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气花魁》。

余自海康适①合浦②,连日大雨,桥梁大坏,水无津涯。自兴康村净行院下,乘小舟至官寨,闻自此西皆涨水,无复桥船,或劝乘蛋③并海④即⑤白石⑥是日六月晦,无月,蜿宿大海中。天水相接,星河满天,起坐四顾太息⑦:“王長生。

如此一來,他就有點焦頭爛額了。

不過呢,王長生這人的性子是比較佛系的,這種事他會記在心里,但卻不一定會馬上就刨根問底的搞清楚。

這天晚上......

花无缺竟不由自主走了回去。苏是这个人历代表的那种罪恶和暴

秦惜卿如此一说,众人一片恍然之声。那位吴先生颇有些尴尬,不过仗着脸色黝黑,倒也看不出什么神色的变化。众人的目光落在方子安身上,方子安正拿着一块梅花饼往自己嘴里填,见众人看着自己,倒是有些尴尬了。

“方公子果然见识不凡,凭借词风便可断定作者,让人钦佩之极。”秦惜卿微笑道。

方子安心道:李清照的几首著名的词,后世哪个学生不是倒背如流。当初语文老师对这声声慢一词中的叠字用法可是讲了半堂课的,你这是撞到枪口上了。倘若是李清照别的不太熟悉的词作,我可抓瞎了。

“侥幸,侥幸,秦大家过奖了,词好曲子也好,秦大家唱的更好。”方子安谦逊道。

秦惜卿微笑点头,抬手抚琴,开始演唱下一首。第二首和第三首词也是精妙之极,词作者都是当世名家,临安城中的名士。秦惜卿的曲子也写的极好,曲传词义,声扬曲韵,尽得音律之妙。座上众人掌声如雷,听得是如痴如醉。

三首之后,稍稍歇息了片刻,秦惜卿重回琴案之后,轻声道:“以下所唱两首词,惜卿以为皆为绝世词作。惜卿对这两词无比的欢喜,以至于为之写曲都熬了很多个夜晚,差点熬白了一头青丝。”

众人轰然而笑,有人道:“秦姑娘可不能熬白了头,你若熬白了头,那写词之人可是罪过了。”

另一人道:“秦姑娘便是满头白发,那也必是我大宋最美的白发之人。”

众人闻言,又是一片笑声。

秦惜卿微笑道:“若是熬白了头却能写出配得上这两首词的曲子,惜卿倒也认了。只可惜曲成之后,惜卿却还觉得不能满意。只能勉强唱出来,诸位姑且听之了。”

众人闻言惊讶不已,秦惜卿如此推崇这两首词作,言语如此谦卑不自信,这还从来没有过。秦惜卿自出道以来,之所以声名鹊起,不仅是因为其唱功超群,而且也是因为其音律上的造诣。但凡歌妓皆唱他人之曲,很少有能自己谱曲配词演唱的,这便是本事。况且她所谱之曲几乎全部被迅速传唱开来,成为大宋各地青楼曲词的风向标,更是坐实其音律奇才的身份。这样的人却说出这般不自信的话,着实令人惊讶。既然她的话不是玩笑话,那这两首词是怎样的词作?能让秦惜卿如此?众人心中充满了好奇。

秦惜卿不再多言,闭目片刻,伸手拨弄琴弦。唱的正是那首《木兰花令》。方子安当日在万春园后面的小楼上曾听过此曲,但是今日再听却发现了许多改动,比之当日所听似乎已然不同,于是便也凝神细听。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秦惜卿只唱的前四句,下方坐席中便一片抽气之声。座上人中大多虽是非富即贵之人,但却不代表他们没有鉴赏能力。事实上这些人中有不少当世名士,也有不少风流才子。试想,秦惜卿的今年曲会又怎么会请那些只知铜臭,粗鄙不文的纨绔子弟和富商豪强。座上之人绝大多数其实是懂音律有才学的,否则也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所以,只听着四句,很多人便瞪大眼睛,惊艳不已。而秦惜卿的谱曲空旷高远,婉转缠绵,将词意发挥的淋漓尽致,意味深远。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最后四句唱到最后,曲调低徊悱恻,词句重复吟唱,宛如悔恨的叹息之声,在极低音处绵绵不绝,回转许久,方才渐渐消失。座上众人沉默良久,方才有人赫然而惊,鼓掌起来。这一鼓掌,顿时掌声雷动,彩声如雷。

秦惜卿盈盈起身行礼,脸上带着满意而骄傲的笑容。

“好词,好曲,好嗓子!此曲必是今年天下最流行的新曲无疑了。这词写的,嘿!真是妙极啊。也不知是那位当世大家写的词作。婉约似柳三变,柳三变却已然故去了啊。练达深邃若苏东坡,可是东坡居士也早已仙去了,真是教人颇费思量。”有人激动的大声说道。

“是啊,是啊,这词这曲,简直绝了。今晚听此一曲,余音绕梁三月,不,怕是三年了。”众人纷纷点头附和道。

秦惜卿似乎不经意的瞟了方子安一眼,见方子安也呆呆发楞,知道方子安也是受到了震撼。这首曲子自己重新谱写,和当日那一曲已经大大不同,想必方子安也震惊了。这一版比自己当日那一版自以为好的太多了。

“诸位谬赞,惜卿可不敢当。下边这一首,朕還能相信誰?”

