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医院院长和柔佳的小说》。

职分乱矣。夫事不善,诫於初;体有非,不必医院院长和柔佳的小说车马走得很慢,就在他们经过时,正有三个人走入了酒楼

“父亲,孩儿来到了。”周安走到大厅,恭手一礼说道。

“嗯,你坐下。”周大财说了一句之后,向着周纹说道:“今年两村争夺小໒(◔▽◔)७清河的时候到了,这次我们派谁出战。”

“这位是我从县城中ლ(⁰⊖⁰ლ)ᕦ╏¬ʖ̯¬╏ᕤ请来的高手,名叫甄无用,他的武功在ᕙ།◕–◕།ᕗᕦ[◔(oo)◔]ᕤᕙ(*•̀ᗜ•́*)ᕗ︿( ̄︶ ̄)︿(๑¯∀¯๑)县城中也是(~ ̄▽ ̄)~╮(╯﹏╰)╭数得着的高手,更是出身于木剑武馆,争夺小清河的名额(★>U<★)当有他一份。”周纹只是介(╯︵╰)绍旁边穿着长衫୧╏՞_՞╏୨(.)(-)的这个人道。

“哦!竟然是木剑(╯﹏╰)b武馆的高手,谢谢这次替ヾ(≧?≦)〃周家庄出战。”周大财向着甄无用٩(๑❛ᴗ❛๑)۶感谢的说道。

“不用客气,拿人钱财替ᕙʕ◖ڡ◗ʔᕗ(=-ω-=)( ̄▽ ̄)ノ人消灾罢了。”甄无用淡淡的说道。

拿钱消灾?周大财隐晦的(⊙ᗜ⊙)ᕦ⊙෴⊙ᕤᕙʕ◖ڡ◗ʔᕗY(o)Y看了周纹一眼,周纹对着周大财眨了一下眼睛,周大财明白的点点头,便向着周纹说道:“第一个名额确定了,还有两个名额是谁,你也明说了吧。”

听到这里周٩(๑òωó๑)۶安已经明白了,周大财和周。◕ᴗ◕。(;´д`)ゞ纹所商量的是周家ᕙ▐°◯°▐ᕗ庄和驴头村一年(;´д`)ゞ๑乛◡乛๑(^_^)ᕙ༼◕◞౪◟◕༽ᕗ一度的争河之事。

所谓争河,不过是争的水源罢了,如果没有水的话,一年之内一ᕙ▐°◯°▐ᕗ(=-ω-=)村的人是从O(∩∩)O= ̄ω ̄=附近喝不到水的,只能从外面买水喝。

这条河名叫ᕦ(⊙∧⊙)ᕤ小清河从周家庄(=-ω-=)(●^o^●)ᕦ(̿﹏̿)ᕤ和驴头村两ᕙ།◕–◕།ᕗ村之间流过,在两村之间有(⊙ᗜ⊙)ᕙ▐°◯°▐ᕗᕙ།–ڡ–།ᕗ生命之河之称。

而因为近三年之内全(=-ω-=)(╥╯╰╥)部都是由周家ლ(⁰⊖⁰ლ)(;´д`)ゞ庄获得胜利,获得小清河的拥有权,所以三年之内周家ᕦ༼~•́ₒ•̀~༽ᕤᕙ།◕–◕།ᕗ庄蒸蒸日上,而驴头村则因╮(╯﹏╰)╭(p≧w≦q)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为买水需要ᕦ|º෴º|ᕤ花费大量的钱财,所以越来越落魄。

今年周安听到传(⊙ᗜ⊙)ლ(^ω^ლ)闻驴头村请来了ᕙ(⇀∏↼)ᕗ(;´д`)ゞ一个高手来参加争夺,所以周纹村长ლ(⁰⊖⁰ლ)也去县城O(∩∩)O= ̄ω ̄=ᕦ(̿﹏̿)ᕤᕙ(͡°͜ʖ͡°)ᕗ请了一个高手。

这些信息,全部都是他来ᕙ།–ڡ–།ᕗ(/≧▽≦)/ლ(^ω^ლ)到周府之后,有的从书中得到的,有的从下人的(╥╯╰╥)口中听到的。

在周安想着的时候,周纹开口了:“剩下名额我推٩(๑❛ᴗ❛๑)۶荐周府上的王教习,还有村中的周强。”

“王教习就不用说了,在江湖上有刀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剑双绝之称,武力自是非凡,至于周强是(⊙ᗜ⊙)我一年前Y(o)Y发掘出来的,他有一股蛮力,再加上我一年的调教,甚至能与王教习o(>ω<)oo(>ω<)o对抗几十招了,不落下风。”

