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甲节虫来袭》。

凤楼、朝元前殿,浮河而上,拨了拨炭火,然后将一坛女儿

回到武林,北冥玄考查9名弟子的修炼进程,都有很大的进步,他非常满意。小烺不愧被誉为北冥家族的天才,功力增长最快,已经触摸到了地阶的壁障;北冥风、李毅荣等5人都达到了玄阶后期;海绍伟3人因为北冥玄的洗髓功,也达到了玄阶初期的功力。九人演练的阵法有了长足的进步,北冥玄很欣慰,悉心指导后又留下一批资源供他们修炼使用。古武修行以灵玉作为内气增长来源的,古往今来怕是只有北冥玄这一家了,要是被修道之人知晓肯定大骂北冥玄败家浪费,不明白这些资源之贵重之难得。

北冥玄想起与觉燃大师一别数月,大师邀请他回武林后一同讲禅。东奔西走、闭关修行到现在还没有成行,赶紧带上海灵,两人驱车直奔云林寺而去。两人刚行至山门,一名知客僧已快步迎了上来。

僧人合掌拜问:“两位可是北冥长老夫妇?”

北冥玄微笑回礼,说:“大师佛法通神,已知我二人前来拜见?辛苦师傅引我等前去。”

知客僧也不多话,恭恭敬敬地引领二人来到觉燃大师的禅房。

才到禅房门外,门内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小玄姗姗来迟,老和尚悬念日久了。”

北冥玄门外躬身一拜:“大师挂念,晚辈惶恐,俗人俗事繁杂,还请大师见谅。”

觉燃大师哈哈大笑:“快进来叙话,故人在此,可谓有缘。”

禅房门无风自开,北冥玄、海灵躬身而入,抬眼一望,只见觉燃大师盘腿坐在主位,客位上赫然坐着关山岳部长。

北冥玄上前见礼:“大师安好,关部长怎么也在大师处,实在幸会幸会。”

觉燃大师说:“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修古武功啊!关先生已调来任江南省委书记两个多月了,关书记常来陪我说经论法,你却不见踪影。”

北冥玄才大悟,原来关山岳当时说江南相见是这个意思,关山岳任江南省委书记自然是进入政治局,可谓位高权重。一番致贺、道歉、谦让后,宾主落座。

觉燃大师手捻白须,指着北冥玄两人说:“小玄功力大涨,爱人喜得凤胎,双喜临门,老和尚到时要讨一杯水酒喝喝。”

北冥玄知道觉燃大师不但古武功力通玄,更是得道之人忙说:“大师,灵儿孕时有些惊动,您看这孩子可否康健?”

觉燃大师疑惑地问:“小玄故弄玄虚吗?海灵修行功法,你又以内气保养,娃娃还未长成就灵气逼人,居然还问我是否康健。”

关山岳贺过两人后说:“北冥老弟接了秦将军的委托,这数月过去了也不履职,有些懈怠哦。”

北冥玄摸摸头尴尬地回答:“关书记不说我都抛在脑后了,训练特种部队的事,我已委托了凡师弟,他会定期派人到军中履职,还请关书记代为我解释。”

关山岳和觉燃大师相视大笑,关山岳手点北冥玄:“老弟还真是实诚,有空便去部队转转,和这帮丘八爷多接触,打打闹闹自然就亲近起来。你连蜀山掌门、明海集团都抛在脑后,哪里还会用这教官来束缚你。”

觉燃大师道:“小玄天性至诚,是非正义看得重,行事也有分寸同,正是古武的中流砥柱,龙行云这老儿硬逼你入龙阁了吧?”

