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是结束》。

李元朗本身所在的李家,在马家镇还是不错的,是真正意义上的书香门第。只是家道中落,父母早逝,他又不擅长经营,更是加速了衰败。

李元朗心情抑郁,就去了飘香楼喝花酒,苏媚儿心善,不忍见李元朗堕落,就劝说他,让他振作。

不会做生意,那没有关系,做官不也是一样吗?毕竟李元朗有那个资本。

苏媚儿本身是官家之女,只是因为父亲犯罪,受到了牵连。她自幼也是熟读诗书,两个人爱读书的人,有了共同的语言,相处很是融洽。

起初,李元朗确实是感激苏媚儿的,有想要娶她的打算。只是随着他参加科举,接触的人多了之后,想法就变了。

官场最在乎的就是名声,不管苏媚儿是不是淸倌儿,她都是女妓出身。更何况她是不是清白之身,这件事怎么证明呢?

李元朗就感觉头上凭空多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别人看他的眼神,让他很是不舒服。正巧这个时候,他又遇到了林秀雅。

知府的女儿,又那么的喜欢自己,李元朗不知道是不擅长拒绝别人,还是根本没有打算拒绝林秀雅。没有过多久,两个人就私定终身了。

事后,李元朗觉得自己对不起苏媚儿,想着要不然就纳苏媚儿为妾吧!只是林秀雅嫉妒心太重,根本不答应。他的老丈人也明说了,有本事让他高中,自然也有本事让他变得一无所有。

就这样,李元朗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苏媚儿。

李元朗的心中,对苏媚儿满是歉意,愧疚,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媚儿,要不你给我几年时间,等我当上了知府,我就娶你!”李元朗觉得,只要他也是知府了,跟老丈人平起平坐,就不用看他的脸色。

“你让我等你?”苏媚儿很是认真的看着李元朗。

“是啊!你放心,皇上很看重我的,要不了几年,我肯定是会荣升知府的。”李元朗快速的点头。

“呵呵,你居然还有脸让我等你,那我之前等你的三年算什么?你是我把当成傻子了吗?”苏媚儿怨恨看着李元朗。

“我——”李元朗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该死,你也该死!”

由爱生恨,苏媚儿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李元朗。

燕无双虽然讨厌李元朗的为人,不过这么处理他,那是皇上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毕竟李元朗是负心汉不假,但是不代表做官就做错事了,他没有理由给他撤职法办的。

“苏媚儿,既然他心里没有你,那你又何必执着于此呢!你跟我回去,老实的修炼不好吗?”燕无双还想做着最后的努力,毕竟强行动用武力,弄不好会打坏了桂花的身体。

“哼,修炼?我这样修炼还有什么意义,我要他死!”苏媚儿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哎,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活着不好吗?”燕无双说着,祭出钵盂,准备施法。

苏媚儿看见钵盂,心里一紧,琢磨着该如何逃脱。毕竟她之前被钵盂关过一次,知道钵盂的厉害。

忽然,苏媚儿发现院门哪里没有金光,她立刻飞了过去。

燕无双见苏媚儿飞出了院子,很是诧异,他记得很清楚,他在院门上贴了符咒了啊!

“啊!”一声惨叫从后院传出,燕无双立刻冲了过去。

到了后院,燕无双发现苏媚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很是诧异。

难道苏媚儿受到了什么袭击不成?

不解归不解,燕无双祭出钵盂,金光笼罩着桂花的身体,想要收了苏媚儿的魂魄。只是很诡异的是,钵盂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是苏媚儿的魂魄根本不存在的一样。

“小姐,你——”小丫鬟一脸惊恐的指着林秀雅。

燕无双闻言,下意识的循声望去,林秀雅跟小丫鬟站在房门口。不过现在的林秀雅,很是诡异,人是飘在空中的。

燕无双见状,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苏媚儿,该不会占据了林秀雅的身体了吧?

他下意识的查看着四周,发现院子里根本没有符咒。

“我之前不是在院子里贴了符咒了吗?符咒呢!”

