閉程序,十天左右就能結束聚變反應,三十天完成冷卻和燃料清理。然后就可以直接廢棄了。”

王泱道:“很好,就這么辦,最好設定三十天后自毀。”

王泱想搞一個人工智能的想法徹底破產。這個世界的人類在科技發展方面不可謂不謹慎,可是還是栽在核戰加灰潮末日上。估計之后,連納米科技這一條支線也不會再發展。

給能源中心留了一些金霧之后,召回納米金蟬蠱,王泱的救世小隊再次出發,如法炮制處理了輝漢共和國的剩下兩個能源中心的危機,就馬不停蹄的往輝漢最近的另一個大國碰雞國趕。

因為楠莉說此國離輝漢近,國土狹小,而且一貫對核設施管理稀爛,地震海嘯什么的常常有,不時就搞得出現核泄漏事故,更可怕的是還不負責任的把核污染到處亂排放,以鄰為壑。

必須優先處理。王泱皺眉道:“那能把碰雞國的那個聚變永磁聚合倉關閉了算了嗎?”楠莉道:“可以的,只需要設定關閉程序,十天左右就能結束聚變反應,三十天完成冷卻和燃料清理。然后就可以直接廢棄了。”王泱道:“很好,就這么辦,最好設定三十天后自毀。”

好在輝漢與碰芝,百炼果、洗脉草,生脉莲,生血果,参果

  十二种千年分的元药炼制而成的。”

  “也就是说极道丹就是炼骨丹、炼体丹和炼脉丹的综合体!”温樊说道。

  麦兵点头:“没错!极道武者在突破武师的时候将会第一次面临雷劫,之后每突破一个大境界都会面临雷劫,度过雷劫不仅仅需要强大的实力还需要强悍的身体,所以极道武者没突破一个大境界都需要服用极道丹对身体进行进一步淬炼,武士境使用的是千年分,武师境就要使用两千年分的元药来炼制极道丹,大武师境需要三千年分,以此类推!”

  “师傅!那是不是就跟炼骨一样淬炼次数越多,所需要的极道丹数量也就越多啊?”温樊看着麦兵。

  麦兵点头:“所以你是想要当极道武者吗?”

  “对啊!”温樊兴奋的说道:“当师傅的徒弟不应该成为强大的极道武者吗?不然的话不是给师傅丢脸了吗?”

  对于温樊拐着弯的拍马屁麦兵没有理会,一边操作一边说道:“这条路非常艰难,所需要的资源是寻常武者的数倍之多,而且这些资源都需要你自己去拼去抢去获取,作为师父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证你不死!”

  “我不怕!我对自己有信心,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温樊在麦兵面前信心十足。

  对于温樊的话麦兵没有动容也没有反应依旧自顾自的忙着:“别说大话!拿实际行动来说话!”

  “恩”温樊点头:“师傅我从颜家出来现在没地方去了,您能不能收留我啊!”

  麦兵没有看温樊淡淡的说道:“做做准备过两天去蒋家给蒋家大小姐当陪练!”

  “好!”温樊一口答应下来,没有多想。

  晚上温樊跟着麦兵回到了他居住的小院:“师傅像你这样的高手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地方啊?”

  麦兵没有回答指了指进门右手边的房间说道:“你住那间房,自己打扫一下!”

  接下来麦兵直接回自己的房间没有管温樊,温樊默默的走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简单的打扫了一番。

  这个时候小院的房顶上有两个黑衣人,其中一个黑人说道:“这好像是尚缘酒馆的麦兵,好像不是修武之人啊,难道这小畜生另外还有一个师傅?”

  “别管那么多了,管他有几个师傅,在等一下直接把这小畜生擒拿回去,我就不信对付这个小小的武徒我们还会失手!”另外一个黑衣人说道。

  

決賽一共三天。

第一天決出前五十名,第二天決出前十三名,第三天決出一二三名。而后宣布名次,頒發獎勵,最后才是各王國、宗門、家族的重頭戲,根據本次大比參戰弟子的成績,綜合計算得分,然后重新劃分南區各王國、宗門、家族的修煉資源。

雖是重頭戲,但這一切都皆有規則可循,大家心知肚明,哪怕心里不服,但也無可奈何。

數百王國定下來的規則,誰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拒絕或是反對。至于背地里的一些交易或是私下協商,那都是個人的私事了。

沈深沒有去理會這些事情,看到中心廣場如此安排,心里暗自慶幸作出了決定,第一場對決就認輸出局。

到了后期,難保沒有大能過來,自己一不小心被看出實力,那就是一個天大的災禍。

決賽的裁判有三個,都是丹湖初期境界。在擂臺的一角,放著一只密封的箱子,神識根本看不到什么。沈深此次的號碼是56號,而且第一場對決就被安排上臺抽簽。

沈深抽中的號碼是22號,這是一個半步凝基的修士,而且還是撒拉王國的弟子,從對方的服飾和神態上,就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個很是驕傲的人。