北冥玄道:“是。”

觉燃大师道:“你的性子很适合这个职位,维护古武正义,保我炎龙平安,我辈古武者义不容辞,老衲虽居云外四大皆空,但降魔除妖仍是本分。”

北冥玄问:“大师,古武门派相争古已有之,纷乱不绝,这妖魔之说必非无因。”

觉燃大师看了关山岳一眼,关山岳点头说:“老弟数月闭关不知道古武有了新变化。常庭派联合了十数个宗门成立常庭盟,之后大肆扩张,西蜀原有了古武宗门受到极大冲击。在南方,南宫世家更是借势一统了南方古武门派、宗族。盟内高手频现,行事高调张扬,引起中央的重视。古武宗旨向来是出世避俗,尽量不和社会相接触,以免影响社会稳定,常庭盟大肆招收弟子,不分良莠,又不约束门下,对所在地方政府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觉燃大师补充道:“我在常庭山已感到妖氛四起,魔踪隐现,如今看来应道浦行为大异常理,从无如此招收子弟之古武门派,也无何门何派的功法能让弟子功力如此速成的。事反常则为妖,明月盟如今很是被动应付,小友闻之不为所动吗?”

北冥玄道:“短短数月就有如此变化,晚辈深山闭关实在是不知。应道浦有意一统古武,只是他已是天阶中期,再有寸进古武界便以他为尊了,难道他还想了道成仙吗?就是有意如此,也应闭关苦修,如此分心外事,哪得清静自在?”

关山岳说:“他是什么意图,我与大师多次探论,没有结果,只是个人野心和权力欲的膨胀,还是别有所图,不得而知。”

北冥玄道:“若如此,明月盟需未雨绸缪,拟定方案应对变化,态度要坚决,绝不能示弱。”

觉燃大师叹息:“你们两位来,本为讲禅,寻半日清静,不想树欲静而风不止,身在凡尘不得清闲啊!”

北冥玄说:“大师古道热肠,正是救民于水火的菩萨心肠。”

关山岳说:”大师是古武泰斗,义不容辞啊。”

觉燃大师摇头说:“你二人一吹一捧,老和尚抬得高,跌得重。世事本空庸人自扰,有人欲空求空何不还他一个空,也算遂了他的本意。”

两人皆聪惠之人,点头称是,三人闲聊一会,关山岳事忙告辞先行,北冥玄代主送客。

关山岳边走边问:“老弟的公司现在可顺利?”

北冥玄久未过问公司事务,说:“公司一直是父亲和岳父打理,我早卸了担子,应该还正常吧,家中也没有听闻什么。”

关山岳说:“从公司发展来说,应该是一次机遇,南阳的大型跨国企业有意投资。”

北冥玄说:“公司并不缺资金啊。”

关山岳说:“也许考虑进军南阳、西金市场,你们的核心技术毕竟是领先的,没别的意思你留意就好。此外,秦将军最大的期望是由你组建一支特种部队,老弟还是要费些心思。”

北冥玄点头应承,两人挥手相别。

北冥玄回到禅房,海灵正和大师在探讨丹药功效问题。觉燃大师认为:丹药调和阴阳平衡五行,以天地精华为补,激发潜能补充能量,大是有益。但不可过于依赖丹药,就如催熟的西瓜,瓜大水多,却少了瓜果该有的清香甜美。不经过磨砺,是无法真正成长起来的。海灵深以为然,她研究丹药已有一段时间,在研读了天丹门的秘籍后深有感悟,用药只是为了助力,用得滥是拨苗助长徒具其形。这一番议论,日后在北冥玄、海灵的家族子弟中得到印证,有些弟子心志不坚为图速成,以服丹药为提升功力的唯一途径,造成功力虚浮,后继无力。但大部分子弟谨尊祖训,勤以修身,以自身修行为主,祖上留下丹药为辅,均有大成。

觉燃大师见北冥玄回来便问:“小玄,怎么看待丹药呢?”

北冥玄,整個城里的居民也不過就幾萬人而已。但是以幾百戰幾萬,就算是勝了怕也會守不住。“高雄呀,你們還要繼續的擴大實力,去招兵。銀子沒有問題吧?”

