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要助人为乐了》。

他小心翼翼的抬回去,先吃了几,上面还盖着漆着金漆花边的盖

如果正面对抗,面对高机动性的机动装甲,这些古老的坦克几乎没有任何命中的机会,但一旦命中,以机动装甲的防护能力来说,也很难抗住一炮。

所以,尼达姆带来的坦克,只能籍着偷袭干掉一台联盟机动装甲,一旦暴露在敌人面前,便很难再打中了。

尽管如此,敌人似乎也不愿意陷入被十几辆坦克和各种反装甲步兵包围的境地。

对于机动装甲来说,推进速度就是他们最锋利的武器,一旦速度被阻滞,加上数量不占优,联盟剩余的五台装甲只能先撤出城市。

赵小南拍了拍身上的土,从被对方压制的掩体后站起来,刚好尼达姆坐在坦克上开过来,堵住这条通道。

“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些老古董?”在她身后,一个白山雇佣兵大声问道,“这东西竟然还能开!”

“军事博物馆。”尼达姆面无表情道,“好像是上次大战的时候留下的古董,封存在北边的山里,能开过来已经是奇迹了。”

“至少已经干掉一个了。”赵小南说。

“他们不会退太久,”尼达姆说,“我太了解联盟这种突击战术,在这边受阻之后,他们肯定会选择其他路线继续突进。”

“嗯,”赵小南点点头,“刚才只有六台装甲,但还有十台不知道在哪里,那些机器人也没有出现。”

“我守住这个方向。”尼达姆跳下坦克,指挥手下的士兵去清理被摧毁的机动装甲,“你们去找其他敌人——把你们的枪换了吧,用执行官拿的那种,还有可能对他们造成点儿伤害。”

赵小南想了想,说:“好。”

一辆悬浮卡车开过来,打开后舱,尼达姆的几名士兵跳上去,扔下几只箱子。

“这也是从封存库里找的,虽然型号老了点儿,保养得还算可以,凑合用吧。”

雇佣兵们打开箱子,看到里面的几把能量武器。

这些能够射出温度极高的带电粒子的大枪,才是对付机动装甲最好的武器。

赵小南为自己选了一把比较请便的枪,却听到尼达姆说:“多拿些智能定向地雷,沿路遇到对方可能会经过的路口时,找几个路边汽车树木什么的,多放几个,对付机动装甲很有效。”

还没等赵小南开口,他又指挥士兵道:“你们几个,去那边多找些东西,带两辆坦克去二十四街区,把那个路口封死……还有你,去十一街区附近,找栋视野好的高楼,把导弹阵地给我架上去……”

赵小南停下脚步,问道:“你好像对巷战很熟悉?”

身材瘦小的尼达姆扶了扶眼镜:“想学吗?我教你啊。”

赵小南撇撇嘴:“我师父是韩兼非。”

听到这里,尼达姆嘿嘿笑道:“雇佣兵王吗?别的东西,我跟他老人家没法比,可要说打巷战,同样素质的士兵,我能打他两倍。”

赵小南比了个“我记住你了”的手势,带着雇佣兵们驾车向城南方向驶去。

“发现他们了!”刚走出不远,通信频道中传来鹧鸪的声音,“在你们南方五公里左右。”

“我们马上过去!”白山雇佣兵的队长说,“通知尼达姆,看看他那边有没有什么空中支援!”

在天港市留守的人开始拉网搜索敌人的空降兵时,联盟舰队的登陆部队终于开始对新罗松发动轨道轰炸,第一波次攻击是由无数轨道武器和星舰主炮发起的。

在二十多艘驱逐舰的掩护下,帝国舰队的八艘母舰和六艘登陆舰强行进入近地轨道,开始向预定目标投放地面部队。

与此同时,那些驱逐舰用密集的火力对遍布行星的对空武器展开猛烈攻击,当第一艘满载陆战队员的登陆艇落在樱桃谷的时候,周围几乎已经没有什么能对轨道上的舰队造成威胁的武器了。

