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玉》。

大厅里,坐在最上面三人,其中老者正是之前跟自己说话的鲲鹏,另外两位是独南和俊卿一族,这三位都是飞升境。

其下,密密麻麻的其他族人,有的全是人形,也有的也保留着妖族的形状,有大有小,大的高三米,小的就是一只胖乎乎更是有些心慌。當了這個大統領,整個封龍山一萬多軍民的性命便擔在了肩膀上。說實話,我很擔心,甚至可以說有些恐懼。我擔心自己不能勝任,會壞了大事。我想問問諸位鄉親父老,諸位忠義軍的兄弟們,你們覺得我能擔當起這個責任么?若梅需要你們給我力量,這樣我便能有勇氣和......

奇怪的是,阳光越强烈,走在阳在一旁看着,脸上居然全无表情

几天后,晶苧的剧本完成了,她不喜欢动用自己的数据库和运算力迅速完成剧本,而是像普通人一样冥思苦想搞创作,写了十多天才写好第一部剧。王泱担心她又玩飘了,要求她的剧本开始彩排前,先经过他的审核。

王泱仔细看了名叫《兽族崛起》的剧本,是关于王泱来到死亡大漠,带着东部兽族建立强大富裕的联盟的故事。素材来自芜,莜,疾等学豹城创始成员的访谈。虽然基本符合事实,但极度夸大了王泱的神奇,简直无所不能。王泱自己看的脸红,我有这么厉害吗?

要求晶苧编剧改剧本,晶苧不乐意,正在纠缠时。绯的弟子猫人少女乌云朵前来禀报,说是羚族大主祭弯角横空前来拜见。原来羚族的朝圣队伍终于赶到了,它们收到学豹城和王泱的消息晚,现在才把第一批孩子送来上学。

晶苧趁机飞走,去找芜调动人手选拔演员去了。王泱让乌云朵请弯角大主祭他们进来。不一会,头顶两只螺旋向上的角的羚人进了院子,一齐朝王泱行礼。

王泱请弯角大主祭进了一湾泉亭坐下喝沙棘汁汽水,乌云朵指挥几个助教少女给一众羚人长老端上花茶。

众羚人对狮豹熊三族没有及时通知羚族圣城的信息十分不满,认为他们故意耽搁,导致羚族最后一个朝拜圣城,怠慢了先生和圣女,学生名额也被其他种族侵占。

暴躁的羚人们开始还小声声讨,骂着骂着脾气就上来了,鼻孔开始冒热气。弯角横空女士喝道:“一群蠢材!不要在先生面前失礼!”

王泱赶紧重申了蔚答应给羚族的补偿,诸如给羚族孩子周末补课,一次招收羚人孩子一百五十人等等。这群暴躁老哥才平静一点。

王泱问:“我听说羚族的领地在西部地区,怎么会这样呢?”

弯角横空一脸得意的笑道:“我们羚族祖祖辈辈一直就生活在青草湖绿洲,青草湖绿洲位于兽族联盟东西交界线上,横跨东西,千年前东西大战,虽然东部联盟战败,但是我们羚族先祖骁勇善战,反而夺得西部豚族的两块绿洲。先祖接受大夏神人的劝和,归还豚族一块绿洲。但我们还是在西部占了一块绿洲。所以领地有一大半在西部。”

王泱适时赞赏了羚族的勇武,众羚人都面露得色。弯角横空趁机道:“先生,现在大家都在备战,准备远征西境的息人,到时候大军出发,先锋军非我们羚族战士不可啊!”

王泱岔开话题道:“我从西境回来已经半年了,不知弯角主祭对西部各族尤其是牛马两族的情况了解吗?”

弯角道:“西部佬防我们跟防贼似的,剑齿族常年在我们西边豚族的领地驻扎了近万人的精锐军队,我们也不关心西部佬的破事。没听说他们发生了什么大事。”

看来对羚族的这些好战分子,剑齿族也十分戒备。

这时,一个羚人部主笑着插了一句:“我倒是听说了一个好笑的事。王泱道:“哦!请讲一讲,大伙图个乐呵!”

那羚人道:“我

蕭峰此時開口道:“趙處,既然您坦誠相告,我們哥倆而也就明人不說暗話了。局里派抓捕組來,讓我們保密配合,我們只能乖乖聽命,但是其他事情我啥也沒說。眼下抓捕行動也算失敗了,我們倆認打認罰,只希望您能再給個機會,像之前那樣,讓我們繼續聽你指揮,對付上官雪明。”

“對對對,”段譽也說道:“我愿意跟著您干,全力抓捕那個逃犯,保證不搗亂了!”

聽他倆這么說,特別抓捕組的人當場傻眼,搞不清楚大宋處的這兩個活寶究竟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七零后

艳归康

七零后

台灯下的节奏

七零后

黑色语言

七零后

烟火酒颂

七零后

黑色键盘

七零后

梦入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