“報告六少爺,銀子沒有問題,我們搶了許多,還富裕著呢,回頭六少爺回去的時候還可以帶一些走,嘿嘿,就是武器有些不夠用,還有炮彈的數量也有些不足了。”摸了摸頭,高雄一幅不好意思的樣子。

憑著87式自動榴彈發射器,打起其它海盜來自然是極為過癮的。又有6乘30倍中正式望遠鏡在手,往往敵人還沒有發現他們,就能夠先發制人,采取攻擊了。

當然是大勝而回,敵人暈頭轉象間就已經輸了。但問題隨之而來,就是消耗的炮彈數量太多了一些。往往打仗的時候,高雄是一個勁的喊著,給我轟,給我炸。可是當戰斗結束的時候,又會罵娘,說是這些小子太不會過了,這一仗又打出了多少炮彈等等。

弄得在一打仗的時候,大家都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才好。于是就有了近身戰的事情發生,甚至連八一杠都不舍得打出子彈,而是采取原始的弓箭,為此有一戰中還傷了一名兄弟。大家無法這才動用了槍支解決了問題。

聽著高雄和岳光的匯報,楊晨東搖了搖頭,“這樣不對。你們可知道,戰士的性命永遠是最值錢的,武器不過就是輔助的一種手段罷了。武器沒有了,可以在造,子彈沒有了,可以在生產,這一次我調集來了匠工們就是來解決這個問題的。但是戰士沒有了性命那就真的什么也沒有了,明白嗎?”

楊晨東說的是嚴厲,聽的高雄和岳光以及其它人也都是激動不已。

他們為有這樣的主子而感覺到榮興。他們也知道了,下一次戰爭中不用太過吝嗇于炮彈和子彈了,這樣戰士們的安全就有了更多的保障。

這一番話,也無形中提升了李順福和吳剛等人的身份,相信接下來不會有人在對他們不好,更不會有人去找他們的麻煩。

接下來,為了讓高雄和岳光放下心來,楊晨東讓虎芒將帶來的新炮和補充的炮彈和子彈一一卸下。

04式35毫米自動榴彈發射器,重48斤,長1023毫米,有效距離1750米,30發彈容。

75式82毫米無座力炮,有效攻擊距離2000米;75式105毫米無座力炮,有效距離7400米。

之所以選擇榴彈炮和無座力炮,皆是因為考慮到海軍的船身承受能力,不然的話,還會有更多的選擇。如此一來,炮彈打出去時對船本身的傷害極小,最其碼不至于因此而翻了船。

突然間有了三式新炮,高雄和岳光自然是激動不已。便是冷松和騰山等人也是看在眼中,饞在心里。只是如今的陸軍根本用不到這些東西,就算是最近從海軍中挑了一些士兵加入,但人數依然還不過三十,這樣的人員實在沒有裝備如此犀利火炮的必要。

“火炮給你們了,非老手不能去操作,至于那些新加入的人,可以先給他們十字鋼、弩使用,什么時候經過了冷鋒的考核,成為正兵了,才能配槍,這是原則,你們明白嗎?”楊晨東看著眾人興高采烈的樣子開始潑冷水了。

他絕對不能讓那些剛加入的人就摸到槍支,那樣的話,一旦起了什么內訌,將是無可挽回的損失。

“是。”眾人連聲答應著。對于六少爺,他們人人無比尊重,他的話在這里說是圣旨也不為過。

“還有,炮給你們了,槍也給了你們,但是彈藥的數目終是有限,我不可能在這里久呆,而一旦你們用量超大怎么辦?那就要想辦法自給自足。那些鐵匠們就會是你們的供給員。以他們現在的能力,造槍炮是絕無可能,但造彈藥努力一下應該可以解決。總之,他們需要什么,你們就想辦法去弄些什么。除了不能在陸地上去槍,海上的事情任由你們操作。”

