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塌陷!》。

青竹赤练,都是毒蛇中最毒的不是我幸灾乐祸,但我真希望

船長室內,滿身污泥的姑娘正在一絲不茍的掌控著漁船。潔白的駕駛室上到處都是她淤泥的痕跡。

“你叫什么名字?”張牧率先開口。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你誰啊?”,她目不斜視。

“我叫張牧,剛剛那個莽夫是林路,我們當時不知道這艘船的主人還在。”,張牧解釋道,他目光四處打量,看到了墻壁上貼著的圖片。

“不許看,給我出去!”,黑姑娘脾氣很大,張牧不敢久留。

“你稍微繞點路啊,找個空間大的地方登陸!”,他還是不放心的叮囑一句,然后來到甲板上。

時間已經來到中午,照理來說此刻正是補充的好時間,但是之前的混亂讓秦保國等人的補給品幾乎全部丟失,實在沒有可以吃的了。

“小妹妹,你們那還有吃的嗎?”,陳淼找到文尋隱問到。

“沒有,我什么吃的都沒有。”,文尋隱本來就沒有,她的吃的還是張牧包里的。

“你看,就算我一個女人不吃不喝沒事,那黑子和許心他們不行啊,餓著肚子他們待會遇到喪尸也沒力氣啊!”

“你和我說有什么用,我又沒有吃得。”文尋隱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但是陳淼其實書籍說給張牧聽的,她之前已經要過水了,現在不好意思直接找張牧要,想找個女孩子下手會容易些。

“我們也沒有吃的了,想要吃得就趕緊休息,早點到達倉庫,就有的吃了。”張牧聽到對話后說道。

“小兄弟,我看你包里還有些東西,反正晚上也能到了,分出來讓我們補充一下不是正好早點到嗎?”許心肩上掛著獵槍走上前來,陰沉的三角眼咄咄逼人。

秦保國昏迷不醒,林路剛剛大戰一場,他的熱武器此時就是場面上的絕對王牌,這點手段他再愚蠢還是拎的清的。

張牧沉吟不語,他稍微看了一下遠處翻著濃煙的大橋,然后二話不說,走到袋子前拿出最后的食物,分了一半遞給了黑子,然后說了一句“給秦大哥留一點,不然等他醒了沒吃的了。”,然后拿著另一半食物走向林路等人。

因為這一出,隊伍現在明顯分成兩邊,林路等人因為讓出了一半食物所以明顯不夠吃。

林路睜開眼,看向了張牧,張牧隱晦的對他搖了搖頭。文尋隱也抓著他的胳膊,拿了些東西準備喂他。

“我自己可以了!”,他溫和的對文尋隱說道,稍微抿了一口水。

“那個黑妹!”,林路突然嘟囔道,他拿起自己沒怎么吃的食物,勉強起了身,走

到船長室前。

“黑妹兒,吃點東西不!”林路敲著門。

“沒空,我不叫黑妹!”,她依然專注在開船。

林路擰了下門把手,一下子直接給擰斷了,門也被迫開了。

“啊,這。”,林路走了進去,把食物放在一邊。

“豬,你就是個!”這黑丫頭氣炸炸的。

“之前這屋里的,應該是你父親吧,對不起。”林路親自前來就是想化解尷尬。

黑丫頭不回話,林路瞇著眼看墻上的照片。

黑丫頭瞟見林路在看照片,一手推開林路,然后三兩下把照片給拽了個干凈,林路眼疾手快,趕緊接過船舵。

黑丫頭把所有照片放在邊上一件男士外套里包住,然后輕輕放在一邊。

“你個豬會開船嗎,快給我!”,她忙完就要奪船舵。

“你別急,先吃點東西,你應該很久沒吃了吧,在一邊指導就行!”

那丫頭看見吃的,猶豫了一下,沒客氣,坐下吃了起來。

“你看著舵看啥,看河啊,手抓這么緊是怕舵跑了嗎?”一邊吃還要一邊罵林路。

林路也不以為意,這年頭遇到個活人都不容易,況且還是會開船的,性格什么的還挑啥啊。

“吃飽了嗎?”