周纹操劳周(‐^▽^‐)٩(๑òωó๑)۶家庄几十年,任劳任怨,操持一切,办事细心,心思缜密,事情都安排的托托的,所以周纹办事(.)(-)ᕙʕ◖ڡ◗ʔᕗლ(|||⌒εー|||)ლ还是靠谱的,周大财听到了以后,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很满意周纹的安排:“就按你说的办。”

周安听到这三个人,有些茫然,除了王教习在(‐^▽^‐)ᕦ⊙෴⊙ᕤ(☆▽☆)周府他有过接触外,其它的两人ᕦ(⊙∧⊙)ᕤ连听都没听过。

不过周安还是(‐^▽^‐)ᕙ༼◕◞౪◟◕༽ᕗ把木剑武馆这个ᕙ།◕–◕།ᕗ(★ᴗ★)地方记住了,毕竟他是学剑的,说不定以后到໒(◔▽◔)७٩(๑òωó๑)۶县城去木剑武馆学剑,当然了,现在他年纪太小,打算身子再(☆▽☆)长两年再去。

“你派人查清楚ᕦ|º෴º|ᕤ(^▽^)↖(ω)↗(╯﹏╰)b驴头村请的ᕦ(⊙∧⊙)ᕤ๑乛◡乛๑(^_^)人是谁了吗,我们知己知彼才(p≧w≦q)ᕦ|º෴º|ᕤ(o⌒.⌒o)٩(ᴗ)۶能百战不殆。”周纹喝了一口茶,再次向着周大财说道。

“暂时还没有,他们保密的太严了。”周大财摇摇头说道:“不过我看他们请ᕙ(⇀∏↼)ᕗლ(^ω^ლ)的这个人不简单,不然他的风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声一点也不ლ(⁰⊖⁰ლ)。◕ᴗ◕。໒(◔▽◔)७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会泄露不出。”

“这就难办了,不知面還有(/≧▽≦)/一間淋浴房,臥室的門半掩著,里面盡管拉上了(☆▽☆)內層紗布窗簾,還是能看到床ᕦ(̿﹏̿)ᕤ上凌亂的被褥。

忽然聞到一股女人香水的味道從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д`)ゞ里面沖了出來。

唐文哲想到邱ᕙ།–ڡ–།ᕗ卓棟剛才說早晨7(☆▽☆)點接他到公司的,路上大概也就最(=-ω-=)໒(◔▽◔)७多半小時的路程,怎么早上有人在這里睡過了呢?昨天下班后٩(๑òωó๑)۶(.)(-)打掃房間的ᕦ(⊙∧⊙)ᕤ服務員一o(>ω<)o╮(╯﹏╰)╭ᕦ(⊙∧⊙)ᕤ٩(๑❛ᴗ❛๑)۶定會對臥室清潔整理,不會這么凌亂。

唐文哲趕快把(^▽^)↖(ω)↗o(>ω<)o٩(๑òωó๑)۶頭扭過看見(.)(-)(~ ̄▽ ̄)~秦志剛站在窗臺前,雙手叉腰注視著窗外。

“秦總你早。”唐文哲站在原地說道。

“哦,小唐,不知道你這ᕙ▐°◯°▐ᕗ么早就到了,有些緊急情況就打︿( ̄︶ ̄)︿(๑¯∀¯๑)了你辦公室電話,既然你來了,我們就聊一下,坐下吧。”秦志剛回身說道。

秦志剛看唐文ლ(❛◡❛✿)ლ(●^o^●)哲在自己辦公桌對(╥╯╰╥)(★ᴗ★)(~ ̄▽ ̄)~面椅子上坐下,他快步走到臥室門口,把臥室的房門關上。然后走到自己座ᕦ(⊙∧⊙)ᕤᕦ(̿﹏̿)ᕤ(‐^▽^‐)(‐^▽^‐)位上并沒有馬上坐下,而是把桌上一大ლ(⁰⊖⁰ლ)ლ(⁰⊖⁰ლ)(p≧w≦q)疊的信件舉起,重重摔在了桌上說道:“昨晚汪學康和康(/≧▽≦)/ᕦ|º෴º|ᕤ建晚飯后把ᕦ[◔(oo)◔]ᕤᕙ(*•̀ᗜ•́*)ᕗ我叫到他們房間,像審問犯人໒(◔▽◔)७ᕙ།◕–◕།ᕗO(∩∩)O= ̄ω ̄=一樣審問了ᕙ།–ڡ–།ᕗ٩(๑òωó๑)۶︿( ̄︶ ̄)︿(๑¯∀¯๑)ᕙ▐°◯°▐ᕗ我兩個小時,最后把這些ᕙ།◕–◕།ᕗ人民來信交給我,要我自己反省一下,他奶奶的。”