“陛下教訓的是,臣謹記陛下教誨,定當為國竭盡全力。”

“這段時間的旱災、蝗災辛苦你了。有你在,朕舒心多了。”

“替君分憂,此乃臣之本分!但陛下還是要注意魏征等人的指責。大災之年,實施新政的弊端,最容易顯露出來。”

“哦,朕聽說,昨日程知節那憨貨,跑你家里耍酒瘋去了。可有此事?”李世民聽到長孫無忌提到魏徴,便轉移了話題。

“不是耍酒瘋,是跑到臣家里要酒喝了。下人給他上茶,他非要喝酒,下人也沒給他上菜,他竟也能喝十斤。”

“呵呵……這憨貨,朕無語矣!”

“醉酒時,他還向臣舉薦一人,說是他家中侄子,頗有才干。”

“既然是他家中侄子,為何不拉到他軍中?那里不是有更好的位置嗎?”

“臣也是這么說的,可他說行軍打仗危險,還得罪不起這侄子的姐夫,不敢拿到軍中,求臣給他弄個官身。”

“哈哈……這個憨貨,虧他想的出來。他姐夫是誰呀?這般厲害!”

長孫無忌看了李世民一眼:“他有兩個姐姐,均嫁給同一人。一是淑妃娘娘,二是婕妤娘娘。”

李世民下棋的手停在半空,棋子從手中滑落,眼睛瞪得老大,看著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老臉一紅,對著李世民訕訕的笑了笑。

“輔機啊!你啥時候也學會編排朕了。直接說是楊明之子不就行了嘛!”

“呵呵……”長孫無忌笑了笑:“臣亦是照搬程知節之語而已。”

“你……”李世民無語。

“按程知節的性子,他應是找過陛下才對!”長孫無忌裝著不經意的提了一句。

李世民恍然大悟:“怪不得這憨貨昨日下朝后來找朕,在朕面前賣弄聰明,真是煩心致極。剛和房相談完事,甚是煩躁,便將他罵走了。”

“呵呵……程知節把那孩子說得可慘了。”

“哦,有多慘?再怎么慘,也是他程憨貨給坑慘的!”

“知節說,自從楊明死后,家族便不待見他,將他趕了出來……那孩子帶著幾百家奴和佃農,就住在驪山西麓那塊荒地上。如今大荒之年,莊稼絕收,那孩子和家奴一起吃糠咽菜,已到了吃蝗蟲為生的地步。”

“啊,如此之慘!蝗蟲那玩意可以吃嗎?別吃出病來了。”

“臣也是怕知節在說謊誆騙臣,昨日臣便派人去打聽過了,與程知節說的一般無二,句句屬實。那數百人一有閑暇,便到處捕捉蝗蟲。

居說,生吃一兩個也無大礙,只是吃多了會拉稀罷了。但油炸一下,還是可以當肉吃的。那孩子的一句“蚊子再小也是肉”,已成當地的口頭禪了,呵呵……”

李世民聽到這話,心不由一動,立刻生出一計來。

“蚊子再小也是肉?真是苦了那孩子了。當初程憨貨坑人家那么慘,他就沒有點表示?”

“已經送過了,今日一早,程憨貨便送去了五十石米,五百貫錢,絹布二十匹。”

“看來朕也要有些表示了,不然讓外人知道,朕這個姐夫當得也太草率了。”

“陛下不必如此,心意到了就行,余下的讓臣代勞即可。”

“呵呵,是呀,朕要是去了,魏徵非得弄一個因私廢公的罪名給朕不可。”

“臣有一句話不知當不當講?”

“輔機你有話便說吧,不必遮掩?”

“陛下,何不下道旨意給程知節……”

長孫無忌和李世民多年的配合是相當默契的,話說到這里時已不必再說了,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世民看了長孫無忌一眼,會心的笑道:“輔機你這一招,高!是時候讓程憨貨出點血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过气花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玄灵大陆之无敌系统

竹刀切猪

玄灵大陆之无敌系统

黑白之矛

玄灵大陆之无敌系统

山海

玄灵大陆之无敌系统

特别白

玄灵大陆之无敌系统

唐梦若影

玄灵大陆之无敌系统

水绕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