“沒有,再給我拿點。”

“啊,我也沒有了。”

“那你問什么?”

“我想你吃飽了你開會,我想休息一下。”

“等會”

說完人不見了,林路人給氣樂了。

又過了10分鐘左右,黑丫頭回來了,她現在才終于露出本來的模樣。

黑丫頭有一雙黑亮的大眼睛,狡黠的眸子下是清瘦的臉骨,高挺的鼻梁,黑黑的臉蛋。她的嘴唇很薄,里面藏著一口潔白的牙齒,還有兩顆亮晶晶的虎牙。

她濕漉漉的披著齊肩短發,穿著大一號的襯衫和短褲走了進來。

林路看見她,就像看見那個叼著冰棒的小丫頭走出了照片。

“你這衣服是你爸的,還有嗎?”

“沒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林路,你叫我路哥就好!”

“我為啥要叫你哥?”

“看著你沒我大啊……”

“我顯年輕,起開,我來開吧”,說著把林路催起來,自己開上了。

“那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叫我平姐吧”

“……,那我還是叫你黑妹吧。”

“滾!別在這煩我”

林路早想回去休息了,陪著溫柔的小隱,它不香嗎?

因為所有人都沒吃飽的原因,大家都顯的十分疲憊。

距離對岸的碼頭大概還剩幾分鐘了,他們的行船路線是斜著穿過恒河,所以會比預想多花些時間,這是黑丫頭按照張牧的要求選擇的地方。

在喪尸聚集的大橋中間,客機墜毀引起的滔天火焰,仿佛在一瞬間抖動了一下,沒有人注意到這微不足道的變化。

秦保國突然咳嗽起來,他蒼白的臉色多處一絲紅潤。

“秦大哥,你醒啦!”,黑子激動的開口。

秦保國睜開眼睛,模糊的世界漸漸清晰起來。他看到黑子那張黝黑淳樸的臉上,掛著沒有清洗干凈的血跡。

“你救了我?現在在哪?”,秦保國身體微弱,但思維依舊十分清晰。

“我回去發下你已經昏迷了,現在是在張牧他們找來的船上過河”,黑子一板一眼的解釋道。

秦保國聽懂情況后,勉強擰轉頭,看到張牧時,友好的微微一笑。

“其他人呢?”

“都已經。。。。”

秦保國雙目黯淡下來,沉默不語。

“那些喪尸沒有跟過來嗎?”

“林路擋住他們一會,大橋被堵住了,那些鬼東西不會游泳,跟不上來。”

“堵不住的,上岸后盡快跑。”作為和喪尸戰斗過的人,秦保國認為現在的喪尸比之前要危險十倍。他之前也毫無畏懼,但現在卻知道面對的是一群悍不畏死的軍隊,再也不是一盤散沙。

黑子不知道喪尸給秦保國造成了多大的打擊,但是他看的出秦保國在受傷之后,變得軟弱了。他只以為是他是驚弓之鳥。

張牧此時走上前來,他有些很關鍵的問題想問清楚。

“秦大哥,你見過那詭異聲音的源頭?”

“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是一個喪尸,它比較特別,可以聚集別的喪尸,很多狠毒。”

“如果方便的問一下,秦大哥你是不是有特殊能力?”這一點非常關鍵,他要先了解異能。

“是的,我的異能是體能的共生體,黑子的能力是力量強化,許心的十分特殊,他動態視力十分精準。”秦保國沒有任何隱藏,到了這步,他不得不承認,這個他起初看不太懂的小隊,對他們今后的生存至關重要。

“共生體?”