小丫鬟闻言,一脸的委屈,袖口遮面道:“小姐,小姐她嫌那符咒难看,就让我把符咒都给撕下来了!”

“你——”燕无双指着小丫鬟,不知道该说啥了,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燕无双看着已经被苏媚儿附身的林秀雅,琢磨着该怎么办。强行收取,肯定是会伤了林秀雅的身子,以及孩子的。

林秀雅,不对,现在是苏媚儿,她缓缓睁开眼,双脚落地,她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头发出脆响声。

“苏媚儿,我劝

沈深再次悶哼一聲,倒飛著落地,胸骨再次斷折了數根,眼中卻同樣燃起了一抹決絕。星痕再出,殺弒第五式雷擊、第六式寂斷接連激發,撲向了三人。

沒有融合空間規則的殺弒,只是沈深全部實力中的五成而已,沈深很想在殺弒中去掉殺戮規則,只是這樣想了一想而已,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若以普通殺弒招式,根本抵擋不住三人的攻擊,那是自己真正的找死了。第六式寂斷,再次擋住了三人,沈深干脆閉起了眼睛,一式式地施展出來,第七式沉淪、......

可那些逆行的身影从未远去,反道:你们来了几个人?这人道:

早晨7點,張志宏副總與集團來的汪學康在新錦江飯店早餐廳小包房內一起用餐。汪學康將方形的白色餐巾布一頭系在頸部,手拿刀叉,一改昨天晚上與秦志剛吃飯時的嚴肅態度,倆人交談甚歡。

“張總,最近在忙點什么事呀。”汪學康把盆子里的一塊午餐肉切成四個小塊,用叉子插住一塊肉往嘴里送的間隙問道。

“最近一直在忙新一代移動網絡建設,從基站選址到施工協調,一直到市場營銷放號,忙得我暈頭轉向。去年基站建設任務沒有完成,拖了全國集團公司移動網絡建設發展的后腿,哎,難啊!”張志宏愁眉苦臉的說道。

張志宏江海市迅達通信公司副總,領導班子排名第三,個子瘦小,尖尖下巴,臉色灰暗,眼睛幾乎瞇成一條縫,說起話來眼珠子不停轉動,眼神十分銳利,前額稀疏的頭發卻梳理的井井有條,看上去就十分精明能干。

“什么困難能難住你張總,集團不是給了許多政策了嗎?難道還不給力嗎?”汪學康表情寬松,半開玩笑說道。

“哎,政策是有了,沒辦法落實呀,我這個分管領導也是擺擺樣子的,還不是一把手說了算。”張志宏裝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難道是秦志剛半路截流?好像有群眾舉報這事。”汪學康顯得有點氣憤。

“我也聽說過此事,群眾到我這里來反映多次了,我沒有做過調查研究不好說,我們還是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嘛,老汪你說對嗎?”張志宏停頓了一下。將桌子底下一個禮品袋用腳往前推到了汪學康的腳下,繼續說道:“汪主任,這里是一條香煙,這次你來調研沒有帶煙吧,這么多的煩心事,這點煙就湊合著頂一下吧。里面還有我拖朋友去羊毛衫廠拿的一件最新款式的特級羊絨衫,上次給你的那件有點老舊過時了吧。”

“哎,你老兄就是客氣,我們都是老朋友不講究這一套了,這煙我就拿了,這羊毛衫就不用啦,你看我現在穿的就是上次你來北京時給我的,相當好,既暖和又時髦,我很喜歡。”汪學康嘴上這么說,手上卻伸到桌面下,接過禮品袋往自己腳邊上挪了挪。

“哎,只要你喜歡就是我最大的榮幸了,政策方面我會把握住的,兩件東西都在200元以內,按規定不違反政策,沒問題”張志宏特地強調了沒問題3個字。

“張總,下次到北京來早點和我說一下,我請集團公司負責組織和干部選拔的吳明華副總約出來一起吃個飯,你還年輕,沒記錯的話你今年只有48歲吧,有機會讓領導多了解點你,像你這樣清華畢業的高材生前途無量啊。”

