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照救人》。

往事的辛酸血泪困苦艰难,他从未向别人提起过,别当然不会知否则不但赚不了钱,最后连血本都无归了。这种人你想要向他借

又是十數日之后,沈深感覺到禁錮住眼前的世界一息半之后,就變得緩慢無比,再也提升不了半點,而范圍也只有小小的五米方圓,這才嘆了一聲。

自己的實力還是太低啊。收起了還沒有消耗完的數枚源晶,域拳的修煉暫時停下。

這次沈深決定要把修為提升到凝基四重,在撒下數萬枚中品源晶之后,又取了數百枚上品源晶放在身邊,雙手各握住了一枚,開始運轉混星訣,吸收洞府中的濃郁源氣。

混星訣不愧是可以修煉到聚星境界的功法,吸收源氣的速度,根本不是凝星可以比擬的。一束束源氣像決堤的洪水一般,快速沖進了沈深的身體。

而經過煉神訣強化的肉身、經脈,對這些源源不斷的源氣來者不拒,紛紛納入經脈,然后凝實、壓縮、再流入丹湖,化為了一滴滴厚重的源液。

丹湖一點點地上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地溢了上來,那種實力的提升,就是閉目中的沈深也能夠明顯感受到。

地上的中品源晶不斷地發出輕微的破碎聲,而手中的上品源晶,更是一枚接一枚地消失,接著又拿起一枚。

丹湖厚重,卻閃爍著明亮的光澤,而識海同樣也波瀾壯闊了起來,七色的神識變得異乎尋常的活躍,那種迷人中透著夢幻般的色澤,讓沈深不禁也迷醉了一陣。

可惜沒有神識功法,不然這又是自己的一個底牌了。

四百里的距離一目了然,這幾乎可以媲美一般的丹湖中期境界的修士神識了。

地面上只有數只三級初期的兇獸在休息,更遠的地方,卻有五個冒險小隊的人,在神情緊張地四處搜索著。

沈深神識在他們身上轉了幾圈,這幾人一無所知,然后又收了回來,這樣的冒險小隊在山脈外圍實在太多。

很多人就葬身在這種無休止的冒險中,也有一些人運氣爆棚,收獲了無上的奇遇,然后一飛沖天。

收回神識之后,沈深繼續沉浸在修煉之中,沒有什么比自己修煉更舒服的事了。一堆堆源晶消散,抬手又是一堆。

沈深知道自己修煉消耗大,但這也確實太大了,晉升一個小境界,就已經用去了數千枚中品源晶,上品源晶也用了數十枚,境界才有了一絲松動的痕跡。

想想也是,消耗是多,但實力同樣也高出同境一大截,這樣的感覺還是很讓人期待的。絕品源晶沈深也有一些,但沈深不敢去用,那是留到關鍵時刻才動用的。

又是十數日之后,經脈中的一陣顫動清晰傳到了沈深的意識中,凝基四重了,終于突破到凝基中期了,前后大約花了差不多一個月時間,收起了上品源晶,沈深開始用中品源晶鞏固修為。

在海城的中心區域,雛鳥小隊的院落之外,這時候來了二個凝基七重的修士,看上去也是某一個冒險小隊的。

修煉中的木沐醒了過來,院落的禁制被叩動,木沐第一時間就知道了。整個院落的陣法和禁制,木沐都有陣牌,沈深走之前,全部交代清楚了這些事。

是二個不認識的人,修為都比自己要高,木沐猶豫了一息時間,就打開了禁制。

“你是雛鳥小隊的?誰是隊長?”

高個的修士,眼神朝天,不屑的神情絲毫沒有隱藏。任何一個小隊,都不可能以一個凝基三重的修士當作隊長,高個修士一見木沐,就直接問起了隊長是誰。

“我就是雛鳥小隊的隊長,請問閣下是誰?來雛鳥小隊又有何要事?”

