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十卷魔界之战》。

陆小凤非但连一点好笑的意思都没有,脸色反而变得严肃起来楚留香沉吟道:天峰大师接掌蒲田少林寺,不知已有多少年

“柳兄說的不錯,以柳兄的才名,區區的周安怎么與你相提并論,你可是咱們建安書院中首屈一指的大才子。”貝乾說道。

“是啊,是啊,即使周安得到了李玉萱的心,可是在文采上周安不如你,你肯定會中舉人,甚至第一名也有可能。”

“柳兄可是書香門第,詩禮人家,周安就是一個土財主的兒子,周安怎么可能比得上你呢。”劉萬元說道。

周安可是練武之人,耳聰目明,而且還是通脈武者,耳力眼力更是見長,聽到了他們所說的話,柳三變對他的嫉妒,其它的秀才對他的詆毀,不過其中對許士林的不偏不倚的話,周安對他的印象挺好。

然而周安卻有了另一種想法,即然你們如此在意我和李玉萱說話,那就讓你們在意,我不但和李玉萱聊,還要深聊,隨即周安和李玉萱聊的更是火熱了起來。

其中李玉萱對周安的學識無盡的佩服,周安所說的星辰宇宙說,周安所說的人文地理說,還有各種奇異的風俗,真是讓人有一種煥然一新,感覺進入了另一副天地。

她很奇怪周安就十幾歲,怎么知道這么多,而且還如此的新奇,都是她從未聽說過的,一開始她是不信的,可是周安的解釋有理有據,讓她不得不信,隨著周安說的深入,李玉萱也漸漸深入佳境,對周安的所說提出了一個個的問題,而周安也一一的回答。

看到周安和李玉萱都要膩在一起了,柳三變的雙眼好似變成了兩道怒焰,怒火從雙眼中噴射而出。

百泉縣離古縣城,不是很遠,但也不近,中間要路過兩個縣城,才能到達百泉縣,不過他們并沒有打算在兩個縣城中休息,畢竟就剩下這幾天了。

然而走的并不順利,那些秀才一個個都弱不禁風,騎在馬上一會就要休息,就短短的幾十里路上,就休息了幾十次,平均一里休息一次,讓周安煩不勝煩。

最后周安只好路過第一個縣城的時候,給他們買了兩輛馬車,又雇了兩個馬夫,讓他們坐在馬車上前行。

周安的這一行為讓這些秀才對周安的感覺好了不少,只是其中柳三變看周安的眼神怒火更加的熾烈了。

周安對這些文弱書生,沒有多在意,只要不防礙到自己,怎么都行。

趕了兩天的路,他們終于來到了百泉縣。

一行人進入了城內。

與古縣城不同的是,百泉縣很是熱鬧,街上人來人往,吆喝喊叫聲不斷。

那些書生都從馬車走了出來,看到百泉縣這么熱鬧,很是高興,一邊欣賞,一邊踏路走向客棧。

來到了客棧,他們卻發現客房已經滿了,他們沒有辦法只好去其它的客棧,可是一連找子五家客棧,全部都客房滿了。

他們很奇怪,現在又不是過節怎么客房都滿了,掌柜的給他們了解釋。

原來舉人的會試即將到來,百泉縣下屬各個村莊的秀才都來參加,所以客棧都滿了。

現在周安也知道了百泉縣的科舉什么時候舉行,就在明天,周安擦了擦臉上的冷汗,幸好他給那些秀才買了馬車,不然以趕路的慢勁,來參加科舉肯定晚了。

實在找不到客棧,最后那些秀才一合計,決定用大價錢租一間民房,他們必須有住的地方,不然如果考上了舉人,縣衙如何找到他們,給上舉帖。

然后這些秀才紛紛的出去尋找居住的地方,尋找了一下午,最終劉萬元找到了一間合適的民居,最最主要的是他找的這間民居是一個富商所留,一天的租金就需要一百兩銀子。

他們都聽到后,有的很高興,有的很沉默,畢竟這七個秀才中,不但有富家人,還有窮家人,高興的是富家人,沉默的是窮家人。

“租金

天外星河。

一顆暗褐色,荒寂多年的星辰之上。

一艘艘異族的星河戰艦,如一場絢爛的煙花盛宴,虛空炸碎后,墜落至此。

此地,為一道天外的星空防線。

星月宗的譚峻山,以自在境大修的神通秘法,牽扯附近三輪彎月,凝煉月華神力,令七艘修羅族的戰艦爆碎。

戰艦墜落在此,還沒有死絕的修羅戰士,被十幾位人族陽神境大修圍殺。

譚峻山腳下,踩著一艘戰艦的殘骸,皺著眉頭,看向幽暗冰冷的星空中,一個僅有巴掌大小的扇形貝殼。

小小貝殼,神......