沈深心下甚喜,心想運氣真是實力的一部分。如果遇到個不強的對手,自己都不好怎么主動認輸出局,現在這么個驕傲的人,正好實施自己的計劃。

“本人久恒王國沈深,見過師兄。”

沈深簡單一禮,對方的眼神平和,并不是那種兇暴嗜血之人。

“師弟不用客氣,能走到這里,大家都不是簡單之人。本人撒拉王國那拉,有禮了。”

那拉說話的同時,取出了法寶。

那是一根戟,足有一丈長,尖銳的前端閃著冰冷的幽光,而離尖端不遠處,橫生著寒光刺人的利刃,看上去厚重質樸,似乎隨時隨地準備著出擊,那種義無反顧的決絕,好象法寶有靈,充滿了力量。

法定在手,那拉整個人都發生了變化,那種天下在握的大勢,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模仿的,更不是拿著一根長戟就能頂天立地。

“好法寶。”

沈深由衷地贊嘆了一句。

之前平和的那拉,在長戟的厚重威嚴氣勢下,立即凌厲了起來,猶如一頭將要出世的絕世兇獸那樣。沈深的眼神瞇了起來,這次的對手,絕不是之前遇到的那樣不堪一擊。

好在沈深此戰并不求勝,只是想盡量平和收手,然后認輸退出決賽。

相對于自己的安全,那些獎勵形同雞肋,哪怕是雪霜丹,自己也有很多材料,到時候找一個煉丹師,完全不成問題。

再說如果回到宗門,雪霜丹同樣可以獲得。

沈深同樣取出了長刀,雖然憑著自己的肉身,這次也可以肉身應對,但那拉這樣的半步凝基,先行取出法寶已是表示尊重的意思,自己更不會自大到目中無人。

“這是父親送給我的,算是突破凝基的獎勵,雖然現在我還沒有突破,但為了準備這次大比,獎勵還是提前給我了。”

那拉侃侃而談,似乎面對的不是一場兇險異常的決戰,而是像二個多年未見的朋友那樣。

沈深再次行了一禮,這樣的對手值得尊重。

“無論輸贏,認識那師兄,就已經是一件令人愉悅的事了。”

“如果在王城有什么事,可以來找我,在王城隨便問一下那府,就可以找到我。”

那拉同樣欣賞沈深的磊落光明。

二人說完了之后,同時祭出了法寶。法寶在空中響起尖銳的破空聲,激起周圍一陣陣的震蕩,那是一種令人窒息的沉悶感覺,似乎這一片空間都已被二人所掌控,任何人都無法進入或是插手。

當然,這只是一種錯覺而已。

如果實力強大到一定程度,說不定整個大陸的空間都能一手掌控,但對于煉氣境的沈深和那拉來說,距離那種一念一世界的境界,還有著成千上萬年的遙遠。

刀和戟并沒有直接碰撞,二人的氣勢就已經劇烈地撞擊在一起,激起滿地飛揚的塵埃,雖然擂臺上干干凈凈,但還是再次被徹底地清潔了一遍。

二人各退一步,戟和刀嗡嗡作響,凌厲的氣勢一往無前,好象在訴求著戰斗的欲望,沈深上前一步,手中的長刀帶著一股決絕的心意劈了出去。

那拉絲毫沒有猶豫,長戟同樣化作一道細密的直線,迎著長刀直刺而出。

那一刻,擂臺已消

“这小子……”琴殇气笑,猛然翻手,四指滚过七弦。

嗡!

天地一静,满天青色箭矢倒飞冲天,在高空融合唯一,形成实质般的巨大箭矢。

“箭来!”

琴殇露出三分严肃,抬手一引,那巨大箭矢化作闪电,并不断缩小,飞到古琴上。

“江小子,用出你全部实力!”

琴殇撵起一根琴弦,缩小成三尺长的青色箭矢落在琴弦上。

嗡!

琴弦颤鸣,青色箭矢破空而出。

“还可以这样?”江景一惊,长枪飞旋,脑海中神魂化作枪形,无数道枪影从四面八方融入真武......

西门吹雪了解陆小凤的心情人喃喃道:有意思,有意思星光下瞧着他们的身形,他们的,而君病竟忘补给。以此二事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巴特城大君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市降鬼人

少地瓜

都市降鬼人

本非妖

都市降鬼人

回首皆是萧瑟

都市降鬼人

忘却的悠

都市降鬼人

锅来

都市降鬼人

符小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