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蚁族》。

顾青枫道:若没有惊人的功夫,了,看到铁心兰这样的女儿,他

地面上陣法符文的力量變得有些模糊了起來,突然龜裂開來的一個小洞不由得吸引了蕭慈他們三人的注意力。

咻。

兩道身影一前一后的朝著地洞里面飛了出來,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

林桑桑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妖獸’。

而蕭慈和蘇白二人可不是第一見了,他們兩個上次在月盞蒼原秘境內的時候,就見過這兩個小家伙。

蕭慈和蘇白二人相視一眼,臉上的色彩卻沒有太大的轉變。

從土里鉆出來的兩個小家伙左右動了動自己的小腦袋,似乎是在周圍探查著什么似的,它們兩個一看見不遠處的蕭慈,雙眼便發出了光芒,屁顛屁顛似的朝著蕭慈猛地小跑了過去。

來到蕭慈身邊,小小的身體蹭了蹭蕭慈的腳。

“怎么是你們?”蕭慈微微將手中的長恨斂起,蹲下來看了看它們兩個小家伙。

這不就是蕭慈和蘇白在秘境中所遇到過的心月狐和小白羊嗎?

這一只小白羊和上次蕭慈看見它的時候有些不同,因為它身上的泥土已經被不知道被誰給洗干凈了,它現在白白凈凈的,當真是一只小白羊無疑了。

雖然是變得干凈了,但蕭慈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了它們兩個。

蕭慈另一只未持劍的手正琢磨著朝著它們兩個哪一個的小腦袋而去,誰知道它們兩個一看見蕭慈的手,就爭先恐后的朝著他的掌心蹭著過去。

見狀,林桑桑和蘇白二人也來到了蕭慈身邊,左右看了一眼這兩個小家伙。

“這是哪里來的?”林桑桑問道。

蘇白淡淡的道:“我和小海棠上次在秘境里面的時候見過它們,它們看起來還是像在秘境里面一樣,很喜歡小海棠呢!”

蕭慈微微昂首,看了蘇白一眼,道:“只不過,它們是怎么從秘境內出來的呢?而且,還找到了這里?”

就在蕭慈滿腹疑問的時候,他竟是在這一瞬間接到了盛羽立的傳音。

一道光芒從遠處飛來,落在了蕭慈的耳邊,繼而消失不見。

“怎么了?”

林桑桑和蘇白二人也不傻,他們自然是看得出來有人給蕭慈傳音。

蕭慈道:“是盛羽立。”

“妖族公主?”蘇白對于這個名字并不陌生,“是她找過來了?”

林桑桑并不詫異。因為她知道,盛羽立和蕭慈之間還是有些關系的。

蕭慈微微頷首,“她說她現在就在風飛谷下的小鎮外,心月狐和這一只小白羊也是她無意中遇到,因為這個地方的法陣,盛羽立不能夠進來。可能因為是同為妖族,盛羽立稍微能夠猜測的出它們兩個小家伙的想法,它們......好像是離開秘境來......找我的?”

知道這兩個小家伙離開秘境后是來找自己的,蕭慈不由得有些詫異。

而蘇白看了一眼蕭慈詫異的面容,卻不由得開口道:“它們當初在秘境內的時候就很喜歡你,只是因為一些原因它們才離開了。而且,當時秘境中也發生了一些事情,它們應該是私自從秘境傳送陣內出來的。”

小白羊獻寶似的蹭了蹭蕭慈的掌心,它又抬起自己的小爪子,將蕭慈的手反過來,掌心朝上,似乎是要給他什么東西似的。

這一次心月狐只是站在一旁,并沒有爭寵了。

小白羊從嘴里吐出了一張符箓,神奇的是,這符箓干干凈凈完完整整的,沒有沾上一丁點的口水或者是它的唾液,便落在了蕭慈的手中。

“這是什么?”林桑桑和蘇白二人一臉好奇似的湊過來看了看。

小白羊抓住蕭慈的手,吱吱嗚嗚的像是在說話,但蕭慈卻聽不大懂。然后它又指了指剛剛給蕭慈的符箓,又指了指地下,似乎想要表達什么似的。

蕭慈看了一眼小白羊剛剛放在自己手里的符箓。

“雖然符文有些古怪,但我還是認得出來的。”蘇白皺了皺眉,道:“這應該是就是傳送符了吧?”

蕭慈起身,他微微頷首,倒是沒有否認蘇白的意思,“雖然符文有些怪異,但這應該就是傳送符沒錯了。而且,還是壓制在這個大陣下的傳送符,應該是小白羊從外面鉆進來找我們的時候無意中破了一處陣眼,才找到了這個傳送符的。”

蘇白看了小白羊一眼,道:“看來它們還挺聰明的。雖然不懂法陣,還起碼還懂得挑米粒多的地方去。”

蕭慈細細的看了一眼這手里的傳送符。

蘇白又問道:“有了這個傳送符,我們就能夠出去了吧?那這個陣怎么辦?要是以后也像我們一樣途徑此處誤入了陣中的話,豈不是也會影響很大?更被說這傳送符也被我們拿走了。”

蕭慈淡淡的道:“適才我觀察過這個法陣,風飛谷的氣脈和這個鎮子里面中央的氣脈混合在一起,害了。我儿子可是大学生!”

  “嗯知道了爸,内个。。内个。。就没啥奖励么?”