古風面對殺來的古騰,心中的那股怒火沖破了喉嚨,“死吧,拔刀斬。”

刀光劍影,生與死的較量。

古風的刀依然是那么的簡單,卻又是那么的可怕。

面對著這一道寒光,古騰心中升起難言的恐懼。

“怎么可能,我怎么會害怕這個廢物,我是古家少主,我是天陽教的內門弟子...”他遲疑了。

鏗鏘之聲響起。

刀與劍碰撞在了一起,金鐵交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劍斷了,而刀無傷。

古家少主古騰的寶劍被古風手中那一柄凡刀斬斷了,而身為寶劍主人的古騰,早已退后七步,離那柄凡刀遠遠地。

他之前能傷古風,全憑偷襲,真正生死搏殺,他竟然不敵一招,差得太遠了。

古家不少弟子都趕來了,鬧的動靜太大了。

有人道:“這個廢物居然如此厲害,打敗了少主。”

“這個廢物怎么可能有騰哥厲害,他都被騰哥打傷了,你們看,他胸前的血都浸濕了衣衫,騰哥只不過損失了一把劍而已,那廢物的刀也就是鋒利一點而已。”古宏雙眼緊盯著古風,他緊握住手中的寶劍。

“不錯,那廢物有什么厲害的,而且他支撐不了多久了。”

“你們看,那廢物胸前流了好多血,他快堅持不住了。”

蹬。

古宏等不及了,他要在少主古騰面前表現出忠義,一躍上前,怒斥道:“古風,你侵犯自己的妹妹,還用邪術砍斷五長老的手掌,今日我古宏要替天行道,斬了你這個畜生。”

“呵呵。”古風冷笑,他知道對方這是向古騰表忠心,一口一個畜生,他不是泥捏的,就算是佛亦有三分怒氣。

“你要殺我?”

“不錯,今日我要斬了你,為我古家除掉你這個禍害。”古宏根本不將古風放在眼中,他是聚元二重的武師,而對方是一個身受重傷的煉體武者,他有何懼之,對他來說,手到擒來。

“一劍定乾坤。”

古宏一出手就是絕招,目標則是古風的喉嚨,這也是他迄今為止修煉過最厲害的絕招。

劍招如劍名,絢麗多彩,點點星芒懷繞在劍尖,閃爍著危險的氣息。

古風再次拔刀,口中道:“太慢了,華而不實。”

刀光如水,一閃而過。

啪。

古宏停住了身子,他的劍斷了,如同古騰那一柄劍,而他自己因為太想表現,被古風一刀斬中。

他的額頭上流出了鮮血。

滴答...滴答,鮮血滴在了地上。

噗通,古宏的身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清晰地看見,從他額頭中間,分出了一條血線。

死了。

莫名的恐懼,一片寂靜。

沒有人想到古風居然敢殺人,在他們的印象中,古風是一個唯唯諾諾之人,也是眾人發泄的對象,對于別人的謾罵從不還口,今日怎么會變的這么可怕,他們想不通。

古風看著瑟瑟發抖的眾多古家子弟,還有那不敢動彈的執法隊,心中這些年的悲憤終于釋放了一些。

望著天空,這就是他父親曾經領導過的古家,僅僅六年時間,就變成了這樣。一個個只知道溜須拍馬,爭權奪利奪資源,卻沒有一個人想著整頓古家,將古家壯大,或許不久,古家就不是清源城第一大家族了。

看著古鏡紫,古騰,他心中的殺意又升騰起來,就是這兩個狗男女,破害他,誣陷他,枉他以前將其當成為親妹妹,真是瞎了眼。

“古騰,古鏡紫,給我死!”古風不顧傷口飆血,朝著兩人殺去。

“上...上,殺了古風這個畜生,他已經瘋了,連同族弟子都殺害,一起出手,誰殺了他,誰就有資格進入聚靈陣中修煉。”古騰怒吼道,同時身子爆退。

一同后退的還有古鏡紫,連滾帶爬,她沒有想到,連元氣都沒有凝聚的古風,戰斗力如此強悍,她心中的嫉妒之意更勝,她已經與古騰綁在了一起,唯有殺了古風她才安心。

“你們小心,他偷練了我爹的絕世刀法,那本刀法是我爹留給家族的,卻被他偷偷藏起來了。”古鏡紫大聲提醒道。

“什么,他還偷學了家族的絕世刀法,而且還不上交,可惡。”

古鏡紫的這一句成功地激起了古家子弟的怒火,再加上古騰的許諾,不少弟子心動了,出手了。

古風微閉了一下眼,隨即睜開,他的眼中再無一絲情緒,冰冷枯寂。

人要殺他,他殺人,天經地義。

眼前這些人,為了利益就要誅殺自己,那自己就將他們殺個干凈!

古風的刀法,很簡單,但很快。

橫,劃,斬。

一刀抽刀斷水,三名古家弟子倒下,喉嚨處噴出了鮮血,倒地再無生息。

接連四個人的死亡徹底嚇退了所有蠢蠢欲動之人,這一次,讓他們感受到了煉體境武者并不是打不過聚元境武師。

“大膽畜生,膽敢殘害同族子弟,簡直無法無天

听完禅老的述说,没多久,血祖惊叹,“怪不得你们任由天被改变,怪不得你们可以出现这么多半祖,看来我们倒要感谢碎裂上三门的小家伙了,不是他,我们都不知道你们还有这层隐秘”。

  “与他无关,即便第六大陆入侵,也并未真正进入新宇宙”禅老道。

  血祖道,“多少名额?”。

  禅老几人再次对视,无奈开口,“十人”。

  血祖点头,“好,我们第六大陆要五人”。

  禅老立刻拒绝,“十人之中,科技星域占两人,巨......

后罕之奔晋,晋遣兵助罕醉了酒的人,还能这样跳——世上岂非有很多事都是这来,岑粲目光凝注,心想她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十卷魔界之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恃之刃

尘砂漫坤城

无恃之刃

淡漠的紫色

无恃之刃

白红啤

无恃之刃

虾米XL

无恃之刃

无语的命运

无恃之刃

似水流年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