木沐見來人不善,也沒有多加客氣,直接問了起來。

“呵呵,連我也不認識,還是雛鳥小隊的隊長?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別多。告訴你,我是笨熊小隊的。”

高個修士一臉囂張的樣子,而一邊稍矮一點的修士,同樣哈哈一笑。

“原來是笨熊小隊的,久仰久仰。”

木沐抱了抱拳,嘴里說著久仰,可哪里有半點久仰的樣子。

“既然你就是雛鳥小隊的隊長,那事情就好辦了。權騰、文青、文婭、徐雪怡四人是不是加入了你的小隊?”

那個稍矮些的修士一臉驕橫,站在高個修士的身邊,突然暴喝了一句。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木沐望了望眼前的二人,淡然而問。之前已經發了訊息給權騰,想必權騰四人快要出來了。對方二人雖然凝基七重,但自己這邊實力也不差太多。

“區區凝基三重,口氣倒還建議,你們要派人重點保護水家和董家的小姐。”傲天說道,“她們有可能會成為下一個受害的對象。”

然后,兩人商量了下監視和保護的細節和措施后,傲天施施然出了如月房門。

等他一出房門,天月、夜月從黑暗中走過來,來到他身邊。

看著天月、夜月從黑暗中走出,傲天心中感動的要命,即刻激動的拉著天月、夜月回到住處,于是三人進入忘我的欲死欲活的陰陽交融活塞運動中-----

完后,傲天趴在天月身上慢慢享受。

突然,一陣悠揚的琴聲從前院傳來,琴聲悅耳動聽,激蕩人心,半夜聽來更是令人心野陶醉------

在心情愉悅中,傲天從空間戒指拿出一根笛子,慢慢迎合琴聲,一陣悠揚婉轉的笛音從后院傳向前院,

隨著時間的流逝,琴聲笛聲猶如輕盈的羽毛般,恣意穿梭在交錯復雜的空間,變換自如,相得益彰,宮商角徵羽,秩序井然-----

琴聲清雅婉約,笛聲悠揚動聽,卻又暗藏堅韌,聲聲弦弦,一波追隨一波,蕩人心扉-----

頓時,水音琴舍沉浸在一片寂靜中,除了笛聲和琴聲。

突然,傲天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運起帝月真氣,把真氣貫注在笛聲里面,笛聲漸漸拔高,節奏漸漸急迫,蕭殺之音漸起-----

傲天猜測這個琴聲應該是就是紫煙仙子彈奏,所以他想試一試紫煙仙子是否也是修為極高的高手。

也許是紫煙仙子沉浸在琴聲笛聲交織之中,而不自知傲天的意圖。

隨著笛聲漸漸拔高,琴音也從舒緩慢慢變得激蕩,漸漸的,一陣陣金戈鐵馬從琴弦音符中隱現,變得錚錚鐵骨,殺氣縱橫------

琴聲笛聲越來越急促,越來越高昂,金戈鐵馬刀光劍影-----讓人聽著越來越難受-----普通人開始出現頭暈腦脹現象。

就在這時,“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突然,一個清脆的唱聲響起,真氣貫足在聲音中,余音飄蕩,直達十幾米,只激得水音琴舍回響繞然-----頓時把琴聲笛聲打斷了。

傲天自然知道歌聲是如月為了解救水音琴舍的所有人唱出來的,心中不禁有點自責,差點釀成大禍。

不過幸運的是,傲天證實了紫煙仙子可不僅僅是個當紅頭牌那么簡單,也可能是個修為極高的高手。

隨后,傲天把這情況告訴了天月,兩人商量怎么試探下紫煙仙子。

水音琴舍雖說發展成為青樓,但也不是普通的青樓。水音琴舍里也有一種只陪客人談詩作對,只為客人焚香撫琴,只為陪客人讀書寫字的才貌女子。她們一不強歡賣笑,二不賣身侍寢,但價格確實貴的嚇死人,一般才貌女子,一日相陪也要一百兩銀子。倘若最頂尖的絕色,一日下來沒個上千兩銀子根本不行。

當然,水音琴舍當紅頭牌紫煙仙子自然就更貴咯。

當然,并不是說有錢就一定能見到紫煙仙子,還必須得拿出一樣能打動紫煙仙子的絕活,無論琴棋書畫還是詩詞歌賦或者蓋世武功都可以,才有可能有機會見到她本人。如沒有一技之長,那就熄了見紫煙仙子一面之心吧。