明朝如今還在禁海,自然不擔心做出什么事情來會惹到他們,所以海上動作就算是大一些也是無妨的。

“明白。”聽到可以讓鐵匠弄彈藥,一旦成功的話,那這些武器的威力就會更大了。一時間,大家都保證,鐵匠的需要就是大家的需要,不會托后腿。

看著眾人都表態了,楊晨東這才放下心來。“你們辦事我還是放心的。另外,盡快的肅清這一片海域,同時派人上赤嵌城去調查情況,要弄到詳細的城防圖,還要潛人進入,一旦時機合適,里應外合下我們就占了那里。”

“這個好,這個好。”一聽這是要開疆拓土了,高雄樂得差一點蹦了起來。

現在他們所呆的地方叫黑碼頭,之所以取這個名字,足以證明他是見不得光的,而如果擁有了自己的海島,那便是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在不用像是現在這般的提心吊膽,生怕有一天會被人給發現,給吞掉了。

看著大家對于搶戰赤嵌城的事情很是上心,楊晨東就知道軍心可用,一旦機會成熟了,這些人就是惡狼,將會發揮出無窮的戰力來。“好了,不是說又弄了幾支新船嗎?去看看吧。”

黑碼頭的海灣處,大大小小的停放著八艘船支。其中兩艘較大提四級座船,還有六艘五級的戰船。

從當初的兩艘到現在的八艘,證明了高雄和岳光等人的努力。對此楊晨東提出了表揚,但又提出了要求,表示還不夠,從人員到戰船上的數量都不夠。

對此,高雄和肖山馬上表態,說是有了新火炮的加入,他們馬上就會出海,就會壯大起來。

以前的87式榴彈發射器,最多能打1750米,被稱為迷你步兵炮,威力是有的,但還是小了點。但是現在有了可打7400米遠的無坐力炮,他們自然是信心百倍。這就說明,他們可以遠距離的給予敵船以打擊,人未至,先膽寒,接下來近距離九五和八一杠上陣,自然是無往而不利了。

楊晨東見大家信心十足,也是有些好笑。以后世的武器打現在的冷兵器,偶爾遇到火炮,最多是那種從炮口裝填彈藥,炮膛內沒有膛線的前裝式滑膛炮,實在是沒有什么挑戰力的。

黑碼頭的視查,讓楊晨東對自己的實力有了更多的了解。通過冷鋒考核的正式成員達到了近七十人,還有一些正在通過考核和準備考核的,如此算下來,過百人大關不過就是時間問題而已。或許用不了多久,人數就會達到數百甚至是更多,那個時候他就擁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在配發他們的先進武器,便是有人想對自己不利,那也只是在找死罷了。

當然,在這一切沒有成為事實之前,還是要低調的,甚至還要去討好一些人才可以。想了想,派人送給去大太監王振的禮物也應該到了京師(北京)吧。

京城,又稱順天府,此時于皇宮不遠的一處院中,老管家楊海見到了繃著一張臉的王振。

王振,明英宗朱祁鎮身邊的司禮監秉筆太監。曾為東宮局郎,服侍皇太子也就是后來的英宗皇帝,自比周公,連皇帝明英宗都親切的稱之為先生,可謂是位穩而居,大權獨攬。

好漂亮的身法,好俊的轻功。陆出去。只见青胡子属下的战土们

这句话一出,就相当于一枚重磅炸弹扔在了大厅。

苏杰的大手笔,真是让在座的人感到无比的惊讶。

这可是这么多企业的违约金,那可是一笔不少的数目啊。

他们在惊讶的同时,看着唐芊芊的眼神里充满了同情。

子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心頭怒火,然后冷冷的說道。

前幾天秋野家族的人過來,曾經吩咐過兩件事。

第一,就是讓太子不要再對林肖動手,應該想辦法挑起林肖和太子幫的戰斗。

這樣既能打擊林肖,又能削弱太子幫的實力,一舉兩得。

另一件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甲节虫来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觅道归途

绿药

觅道归途

冰糖白开水

觅道归途

桃李老鱼

觅道归途

可能有猫饼

觅道归途

意已阑珊

觅道归途

三古月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