在这个过程中,联盟第十七舰队用两艘星舰的代价,打通了登陆走廊,开始源源不断地向地面输送部队。

等近地轨道的驱逐舰不得不脱离攻击范围,回到近地轨道时,已经有至少两个整装重型师的兵力,在樱桃谷中集结整备。

先头部队很快建立起防御阵地,等到新罗松第一支部队赶到时,联盟舰队已经登陆了六个师,近九万人的地面部队。

这就是联盟行星压制舰队的威力,哪怕在大战之后懈怠多年,依然有足够的实力,在不到一天时间里,将近十万人强行投送到任何一颗行星地表。

第一支登陆行星的是陆战1092师,作为第十七舰队最王牌的陆战师,陆战1092师在第十七舰队所参与的每次战斗中,都是冲在最前方的部队。在与教团的大战期间,甚至还出现过联盟驱逐舰在近地轨道支援我們就會有一場大戰。”

“我們需要做些什么,”李奔問道。

“當然是現在去吃飯了,吃好喝好,才能更好的戰斗。”周安語氣一轉,說道。

李奔沒心情做飯了,他們去飯館吃了一頓飯,回來后,繼續修煉武技,周安還在小院中練習一山劍法的第一招重巖疊嶂,他越越練越得心應手,每一劍使出都好似有八九道劍的幻影,向著前方斬下。

這是重巖疊嶂的精髓,好似山嶺重重疊疊,連綿不斷,當重巖疊嶂這一式使用到巔峰,就會產生無數劍的幻影,連綿不斷的攻擊而去。只可惜周安剛練,只能產生八九道幻影劍。

一直修煉到了晚上,周安回到了屋里。

今天晚上是齊萬福守夜。周安留了一個心眼,他設置了一個機關,這個機關只要開啟,就會有兩根針從床上刺向他和李奔,這時無論他們的睡的怎么死,都會被痛的醒來,到時就可以對敵了。

周安和李奔睡著后,齊萬福并沒有修煉,畢竟李奔有前車之鑒,他拿起那本千山幫的那個小本看了起來。

一晃兩個時辰而過,腳步聲再次響起,齊萬福就要倒下,暈睡過去,正在他眼皮低沉的時候,他感覺不動,左手一翻,出現了一把鋼針,向著他的手臂,狠狠的刺去,在劇烈的疼痛之下,他臉色慘白的醒了過來,神色清醒了很多。

他知道李奔有可能就是這樣睡過去的,幸好自己有準備,不然就著了道,不過現在要不要叫醒他們,現在那只陰鬼有可能來了,忖量了一下,他決定再等等,等陰鬼露面了,他再叫醒周安和李奔,如果這時叫醒,有可能打草驚蛇了,反而不好。

紅燭應風而滅!房間內陷入黑暗。

踏踏踏!

一聲聲的腳步聲,向著他們的房間走來,當走到房門前的時候,腳步停下來了。

而齊萬福屏住呼吸,看向門,隱隱的從裂紋看去,好似有一個白色的影子站在門前,當他猜測外面陰鬼要干什么的時候,那個白色影子動了,外面傳來了嘭嘭嘭的敲門聲,聲音特別的大,傳到了齊萬福的耳中,尤如一只只重錘敲到了他的心中,使他特別的難受。

在黑暗中,齊萬福雖然很難受,但并沒有什么異動,一直盯著門外面的陰鬼,只要陰鬼進屋的那一刻,他馬上叫醒周安。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可是那個白色影子一直在用頭敲門,并不進來,可是齊萬福仍然用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著門。

啪!

門中間的位置壞了,露出了那個白色影子的樣子。

齊萬福看到后,嚇的一哆嗦,冷汗不停的流下來,原來這個白色影子,只是一個女人的人頭,飄在那里,好似用面粉擦過的面龐,白的慘白,白的瘆人,兩只眼睛一滴滴的血淚流出,順著臉龐流到地上,最可怕的,她臉上除了黑色的長發外,鼻子、嘴巴、耳朵、下巴通通的沒有。

好可怕!

原來陰鬼是這個樣子的。

齊萬福暗想道。

當陰鬼把門中間的部分敲碎之后,就向房間內看來,瞬間把目光鎖定到了齊萬福的身上。

四道目光交匯到空中。

現在齊萬福嚇的冷汗都快把衣服浸濕了。

女人人頭輕飄飄的飄進到了房間里,居高臨下的看向齊萬福,這時齊萬福知道再不按動機關,自己的性命就不保了,于是左手向著左邊的機關找去,可是手剛伸到了一半,他發現整個身體都動不了,好似有莫明的力量把他的一切給禁住了。

現在齊萬福叫苦不迭,早知不托大,早些按動機關,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其實齊萬福的心里很簡單,就是這只陰鬼很利害,他想讓周安找機會一舉把陰鬼消滅,所以他一直在尋找時機,結果時機卻尋找到了,他的性命卻要丟了。