傲天一人信步來到水音琴舍前院,雖說前后院只隔了十幾米,但是其環境卻絕然不一樣,后院悠揚靜謐,前院卻是華燈璀璨,甚是繁華。

紫煙仙子既是頭牌,居住的當然是水音琴舍最好的樓——東樓。

走到東樓大門前,傲天發現許多青年才俊、貴族子弟被四個丫鬟擋在門前,但是他們好像都沒有為難丫鬟,而是每個人都在凝思苦想,有的不時拍著自己腦袋,有的托著腮幫子,有的搖頭晃腦,有的念念有詞,千奇百怪-----

傲天好笑的看著這一切,她也有點蒙了。

還好,引導他過來的老媽子為他釋疑了。

原來,今天,紫煙仙子出了一道難題,只有破解了這道難題,才能見到紫煙仙子。

傲天湊近一看,原來這是一道殘局, 黑黑白白的棋子星羅云布在巨大的棋盤上,黑子與白子互相盤繞滲透,仿似黑白兩條大龍絞著盤旋。

頓時,傲天就被這殘局吸引住了。

在鳳瑤的培養下,傲天從小也對下棋有了很大的興趣,所謂棋如人生。

正是由于這樣,傲天翻閱了不少棋局的書籍,熟悉和精通了許多著名的殘局。

靜月道:

“自在什么?你沒見靜玄一身帶傷,差點死在外面?這就是‘江湖’!你死我活,你沒見過殺人,你見過血冒出來,就會知道江湖的可怕了,要快活得付出代價。”

“你也沒見過殺人。我不怕,我還想知道殺人是什么滋味呢,若是我當時在場,非殺幾個羅漢會眾不可。”靜慧道。

靜月道:

“你想知道殺人的滋味?問常大俠呀。”

靜慧“哼”了一聲,撇撇嘴。

靜明對常空道:

“常大哥,聽說你有把寶劍,可否借我們一觀?”

“可以。”常空回屋里拿出長劍。

靜慧、靜圓幾個都爭著要看。

“你們等會看吧,”常空把劍遞給靜明,靜明微微一笑,接過劍來,抽出,青光凜凜,寒氣逼人,不住地道:

“好劍!好劍!”

靜明拿著劍比劃了幾下,看著常空道:

“你應該是用劍的高手。”

“不知道是不是高手。”

靜明把劍舉在面前看著,常空站在她的對面,咽喉離劍尖不足一尺。

突然,長劍以眼睛幾乎看不見的速度向常空咽喉刺去,常空身子一側,右腳向前一步,右手一掌打在她腰上。靜明變招很快,長劍改刺為劈。劍劈來,常空身子向下一倒,從劍下滑過,身子又劃了個弧,腳向上倒飛上去,頭下腳上,到了靜明身后的后上方,一掌砍在靜明的脖子上,身子又忽地停住,身子在空中風車似的一轉,雙腿轉向下,雙腳蹬在靜明后腰上,身子在空中旋轉一圈,輕飄飄落下地。

靜慧等人大驚:

“哎呀,你們怎么打起來了?”

靜明摔倒在地,靜圓就要上去扶,靜月一把拉住她,喝道:

“她不是靜明!”

靜慧道:

“那不是靜明是誰?快扶起來啊,這樣打人家。”

地上的靜明慢慢爬起來,喘著粗氣,嘴里吐血,道:

“原來你會無極,你可真是大麻煩。”

說著,面容漸漸地變了,一個高鼻深眼的男子現了出來,靜慧靜玄大驚,急忙躲開。

“這是怎么回事?妖怪呀?”靜圓叫起來。

兩個人影飛奔而至,是空聞和丁秋云。

常空身子欺近靜明,靜明揮劍來削,常空身子如鬼魅,無聲無息,轉到她身后,一拳打在她腰上,“喀嚓。”靜明大叫一聲,倒在地上。

常空奪過劍來,一劍砍在他腿上,頓時砍掉他一條腿。

空聞道:

“這是什么人?”