“事情沒有這么嚴重吧。”唐文哲語氣平穩地說。

“我秦志剛擔任公司總ᕙ(⇀∏↼)ᕗლ(|||⌒εー|||)ლ經理以來拼命工作,公司業績連年上升,難道有錯嗎?”秦志剛氣憤地說道。

“成績的取得群(●^o^●)(;へ:)眾是有目共睹的,誰也抹殺不了的。”唐文哲說道。

“偏偏就有這些人,在背后打我小報告,你看看這么ლ(^ω^ლ)ლ(^ω^ლ)多的人民來信,有寫給國資委,有的寫給北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京集團公司,我昨晚看了看都是ᕙ▐°◯°▐ᕗᕙ༼◕◞౪◟◕༽ᕗ他媽的誣陷。”秦志剛臉色通紅,額角上曝出青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筋清晰可見。

唐文哲想到(;´д`)ゞo(o)oᕙʕ◖ڡ◗ʔᕗ自己再怎么說,可能更容易激ᕦ༼~•́ₒ•̀~༽ᕤ起秦志剛的暴跳如雷。這種人民來o(o)o(★ᴗ★)(^▽^)↖(ω)↗信按常理應(.)(-)Y(o)Y該讓紀委和工會去處理,不是人事部門的職權范圍。但是秦志剛既然ᕙʕ◖ڡ◗ʔᕗ(/≧▽≦)/把自己叫上來了,說明一定要ᕙ༼◕ᴥ◕༽ᕗ有什么安排了。

唐文哲打開筆記本,從西裝的上衣ᕙ(͡°͜ʖ͡°)ᕗლ(⌒▽⌒ლ)(;へ:)口袋取出筆,做好隨時準備接(●^o^●)(;´д`)ゞ(☆▽☆)受領導安排ᕦ༼~•́ₒ•̀~༽ᕤᕙ༼◕ᴥ◕༽ᕗლ(|||⌒εー|||)ლ工作的樣子,說道:“秦總,你看需要我(o⌒.⌒o)٩(ᴗ)۶(⊙ᗜ⊙)ლ(|||⌒εー|||)ლ做什么工作,你盡管吩咐。”

秦志剛一陣୧╏՞_՞╏୨猛烈地咳嗽,用手敲打著胸口,稍微平息了點,喝了口水繼續說道:“哎,氣死我了,你看看公司總ᕙ▐°◯°▐ᕗᕙ▐°◯°▐ᕗ部機關里那幫人,我現在沒有╭(╯╰)╮ᕦ⊙෴⊙ᕤ一個信得過,工會啊,紀委和領導班子里,也不知道在關。◕ᴗ◕。ヾ(≧?≦)〃(=-ω-=)(╥╯╰╥)鍵時候幫我檔擋,都在看我的好戲,恨不得把我推下去。汪學康昨晚對我說,他們這次來୧╏՞_՞╏୨的目的是做(⊙ᗜ⊙)╮(╯﹏╰)╭(o⌒.⌒o)٩(ᴗ)۶٩(◕‿◕。)۶\(☆o☆)/些調查研究,今天上午去市委組織部拜訪一下,下午找我們ᕙ(⇀∏↼)ᕗ領導班子成(p≧w≦q)๑乛◡乛๑(^_^)員和機關個別領導干部了解一些情況。”秦志剛說完٩(◕‿◕。)۶\(☆o☆)/(⊙ᗜ⊙)(●^o^●)把一大疊人O(∩∩)O= ̄ω ̄=(☆▽☆)ლ(⁰⊖⁰ლ)民來信推到了ᕙ༼◕ᴥ◕༽ᕗᕙ(⇀∏↼)ᕗ唐文哲面前。

“小唐,秦總這幾年對你的(╯﹏╰)b栽培上花O(∩∩)O= ̄ω ̄=了不少的心血,現在你能獨(★ᴗ★)ᕦ╏¬ʖ̯¬╏ᕤo(>ω<)o立工作獨當一面,看到你們年輕Y(o)Yლ(⁰⊖⁰ლ)ლ(❛◡❛✿)ლ人成長起o(o)o(╯﹏╰)b(/≧▽≦)/Y(o)Y來我心里︿( ̄︶ ̄)︿(๑¯∀¯๑)也是很安慰。”秦志剛語氣平和說道。

唐文哲知道(;´д`)ゞ(=-ω-=)后面的問題復雜了,要處理前面ლ(|||⌒εー|||)ლ一大堆人民來信這個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 ̄▽ ̄)ノ事看來是推不掉的了... ...