女人人頭看了齊萬福一下,然后她長長的頭發,快速的變長,最后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嘴巴,向著齊萬福一口吞去。

“孽鬼!休敢!”周安這時突然從自己床上跳了起來,口中如野獸咆哮而出,巨大的聲音直沖向女人人頭。

女人人頭被嚇的,飄到了房間的角落里,驚疑不定的看向周安,它從來沒有遇到過發出這么強大聲音的人,嚇的它以為遇到了天敵。

而這時齊萬福能動了,馬上跑到了周安的旁邊,怕陰鬼再攻擊他,現在他明白了,讓他對付陰鬼,就是用小綿羊去誘惑大灰狼,這和送死沒有什么區別。

他一想到剛才在陰鬼之下,連動都不能動,只能被動的受死,他的心中就一陣驚悚。

现在他就在笑。他笑得很随便,然大笑道:南燕,雨儿只顾练功

夜萱真的好糊弄过去吗?未必…

“哥,月不染是金炎国四大美女之一,你知道吗?”

就在两人刚要走出吊桥,塔上峡谷对岸之时,夜萱猛地停下来,认真的说道。

停在吊桥上,夜阳顿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怎么又说上这个月不染了呀!这一段距离走得还真是有些不容易。

“南芜战宗柳烟、玄灵宗黎雨倾、炼狱山谭榕榕,还有刚才的抚剑宗月不染,她们四个人这几年来被称为金炎国四大美女。”

夜萱没有注意到夜阳脸上的无奈,她小手托着下巴继续说道:“听说,这次南芜战宗的大比,她们都会来观战。”

“萱儿,我们先离开吊桥再说好吗?”

夜阳用哄小孩的语气,轻声说道。

然而,夜萱并没有迈步。她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夜阳认真的说道:“哥,你也去参加南芜战宗的大比吧!”

“为什么呀?”夜阳有些吃惊的问。

“因为我也参加呀!”

夜萱露出天真的笑容说道。

“就因为这个吗?”

夜阳有些不信的反问。

他一回夜府,没多久就知道夜萱会参加南芜战宗大比的事情。这几天来,家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过让夜阳参加大比的事情,因为他们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夜阳已经在外修行,因此南芜战宗的大比对夜阳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现在夜萱忽然邀请自己参加,肯定是另有原因。

“嘻嘻,因为我不想柳烟姐姐嫁给金沐同那个坏蛋。”

夜萱看着夜阳调皮的笑着说。

“嗯?”

夜阳不禁一怔。

“柳烟姐姐,你不认识的。可她对我可好了!她是一个好人。”

夜萱认真的解释道:“她是夜希言哥哥的朋友,你不在家的这几年,她经常和希言哥哥回来陪我玩。”

“三皇子是怎么回事?”

夜阳不解的问。堂哥夜希言很早就进了南芜战宗他是知道的,所以夜萱认识几个南芜战宗的人,他也不奇怪。只是他不清楚怎么又扯到三皇子金沐同那里去了。

“哦哦!是这样的!”

夜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说到正题上,她急忙接着说道:“这次南芜战宗大比的最后胜出的人会被收为宗主亲传弟子,这个人如果是男的,南芜战宗会将柳烟姐姐嫁给他。可金沐同这个坏蛋好像已经被内定为亲传弟子了,柳烟姐姐一点都不喜欢他,所以…”

夜萱看着夜阳,眼睛眨了眨没有继续往下说。

夜阳顿时一头黑线。

这小妮子有你这么坑哥的么!夜阳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就因为跟柳烟关系不错,他这个做哥哥的就要去砸一个皇子的场子,去砸南芜战宗盘算好的计划,然后再娶一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女孩。

“柳烟姐姐很好看的,和刚才那个月不染姐姐一样好看!我不骗你,不然她也不会被称为四大美女的!”

似乎看出夜阳情绪的波动,夜萱装出一副老陈的样子,对着夜阳用诱导的语气说道。

月不染!!!

夜阳内心嘶吼着。又是这个名字,她为什么今天会出现在吊桥?自己怎么会那么倒霉遇上她?这不祥的感觉还真的没错。

“优秀!”

夜萱古灵精怪的从嘴中蹦出两个字来,然后独自蹦蹦跳跳的踏上峡谷的另一端。没人知道她说的“优秀”指的是谁。是柳烟?是她的哥哥夜阳?还是她自己?