“它會隨著我的召喚幫我戰斗,全方位提升我的體魄,另外。”說道這里,一股黑色的液體從秦保國的手腕上漸漸浮現,然后凝聚成一只黑色嘴巴。這只黑色的丑陋嘴一出現就裂開,露出里面森森白牙,一口咬在食物上,三兩下吞了下去。“它還可以單獨進食來補充體力。”

這怪嘴顯然沒吃夠,但是食物已經被吃完了,它抖動了一下就融化在了秦保國的皮膚上。

“我還有些吃的。”黑子馬上拿出自己沒吃完的食物。

秦保國搖了搖頭,“它永遠吃不飽的。”

張牧看到這里十分驚訝,如果不是秦保國現在十分虛弱,他恨不得馬上研究一下。

“秦大哥,您還能戰斗嗎?”,林路此刻問了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他轉望向許心。

黑子聽到,羞愧的低下頭沒有說話。

“等我的共生體消化完,我應該還可以勉強支撐一下,但是我不能召喚它很久。”秦保國已經完全信任張牧,證據就是他依然活著呆在船上。

“嗯,那你先好好休息。”張牧已經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首先面臨的是詭異聲音,既然是喪尸,那么已經被甩在河對岸不用再過多的擔心。其次是隊伍中潛在隱患。許心與陳淼看起來是十分惜命的,他們很可能在關鍵時候犯蠢,并不值得信任,有秦保國在,黑子估計可以信任,那么許心也就不敢為所欲為。

最后關鍵的一點,異能的信息。并不是所有的異能都是對人體本身進行改造。像共生體這樣匪夷所思的異能也是存在的。也就是說異能所有支撐的能量級,很有可能能超過人類所承受的范圍。無論人類如何改造人體自身,你也無法徒手接子彈,這是生物機體的限制,但是現在看來,如果恰好擁有強力的異能,那么飛天遁地都不是不可能的。

并且秦保國所說,他是召喚出的共生體,這是主動的釋放。不同于林路和顧恒的被動使用,這可能是由于異能本身的不同,又或是林路和顧恒并沒有掌握正確釋放的方式?

漁船忽然停止了轟鳴,打斷了張牧的思考。

黑丫頭從船長室中走出,她喊道“已經到了”。漁船借著慣性緩緩向前飄著,碼頭就在不遠的前方。

“你怎么不開過去?”,林路站起身來。

“豬,那不得把喪尸都吸引來?”,黑丫頭一臉鄙夷的看著林路。

林路摸摸下巴,覺得她說的有理啊。

“黑妹,你待會去哪?”張牧學著林路的叫法問到。

“你叫誰黑妹!”,黑丫頭氣的齜牙咧嘴。

“她有地方去會躲在船倉里?跟我們找吃的去吧。”,林路哈哈笑出聲,覺得黑妹著名字起的賊好。

“你說跟就跟?”,黑丫頭嘴可犟了。

船終于靠上了碼頭。

“走吧!”,林路一只手直接把黑妹給拎起來了,

地牢里,赵盘等人看了决赛经过和颁奖直播!

当看到“万民请愿”这一幕上演时,五个人都看到了希望,激动地相互使眼色,这显然是秦山安排的救援。

那几个押解他们的办事员脸色难看,同时也暗自庆幸之前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要不然被赵盘拿出去一宣扬,自己恐怕要遭殃。

他们去了门口,等待押解通知和磁浮轨道车,同时也是避免和赵盘等人大眼瞪小眼看着尴尬。

趁这个空,托尼杨小声道:“盘哥,接下来怎么办?我们打不赢啊……”

“还能......

不杀他的原因,宫素素站起光闪动,仰起了头,缓缓道

171 易蓝治疗王大爷!

美酒、美食、美梦!

如此欢快的时间过得非常快,快到火凤凰之翼的众人还以为只是一场梦而已。

次日清晨的阳光洒在温暖的床榻上,屋外鸡鸣之声进入睡梦人的耳内。

在欣达部落苏醒的众人皆:“少华山,外门弟子沈问丘,修为不祥,费用二十颗下品丹灵石。”

老人微微一皱眉,道:“不是,十颗丹灵石就够吗?怎么是二十?”

黑衣人抬起头,一双眸子冰冷如刀,似是毫无温度,语气更冷,“你有意见?”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塌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散神

面红耳赤

散神

唯刀百辟

散神

桃花露

散神

西门飞雪

散神

追路

散神

旸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