额。。。老张老脸一红“呐,你是咱们家希望,爹就把这块传家宝奖励给你了,你要知道这可是咱们村里最值钱,最有传承的东西了,你可要好好珍惜呀!”

老张把“传家宝”放开儿子手中就赶紧出门了,第一要避开儿子提要求。第二要赶紧去找他的老哥们们喝酒,这事不能自己开心。

得让大家伙跟着我一起开心。别人开不开心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开心。

  对!我要把开心的事分享给大家,老赵的儿子在种地,王老五的儿子在城里打工挣了两个臭钱在我面前那个显摆呀,还有老柴....老张一边出门一边把村里的人挨个想了一边。

  张航手里拿着石头心里不禁一声叹息,他知道他爸的心思,终归是没有说出口。

老妈给紧的张罗饭菜,手里的刀拿起来放下十几次,终归是拿着刀出了门。

  看着老妈出门,张航心里十分复杂,知道老妈是舍不得院子里的那五只下蛋鸡,毕竟家里的必要开销全靠它们支撑呢。

可是真的,真的好久没吃过肉了。想到这里,嘴角不禁流下了内疚的泪水。。。

  看着锅里被杀的母鸡,老爸还久久不回家,老妈在地上忙的打转,张航想帮忙。

可是老妈说着都是女人的事,你是大学生,不能干这些。张航只能看着被杀的母鸡,嗓子哽咽着,“咕~真的好香啊,不是不是,好可怜呀”

  晚上九点来钟了。老张才回家,没过多久村里就开始鸡飞狗跳起来。。。

  “嘿嘿”老张一乐,“吃饭!儿子,多吃点,你现在是要念大学的人了,得好好补补”老张一边说,一边把鸡肉往张航碗里夹。

“别,够了够了,我不爱吃鸡肉。你和我妈吃把。”

张航碗里的肉又夹给张母,来来回回几次,全家人都说不爱吃,最后还是张航带头吃了两块。

老张和张母一人吃了一块才结束了这顿饭。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老张到处跑的筹了243块钱,张母用针线把200块钱缝在张航内裤里面,剩下的43块钱,买车票。

在有剩的装在装在身上紧贴胸口的兜里,这是一笔巨款呀。

第一次带这么多钱出门,坐在火车上张航一路看谁都像贼,一夜没有睡觉。

  第二天火车到站,张航下了火车。

赶紧向外走,走了好远才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停下。心里不由的舒了一口气。

一路总算平安无事,就在这时猛然发现就在身后出现两个人影,完了,被人盯上了,怎么办!

我不能被抢了,我还要上大学,这是我们家全部的积蓄,还有和别人借的钱。

不能丢在这里,张航拔腿就跑,后面两个年轻人紧的追来,可惜天不遂人愿,没多久就跑进了一条死胡同,这时一个青年从裤兜里掏出来一把小刀。

  张航知道完了,自己的大好青春,未来的无限可能,家乡父母的殷切期望。

这一切就要断送在眼前这两个人手里了,不管手里的钱交不交出去,自己都完了。

  蹲在墙角,背靠在墙上,双手捂着裤裆,双眼默默的留下了眼泪。

“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只有来生在报答你们二老的养育之恩了”闭上双眼。

想起了妈妈给缝衣服,想起了爸爸打屁股,想起了妈妈说不爱吃肉,把肉都夹到自己碗里,想起了太多父母的关爱,眼泪更是止不住。

  不知过了多久,张航从思绪中回过来神,睁开双眼,看到两个年轻人倒在墙下。

嗯???城里的贼都这么笨么?这是抢劫还是撞墙自杀?

不管了。先跑把。

他们一会要是醒来,自己还要遭殃的。

过了十几分,终于看到一个群老头围在一起,呼~,喘口气。

“大爷您好,我是来咱们这里上大学的,今天刚才报道,结果遇到歹徒。我慌乱的到这里了,现在想去西川师范大学,请问我该怎么走?”

  “走,小伙子,我送你去,这里离师范大学可有一段路呢,你人生地不熟的,过去了怕耽误你报道。”

说话间。一个老头就起身向张航走过来了,张航心里咯噔一下。

  还没来的及多想,又有老头说话了

“老王头你别跑啊,赢了两把就溜走,我告诉你。我不服,你必须在和我下一把。你在赢我我才服你!”

  “去去去,没看我有正事呢,就你个臭棋篓子,在下十把我也不怕你”

话虽这么说。脚下的步可是一步比一步快,拽着张航就往他家走。

“嘿嘿,今天可算杀了你的威风了,绝对不能给你机会翻盘”

刚才说话的老头气的直跺脚,大呼我就在这等着你。

,卒为吏所卖,是王可观仁肃杀冷削之意此刻竞已全然

“走、学生们都等急了!”接着、齐王殿下又马不停蹄的朝里面走去。

在身后的落轻寒都露出钦佩的眼神,不得不承认,齐王殿下确实是勤政强干,难怪可以总揽朝政,这可不是光靠血统就可以的,得有非常的手段和呕心沥血的决心,这不禁让你们的问题,我无法回答。”

“接下来,要委屈各位了。”

叫做宋凛的中年人一脸善意的看向众人。

“没关系。”

林肖抬手阻止其他人再开口,同时对着宋凛点点头。

他在来之前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蚁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龙阳耀世

爱吃嫩草的牛

龙阳耀世

背影杀手

龙阳耀世

因倪

龙阳耀世

金古煌

龙阳耀世

二将

龙阳耀世

锦瑟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