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还有熟悉的人》。

孫二郎身體太虛弱,在旁邊看了一會,就又回床上睡覺去了,直到日落西山,還繼續呼呼大睡。

“二郎,該起床了!”烏靈左等右等,再不起的話,這飯菜就要冷了,只能走進臥室喊道。

孫二郎從床上爬起來,這屋里連個燈都沒有,只能。时人义之。安吉在万山中,向多逋民④,隐田不以自实,财赋甚少。祖至,清勤自持,敬礼贤士大夫,与讲究磨砺。在职九年,稽核财赋,修筑陂塘圩岸,不可胜计。逋民隐田者令以占籍⑤输税,免其罪。声称著闻,以最荐升湖广按察司经历。行至吴桥卒,惟一子扶丧归。

,畔服之际在于斯须,甚可畏也。昔者仁祖风高。院子里却是灯火通明,还摆着一桌酒

据古籍记载,在太古年间诞生的四大神帝中,其中最强的神帝,也才拥有排行第二的古祖神体。

而这小家伙拥有空神体,岂不是说未来能够超越太古神帝?!这让云乱天一众人简直不敢想象啊!

“臭小子,你还愣着干嘛,快快,去把冰儿和我的好儿媳叫出来,赶紧给我的乖孙起个名字。”云霄是个急性子,看着还在发呆的云乱天,直接喝道。

云乱天立马点头,就要行动,却又被云霄叫住。

“哎,等等……颜儿生了这么个娃娃,指不定身体万分虚弱,毕竟这神体临世和其他娃娃出世不太一样,还是我们进去,对,我们进去!”

说着,云霄便抱着小家伙走向了厢房,迅速无比。

云乱天摸了摸鼻尖,这变脸也太快了。不过他也没太在意,立马跟了上去。

红袍老者抬起头,看向刚刚异象诞生的地方,此刻已经恢复平常,看不出丝毫异样。

“太古之谜,也许会被这个娃娃彻底挖掘出来啊。也好,我和父亲都老了,神殿将来有这个小家伙在,就算出现什么意外,我们也可以安心去了。”

红袍老者看着一众后人走进厢房内,轻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怅然的韵味。

话音落下,红袍老者又望了一眼天际,随后直接转身离去。

厢房内……

“哈哈,颜儿啊,你可真是好样的,竟然给我云氏生了个神体啊,好好好!哈哈哈!”云霄看着还躺在床上的溪颜,连连夸赞。

溪颜,也就是云乱天的妻子,也是云霄的儿媳。

尽管刚生下了小家伙,但是溪颜依旧如同天上的仙子一般,冰肌玉骨,俏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美得不可方物。

而在她的身边,同样有一道绝美的身影。

这道身影身着青色长裙,三千青丝垂于脑后,在她的腰间,系着一根湛蓝色的绳带,更是称托出了她那完美的身材。

“来来,大家都想想,这小家伙到底叫什么好呢?”凤幽若上前,向大家询问道。

红袍老者走后,在场的就数白衣男子和他的妻子凤幽若辈分最大了。

经凤幽若这么一询问,众人都认真了一些,在想着给小家伙起什么名字好。

“我看这娃娃天生神体,而且还是万古第一空神体,这名字一定得霸气点,就叫……云君临如何?”云霄想了想了,先行说道。

“云君临,君临,有君临天下之意。这小家伙将来注定是要无敌于世间的,这名字不错,我觉得可以!”云乱天点了点头,倒是和云霄意见一致。

而溪颜则是摇了摇头,红唇微张,说道:“虽然他身具神体,但却也代表着重大的责任,我希望他的未来能够轻松一些,我觉得云逸这个名字更适合。”

“云逸,云逸……也是,我们云氏一脉本就是浮天神域第一势力,就算这小家伙未来没有成就神明,也没有什么势力可以动摇神殿的地位,轻松点成长好啊!就叫云逸了!”凤幽若细细想了一会儿,最后点头说道。

“嗯,云逸之名,我看可以。”白衣男子也点头同意。

顾倾城和云冰也点了点头,更看好云逸这个名字。

云乱天和云霄相视一眼,最后也同意了云逸这个名字。

浮天神殿本就是神明道统,就算小家伙未曾君临天下,这世间,也没有任何势力有能力让浮天神殿坠落天穹!

他们云氏一脉为了追求实力,已经让一代又一代人付出了无数心血,如今已成至尊,何必再去强求什么。

再者说来,小家伙拥有空神体,就算不拼命修行,凭借着浮天神域的底蕴,未来的成就也绝不会低于在场的任何人。

甚至两位已经离去的老者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毕竟他的起点就是皇者,修行之途,已经领先了他人数十上百年。

……

浮天纪元1778年,这一年,云逸十六岁。

“父亲,我要渡劫了。”此时,在浮天神殿的一座大殿中,有两道身影盘膝而坐。

其中一道身影是一名少年,约莫有十五六岁,在他的身上隐隐有一股恐怖的气息散发出来,让人心惊。

另一道身影是一名身着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威严无比。

这两道身影,自然就是长大后的云逸和浮天神殿现任殿主云乱天。

“嗯,好好准备下,这次渡劫,你就要破入极道之境了。”正在修炼的云乱天听到云逸的话,睁开了眼睛,缓缓说道。

“嗯,我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达到玄帝巅峰了,积累了她聞到一股強烈的酒味。

“哦,天哪。”她像個老師一樣,把手插在腰間。“看來我錯過了一個快樂時光。”