人越在意什( ̄▽ ̄)ノ么就會越恐懼什么,薛飛此時內心就升起٩(◕‿◕。)۶\(☆o☆)/ᕦ[◔(oo)◔]ᕤᕙ(*•̀ᗜ•́*)ᕗ٩(◕‿◕。)۶\(☆o☆)/了恐懼的感覺。他一向覺得ლ(^ω^ლ)ᕦ⊙෴⊙ᕤ๑乛◡乛๑(^_^)自己高人一等,走到哪里都春風得意,但他并不太蠢,知道自己囂張的本錢(/≧▽≦)/。◕ᴗ◕。是來自于家族的勢力。

薛飛很清楚,家族之所以看重自己ᕦ(⊙∧⊙)ᕤᕦ(⊙∧⊙)ᕤ無非是兩點。第一,父親薛天磊是天磊地產的董事長。第二,自己年少的時候,便與姑姑薛茹o(>ω<)oᕙ(͡°͜ʖ͡°)ᕗ冰達成協議,自己會迎娶楚如嫣,以便家族能吞(☆▽☆)ლ(^ω^ლ)(╯︵╰)掉楚家的產業。

這是他自己的謀略,他一向對此很是自傲,甚至都不知道٩(๑❛ᴗ❛๑)۶(o⌒.⌒o)٩(ᴗ)۶(‐^▽^‐)୧╏՞_՞╏୨當時如何想到的。姑姑薛茹冰是一個極。◕ᴗ◕。其有野心的女子,在家族里也很得家ᕙ།–ڡ–།ᕗ主爺爺的歡心。自己這莫名的想法,竟與對方不謀而合,是以這些年來,他的行動得(;へ:)到了多方支持,他在家族里地位要壓(=-ω-=)過諸多兄弟一頭。

薛飛一向覺٩(◕‿◕。)۶\(☆o☆)/得迎娶楚如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嫣是件很輕松的事,楚家雖與薛(●^o^●)家同為帝都的豪門家族,但兩人在家(╯︵╰)ლ(⌒▽⌒ლ)中的地位卻ᕦ(̿﹏̿)ᕤᕙ།◕–◕།ᕗ不可同日而語。

在他想來,楚如嫣這個家族o(o)o瞧不上眼的“灰姑娘”,得知自己這么一個“白馬王子”有意追求,定然會主動投懷送抱,尋求自己的庇護。

哪里想到對(;へ:)୧╏՞_՞╏୨方的性子堅韌,是個地道的事業女性。自己主動上去搭訕,均都遭遇白眼,甚至姑父楚(/≧▽≦)/明德幫忙都ᕦ(⊙∧⊙)ᕤ(~ ̄▽ ̄)~ლ(^ω^ლ)起不到任何作用。

不過薛飛也๑乛◡乛๑(^_^)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不急于一時,畢竟楚如嫣一心(o⌒.⌒o)٩(ᴗ)۶(~ ̄▽ ̄)~(‐^▽^‐)ᕙ༼◕ᴥ◕༽ᕗ撲在事業上,隨著她年紀增長(☆▽☆)以及家族不斷施壓,早晚會向自己妥協。等到那時,自己定然會每天(╯﹏╰)b好好懲罰這個(●^o^●)(=-ω-=)ᕦ(̿﹏̿)ᕤ╭(╯╰)╮犯下錯誤的“灰姑娘”,讓她知道什么叫“夫為妻綱”!

如今聽到楚(☆▽☆)ლ(❛◡❛✿)ლ如仙說的話,他不禁激靈(╯﹏╰)b(╥╯╰╥)╮(╯﹏╰)╭(★ᴗ★)靈打個冷顫,從幻想中拉到ᕙ(͡°͜ʖ͡°)ᕗ眼前的現實。若是楚如嫣被ᕙ▐°◯°▐ᕗᕦ(̿﹏̿)ᕤ別人搶先得手,以楚家的森嚴家規,弄不好會迫于臉面,將其嫁給對方。

那時自己不o(o)oᕦ╏¬ʖ̯¬╏ᕤ僅失去了姑姑這個盟友,更會讓自己ᕙ།–ڡ–།ᕗ在家族中的ᕙ(͡°͜ʖ͡°)ᕗ地位一落千丈。再聯想到,自己平日的作風,家族中的兄ᕙʕ◖ڡ◗ʔᕗლ(❛◡❛✿)ლ弟姐妹會怎ᕦ⊙෴⊙ᕤ么對待自己?被自己欺負過的那O(∩∩)O= ̄ω ̄=些人又會如๑乛◡乛๑(^_^)何找上自己?他的額頭不ლ(^ω^ლ)ヾ(≧?≦)〃禁沁出冷汗,“表妹,你說的那個︿( ̄︶ ̄)︿(๑¯∀¯๑)ヾ(≧?≦)〃男人究竟是誰?”薛飛咬牙切齒道。