夜阳有气无力跟在后面,终于也走出这段吊桥。

一段小插曲也就这么过去。

回去之后夜萱一直缠着白瑾在玩,好像完全忘了要夜阳参加南芜战宗大比的事情,夜府上下同时也在热闹的忙碌的准备着夜萱成人礼的事宜。

这天一个不速之客突然来到骁勇将军府,来人是个一身黑衣的女子,她来到将军府门口,也不进门,点名要夜阳出来见她。

夜阳在收到通报之后便前来看个究竟,当他看到那个黑衣女子之后,便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府内跑去。只是他刚跑了几步便再也迈不开步子,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禁锢起来,并慢慢将他带向黑衣女子身边。

“跑啊!现在还能往哪儿跑!”

黑衣女子看着夜阳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萧教头,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让我下不来台嘛!”

夜阳涨红着脸说道。

来人正是追赶了夜阳一路的赤府教头箫茹。

当初夜阳仔葬神山用空间石将她甩开后,箫茹没有立即回赤府,她清楚夜阳绝对不会只是骁勇将军府世子那么简单,毕竟在她的印象中赤府几百年里从没有进过新人,另外赤府几个老怪物对夜阳的身份更是讳莫如深,可见夜阳对于赤府很重要。

考虑如此,她便直接来带皇城大都,打算在夜阳此间事了之后,亲自带夜阳回去。

“哟!不错呀!才几天没见,竟然结丹了!”

箫茹看着被禁锢的夜阳,坏笑着说。

夜阳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带到箫茹跟前,叹了口气,无奈的放弃了挣扎,毕竟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除非自己还有空间石,不然其他的一切都是徒劳。

“萧教头,再过两天就是我妹妹的成人礼,结束之后待两天我就跟你回去,行不?”

夜阳讪笑着跟箫茹商量。

箫茹朝他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夜阳心里真没有底,这个女人的性格他是真摸不透,如果真的就这么被带回去了,那他真是欲哭无泪了。

“萧教头,萧教头,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夜阳继续好言说道。他清楚的知道该装怂的时候,你去坚挺,那是愚蠢的表现。

“哥!”

夜萱和白瑾这时出现在门口。她们两是刚才外面回府,正好遇见眼前的这一幕。

箫茹寻声看去,只是当她看到夜萱身边的白瑾时眼孔猛缩。同样,白瑾的脸色在看到箫茹时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都是朋友,都是朋友”

夜阳瞬间看出气氛的不一样,急忙圆场解释。

他向白瑾介绍道:“这是我的,我的老师,萧教头!呵呵!”

夜阳尴尬的笑着,此时他已一头冷汗。

介绍完箫茹,他又继续向箫茹介绍道:“白瑾,白姑娘!我朋友,朋友!”

箫茹看了一眼夜阳,又看了看白瑾,然后冲着白瑾微笑点头示意。白瑾亦是同样微笑点头,两人默契的都没有说话。

“哥”

夜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一把挽住夜阳的胳膊,她歪着脑袋看着箫茹问道:“姐姐,你是来参加我的成人礼的吗?”

一旁的夜阳嘴巴抽了抽,他急忙说道:“萱儿啊!萧教头是正好路过这里,过来跟我打个招呼的,她过一会就走了!”

说完,他小心的看向箫茹,生怕她说出令夜萱失望的话来。

夜阳的一举一动都在箫茹的眼里,她嘴角不觉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一双美目看了看夜阳,然后又转向夜萱。在夜阳紧张的注视下,她开口说道:“可惜啊!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衍一醒来,就偷摸炼化体内那古怪的东西,然后被炼妖塔榨干,陷入昏睡。如此循环往复,连和琴心说话的机会也不多。

既然这东西能被炼妖塔解决掉,那就不急于一时了。明天就是琴韵和琴汉的大婚之日,继续埋头睡觉终究不像样子。

夏日的炎热正在衰退,是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好日子。李衍正准备起身,琴心连招呼都没打,便拉开门帘走了进来,左手抱着一盆水,对此李衍也习惯了。

“这个我自己来就行。”李衍被草原人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要助人为乐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黑暗命运初唤

稀泥

黑暗命运初唤

弹竖琴的鱼

黑暗命运初唤

风凌天下

黑暗命运初唤

被风吹落的优雅

黑暗命运初唤

红烧豆腐干

黑暗命运初唤

尔冬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