一聲雷聲,從昏暗的天空中,跳了出來。柯爾頓眨了眨眼,失去了平衡。

“哎喲,天哪。”她笑了。“也許你該坐下。”

他一動不動,她猶豫了一下。盡管她很想重演一遍,昨天晚上發生過的事情,但現在的情況有所不同。頑皮的調情和睡前的眼神都消失了。

這一次,喝醉了的柯爾頓發出來的,是危險的嘶啞聲。

黛藍兒想知道,她是否應該把他帶回他妻子身邊。但現在,斯嘉萊正把柯蘿琳安頓到床上,可能不希望她丈夫在屋子里摔倒,弄得一團糟。

黛藍兒決定,最好帶他回到客人樓,給他喝點咖啡醒醒酒。

“快來吧,我把你扶回去吧。” 她去扶他,想抓住他的胳膊,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但突然,他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拉到他的身邊。她咽了一口,心里怦怦直跳。

柯爾頓盯著她,臉上帶著一種不安的神情。

眼睛對著眼睛,嘴唇對著嘴唇。一切都能看到,一切又說不出來。

突然,黛藍兒被自高中以來從未有過的欲望所吞噬著,燃燒著,那種急速而眩暈的感覺,一部分像圣誕節的早晨,一部分像發燒的夢想。

她全身都在燃燒著。

“嘿。”他的聲音嘶啞了。令黛藍兒驚訝的是,一滴眼淚從他的眼睛里流了出來。“你相信鬼嗎?”

一陣冰冷的刺痛,從她的脖子后面滑落下來。

這時,柯爾頓癱倒在地,可能是向前沖得太快,失去了平衡。

黛藍兒想都沒想,就要伸出雙臂,好像要去抓住他。可困惑的身體,卻向后退了一步,好像擔心擋住了他的前沖。

他的沖勁,把他們倆推向了矮墻。她的雙腿撞在石頭上,雙手緊緊抓住了他的胳膊肘,他跌倒在她的肩膀上。

他們搖搖晃晃地站了一會兒,最后緊緊地抱住了對方,互相緊貼在矮墻邊。

黛藍兒設法站穩了腳跟,恢復了一些平衡,但柯爾頓就像個八十公斤的布娃娃,懸掛在她的胸前。

黛藍兒低頭看著他們的手臂,像樹根一樣纏在一起。她看到,在他的皮膚上,看起來像是燒傷的痕跡,在他的手腕、前臂和肘部彎曲的地方,有一些紅色的小坑。

“你受傷了。” 就在一陣風吹向他們的時候,這句話從她嘴里漏了出來,打破了他們本來就不穩定的平衡。

突然,柯爾頓的嘴,貼在了她的脖子上,臉頰上,離嘴唇不遠了。

黛藍兒急促地呼吸著,呼吸他的衣服、皮膚和頭發。

整個世界,都沉淪到他的胡茬抵在她下巴上的刺痛感上,他那甜美而粘稠的氣息,在她耳邊呼嘯著。

那一刻是如此令人陶醉,她閉上了眼睛。

她能感覺到,他身體上的每一個曲線和每一次鼓脹。一種迫切的需求在填補著她。柯爾頓呻吟著,一種令人神往的低沉聲音,在呼喚著她,在問著一個只有她才能回答的問題。

他們的嘴唇相遇了。…

但是,柯爾頓又一次癱倒了,用他的全部體重壓倒了她,跌在地上,她和他壓在一起。

她掙扎著,想把他扶起來。

“柯爾頓……我不能……我不能呼吸。”

閃電閃了一下。一瞬間,一切都變成了明亮的光線和鮮明的陰影。但隨后夜幕又垂下來,黛藍兒喘著粗氣,在柯爾頓的身體下面掙扎著,被他那醉酒的氣息嗆住了。

突然,她仿佛又回到了街上,公交車就在幾寸遠的地方,吱吱作響地剎住了,白色的紙片,像鳥一樣在天空中飛舞著。驚慌的情緒越來越強烈,直到她的肋骨在皮膚下碎裂為止。

然后,她就到了另一個地方,一個不可知又看不見的地方,但卻非常熟悉,一個黑暗、孤獨和可怕的地方。

她低下頭,彎下腰,雙腿松軟,身體屈服于她上面沉重的物體。

最后,她的手突然伸出來,想要將其推開。他們和柯爾頓的胸口相連,她把自己擁有的一切,都推了過去。

“不!” 她大喊著,一陣刺骨的寒冷,沖進了他們身體之間的空隙。

柯爾頓倒在地上,雙手放在太陽穴上,黛藍兒立刻感到了后悔。她想張開嘴表示歉意,但她沒有說出來,聲音沒有了:恐慌把他們奪走了,不肯還回來。

她抓住自己的喉嚨,好像能用手指把它撕開似的。

在她的面前,柯爾頓搖搖晃晃地爬了起來,停了一下,然后他慢慢往回走著,穿過草地,朝著主人樓,快步走去。

黛藍兒甚至都在懷疑,他是否曾經來過這里。

她獨自一人靠在矮墻邊,雙手放在心上。

當雨水從湖面上疾馳而來,雷聲如炮火般轟鳴時,她緊張的呼吸,在狂風中消失了。

在暴風雨的呼嘯聲中,從房子那邊的方向,傳來了一個小女孩的哭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还有熟悉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之百炼系统

多一半

重生之百炼系统

玉即墨

重生之百炼系统

小暖暖

重生之百炼系统

北辰忘忧

重生之百炼系统

仙界小废喵

重生之百炼系统

减子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