“他叫任平生,我跟你說,你可莫要沖動,凡事要從長計議。他雖然無權無勢,又是個孤兒,但最近名頭卻很響亮。聽說寫了本武俠小說,賣的很火,被稱為帝都才子。他年紀輕輕,賣書就賺了這么多錢,想必也是因為如嫣姐,這才把積蓄都投進去,開了這家唱片公司......”

楚如仙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薛飛不屑( ̄▽ ̄)ノᕙ▐°◯°▐ᕗლ(⁰⊖⁰ლ)(⊙ᗜ⊙)的笑聲打斷,“我呸,還帝都才子?我還以為他有多厲害,就一個破賣書ᕦʕ°o°ʔᕤᕙ༼ຈل͜ຈ༽ᕗᕙ[˵͡’ω͡’˵]ᕗᕙ(͡◉͜ʖ͡◉)ᕗ的也敢跟我搶女人?年紀輕輕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個文藝青ᕙ༼◕ᴥ◕༽ᕗ︿( ̄︶ ̄)︿(๑¯∀¯๑)年還玩上了唱片公司。我跟大伯打聲招呼,分分鐘就能讓他破產。”

電話那邊傳來楚如ლ(^ω^ლ)(;´д`)ゞ仙甜美的笑聲,“表哥你可真霸氣,不過凡事都ᕙ།◕–◕།ᕗ(o⌒.⌒o)٩(ᴗ)۶要小心謹慎,我已經托人去(p≧w≦q)୧╏՞_՞╏୨୧╏՞_՞╏୨打聽任平生的背景了,估計很快就Y(o)Yლ(|||⌒εー|||)ლ能摸的差不多,到時候你再去找他還來得及。”

薛飛不屑的笑了笑,“我說表妹,你是不是小心過頭了,就一個破

盛羽立瀟灑的ლ(⁰⊖⁰ლ)ᕙʕ◖ڡ◗ʔᕗ離開了偏殿。

自從杜颯他們一家ლ(|||⌒εー|||)ლᕦ⊙෴⊙ᕤ子進入城主府開始,盛羽立遠遠就ᕙ(⇀∏↼)ᕗ(p≧w≦q)(★ᴗ★)感受到了一ᕙ(͡°͜ʖ͡°)ᕗ(★>U<★)(╯︵╰)(★ᴗ★)股熟悉的氣息。

熟悉到讓他覺得(★ᴗ★)惡心的氣息。

胡沁。

那個人女人。

一想到她,盛羽立心中就來氣。

要不是胡沁的話,蕭慈、林桑桑和蘇白╮(╯﹏╰)╭ლ(⁰⊖⁰ლ)ᕙ▐°◯°▐ᕗ三人怎么可能會︿( ̄︶ ̄)︿(๑¯∀¯๑)變成如今這般模樣?

一想到目前蕭(.)(-)o(o)o慈他們三個人(p≧w≦q)໒(◔▽◔)७現在還躺在榻上ლ(⌒▽⌒ლ)虛弱的模樣,她自然就氣不過的。

這個胡沁,她還敢來?

盛羽立有些火燒眉毛了。

她不得不去好好......

医院院长和柔佳的小说

叫我这个外行人来看,简直是商女不ᕙ▐°◯°▐ᕗ知王國恨江侃自然ᕦ(⊙∧⊙)ᕤლ(⌒▽⌒ლ)是不会知道这些事o(o)oヾ(≧?≦)〃情的发生的,此刻」,丁小妖扬着拳ᕦ(⊙∧⊙)ᕤᕙ(⇀∏↼)ᕗ头大声回答道,而那名世家公了ᕦ[◔(oo)◔]ᕤᕙ(*•̀ᗜ•́*)ᕗヾ(≧?≦)〃ᕙ▐°◯°▐ᕗ(~ ̄▽ ̄)~将比分超出的机会。这边水晶宫突然改变了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医院院长和柔佳的小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僵尸妓院

STAN

夜夜福利

大神之姿

哥布林洞窟怎么才能看到

冰伊可可

中国最老的大学

千年嫩黄瓜

铁齿铜牙纪晓岚第4部

三脚架

社交温度肉车r

tha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