“謝謝領導賞識,我是空有學名,缺少鍛煉機會,還請汪主任多多提攜。”

張志宏知道在官場上學歷在干部選拔中是一個參考因數,還要有一定的管理能力,但上面沒人提拔什么都是浮云。要靠自己努力再上一個臺階比登天還難,現在北京集團公司層面只有汪學康一個老熟人,也是經過多年努力拉近了關系,現在是要考慮如何能通過這層關系擴大到自己在集團層面的知曉度和影響力,特別是集團高層。

張志宏心想,集團層面的老總不是我一個張志宏想見就能見的,平時在開專業會議時也能見到集團老總,就是單獨見面也只能匯報一些工作上的事,假如涉及到對個人發展的想法,不到一定關系程度是一點不能流露,那是官場上的大忌,你一說就暴露出膨脹的私心,自毀前程。

就是想請領導吃飯也有很多講究,這完全是一項技術活,沒有信得過的人在背后協助 ,你就是花錢也是請不動,自找沒趣。

吃完早飯張志宏陪汪學康回房間,在走廊里張志宏手機震動了一下,打開手機看到辦公室發了個通知,上午9點秦志剛要召開班子成員臨時碰頭會,說明一把手有要事與班子領導緊急商議。

快要走到汪學康房間門口張志宏說道:“汪主任,要不就這樣,我要馬上回公司,上午9點還有個重要會議,改天再向你匯報?”

“那也好,下午我們要到你們公司本部來做調研,找你們班子成員和機關本部主要負責人了解一些情況,你要把掌握的情況如實對調查組說一下,把群眾反映和呼聲確切表達出來,便于上面領導決策。”汪學康說道。

唐文哲從秦志剛那里回到自己辦公室,沖了一杯意大利特濃咖啡,滿屋飄著濃郁的咖啡香味,人頓時來了精神。

唐文哲站在辦公桌旁,把幾十封人民來信展開平鋪在碩大的辦公桌上,只見他仔細閱讀每一份信件,并不時在自己筆記本上記錄著。

看了大約半小時后他把邱卓棟叫了上來,他們倆站在辦公桌旁,打量著桌面上鋪滿的信件。

“你看這個秦志剛是不是老糊涂了,處理這些這些人民來信不是你人事經理的分內事,按照分工應該是紀委協同有關部門來處理的,怎么都交到你手上了呢?”邱卓棟一頭霧水問道。

“問題就出在這里,本部各個處室分工秦總是清楚的,他既然交到我的手里一定是有原因的,我感覺他對這事早已有了預判,秦總的水平高就高在這個地方,你也不得不服。”

“這話怎么理解。”邱卓棟問道。

“昨天他明明知道集團調查組要來,讓我去接機,他可能已經聞到硝煙味,這次調查組可能有一個針對他的行動,他也絕不會坐以待斃,所以讓我和你去接機,一方面是對我們倆的信任,一方面他是讓我們去親身感受一下臨戰前的氛圍。

不過莫蓓穎和莫瑩瑩都被閃電般的一幕驚得目瞪口呆。

誰能夠想到我的速度竟然這么快,幾乎就這么一眨眼的時間,剛才還耀武揚威的秋澤銘已經躺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那名接秋澤銘的男人已經沖進了別墅,幾乎沒有多想,就這么直接沖到了樓上,所看到的就是秋澤銘已經滿臉是血的躺在地上。

“大少!”那名男子大驚,嘴里發出一聲驚呼,就要上前攙扶秋澤銘,卻聽到一陣冷冰冰的聲音響起。

“站住!”

就在我說話的時候,已經單腳一挑,掉在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是结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的魔典黑乎乎

房产大亨

我的魔典黑乎乎

舟舟沐

我的魔典黑乎乎

孤狼满天飞

我的魔典黑乎乎

矮跟鞋

我的魔典黑乎乎

大白之主

我的魔典黑乎乎

我是小魔童