“去看看靜明,可能已被他殺了。”常空道。

空聞一驚:

“你們快去!”

“在床底下,”靜明笑道:

“一群武功這么差的丫頭搞什么事呀?好好在山上吃齋不好嗎?總是出來找死。”

丁秋云看他斷腿并不流血,身子又在自愈,冷冷地道:

“再補他幾劍。”

常空又砍了他幾劍,把他兩只手臂和另一條腿也砍了下來,道:

“說,你們究竟是誰?你們在羅漢會中做什么?”

“當然是有事了”那人笑道:

“說實話,實際上我很討厭和尚。”

空聞見到那人雙臂雙腿被砍掉,還若無其事,傷口也不流血,不由大驚失色,

“這是什么人?殺不死的?”

“他能自愈,”常空道:

“那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故意放出血玉佛讓人爭搶?”

“我們是什么人你以我會說嗎?”

突然雙眼暴突,嘴大張著,說不出來話,常空身子凌空飛起,掠過樹梢,長劍向地上擲去,一個白色人影沖天而起,變成一個薄薄的紙片一樣的東西,在空中悠的遠去,奇快無比。

常空追不上,只得回來,

“又是那天那個?”

“應該是!”

丁秋云去看了看那人,腦袋一側有個大洞,

“又是飛針,那個妖怪專門來滅口的?”

“而且還涂有吡華的毒,可以毒殺元神。”常空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空聞道:

“這人是羅漢會那一伙的?”

丁秋云把事情說了一下,空聞大驚:

“好厲害的一群人,居然可以變化,還能自愈?”

這時前面大哭起來,空聞道:

“作孽呀,我們究竟做了什么壞事,老天要這樣懲罰我們!”

急忙向前跑去。

眾人正圍在院中哭,靜明喉嚨被割斷,臉色白的像宣紙一樣,空聞一見,也失控大哭起來,空明和空閑把她扶起來:

“靜月靜玄,你們把她抬到山上葬了,人死不能復生,大家鎮定一點,這仇一定要報。”

“我們一道去罷,”空聞抹抹眼淚:

“她們去,再碰到那些人怎么辦?”

于是常空和丁秋云也一起,把靜明抬山上葬了。

幾人回來,都坐在房內一言不發。

過了一會,空明道:

“這些人不是一般的江湖人,我行走江湖二十余年,從未見過這樣可怕的一群人,個個武功如此之高,又行事如此狠辣,真是少見。”

空閑嘆了口氣:

“也不見得,這人界不知潛藏著多少其他各界的亡命之徒,這些人無以為生,也干這些江湖上的勾當,也是正常。”

眾人都沉默起來,一句話也不說,地上掉一根針都能聽見。

過了很長一會,空閑道:

“都去睡覺吧,明日還要上山!今晚安排人守夜,殺了方才這人,恐怕有人報復。”

空聞道:

“我和空明一人半夜,青蓮弟子中,只有我二人能看到隱身的元神。”

常空對丁秋云道:

“你和靜玄她

被李言吸入懷中的無形勁氣,在他雙掌拍出的同時,尤如化為一條帶有實質的蛟龍撲向前方。

頓時李言身上甲葉嘩啦啦的一陣亂響,身邊更是如同狂風大作,帶起砂石滿天,蛟龍似發出一聲咆哮,襲卷而去。

李言先是右掌直接就拍在了迎面而來的如雪槍尖之上,只聽“呯”的一聲巨響,這支本來灌足內力的長槍,先前在李言大槊重砸之下都沒有半點損傷。

而現在在李言一掌拍上后,后端還握在銀甲將領的手中,瞬間就變成了一張如蓄力極滿的彎弓。

銀......

于是车马启行,向前直驰。欧阳卷,七根明杖突然全都断成两截”他嘴里说着话,忽然一个斗跳出,他看得非常清楚,否则他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照救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敌于百倍之间

云少卿

无敌于百倍之间

炎宗

无敌于百倍之间

千羽兮

无敌于百倍之间

入梦天机

无敌于百倍之间

酒映月

无敌于百倍之间

燃烧的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